評論 > 動態 > 正文

習近平嗜飲茅台 馬英九隻聽到一小段

—茅台酒成紅色傳統官場禍水

作者:

也算是巧合,貴州茅台近日因聯名咖啡「醬香拿鐵」熱銷之際,多個與茅台酒有關的官場故事湊在一起了:

9月11日,港媒曝北京的「高級政商俱樂部」「茅台會」被曝人去樓空。

9月11日,一度顯赫的茅台前老總袁仁國,在貴州獄中傳出死訊。

9月12日,習近平早年會見袁仁國,自曝嗜飲茅台,李強一旁吹捧的舊事曝光。

在今年4月青海黨校夜飲喝死高官後,近日各地官場髮禁酒令…

從這些新聞或舊事中疏理得到的信息是,儘管形勢變幻,不變的是中共紅朝權貴延續的豪喝茅台酒的傳統,哪管民生多艱?

前朝權貴風流雲散,「茅台會」人去樓空

落馬被囚的貴州茅台前董事長袁仁國已去世。位於天安門南池子菖蒲河公園內的「茅台博物館」近日已免費開放。當年的「茅台會」逐漸人去樓空。

「茅台會」是北京國酒茅台文化研究會旗下的會所。2009年12月茅台的興盛,集結了一眾政商權貴,據說會員六百餘人,都是各界頭面人物。當年「茅台文化研究會」在北京大會堂舉行成立大會,時任貴州茅台董事長季克良、總經理袁仁國分別擔任茅台會首屆正副理事長。名譽會長包括原鳳凰衛視主席劉長樂、中信集團原董事長孔丹,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也是首屆理事會副理事長。

參者者還有原空軍司令員喬清晨、總政治部原副主任劉永治、原北京軍區司令員朱啟,還有原外交部副部長喬宗淮、原中國人壽保險集團董事長楊超、富力地產主席張力等。

有關習近平好酒,旅澳知名學者袁紅冰6月曾在《菁英論壇》節目,披露他當年在北京大學任教時,和習近平成為酒友的故事。(美聯社

中國連鎖品牌瑞幸咖啡,日前宣佈跨界合作貴州茅台酒廠,4日推出茅台酒加咖啡的「醬香拿鐵」。(圖片取自瑞幸咖啡微博)

我們知道,這些人物中,除了袁仁國下獄後日前猝死,劉長樂已失勢,馬雲被習近平打壓過後變得低調,張力官司纏身。

2015年,茅台會副理事長、央行前行長戴相龍女婿車峰被中紀委帶走,至今杳無音信。

「茅台會」真正的操盤人,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賈慶林在京城勢力深厚。

習近平2014年怒批吃喝腐敗,點名部分私人會所。但北京茅台會一直暗中運作,因為後台「很硬」。賈慶林是前黨魁江澤民的鐵杆盟友。

中國女富商段偉紅前夫瀋棟的《紅色賭盤》一書,揭露了大量紅朝權貴的秘辛。瀋棟說,有一次他走進茅台會,遇到了一個男孩,是新面孔,他自稱是阿爾文(Alvin)。後來才知道,他是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

根據貴州茅台集團的公告,李伯潭2014年12月擔任貴州茅台的獨立董事,2020年12月才辭職。

茅台集團本身經過大清洗,除了原董事長袁仁國因受賄1.1億人民幣被判無期徒刑。之後還有茅台兩任原總經理劉自力、喬洪,原副總經理高守洪、房國興、譚定華,茅台集團電子商務原董事長聶永等。貴州茅台酒銷售公司董事兼總經理曾祥彬,於2021年12月在家中4樓墜樓身亡。

據財經網報道,袁仁國被查與貴州前副省長王曉光和貴州前省委副書記王三運的落馬有關。「袁仁國走的就是官場路線,給官員上供,也養官員,『養』就是幫官員行賄使其高升。」

不少落馬高官牽涉到茅台腐敗。江蘇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自述說:「就喜歡吃茅台,就喜歡吃年份茅台。」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據稱酷愛喝酒,只喝茅台,且酒量驚人。

茅台酒收藏最多的則可能是中共軍隊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谷俊山落馬後,在其河南濮陽老家抄出了1,800多箱茅台年份酒。

茅台酒在近年反腐運動中成為官場不祥之物,但紅色權貴家族似乎被網開一面。

李伯潭和袁仁國共同開創茅台會,兩人還合著《紅色茅台》一書,大肆推廣茅台。但袁仁國落馬,對李伯潭看來沒有多少影響。

美國著名期刊「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去年9月6日刊登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長文,指1990年代擔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的賈慶林曾經接受習母的請託,幫助習近平崛起。後來習近平掌權後,賈慶林家族安然度過習的反腐運動。

習近平嗜飲茅台的故事

袁仁國傳出在獄中死亡之後,社交平台X(原推特)帳號「中日政經評論」9月12日發出一張書冊內頁照片,是2005年6月30日的《茅台酒報》記者杜艷的報道《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接見季克良、袁仁國一行》。

當中記述:6月20日,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在西湖國賓館接見並宴請了茅台集團董事長、總工程師、黨委副書記季克良,黨委書記、總經理、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袁仁國一行。袁仁國向習介紹了茅台酒的發展情況。在談到茅台酒能喝出健康來時,習接過話說,他一直非常喜歡喝茅台酒,去年(2004年)還用八十年的茅台酒接待了江澤民夫婦一行,到現在還能說出八十年茅台酒的零售價。

這時坐在一旁的秘書長(應是李強,李強2004年11月任浙江省委秘書長)打趣說,「我們習書記的身體這麼健康,都是長期喝茅台酒的緣故,不僅有國酒的醇香,更有習書記對茅台集團和諧發展,以及對人文、綠色、健康理念的關注。」

以袁仁國和習近平的交集,應該說相互印象不錯,日後也有互相支持,少不了中間有些權錢交易。在全黨腐敗的機制下,袁仁國腐敗是必定的了,但是可能他不經意得罪了習。問題就出在2005年6月30日的《茅台酒報》這篇報道,記錄了習的好酒。當年習還是省委書記好說,當習近平成為中南海一哥,一上台就要打擊舌尖腐敗,還要在官場禁酒,茅台這篇報道等於是對習的負面宣傳。

有關習近平好酒,旅澳知名學者袁紅冰6月曾在《菁英論壇》節目,披露他當年在北京大學任教時,和習近平成為酒友的故事。

1980年代末期北京大學的青年教師們,能接觸省部級以上的官員,包括國家一級的官員和司局級幹部,也有像習近平這種一個外地邊遠地區的副市長。

袁紅冰說習近平是一個酒鬼,每次來都要找胡德平喝酒,胡德平本身是不怎麼愛喝酒,所以胡德平不勝其擾,就說我也給你找一個酒鬼吧,於是就把袁介紹給了習近平。這樣袁和習就開始了八個月以上的酒友關係。

「每次去北京,就是他帶兩瓶茅台酒,一般的情況下是他出酒,我出這個飯菜了,大多數是在北大西南校門外的那個長征食堂那裏,一塊喝酒談話。我從內蒙來的嘛,我在年輕的時候自認為自己酒量無敵,但是在習近平面前,我有的時候還是覺得不如他了,兩瓶茅台酒,我們兩個人一人一瓶,自斟自飲,幾乎是同時喝完。習近平的特點是什麼?在喝酒的前半段,他基本不說話,就是很憨厚,很沉默寡言,但是只要這茅台酒喝不過一半以上,他的話匣子就滔滔不絕地打開。」

李強說習近平喝茅台才健康,習自己也肯定認為「酒是個好東西」。但自從他上台後,確實多次批官員飲酒,2014年講過「整天喝得醉醺醺,舒服嗎?」這些話從習的口中說出來,令人有些懷疑是否真話。

酒是不是好東西,身體最能說明問題。2019年3月習近平訪問法國時「腳步不穩」,6月習參加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的經濟論壇,在離場時突然跌倒,幸好俄方保鑣馬上將他扶住。

網傳習近平可能痛風,從醫學方面說,喝酒的確和痛風關係極大。

官場酗酒頻出事,首先因為習自己

中共官場頻頻出現酗酒死亡醜聞。去年年底,青海省舉辦高級幹部學習二十大精神培訓班,省政府秘書長師存武與5名高官在黨校宿舍豪飲,導致一名藏族州委書記醉死。這宗醜聞在今年4月才獲官方通報,震驚全國,各地開始整肅黨校。

近日,湖南省紀委監委也通報了湘西州11名領導幹部在學習二十大精神集中輪訓期間違規吃喝問題。指他們白天上課,晚上約酒。

一干人等「官帽」紛紛掉落,是不是徹底「醒酒」了?不是,這說明這個酒不是官帽被摘就能夠嚇阻的。

軍中酗酒也一直屢禁不絕,出過不少事。2015年底,中共國防部證實26軍軍長張岩在軍部與39軍兩位原部下喝酒,致一人死亡。張岩後被撤正軍、降至副軍免職。2017年9月,東海艦隊052D型導彈驅逐艦南京號的政委黃紅飛,醉酒窒死。

前述醜聞中,官方都沒有說前邊違規的官員喝什麼酒,但要說他們最頂級的追求,自然也是茅台了。

自古酒色禍國。據說習近平曾痛斥中共高官,「你們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習看着官場處處酒池肉林,眼看着這個黨就要爛掉垮台,不得不急。

不過,中共現在根本禁不了酒,正因為習近平自己也是個酒鬼,如果不是因為有中南海保健醫生,在酒場又有親信護駕,這樣喝下去,他也可能倒下。至於日後如果習的身體喝出大問題,那是會亡黨亡國的事。

當年「習馬會」上,習近平向馬英九透露,中共前總理周恩來酒量是一斤茅台,每當喝到一斤,身為副手的習仲勛就要「上陣」,晚上常踉蹌著回家。(圖片取自總統府)

茅台酒今成官場禍水,還因為有紅色傳統

香港星島日報》9月11日報道說,記者到訪位於天安門南池子菖蒲河公園內的「茅台博物館」,一進門就看到一幅周恩來總理桌前擺著茅台酒的照片。

確實,1949年至今,茅台酒一直是中共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最愛,是中共國宴用酒。中共高層即便在艱難時期也有飲食特供。其中周恩來好飲茅台最有名。

2001年2月14日的《新民晚報》第11版《酒仙謝晉》記錄,即使百姓哀鴻遍野,中共總理周恩來還暢飲茅台。

文章說:「60年代的自然災害(註:中共將實為人禍的大饑荒說成自然災害)中,文藝界在北京開會,周總理請大家去西山休息幾天,最後請大家聚餐加點營養。那天總理來到西山賓館,對夏衍說:『今天我要喝點酒。』於是謝晉、于洋等幾個會喝酒的人被推派與總理同桌。總理請大家喝的是茅台,代表們很興奮,你一杯我一杯地向總理敬酒,總理談笑風生,一杯接一杯。不知不覺中,幾桌人喝下了好幾瓶茅台酒,總理也喝下七兩左右的茅台,……」

據香港《明報》報道,馬英九的《八年執政回憶錄》第十二章提到,2015年11月在新加坡登場的「習馬會」上,習近平透露,中共前總理周恩來酒量是一斤茅台,每當喝到一斤,身為副手的習仲勛就要「上陣」,晚上常踉蹌著回家,他一度不能理解,直到長大了些,「才懂得這是父親的工作」。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19/1955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