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中共賄賂聯合國高官及脅迫世衛曝光

作者:
瑞利所言中共賄賂兩名聯大主席之一就是阿什,而另一人極有可能是2014年任聯大會議主席的烏干達前外交部長薩姆‧卡漢巴‧庫泰薩。他曾在就任期訪問過北京,應該是得到了中共的認可和支持。2015年7月,他再次以聯大主席身份前往北京,受到了熱情款待。瑞利還提供了中共強迫世衛組織編輯刪除掉可能指向新冠病毒(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為實驗室泄漏的內容方面的證據。

2015年10月,涉賄賂前聯大主席阿什的澳門政協委員吳立勝(中)在兩名代表律師攙扶下走出法庭。(大紀元資料圖片)

CNN-News18和India Today在4月17日都報導了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愛爾蘭前僱員艾瑪‧瑞利(Emma Reilly)曝出的聯合國人權高專辦與中共政府之間存在「令人不安的聯繫」的更多證據,以及世衛聽命中共、中共賄賂兩屆聯大主席的醜聞。

瑞利的證據是向英國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提交的,該委員會於4月16日舉行了調查的首次聽證會議。根據英國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公開的書面證據通報,作為對多邊體系中國際關係調查的一部分,人權高專辦被指向中共政府提供了「危險的好處」,「中(共)國政府在更大範圍內利用聯合國為其國家利益服務。」

瑞利提供的證據中有哪些重磅內容呢?

一、中共賄賂兩位聯合國大會主席。

通報援引瑞利搜集到的證據,稱:「在為期兩年(2013—2015)的可持續發展目標談判過程中,中共政府向兩位聯合國大會主席行賄,而這兩位主席最終監督了談判過程,並對提交給聯大的最終文本產生了重大影響。」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了2015年10月,美國司法部門曾對包括前聯大主席約翰‧阿什,中共政協委員、澳門地產大亨吳立勝,全球可持續發展基金會總裁嚴雪瑞和財務總監朴虹在內的6名嫌疑人,以收授多重賄賂罪正式起訴。

起訴書指,在2013年出任第68屆聯大主席的原任中美洲島國安提瓜和巴布達駐聯合國大使約翰‧阿什,在2011年至2014年12月間,從包括吳立勝在內的多名中國籍商人手中受賄超過130萬美元,而其回饋是利用職權促進對中國商業利益的支持。

在2016年1月的庭審中,6人中朴紅成為第一個認罪者,她承認曾以中間人的身份向阿什支付秘密款項。朴紅的證詞佐證了阿什受賄的醜聞。而其所在的全球可持續發展基金會與中國大陸官商聯繫密切,其創辦人和總裁嚴雪瑞的父親是著名藝術家,其丈夫曾是澳大利亞駐北京和華盛頓的外交官。善於交際的嚴雪瑞的人脈名單上包含澳大利亞前總理霍華德和陸克文等澳、美等國政商人士。

至於涉案的吳立勝,還曾向美國民主黨輸送金錢,其與中共高官關係密切。2018年,其被判入獄4年,罰款100萬美元。2021年回到澳門後,又因土地賄賂罪被判刑15年。

顯然,瑞利所言中共賄賂兩名聯大主席之一就是阿什,而另一人極有可能是2014年任聯大會議主席的烏干達前外交部長薩姆‧卡漢巴‧庫泰薩。他曾在就任期訪問過北京,應該是得到了中共的認可和支持。2015年7月,他再次以聯大主席身份前往北京,受到了熱情款待。

二、中共強迫世衛一件事。

瑞利還提供了中共強迫世衛組織編輯刪除掉可能指向新冠病毒(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為實驗室泄漏的內容方面的證據。通報的表述是:「世衛組織和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關於新冠病毒來源的報告都經過了編輯,目的是減少提及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

往回追溯,2020年4月21日,世衛組織發言人沙伊卜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例行記者會上說,該組織目前正與兩種「大流行」鬥爭,分別是新冠疫情大流行和「虛假信息大流行」。針對近期在媒體和社交平台上流傳的一些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謬論」,沙伊卜表示,所有已知證據都表明新冠病毒源自動物,而不是經實驗室人工干預或製造而來的。

2021年2月9日,世衛組織發表聲明稱,新冠病毒大流行不可能始於武漢實驗室的泄漏事件。在沒有進入中國全面調查的情況下就得出結論,世衛顯然是受到了來自中共的壓力。

當時,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對世衛的病毒起源評估表示質疑,他堅稱,有「重要證據」表明,病毒起源於中國的實驗室。蓬佩奧在福克斯新聞的「美國新聞編輯室」(America’s Newsroom)節目上說:「我已經看到了這個(新聞)標題,必須說我們離開世界衛生組織的原因是因為我們開始相信它是腐敗的。」「這(世衛)已經政治化了,它在中國向習近平總書記屈服。我希望今天他們的宣佈不是這種情況(指受到中共影響的結果)。」

三、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官員向中共泄露人權活動家信息。

瑞利亦指中共設法讓人權高專辦人權理事會處處長(一名法國人)秘密提供了參加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的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和人權活動家的信息。通報稱,「在聯合國秘書處事先向中共提供這些非政府組織代表名單的情況下,代表們報告說,他們的家人遭到警察的上門騷擾,並被迫打電話告訴他們停止宣傳。他們還被任意逮捕、在會議期間被軟禁、失蹤、無故被判處長期徒刑、遭受酷刑,維吾爾族人則被關進集中營。」

證據顯示:「在某些情況下,他們的家人在拘留期間死亡。至少一名被列入中共名單的人只參加了一個會外活動,但卻在後來返回中國後在拘留期間死亡。至少有一次,中共政府對一名非政府組織代表發出了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

四、聯合國秘書長選擇沉默

瑞利還將矛頭指向了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稱「自我審查」也延伸到了其身上,他們避免討論某些問題,因為這樣做對中共有好處。在其一則推文中,瑞利寫道:「當他解僱我時,他知道他違反了自己的規則。」

五、中共向聯合國提出秘密條件。

瑞利透露,中共向聯合國機構提出了一個秘密條件,那就是中共提供的資金不能用於與台灣有外交關係的國家。

賄賂強迫聯合國官員、威脅世衛組織刪除病毒來自武漢病毒所的說法,迫害中國人權活動家,瑞利曝出的證據讓人瞠目結舌,這再次證明了此前中共滲透並在幕後操縱聯合國、聯合國正淪為中共的工具的說法並不虛。

事實上,早在2013年瑞利就曾對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的行徑提出指控。她在寫給美國高級外交官和國會議員的信中說:「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顯然在繼續提前向中共提供信息,透露哪些人權工作者將會參加在日內瓦的會議。」

當時,福克斯新聞獲得了瑞利的檢舉信件副本,其中一封電郵顯示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向中共提供了一些異議人士的名字。信中還說,一些被鎖定的活動人士已經是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

2020年,瑞利再次向媒體爆料稱瑞士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繼續向中共提供批評其政權的人權活動人士名單和信息。

看來,聯合國人權高專辦「作惡」由來已久。但瑞利的幾次爆料似乎並未讓中共和某些聯合國官員收斂,反而自己遭到解僱。如今,瑞利將諸多證據直接提供給英國議會並被其公開,這在美歐正加大打擊中共力度之際,意味着什麼?意味着西方正在越來越多曝光中共的邪惡,積聚更多正義力量,應對中共對世界的挑戰。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19/2045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