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科院博士獲救後揭緬北詐騙細節 惹來一片質疑

「時刻記住,好好工作,做到要麼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邏輯思維,一個客戶就可以讓我們賺取百萬,耐心並有細心的去完成工作,沒有什麼行業比我們這暴富來得更快。」 

——緬甸詐騙園區培訓文檔《業務專業知識的學習》

最近,「中科院博士被騙至緬甸」事件引發廣泛關注。9月5日,當事人張原(化名)返回國內。

9月14日,我們聯繫到張原,他向我們講述了在緬甸詐騙園區的生活和詐騙實施的細節。我們還得到了兩份詐騙公司內部的培訓資料,一份是一萬多字的中英雙語《業務專業知識的學習》,另一份是由詐騙聊天截圖組成的《聊天範例》。

此前模糊的緬甸詐騙集團內部的輪廓,開始變得清晰、具體——

集團內詐騙鏈條分工明確:尋找客戶的人,被叫做「引流手」,和客戶詳細聊天的人,被叫做「詳聊手」,跟客戶打電話和視頻的人,叫做「話務員」,引導客戶投資的人,叫做「經紀人」。

在《業務專業知識的學習》和《聊天範例》裏,詐騙的每個步驟和流程都被覆蓋,為詐騙者提供詳盡的培訓和指導。從怎麼包裝人設,打招呼說第一句話,聊天聊什麼話題,怎麼在恰當的時刻從情感聊到投資,資料包都會提供模板和例句。

獎懲體制也同樣完善:騙到大單的人有敲鼓的資格,會被公司獎勵現金或者嫖娼,管理也相對寬鬆。完不成下發任務的人會被強制要求加班,體罰,限制每天睡覺和上廁所的時間。更為嚴格的懲罰是對那些「壞了規矩」的人,他們會被關進「兵站」——類似私人監獄的地方,根據「破壞規矩」的程度來設置關押的時間。

整個集團有類似社會金字塔型的結構,公司經理——團長——組長——組員。領導一層一層下發任務,人的層級和權力由KPI決定,完不成KPI的人會墜入下一個層級。一套價值觀也在園區內被強化:只有完成KPI才有價值,只有發財才有尊嚴。管理者們用「被騙的人活該被騙」,「劫富濟貧」等話術給予詐騙行為合法性和合理性支撐,讓詐騙者一次又一次突破道德底線。

被騙去緬甸之前,張原任職於中科院廬山植物園,博士研究方向為古植物。2022年,張原因經濟困難在網絡上找中介求職,因為英語很好,他原本希望去新加坡做英語客服,卻落入詐騙園區招聘人員的陷阱。2022年8月,他先到達泰國的湄索,然後又來到緬甸東南部的妙瓦底地區某詐騙園區。在園區內,他被收走手機和證件,無法與外界聯繫。

張原因為外債,家人生病,迫切期待找到一份高收入工作而陷入深淵。可被形勢所迫,渴望突破階層改變人生的,又怎會是張原一人?

以下是正面連接與張原的對話:

防守森嚴的詐騙園區內部

正面連接:你是怎麼被騙到緬甸詐騙園區的?

張原 :2022年,我因經濟困難,在網絡上通過中介求職,得知有在新加坡做翻譯和做英語客服的工作機會。從中介以往發帖來看,他工作已經有很多年,我就相信了他。後來我才知道他是詐騙園區的招聘人員。

2022年8月,招聘人員先是以新加坡入境政策為由,把我騙去泰國的湄索。最終,我被騙到位於緬甸東南部的妙瓦底地區某詐騙園區。在園區內,我被收走手機和證件,無法與外界聯繫。

正面連接: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進詐騙公司的?可以描述一下你被困的園區嗎?

張原 :2022年8月,在泰國湄索時我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騙,以為要從事的是正常工作。那時的想法是在泰國先賺一點小錢,湊夠去新加坡或者其他國家的路費。進入園區後,我的手機和證件就被收走,他們的理由是公司保密需要,後續會給我發新手機。那時我就已經沒有辦法聯繫外界。

我進去以後,就已經有所懷疑是進到詐騙公司了。但真正確認是詐騙公司,是在進入園區幾天後。他們為剛進入園區的人單獨安排住宿,不能跟其他人聊天。後來和其他同事住在一起後,聊天才知道他們確實就是做詐騙的。

園區面積很大,我並不知道它的全貌,裏面有辦公區、住宅區、商業區,甚至還有體育館,看起來就好像一個封閉式的大學校園。

進園區後,我最開始想要逃跑,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發現逃跑非常困難,圍牆有四五米高,上面架設了高壓電,另外每隔幾百米距離會有一個瞭望台,有士兵持槍在上面站崗,一旦發現有人逃跑,就會開槍射擊。即使逃出去,那時回國的路費也很貴,於是漸漸斷了逃跑的念頭。

正面連接:你在園區內做什麼「工作」,每天工作多久?怎麼開展詐騙?

張原 :緬東妙瓦底的詐騙主要面向海外群體,做的是歐美盤,根據歐美的作息時間來上班。要從前一天的晚上10點一直到第二天下午3點,公司業績不好或者完不成任務就會額外加班,每天至少工作16、17個小時。

我們一般是晚上10點左右起床,走到辦公室上班。早上7點和中午12點會有半小時的吃飯時間,吃飯通常在食堂,飯菜非常一般,不過是免費的。少部分有錢的人會點外賣。可以抽煙和上廁所,但是每天不能超過5次,總時間不能超過半個小時。

工作的地方是一個很大的辦公室,兩三百個人在裏面辦公。我的工作是在社交軟件上和被騙者聊天,聊天軟件包括WhatsApp,Telegram,line,Skype,Facebook等。被騙者絕大多數是有一定經濟基礎的中老年男性。既有白人也有華人華僑。對白人,藉助翻譯軟件用英語和他們聊天,和華人華僑聊的時候則用漢語。

BBC紀錄片《走近柬埔寨詐騙園的「殺豬盤」愛情陷阱》截圖

KPI要求每人每天至少加到一個有錢的客戶,並規定每天至少要聊來回一百句話。

有錢的標準一般是流動資產在十萬美元以上。我們會通過社交軟件上客戶填寫的信息,照片,職業,年紀,衣食住行,評判客戶是否符合我們的要求,是否擁有資產。

正面連接:詐騙面向歐美市場和中國市場有什麼不同?通常會塑造的人設是什麼樣?

張原 :基本的詐騙套路和中國市場是一樣的:設定一個美女形象,在網上盜取女性照片發給客戶,從聊感情入手,用興趣愛好等話題獲取客戶的信任,然後再引入到投資話題。

人設大同小異,只是名字和照片有所差別。一般設定為離異或者喪偶的亞洲有錢女性,因為工作原因到了美國,自己有一個精通投資的叔叔,阿姨或者其他親屬。但聊天時,會根據各個國家的人文習俗等進行調整,例如歐美客戶通常信教,所以我們會學習一些宗教知識。國外客戶比較流行星座,華僑客戶喜歡風水學,我們根據不同的客戶獲取他的星座,訴說自己的星座跟運勢,從而達到共鳴。

正面連接:詐騙手段分為幾類?會有分工嗎?

張原 :園區有幾十家公司,每個公司的詐騙手段不一樣,我了解到的有殺豬盤、資金盤、裸聊、電子商城等。詐騙會用到ChatGPT和AI換臉等最新技術。

詐騙有分工,有專人負責在國外社交媒體上尋找客戶,被叫做「引流手」。我負責通過網絡聊天包裝話術留住客戶,被叫做「詳聊手」。跟客戶打電話和視頻的人,叫做「話務員」,引導客戶投資的人,叫做「經紀人」。

但我對詐騙沒有興趣,所以工作經常是敷衍應對。

詐騙公司的內部培訓資料

正面連接:園區會給你們做詐騙培訓嗎?

張原 :聊天內容公司會給我們進行話術培訓。培訓中會講一些金融方面的專業知識,也會分析人性的弱點。有些培訓還是以收費的方式進行的。

除了工作,每天也都有開會和學習時間讓我們復盤。時間一般是在中午飯後,會有管理者用黑板講解,分析每個人聊天不到位的地方,並且要求聊天比較好的人分享自己的經驗,比如,分享如何把客戶引入到投資的話題上。

正面連接:詐騙按照什麼樣的流程,怎樣一步步從情感聊到投資?怎麼與被騙者聊天呢?

(為回答這個問題,張原給我們分享了詐騙公司內部的培訓資料:一份是《業務專業知識的學習》,內含超過一萬字的文字資料,另一份是《聊天範例》,有21張和被騙者的聊天對話截圖,用來讓詐騙者參考模仿。這兩份資料由公司以文檔的形式發送,有時還會要求園區業務員手抄學習。被困詐騙園區後,張原通過郵件把資料偷偷發送到外界。接下來是我們根據這兩份文檔所做的綜述。)

《業務專業知識的學習》文檔里,包含了中英文雙語的詐騙流程。這份「工作手冊」的細緻程度超出我們的意料,它詳盡地就像一個劇本,有完整的「人物小傳」,具體的對話,清晰的故事發展線。在閱讀時,我們甚至忘記了這份文檔來自一個詐騙團伙。

文檔有12條內容,主要分為三大部分:

第二部分是如何塑造完美的人設。包含人物照片的篩選、個人簡歷製作、年齡、星座、身高體重,到學歷、婚姻,所有個人基本信息如何設置才能吸引受害者,文檔都有指導。

譬如在「年齡」設置這一環節,文檔里這樣寫——

「首先我們要知道我們的客戶群體是偏向中老年人,男人都是只有一個特性,永遠都喜歡年輕的,但是不能過於年輕,因為32到40的女人最有味道,這種階段的女人,什麼都會,又什麼都不會。我們去介紹自己的年紀,我們會告訴他我們的生肖,我們包裝出生的年份,發生過什麼事情,突出我們注重保養,有相互誇讚的空間,體現生活富裕。」

第三部分是詐騙工作的安排以及技巧。文檔始終把受害者稱為「客戶」。詐騙過程分為客戶篩選,打招呼,聊天大綱,編輯愛情故事,如何從情感轉向投資,獲取信任騙取錢財等內容。

每個過程又再細分,例如,聊天大綱里第一步是教導詐騙者如何與客戶從姓名聊起——

「客戶的尊稱,名字的含義,小時候的名字,學校的外號。比如,你知道嗎?和您聊天讓我想起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小時候我的同學都叫我小青蛙,真的是太壞了。你呢,小時候你都經歷過什麼?或者是給誰取過有趣的名字,利用先回憶自己的過往,去讓客戶陷入一種回憶,從而產生共鳴,同觀,同感,更加快速的拉近距離,獲取信任。話題是聊不完的,不可你問我答,回復太快。」

截圖來自文檔《業務專業知識的學習》,受訪者供圖

這份文檔語言清晰,娓娓道來,幫詐騙者想到了任何在詐騙時可能遇到的困難,並提供解決措施。它給詐騙者提供模板,也鼓勵詐騙者在自身經歷基礎上創作。

文檔指導詐騙者,聊愛情時可以結合自己的愛情故事,或從言情小說文庫里搜索悽美的語句;聊家庭成員時可以帶入自己親人的真實情況並加以編輯;聊旅行地時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搜索旅行地的介紹。「把一個話題當作電視劇的情節去演,充滿回憶。」「 用心寫好屬於自己的故事。」

資料里也時不時出現鼓勵和安撫的語句,幫助詐騙者克服道德障礙,甚至從詐騙中感受到樂趣和希望。「不要着急,客戶喜歡在意的是細心,耐心。」「你會發現,用心聆聽,聊天真的很有趣。」「時刻記住,好好工作,做到要麼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邏輯思維,一個客戶就可以讓我們賺取百萬,耐心並有細心的去完成工作,沒有什麼行業比我們這暴富來得更快。」

文檔的結尾還有這樣一句鼓舞人心的話:「我們就是小說家,故事情節的編輯者。」

另一份文檔《聊天範例》則是一個具體的案例。製作文檔的人虛構了38歲的亞裔離異女性「安娜」,她在和69歲的白人退休男性艾倫聊天,後者是受害者。‍

從聊天截圖中可以更直觀地看出詐騙者的套路。先爆照,恭維,然後聊到工作,詐騙者工作設定為「加州矽谷的網絡技術公司」,順利地將話題引向投資。繼而又從疫情對人的影響聊到了儲蓄的重要性,「任何事情都需要後備計劃,你是否有投資的好習慣呢?」,截圖裏,「安娜」問艾倫。

聊天截圖來自《聊天範例》,受訪者供圖

以下我們摘錄了一些文檔原文:

5:對照片,視頻人物的要求(人物照片不可低於50張,視頻不可低於5個,必須要實時更新,照片需要擁有,生活照,自拍照,兒時照片,工作照片,美食照片,父母家庭照片,旅行照,以及跟眾多藝人或者政治家擁有合照,必須檢查每個人的照片是否達到標準,團隊要有人學會批圖,體現真實,多元,富足,人脈,神秘)

6:個人簡歷

「姓名(我們給自己取一個簡單優雅的中文名,就像是你自己給你的孩子取得名字一樣,你父母給你取這個名字的意義是什麼,你需要給你自己取個好聽簡單的英文名字,縮寫,小時候大家都叫你什麼乳名,同學都叫你什麼外號,當你認真去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會發現一個簡單的名字都可以跟客戶聊出非常多的回憶,非常有趣)」

「身高體重(正常的審美身高為168到172,不可太瘦,現在的社會流行豐滿美,體重控制在120上下,根據包裝三方人物照片進行微調整,熱愛生活,保持健康,外國人普遍喜歡生活豐富健康自律的女性)」

「生活故事(……男人要有上進心,要孝順,爭吵會有,我們要懂理性化解矛盾,要一起努力創造價值,這樣的生活更有意義,讓客戶知道這些要求簡單,幸福觸手可及,想要幾個孩子,或者不需要孩子,一起看看夕陽,一起退休生活,後期我們就是小女生,我們憧憬任何美好的生活,其實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煩惱,只是因為我們窮罷了,聊天聊到這個份上,會出現很多的語言驚喜,浪漫驚喜,充滿幽默)」

7:工作安排以及技巧

「……稱『老兄,您好』,顯得親切;對方是醫生、教師,可以說『李醫生,您好』、『王老師,您好』,有尊重意味;節日期間,對陌生人說『節日好』、『新年好』,可以給人以祝賀節日之感;早晨說『您早』、『早上好』則比『您好』更得體。」

8:如何整理客戶進行備註

客戶的時間,客戶的名字,客戶的年齡,客戶所在的國家,客戶的職業,時差,客戶空閒時間,業餘愛好等,成交客戶備註金額,預估成交額,出現的問題

1到15天的素材,每日規劃要聊些什麼內容(因文化差異,言語差異,每日要聊天的素材準備好,完成的天數在後面進行標註,到時候聊天順序不亂,不會重複問)

11:切客

在跟客戶還沒有建立信任之前,我們可以先用我們的職業生涯,先初次提起,試探客戶的反應,看是否客戶存在被切。常見的辦法有,(感性中斷法),在跟客戶聊的熱火朝天的時候,突然我們終止聊天,過一會兒告訴客戶,萬安,抱歉,剛剛我的老師,突然告訴我,有一市場不錯,讓我去交易,您看,我賺了多少錢。

金字塔結構,規訓與懲罰

正面連接:能否請你講一下詐騙園區的組織結構?你所在的詐騙園區共有多少人?

張原 :詐騙團隊是金字塔結構,集團下轄若干子公司,每個公司下轄若干團,每個團分為若干組,每個月初都會層層下發考核任務。

我所在的公司有兩三百人。我是組員,每個小組大概十個人,上面是組長,再上面是團長,然後是公司經理。團長和經理負責業務運營。

園區內大部分是中國人,也有馬來西亞、印尼、印度、尼泊爾、緬甸、菲律賓、巴基斯坦、俄羅斯等其他國家的人。我能接觸到的園區內工作人員大多是和我一樣的業務員。有些聊天聊得不好的人,會被安排做後勤等其他崗位,也就是負責宿舍的管理,幫人買東西,管理手機電腦等等。

此外,有專門負責管理和體罰人的,被稱為「制度督導」。大部分人進入園區發現被騙後都是想逃脫的,但是很少有人出得起錢,敢逃跑的人也很少。

正面連接:園區內有什麼規則?獎懲制度是什麼樣的?會給什麼樣的人獎勵?什麼樣的人會被懲罰?

張原 :領導一層一層下發任務,懲罰的措施第一是體罰,第二是罰款。能夠完成下派任務的人不需要額外加班,完不成任務的人不僅要天天加班,而且還要被體罰。例如跑步、掌上壓、上下蹲等,連續做一個小時以上。打人通常是用木棍,用電棍的情況比較少。

他們設定了一系列規則,稱作「高壓線」,比如說禁止拍照、禁止泄露機密、禁止使用實名軟件、禁止談戀愛等。對於沒有完成他們下發任務的人, 會規定每天睡覺的時間和上廁所的時間,但對於幫他們賺到大錢的人,管理就會寬鬆很多。

園區內設有「兵站」,是類似於私人監獄的地方,專門用來懲罰被他們認為「壞了規矩」的人。他們會根據壞了規矩的程度來設置關押的時間,比較輕的會被關押一周左右, 嚴重一些的會被關半個月、一個月、兩個月, 據說曾有人被他們發現是間諜,關了半年時間。

現在大家都知道詐騙套路了,上當受騙的人越來越少,公司的業績也在下滑。我們公司每月只能騙到十幾單、二十幾單,每筆至少5000美元,多的有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美元。他們給員工提成的比例,最低3%,最高12%。

騙到大單的人會被公司獎勵現金或者嫖娼。會有類似的表彰大會,公司會讓騙到大單的這個人上台敲鼓,然後下面的人跟着喝彩,並且發給他泰銖現金。

但是那些賺到錢的員工,會被誘惑去吃喝嫖賭,讓他們把賺到的錢在園區里花光。園區里就有專門嫖娼的地方,園區裏的其他產業也是企業的一部收入,他們會通過超市、飯店、KTV等賺錢。園區里飯店非常貴,價格是外面的四、五倍。

正面連接:你曾經受過懲罰嗎?

張原 :園區里每個月有一次或兩次給家人打電話的機會。但是打電話的過程中有人全程看守,並不是什麼話都能說的。他們要求我跟家人說自己在外面是做正常工作,一切平安之類的話。

今年4月份,我通過聊天軟件Skype偷偷和我的女朋友聯繫,我跟她談到了公司的詐騙模式、規章制度、體罰方式等內容。通常我和她聊完後,都會把聊天記錄刪除,但那一次我疏忽大意沒有及時刪,被公司巡邏的人發現,被他們認為是泄密,那時我挨了打,並且被關進了「兵站」。

我被關在一間大約四五十平米的房子,只留了一個小窗口,幾個人被關在一起。被關的人會被銬起來,每天罰站十多個小時。睡覺就直接躺在地上,一到晚上會被成群的蚊子叮咬。

房間不透風,非常熱,即使光膀子在裏面也會一天到晚汗流不止。房間裏甚至沒有電,我在裏面連時間都不知道,能大致判斷時間的只有小窗外面的光線,晴天的時候可以根據日出日落判斷大概時間,雨天就沒辦法知道時間了。

從4月25日到5月25日,最開始的一個月我被關在「兵站」,和十多個人關在一起。後面兩個月,則是自己單獨一個人被關押在宿舍。

上廁所有衛生間,這不是大問題。吃飯的話每天只有一頓,吃米飯和大鍋菜,菜通常是蘿蔔白菜,或者西紅柿土豆,只是隨便燉一下,不放調料,而且送飯時間不固定。

被關押期間沒有任何電子設備或者書籍,所以起初非常難熬,再後面,我通過默寫古詩詞或者是做數學題打發時間。

從4月25日到8月3日,我一共被關了101天。 

正面連接:詐騙園區的人怎麼把詐騙這一行為合理化呢?怎麼讓大家忘記詐騙背後那些活生生的人呢?

張原 :每天正式工作前,都會有人帶領着喊口號給我們打雞血,是很長的一串口號,我沒法記得很清楚。大致是這樣的:我們的公司是***!我們的口號是***!我們的目標是***!

開會和培訓則是洗腦的過程,領導會強調類似「有錢才會被尊重」,「買得起豪宅才會被尊重」的價值觀。而實現暴富,發財的道路就是搞詐騙,培訓中領導會說,「做到要麼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邏輯思維。一個客戶就可以讓我們賺取百萬,耐心並有細心的去完成工作,沒有什麼行業比我們這行暴富來的更快。」

同時,他們也會經常向我們宣講「被騙的人都是活該」,「我們是劫富濟貧」這種話術,找各種理由為詐騙行為辯護。

離開詐騙園區

正面連接:在詐騙園區的這一年,心裏有什麼變化嗎?什麼時候最難熬?

張原 :因為園區戒備森嚴,我放棄逃跑的想法。但是被認為泄密被關進「兵站」後,我意識到絕對不能再繼續留在園區,堅決要出去,那時我知道警方和大使館都在營救我,不過進展緩慢。

那時,緬甸一方要求其轉賬12萬才可放人,我家人轉賬的時候支付寶會提示詐騙風險,所以那筆錢就一直無法轉出。我唯一的念頭就是儘快熬完一年,離開園區。因為熬完一年,需要賠付的錢就可以降低一半,我的家人就交得起贖金了。

知道家人交不了贖金時,公司威脅要賣掉我,那段時間是我最無望的時候。如果真的被賣的話,我今後一兩年都沒辦法回國了。

8月初,他們把我換到了同一集團的另一個公司。後面,國內媒體大幅度報道我的事情, 我才終於看到了回國的曙光。

正面連接:在妙瓦底的園區,身邊的人都是什麼樣的?你有交到朋友嗎?有沒有那種混得很好的?

張原 :身邊的人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絕大部分被騙的人家庭經濟困難,有些是父母生病,有些是在單親家庭長大,有些是孤兒。絕大部分騙子性格內向,不善言辭。

正面連接:你有賺到錢嗎?賺到多少錢?

張原 :我只拿了兩次工資。剛進園區的新人,第一個月會給折合人民幣6000元的工資,後面幾個月只有騙到錢,才會給提成。每個月發工資時都會用一個大箱子裝泰銖,發的都是泰銖的現金。

8月,我被換崗位到其他公司,又發了6000塊。這一年相當於只拿了12000塊。但我很少在園區花錢買東西,所以一直到我離開園區都還剩下一點錢。

正面連接:你是怎麼獲救的?

張原 :商量贖金的具體過程是志願者阿龍幫忙的,我不是很清楚,最終贖金給了5.9萬。

(8月24日中午,在進入詐騙園區373天之後,張原離開園區,重獲自由。他乘坐園區安排的車來到泰緬邊境,在泰國經歷十幾天的遣返流程後,於9月5日早上6點,到達上海浦東機場。)‍‍

延伸閱讀:中科院博士曬緬甸工資單?實為國內收入,每月四五千清單曝光

9月15日,從緬甸獲救回國後的中科院博士首次發自述視頻回應網上質疑,隨後「中科院被騙博士曬出緬甸工資單」登上網絡熱搜。南都記者通過該視頻和當事人張先生了解到,網絡熱搜存在誤解,他曬出的實際是此前在國內每月四五千元的工資單。他介紹,當時因家人生病需要花很多錢,「全家只有我一個人工作,面臨非常大的經濟壓力」。

張先生發自述視頻回應網上質疑。

張先生在視頻中稱,「這段時間接受了很多媒體的採訪,也接受了警察的調查,不過網上還是有一些質疑的聲音。」因此,他希望進行回應來消除大家的疑惑。

張先生被騙前在國內的工資單。

對於為什麼選擇去國外工作,他解釋,當時他在國內中科院的一個研究所工作,每月的工資大概四五千元。2022年,他的父母和女朋友都生病,需要花很多錢,「當時全家只有我一個人工作,面臨非常大的經濟壓力」。

但是那時他求職很不順利,前前後後投了一二十份簡歷,都沒有收到回應。他坦言,「這個非常打擊我的自信心,所以最後才會想到看看有沒有國外的工作機會。」

那份令他深陷緬甸詐騙園區的國外工作,是通過中介找的。張先生介紹,他看對方多年時間一直幫國內的人尋找國外的工作機會,所以比較信任對方。這個中介給他推薦了一份新加坡的工作,「薪資待遇比較合理,每月1.5萬元加提成,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工作10小時,比國內的工作要辛苦,但是包吃包住,待遇比較合理,所以打算試一試。」

此前接受專訪時,張先生曾告訴南都記者,原本希望出國謀求工作機會,卻被誘騙至緬甸詐騙園區。每天在嚴密監視下工作18個小時,完不成業績會被體罰,「泄密」被發現遭到毒打。後來經多方營救,他於9月5日回國。

在他看來,被騙與學歷、閱歷沒有必然關係,「詐騙利用的是人性的弱點,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受害者」。

9月15日下午,中國科學院廬山植物園的工作人員告訴南都記者,張先生曾是該單位的正式入編人員,「薪資是按照省里的相關規定一直在走的」,屬於公益一類事業單位的標準,除此之外還有博士津貼及其他費用,但對其具體的薪資表示並不清楚。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正面連接/南方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16/1954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