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佳琦的傲慢 以及無法回答的時代之問

直播間裏,李佳琦正在推銷眉筆,79元3支。粉絲在彈幕中說,太貴。李佳琪立刻懟了回去。

李佳琦說,「花西子這麼多年都是這個價格,不要睜着眼睛亂說,國貨品牌很難的!我跟了花西子那麼多年,它怎麼起來我是最知道的。」

助理已經察覺出李佳琦的情緒有些失控。連忙岔開話題把他的注意力拉回來,「真的很划算,79元,誒你要不要幫我換(替換裝)」。

但顯然李佳琦意猶未盡,接下來的話,可能一直都讓他懊悔:

「有的時候(是)自己原因,(你要問問自己),這麼多年了工資漲沒漲,有沒有認真工作。」

助理顯然覺得這句話有點不妥,眼睛瞪大,吃驚地望着充滿怨氣,神情傲慢的李佳琪。

這句話就像點燃了火藥的引信。這些把李佳琦捧上高位的女生,如同熱戀中看到了「渣男」的真面目,用實際行動捍衛自己的尊嚴。電光火石之間,有80萬粉絲取關了李佳琪。

相關的話題也在新浪微博上高懸不下。

李佳琦感受到了洶湧的壓力,他很快發佈了道歉信,在直播間裏淚灑當場。

他可能不會意識到,那句引發輿論危機的話,放在經濟欣欣向榮的幾年前,不會引發如此大的反響。

但現在不一樣了。(此處刪除413字)

買不起79塊錢的眉筆,真的就是自己不努力嗎?

深圳暴雨中,外賣小哥游泳追逐外賣餐盒,是小哥不努力嗎?失業的人們,去開滴滴,送外賣,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換來微薄的收入,是他們不努力嗎?大學畢業生脫去了孔乙己的長衫,依然無法找到一份賴以謀生的工作,是他們不努力嗎?

時代大勢浩浩湯湯。個人被裹挾在大勢之下,毫無還手之力。把沒有消費能力,歸因於大家工作不努力,就像洪水來襲時,指責那些被淹死的人們跑的不夠快一樣。

李佳琦的這番話,也顯示出「精英的傲慢」。哲學家桑德爾在《精英的傲慢》裏提到,現在社會上有一種精英視角,他們按照「優績的原則」劃分成贏家和輸家,成功者和失敗者,並且賦予了成功者和贏家道德上的優越感。實際上,他們也能獲得更多的社會資源。

他們認為,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忽視了人們之間起點的不平等,包括天賦、才能、出身、運氣和家庭等因素,這些外在的因素,都會影響到人們能否獲得「優績」和「成功」。

所以,桑德爾呼籲,成功者要保持謙卑,意識到運氣,以及其他因素,在自己成功中起到的重要作用。這樣可以讓成功者保持謙卑,這種謙卑的精神才是一個理想社會需要的公民美德。

但是李佳琦顯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對社會現狀缺乏感知,用精英的傲慢,評判他的粉絲,終於把自己推向了人設崩塌的邊緣。

當然,李佳琦對粉絲的責問,也頗有時代之問的意思。假如要總結一下主題,可以叫做,「打工人啊,為什麼你們越來越窮?」

這讓人想起1980年的那場世紀之問。那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二個年頭,《中國青年》雜誌刊登了一封信,寫信的人叫潘曉,23歲的女青年。

信的題目叫做《人生的路啊,怎麼越走越窄》。女青年從小學開始,天天目睹抄家,打鬥,親人寫檢查。初中時家庭不睦,早早去工廠打工。在工廠,跟領導提意見,被領導穿小鞋。跟朋友們傾訴,竟然被朋友寫了材料上報領導。跟幹部子弟談戀愛,卻最終被辜負。

她煩躁,憤懣,只能躺平。她讀黑格爾、達爾文……看大師揭開人類本性,展示世間醜惡。她驚嘆現實中的人,竟和大師們所寫的如此相像……

文章發表之後,舉國震動。編輯部接到了6萬多封信,社會開展「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的大討論。

有人說,如果1978年的真理標準討論,標誌着政治思想的重大轉折,那麼1980年,關於人生觀的大討論,則標誌着價值觀和人生態度的重大轉折。

但李佳琦的「時代之問」,顯然問錯了對象。他不應該問這些普通的打工人。他們就跟駱駝祥子一樣,以為自己努力拉車,就可以擁有自己的黃包車。但事實並非如此。

話說回來,即便問對了對象,這個問題不可能被討論,更不可能有答案。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張所長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13/1953530.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