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現在的簡體中文世界,已經成了銅牆鐵壁」

作者:
「更悲哀的,是我們所處的環境正在以肉眼可見的狀態變得令人悲哀。文明向左,這幾天在核廢水的問題上,我發現整個民族正以我們難以置信的速度在狂熱化、粗鄙化、弱智化;精英向右,他們為了財宣和肉體的安全正在遠這塊土地,而我這種人卻貧賤不能移,當然,我也在為兒子考慮未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畢竟窮人考慮這些會比富人更不敢輕舉妄動。」

中共網信辦出新規,自3月1日起實行拔除網絡生態「雜草」之合法性遭質疑。(受訪者提供)

9月2日3時30分前後,颱風「蘇拉」以強颱風級在珠海市南部沿海登陸,強度逐漸減弱並遠離深圳。目前,深圳全市颱風預警信號皆已解除,城市開始恢復常態運行。

「颱風從深圳邊上擦過,路上似乎並沒多少倒伏的樹木,一大早,深圳的五停限制也解除了。但是,我卻遭受了不小的損失」。住在深圳、在微博賣貨維生的網友「胖子登齊娜星」當晚發帖感嘆說。

他的這篇帖子題目叫「最大的悲哀就是沒有未來」。我一口氣就讀完了。它簡直就是當下中國日益惡化的網絡生態的一面鏡子,寫盡了所有有良知的大陸自媒體寫手的鬱悶和悲哀。

那麼他遭受了什麼損失?

原來,他的微博又被限制了。而且,這次被限制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以前禁言會告訴他禁言多少天,銷號會提示數字,這次呢?最近發的幾篇文章不在了,別人似乎還能加他,但是他卻發不出聲音。

他吐槽說,雖然自己早已習慣了這個待遇,但是,在這個颱風天遭遇這樣的待遇還是很鬱悶。又要從頭開始了,不知道新號能活多久。當然,他也不知道,現在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於是,一天就只寫了一篇文章。這樣的結果就是銷售不好,到目前為止貨只賣出一單。這對於他這種生活在深圳,每天有固定生活成本的人來說,這就意味着虧空。如果這樣的態勢持續下去,他就可能會陷入某個泥潭,甚至可能欠下網貸。

那麼最近幾天的文章他說了什麼違禁話題了嗎?

他回顧了一下說,「其實我並沒說什麼?我只是談了點常識,預測一下下一步都要開放什麼領域。其實,預測我都預測對了,官宣也都公佈了,應該不是那篇文章惹的禍;有兩篇是談生活方面的感悟的,應該問題也不大;比較敏感的大致就是關於常識的,譬如主奴二相性,譬如關於漢奸的定義。其實,那些我談的很淺顯,但是,對干某些人來說,可能常識更可怕吧。」

「胖子登齊娜星」接着說,本來他寫文章就是經歷了自我審查,儘量不談比較敏感的事情。這個大家都懂,畢竟他要活下去。可是,即便是這樣,有限的自由空間還是不斷地被壓縮。這讓他極其地抑鬱。生活在一個不能正確使用現代漢字的時代,他覺的自己就像是一隻老鼠,隨時要逃避貓和科技的追殺。

「我忽然覺得自己像是孔乙己,他生活在一個文人買不起書的時代,我生活在一個隨時可能成為真正乞丐的時代。他竊書,是渴望知識;我使用錯別字寫各種規避風險的爛文只是為了迷惑Al的火眼金睛,或者是儘量不要觸發人工審核,因為,那樣更麻煩。

「我就是孔乙己,想想這個狀態我都悲哀。而成年人的悲哀,莫過年少讀書不知味,讀懂已是書中人。將來我不一定會被誰打斷腿,也不會欠酒館幾個大子兒,但是,我餓死的概率卻在增大。那天有個朋友在朋友圈裏留言,問:你還能帶孩子去旅遊,怎麼會窮?我不想解釋出去一趟回來要還多久信用卡,也不想解釋房貸對於我這樣的人就像是一隻餓狼隨時跟着你的那種恐懼感。

「更悲哀的,是我們所處的環境正在以肉眼可見的狀態變得令人悲哀。文明向左,這幾天在核廢水的問題上,我發現整個民族正以我們難以置信的速度在狂熱化、粗鄙化、弱智化;精英向右,他們為了財宣和肉體的安全正在遠這塊土地,而我這種人卻貧賤不能移,當然,我也在為兒子考慮未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畢竟窮人考慮這些會比富人更不敢輕舉妄動。」

「胖子登齊娜星」自陳,他曾有過理想,想成為某種人,或者是生活在某種文明當中。可是,他忽然發現自己錯了,他的生活一直在荒誕和荒謬之中。他曾經有過舒適圈,也有過小資產階級的盲目樂觀,甚至還有過一段歲月靜好。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他發現自己不過是某隻充滿沸水的鐵鑊中的青蛙,已經無力自救。

「胖子登齊娜星」覺得,他的生活就是一杯苦丁茶,看着沒啥多餘的東西,但是卻苦澀無比。但是,社會依舊按照自己的方式在運行,而他即將被淘汰。一個在漢語的海洋里做賊的人,早晚會被捕快繩之以法。即便是他僥倖逃脫也沒有什麼好日子過,畢竟,隨着AI越來越智能,人工也越來越嚴格,或許有一天,連他的思想都可能被人家在睡夢中掃描,那時,不要說他還能說什麼,恐怕他上網的權限都會被禁止。

帖文最後寫道:「人啊,最大的悲哀就是沒有未來。就像我,很有可能以後連賣酒都賣不成了。試想一下,當有一天,我的小店每天零瀏覽,我可能會在絕望中,喝下一口白開水,然後,滄然淚下,到窗口,無聲地詛咒着將我的生活變得如此糟糕的那些人,然後,再喝一口西北風佐餐。那時,我的糖尿病會痊癒嗎?高血壓高血脂會消失嗎?

「此時的我萬分疲憊,是那種難以形容的身心疲憊,心情就像是颱風來臨時的天空一樣灰暗。怎麼能不累?生活的重壓,讓我必須冒着危險出去覓食。而現在的簡體中文世界,已經成了銅牆鐵壁,我要躲避各種危險才有可能找到一點果腹的東西;而無時不在的恐懼讓我時刻處以精神緊張狀態,心情灰暗也是自然的。這就是我,一個沒有未來的文人的悲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10/1952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