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難救 或負債倒退二十年

作者:
中國經濟陷入難以救助的地步、負債倒退二十年,應該是從瘟疫發作的2020年前後開始的,到了2022年的俄烏戰爭,局勢更是迅速惡化、火上澆油。俄烏戰爭未來即便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也很可能是一場准世界戰爭的發源。 中國經濟陷入難以救助的地步、負債倒退二十年,應該是從瘟疫發作的2020年前後開始的,到了2022年的俄烏戰爭,局勢更是迅速惡化、火上澆油。俄烏戰爭未來即便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也很可能是一場准世界戰爭的發源。

中國經濟不但救不活,可能還會負債倒退二十年。圖為2011年9月安徽合肥找工作的人們。

中國的失業率,按照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今年5月份16歲至24歲青年失業率高達20.8%,連續兩個月創下2018年有統計以來的新高。統計學家指出,這是中共國45年來最嚴重的失業狀況。樂觀的中國經濟學家也都認為,這波就業危機的問題,短時間內不會消失,至少需要2、3年時間才能達到平衡。達到平衡的意思是不繼續惡化,而要恢復正常的就業,那更是遙遙無期。

就業數字展示的經濟狀況,還只是中共願意披露、或者是不得不披露的經濟數據的一部分。人們知道,中國的GDP數據、通貨膨脹數據、貨幣發行數據、人民收入數據、貧富差距數據,等等等等,都被中共掩蓋得嚴嚴實實。我們不確定這個公佈出來的青年人就業數字是否真實,但即便按公佈的官方數據看,即便是它沒有經過修飾,也是驚人異常;如果是修飾過的,那真實的數據可能更加驚人。按筆者的估計,參照中共向來的造假和粉飾,真實的數據中,中國年青人失業率超過30%,都是非常可能的。

中共國經濟究竟如何嚴峻,中國經濟面臨的死局是否有辦法解救,看看中共日前召開的緊急經濟會議,就知道大勢不妙。中國經濟困難的程度,在今天看來,可能很難被救度,中國可能在長期負債的情況下,經濟局勢萎縮、倒退二十年!

因為中國經濟出現全面下滑,最近中共高級官員與商界領袖和經濟學家們至少召開了6次緊急經濟會議。據說,與會者的語氣「異常急迫」。分析人士普遍認為,中國經濟正面臨死局,而中共的體制導致許多問題無法解決。中共連續召開緊急會議,把死馬當活馬醫,也不會妙手回春。中共經濟下半年的走勢,極不樂觀,專業人士普遍的看法是,經濟崩盤的速度會遠超預期。

中共喉舌媒體新華社報導說,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強6月中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必須採取更加有力的措施來推動中國經濟,並強調具備條件的政策措施「必須及時出台並迅速實施」。

中共高官要求與會者就如何刺激經濟、恢復對私營部門的信心,和重振房地產行業,提出自己的意見。商界領袖和經濟學家則呼籲中共政府緊急修改政策,採取一種更加以市場為導向、而非計劃為導向的增長方式。十幾名與會者還一致認為,需要更多、更協調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知情者說,所有與會人士對於刺激措施的時機和形式的不確定性感到「迫切擔憂」。

中國商界和學界的建議並不奇怪,也不新鮮,但其從內容上卻顯得「政治不正確」,因為這些措施都是跟中共中央和習近平的以計劃為導向、加強中央集權控制相背離的,兩者幾乎是背道而馳!所以,中國經濟的調整,在當今的國內政治環境和惡劣的國際環境之下,在習近平為鞏固權力倍感危機、上層人心惶惶的局面下,雖然中南海北院給的信號是向右轉,但中共經濟的破車肯定會繼續的向左轉。

中國經濟會失去進出口的動力,徹底倒退,回到20多年前加入世貿組織之前的狀態,一個最新的動態,就是韓國對中國和美國的商品出口的此消彼長。2022年,韓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量近二十年來首次超過對中國的出口量,凸顯美國在推動全球供應鏈變化上的進展。韓國在文在寅總統的強勢政策之下,貿易模式正在發生變化,在經貿上更加靠向美國,進一步擺脫對中國市場的依賴。2021年至2022年間,韓國對中國的商品出口下降近10%,至1,220億美元。相比之下,同期對美國商品出口增長了22%以上,達到1,390億美元。在美國市場,相比之下,韓國的重要性在上升,中國的重要性正在下降。

為什麼說中國經濟會負債倒退二十年呢?中國經濟過去二十多年來的積累,所謂的剛剛吃飽了飯之後攢下的一點家底,就是從1999年以後、2000年初,從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開始的。因為中國加入了世貿組織,美國和歐洲富裕國家的巨大市場,夾帶先進的技術,先進的管理,天量的訂單,國際的合作,國際化的分工,外匯的流入,和因此而帶來的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發展,體現在三駕馬車出動,推動了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雖然從1999年開始的對上億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和打壓,耗費了大量的國力,對全體中國民眾的打壓和維穩也耗費巨大的資源,但港台和西方資本源源不斷的輸入,讓中共政權能夠在迫害中繼續收穫經濟成長的果實。

但從2021年開始到如今,所有上述的國際市場、技術、管理、訂單、國際合作、國際化分工,等等帶來的出口為導向的經濟發展契機,全部都熄火和消失了!中國面臨國際市場萎縮甚至關閉,美國關稅壁壘高企,西方技術升級中斷,新的高技術進口終結,訂單轉向越南和印度等局面。而中國進出口增速下滑,貿易夥伴從歐美富裕國家的巨大市場,轉向俄羅斯等經濟弱國的有限市場,在兩三年內,經濟局勢就突然出現了巨大的逆轉。

有人會說,在中國的供應鏈產業好像還沒有全部都轉移出去了啊,東莞的那些工廠、廠房不是都還在啊?是啊,那些設備可能還在,但它們已經沒有什麼價值了。從金融和會計學原理上看,十幾、二十幾年下來,那些機器和廠房、設備、技術,在成本上都已經折舊完畢,技術上都已經過時,價值上變為零了。問題的關鍵是,來自歐美市場的訂單漸漸沒了。訂單沒了,工人遣散,工廠倒閉,剩下那些機械設備、廠房,如果有人收購,還可以賤賣;如果沒有人收購,就會很快變成廢鐵,成為見證中國經濟泡沫、好日子曇花一現的遺骸。

中國失去了歐美的技術、市場和訂單,世界工廠的地位拱手相讓給越南和印度,只是沒了飯碗,還不算是最大的問題。中共國面臨的更大問題是,在失去工作和飯碗的同時,還背上了巨額的債務,包括國內債務和外債,人民幣債務和美元債務。如今,中共中央政府負債,國有和私人的企業負債,各級地方政府負債,百姓和消費者全民負債,全體百姓和整個國家都在債務累累!

很多人在問,所有的人都借債、欠錢,那錢都到哪裏去了?債權人是誰呢?其實答案也很簡單,錢都去到了中共的權貴手中,就是中共現在和過去的高幹、紅二代或三代、中共統治精英和特權階層的手中,加上那些給中共輸血、投資、貸款、承接中國的公司債、中概股股票、中共的國債的外國資本,和把持中國的國企和國有金融企業和銀行、中共最上層的5百萬權貴及其家族。錢都到他們那裏去了,可能在他們的豪宅庭院之內,在他們的外國賬戶中,也可能在他們每個人幾十套、上百套房子的牆壁夾層里。

中國經濟陷入難以救助的地步、負債倒退二十年,應該是從瘟疫發作的2020年前後開始的,到了2022年的俄烏戰爭,局勢更是迅速惡化、火上澆油。俄烏戰爭未來即便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也很可能是一場准世界戰爭的發源。俄烏戰爭是兼具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步兵槍炮、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坦克軍艦、和未來可能的世界大戰的無人機、人工智能等特徵於一體的一場消耗戰,是巨大的消耗,導致美歐經濟大出血、俄羅斯國力大衰減,中共國則在倒行逆施、引起國際公憤之時,負債前行、步履蹣跚。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630/192122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