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唐龍:巨龍巨龍你擦亮眼---- 當代中國及其前途的十二個關鍵問答

作者:
在中共的長期洗腦宣傳下,許多人似乎感覺中國的事情離了中共,就有些六神無主,不知道要靠誰來領導?答案是靠覺悟的自我,均衡的制度,憲法的權威,和開放的社會。覺悟提升自強自律,制度制衡約束人性的誤區和極端,憲法權威能疏通公平正義,開放有助消除黑幕特權腐敗。

一名戴口罩男子,3月6日坐在北京一處購物中心戶外的藝術展品上。

這一次,狼真的又來了。中國人已無法再歲月靜好,也難以頤養天年,中國社會和文化正重歸復辟倒退的惡性輪迴。

改革開放前出生長大的中國人,大都知道「狼來了」是什麼情況,什麼公私合營的騙局,大躍進的愚昧狂熱,大饑荒遍野的慘烈,文革的野蠻歇斯底里,華夏大地暗啞一片,國家民族浩劫不斷。改革開放後出身成長的中國人,原以為屬於比較幸運的新一代人,可以放眼看世界,沒太見過豺狼肆虐的情形,不必再輪迴舊日的貧困、愚昧和苦難,他們未來應該可以更多與自由、民主、法治,科學和正義同行。

而今,從老一代的角度着眼,過往的烏雲和夢魘並沒有真正遠去和消散,目前正再次壓向中國的天空和中國人的心頭,「狼又回來了」。從新一代的角度講,他們看到了外邊世界的開放發展,他們也正經歷着中國國內的各種倒行逆施,兩相比較,高下立見,也開始認清豺狼本色。東升西降,純屬夢囈,平視世界,大言不慚。以習近平為首的紅衛兵一代中共統治集團,正把中國重新推回災難和黑暗。於是,有了北京許章潤教授、任志強先生和四通橋彭立發的振臂一呼,有了白髮蒼蒼的爺爺奶奶們為維權衝上街頭奮勇抗爭,有了芳華正茂的學子青年們,手持白紙高呼口號挺身而出。

習近平集團目前已經墮落到全面以謊言治國,欺詐治國,脅迫治國,恐怖治國,盜竊治國,法西斯治國的極其邪惡地步。在所謂「黨領導一切」的幌子下,復辟了專制獨裁和愚民政策,破壞顛覆了40年改革開放,中國人民和社會所取得的一切向現代文明社會發展靠攏的積極成果。中國的改革開放已經終結,一代中國仁人志士為中華崛起和復興所做的艱苦努力,再次中途夭折。中國也再次滑向苦難、失敗、愚昧、封閉和獨裁的災難深淵。

這篇文章是關於中國時局與前途的十二個關鍵問答,在時代的轉折點最重要是做到心明眼亮。巨龍巨龍你擦亮眼!希望此篇問答有助國人尤其是青年一代的猛醒,發起團結有力的抗爭,扶大廈於將傾,挽狂瀾於既倒,中華民族的復興崛起,安能讓紅衛兵的愚昧落伍主導?中國的前途命運,豈容習近平一類下作愚頑左右?只有挫敗烏托邦的最後夢魘和東方專制主義的最後瘋狂,才能早日為國家民族,子孫後代贏來光明和希望的未來。

問題一:在大歷史和大時代的宏觀坐標繫上,今日中國到底處於一個什麼位置,是否行進在正確的軌道和方向上?

觀察中國問題無疑有兩大坐標系,一個是中國的縱向歷史比較,一個是與世界發展的橫向參照。眾所周知,中國是一個有2500年歷史的古典農業文明大帝國,但及至19世紀中期,已處於被新興的工業文明所全面趕超,自身處於落伍衰敗面臨淘汰的危險關頭。從中國農業文明面對外來先進工業文明的那天起,中國近現代歷史和時代的主旋律就定調了:即中國文明和社會必須儘快追趕時代的步伐,讓古老文化得以振興和新生,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這個主旋律決定了做中國的事情必須具備一大特點,就是必須不斷革新,開拓前進,不能後退,因為無路可退,後退沒有任何希望和出路。然而歷史是有慣性的,象中國這樣漫長歷史的國家民族,歷史的慣性就更加巨大了。於是在實際操作中,我們就看到中國近現代發展的車輪,一個顯著的特徵就是進兩步,退一步,有時甚至進一步,退兩步。摸着石頭過河,或者摸到石頭卻不過河,又退回此岸。通向彼岸之路堪稱步履維艱,險阻千萬重。

在最近的半個世紀,中國在經歷了1966-1976慘絕人寰的十年浩劫後,痛定思痛,篳路藍縷,開啟了改革開放的偉大航程。中國的領導集團採取了比較順應時代和民心的政策方針,中國人民的活力和智慧得以釋放出來,東方睡獅一覺醒來當即震驚世界,僅用了30多年就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推動全球化發展的重要力量。

但自2012年習近平掌權上台後,他本人和所代表的中共頑固派與既得利益集團鼠目寸光,私利薰心,無能力,無智慧,也無勇氣將中國的改革開放大業繼續推向前進。反倒是沉溺於早就破產的共產烏托邦舊夢和邪惡極端意識形態中無法自拔,並利用竊取的手中大權,不斷去改革開放,不斷把國家民族拉向倒退反動。於是在歷史和時代的宏觀坐標繫上,中華民族再遭厄運,重又誤入歧途,中華文明復興崛起的路徑再次被截斷。有人可能會問,有這麼嚴重嗎?不妨問你自己幾個簡單的問題,習近平的所作所為及其目標,難道不是蘇聯式的翻版嗎?那還是你和你的後代心目中所期待的現代中國嗎?蘇聯最後是什麼下場?

問題二:當代中國的綜合國力和影響力還是今非昔比,鳥槍換炮了,也算是世界強國之一了,這難道不是件好事嗎?

看這個問題一定要分清兩大重要階段。一個階段是30多年改革開放的正能量積累下了相當的紅利,也就是俗稱的「一手好牌」。這是中國當政者採取執行了比較正確的治國理政方針,中國人民奮發圖強,並得到了國際主流國家和市場大力支持和交流的結果。這個階段為當代中國奠定了在世界上的有利態勢和位置。而另一個階段就是習近平自2012年上台後倒行逆施,在過去10年敗家敗業的階段,把一手好牌打成目前爛局,在國內禍國殃民,爛尾成堆,在國際上成過街老鼠,廣受遏制和制裁。

雖然目前中國在第一階段積累的家底還沒有被最後耗盡,但趨勢是不斷走下坡路。習近平上台後爛尾工程不斷,有什麼方面取得像樣的成績和成功了嗎?於是,目前的局面就是原有的正氣與習近平的邪氣還在對沖,但已經逐步讓習的邪氣佔了上風。長此以往,中國剛取得的一些進步和優勢,又將得而復失。中國的國際聲譽,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的發展機遇,中國人在國際上所受的待遇,也將大幅惡化降級。

在文明乏力的情況下,獨裁國家常見的選擇,就是炫耀武力,挑起戰爭,從希特拉薩達姆普京金正恩,都不能例外,以此來維持自己的存在感和影響力。預計習近平的下一步也將走上如此不歸路,2023年的中共軍費預算增長已經達到7.2%。

問題三:中共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對習近平這樣的謬誤失敗全然無法糾正,反而全黨對其唯唯諾諾,歌功頌德,隨波逐流?

在中共的語彙中,所謂「反共」經常是頂大帽子和一個大罪名。但事實是大多數人並非刻意反共,而是共產本身已經身敗名裂。共產黨和傳統社會主義,最早是十九世紀資本主義發展初期歐洲社會產生的一種思潮,在政治頻譜上屬於左傾偏極左的性質,極端的往往是有害的,偏執經常醞釀邪惡。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在20世紀初被列寧在俄國付諸實踐,並建立了蘇聯。但蘇聯的70年曆程證明共產黨有三大問題解決不了:政治的專制獨裁,經濟的僵化落後,社會的壓抑恐怖。這三大致命的問題,也導致了蘇聯在1991年轟然倒下,灰飛煙滅。縱觀世界共運歷史,沒有一個共產政權和國家可以有效解決以上三大問題的。當中國和越南等嘗試改革開放,其實等於在經濟上開始放棄傳統計劃經濟,在政治上也做出某些黨內黨外的開明改革,社會文化也有了一定自由空間,於是國家才出現的發展進步。

但現在習近平把中共好不容易取得的一點改革開放成果,卻要扭轉復辟回去,讓中國又要重新面對傳統社會主義的三大死胡同,那麼其失敗和悲劇的命運就業已註定了,這是從常識級別都可以得出的判斷,也不斷在被事實結果所證明。至於中共黨內為何對習近平的倒行逆施卻束手無策,聽之任之,應該說這就是共產黨及其主義本身的極端缺陷所造成的。這種缺陷近乎於黑幫極權性質,一旦被習近平這樣的獨裁者加以強化放大,中共黨內就是全面噤聲,小人當道,群魔亂舞了,也就對習近平無法制約了。但習近平獨裁所面對的危機,更多是黑幫本身所帶來的劣質危機,對此習近平將無法克服,並最終將被其自己挖出的巨大黑洞所吞噬。

問題四:是否「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中共領導就無法實現中華民族的崛起振興嗎?

上面提到共產黨和傳統社會主義是始於十九世紀的一種政治思潮,但其社會實踐卻在20世紀遭遇到全面潰爛和失敗。現在習近平還可悲無知地硬抱着歷史廢物當至寶,並強行拉着全中國人民陪綁陪葬,堪稱罪大惡極,其心當誅,未來定會遭到歷史和人民的審判。從這樣的歷史宏觀來看,中共在1949年建國不假,但其後果很難稱是什麼「新中國」,因為其社會開明進步程度在許多方面還不如之前的中華民國。習近平上台後,忙着宣佈「建國前三十年與後三十年都要肯定」。什麼意思?就是想對前30年的滔天罪惡進行洗白,欲蓋彌彰,否則其「新中國」之說就無法自圓其說了。

至於「沒有中共領導就無法實現中華民族崛起振興」一說,就更是子虛烏有的宣傳口號了。首先,從世界範圍看,試問哪一個國家的真正現代化文明轉型和實現,是在共產黨領導下完成的?為此中共可以祭出無賴嘴臉,堅持說中國特殊,中國必須依靠中共不可。中國需要何種領導體制去實現文明的現代化,對此可暫且不論。但有一個判斷一定成立:即中共完全不夠資格和能力去領導中國實現全面現代化,換一個角度說,只要中國還是中共領導,就實現不了真正的現代文明轉型和成功。有人可能還是不解問什麼?答案很簡單:因為中共的本質是對抗和反現代文明的,共產黨的極端邪說與現代文明社會價值,原則和實踐格格不入。

在中共的長期洗腦宣傳下,許多人似乎感覺中國的事情離了中共,就有些六神無主,不知道要靠誰來領導?答案是靠覺悟的自我,均衡的制度,憲法的權威,和開放的社會。覺悟提升自強自律,制度制衡約束人性的誤區和極端,憲法權威能疏通公平正義,開放有助消除黑幕特權腐敗。

問題五:目前中美緊張對抗是怎麼回事,美國和西方是否想遏制中國的崛起?

說中共長期以騙術治國,這就是一個典型案例。原來的「中美夫妻論「是中共說出來的,現在「美國要遏制中國崛起」,也是中共說出來的。中共宣傳的終極目的就是給自己圓場搭台子,怎麼對自己有利怎麼說,怎麼能忽悠百姓怎麼說,至於具體說了什麼,無所謂。看看現在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如今全球信息網絡人工智能時代,依然敢於每天謊話連篇,堪稱無恥之尤。副總理劉鶴年初跑到達沃斯論壇上試圖為習近平洗地,說是要堅持改革開放,保護民營企業發展。後來有美國媒體分析,認定「劉鶴說的每一個字都是謊言「。果然,劉鶴話音未落,習近平在國內繼續打壓馬雲螞蟻集團,最近又秘密拘捕民營金融大佬包凡,目無基本的法治法規和人權,法西斯流氓統治嘴臉畢露,令國內民營企業家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至於美國是否遏制中國崛起,那還要看中國崛起是個什麼性質,如果屬於中共崛起,那當然要加以抵禦遏制。中共的宣傳喉舌可以說,即使不是中共當權,美國也會遏制中國崛起。反正中國國內輿論為中共獨攬,隨便他怎麼說,但都是些無法證明的胡話。如果想找證明,有一點鐵證如山:美國冷戰的時候確實遏制了蘇聯。為什麼?因為蘇聯是共產政權和國家。今天習近平步步向蘇聯復辟看齊,如不遭到美國的迎頭痛擊,那反而就奇怪了,那美國就不是美國了。

所以說習近平復辟蘇聯意識形態,在中國國內、香港新疆、西藏的一系列倒行逆施,並不斷武力威脅台灣,是造成中美關係緊張惡化的根源。與其說美國是遏制中國崛起,還不如說是遏制中共崛起。中共為什麼對美國華裔學者余茂春先生恨之入骨,鼓動黨羽和愚民不斷對余先生進行「義和團」式的人身攻擊謾罵,主要就是因為余先生為美國提出了「要將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來「的著名方略,在戰略層級等於直接打到了中共的致命七寸。如果忽悠不動中國人民了,中共就行將就木了。

問題六:任習近平在中國這樣胡亂折騰下去,中國的未來結局如何?

看來這陝北的窯洞裏還真不能出真理,黃河文明醞釀出來的大都是獨裁專制,反現代文明的獨夫寡頭。習近平的獨裁心態最近已經瘋狂病態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最近大家都看到了三件事,第一,習近平還嫌自己的權力不夠,愈獨裁愈覺得自己不安全。現在又拆散國務院,組建什麼「中央內務委員會「,試圖把刀把子更緊地抓在自己手裏。所謂內務委員會,就是模仿類似當年蘇聯克格勃組織建立的邪惡機構,為此中國人民又將蒙受更大的苦難。第二件事情,是習近平規定戰時中央軍委有直接執法權。所謂中央軍委,目前就是為習近平一人所把持。也就是習近平有權力隨時宣佈戰時狀態,宣佈對政敵和人民反抗直接開刀執法。這個惡法代表習近平已經進入到喪心病狂狀態。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習近平最近公開發出官方通報,禁止和反對公民社會、憲政、三權分立等現代文明社會的基本原則。那麼習近平支持鼓譟什麼,不就更加一目了然了嗎?他支持鼓吹臣民社會、人治和獨裁專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中國未來的前途,只有兇險和黑暗。

現在就要看14億中國人,還有多大和多長耐心任憑習近平胡亂折騰下去?一東一西有兩大案例可以供中國人參考:西邊的案例是俄羅斯,讓普京獨裁當權瞎折騰了20年,最後現在俄羅斯什麼悲催結局,正常人都有目共睹。東邊的案例是朝鮮,已經讓金家獨裁亂折騰了三代了,金家子弟愈來愈滿腦肥湯,油光滿面,而朝鮮人民普遍飢腸轆轆,骨瘦嶙峋。所以中國在習近平治下,最主要當心兩件事:一個是經濟荒廢崩盤,或長期滯漲;再一個就是戰爭冒險,生靈塗炭。

問題七:習近平和中共為何不斷武力威脅台灣,台海是否必有一戰?

所謂台灣問題,是中共多年宣傳的另一大謊言和偽命題。台灣問題的原本性質,是國共內戰的延續。中共沿襲中國文化和政治傳統內戰內行,成王敗寇的劣根,多少年來一直咬牙切齒,誓要根除政治對手及其最後的地盤而後快。但中共為此還不忘加上一個美麗的說辭,即「實現國家的統一大業「,就可以把無知粉紅和五毛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其實辨別中共的真實意圖很容易:如果中共真正在意中國的主權完整和統一大業的話,那麼北邊放着150多萬平方公里被俄國佔據的廣袤國土,中共為什麼不敢去收?甚至連民間議論和學術研討都不允許,還不斷主動與俄羅斯簽訂秘密賣國條約,正式出讓出賣中國的土地和領海。

至於台海是否必將一戰,中共當然不傻,它要看到時機有利的時候才會動手,平時的硬話和動作也要有,才能給自己留足面子。其實現在台灣是相對比較安全的,因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使得台灣島內,及美國為首的盟國,對中共武力犯台的企圖都更加警覺起來,並為此不斷地調兵遣將,做到有備無患。中共突襲台灣的機遇已基本喪失了,剩下的選擇只好明火執仗,但那樣的勝算對中共來說已經大大降低了。

其實還有一個能有效預防台海戰爭的關鍵訣竅,就是中共最懼怕的就是萬一台灣沒攻下來,反而引火燒身,導致自身政權的傾覆。這其實就是中共的最大軟肋。所以台灣對中共的反制策略,就是要大力發展斬首戰的各種有效手段。中共這種獨裁體制一旦群龍無首,馬上就會亂作一團,台灣所受的威脅就會緩解。如果因台海一戰而動搖推翻中共的統治,那台灣將為全體中華民族的發展進步做出決定性貢獻。

問題八:中共也不是一無是處吧,否則當年怎麼能把有美國援助的國民黨打到台灣去了?

中共並非一無是處,其在所謂「新民主主義時期」所制定的方針路線還比較實用有效,並且號稱要還權於民,還政於民。中共當時搞的大規模」土改「,把土地分給農民,實現「耕者有其田」,充分贏得了廣大農民的擁護,並踴躍參加中共軍隊對國民黨軍作戰,許多人的直接動機就是保衛土改的勝利果實。而後來呢,中共一旦奪取政權,很快就又把分給農民的土地收歸國有。中國農民又被赤裸裸地欺騙利用了一次。

在國統區,中共地下組織大力宣傳支持言論出版自由,司法審判獨立,合法遊行示威,群眾的民主權利等等,其實是以」民主自由「的名義,來削弱國民黨政權的統治力。這期間中共把自己打扮成了天使。而一旦在1949年上台掌權後,中共便搖身一變成了魔鬼。譬如在建政初期,中共最高法院曾打報告向中央請示,司法獨立還要不要講?中央的回覆是:司法獨立是針對國民黨的。現在我們掌權了,不要再提司法獨立了。

所以說,中共在某些歷史時期的政策方針,有一定正確合理性,也取得了「機會主義」的成效。但在終極意義上,中共政權的本質是反民主自由法治的。原來可能還不好意思直說,現在習近平自覺兜里有了幾個錢,腰杆硬了,就直接宣佈與現代文明為敵了。中共對中國人民的一個最大虧欠,就是沒有兌現還權於民,還政於民的承諾,等於導致中華民族崛起復興的失敗,到了1976年的時候,中國經濟已經快崩潰了。1978年後的改革開放,歷史本來給了中共又一次機會,向中國人民兌現自己的承諾。但現在習近平的瘋狂倒行逆施,再一次令此個承諾付之東流,也證明了中共反現代文明進步核心的本質,當年其所謂承諾,不過是欺世謊言而已。要真正在中國實現還權於民,還政於民,中國人還是要靠自己的抗爭和努力。

問題九:中國文化是否有比較適合中共存在的文化基因,中共還能撐多久,結局會如何?

中國古典社會和文化,由於長期的農業文明傳統,文化特點上是感性衝動大於理性冷靜,幻想迷思多於科學實證,群體情緒覆蓋個體價值。而共產主義和共產黨本來是歐洲文化內部的一種反主流資本主義文化的思潮,但卻在西方資本主義世界中沒得到多大市場,反倒是在非西方國家中譬如俄羅斯、中國及東南亞等曾經如野火一樣蔓延。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對資本主義社會和制度中存在的問題,在其原創原產地社會和文化里,人們有信心,耐心及智慧對存在的問題進行矯正,改革,和超越,這樣就讓偏激的共產思想和實踐沒有了市場。而在非西方文化圈和社會裏,當地本來就有對隨外部殖民主義而來的資本主義很多排斥,牴觸和敵意,現在有了一個反抗甚至消滅資本主義的共產主義說法,自然是讓這些國家的激進分子和勢力喜出望外,如獲至寶,並不懼風險付諸實踐。

但共產主義思想由於其烏托邦的遺傳和意識形態的偏執,儘管說起來可能挺動聽,畫出的大餅看上去很誘人,但在具體社會實踐上帶有致命的先天缺陷,邏輯紊亂和道德斷裂。譬如當年有不少中國熱血青年和知識分子,一腔熱血參加了共產革命,但以後就發現已經背負上了一個沉重的紅色十字架,逐步扭曲異化了自己的正常人性、良知和理性,而被迫走上了一條極端、偏執、泯滅天良的邪惡道路。這就是共產文化和實踐的悲劇。

本來世界以為隨着冷戰後蘇聯集團的倒台,共產意識形態和實踐已經成為過去時。但不料在中國,目前以習近平為首的紅衛兵統治集團,卻執迷不悟,鬼迷心竅,拿着廢物當至寶,不能以歷史為鏡鑒,不能辨識文明的潮流,絲毫不具備領導中國文明轉型跨越的能力,智慧和膽魄,現在已把中共和中國社會推向自文革結束以後最危險的境地。中共未來的前途如何?如果在習近平的統領下,那就將加速走向災難和潰敗。如果還有勇敢的改革者挺身而出,對中共進行刮骨療毒,重大改革,那可能還會有一線生機。這個決定命運的選擇,最後在中共自己。

問題十:中共在香港、新疆、西藏、新冠病毒溯源等方面到底幹了什麼?為什麼其所作所為在海外受到一致譴責或制裁,但在中國內地卻可以受到不少民眾的贊同和支持?

關於新疆和西藏問題,中共的民族和邊疆政策是照抄蘇聯模式,有很多先天缺陷,掛羊頭賣狗肉的成分很多。譬如名義上叫什麼「自治區」,實際上中共試圖控制一切,從政權到文化,強行推行黨化漢化,沒有給少數民族傳統,宗教和文化留下多少發展和自治空間。長此以往,中共與少數民族的關係愈來愈僵,愈來愈緊張,演化成為對立和對抗性矛盾。

面對少數民族愈發高漲的不滿和反抗,習近平和中共惱羞成怒,竟使出訴諸暴力的看家本領,不惜採用當年類似德國法西斯消滅猶太人的集中營手段,對少數民族人員和家庭施行無差別大規模拘捕,關押,虐待,迫害,以期可以穩定邊疆局面和統治。這種超級暴力手段可以取得暫時的效果,但卻遭到國際社會的全面譴責和制裁,而從長遠來看,中共飲鴆止渴的法西斯手段,只能種下更多分裂與仇恨的種子。長遠的結局,不妨參照從蘇聯解體後,其邊疆加盟共和國紛紛獨立建國的案例。由此,習近平和中共才是分裂中華民族大團結,禍國殃民的首犯。

在香港問題上,習近平和中共更是背信棄義,公然違背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基本原則,對香港人民要求直選特首,而非由中央政府任命欽定特首的民主合理要求不僅置若罔聞,而且還進行暴力逮捕鎮壓,強行推行港版國安法,把自由法治發達的香港,變成了中國獨裁專制統治區的一部分,東方之珠已經隕落泯滅。習近平與中共頑固派的罪惡昭彰,終將會被釘在文明歷史的恥辱柱上。

在新冠疫情溯源問題上,目前愈來愈多的證據和判斷,都指向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和石正麗所領導的研究團隊的疏忽而導致病毒泄漏,最後引發全世界級別的疫情災難。中共應為害怕在這個問題上承擔巨大的道義和瀆職責任,害怕被全中國和全世界追責索賠,害怕人民的憤怒動搖威脅其統治根基,於是在病毒溯源問題上百般掩蓋抵賴,銷毀證據,欲蓋彌彰,甚至還胡亂甩鍋,嫁禍於人。從中共如何對待最初的疫情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公民記者張展,良心作家方方等,就不難推斷出中共如何應對病毒溯源問題。中共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病毒。

至於中國國內民眾對以上問題的糊塗態度,昭顯中共長期信息封鎖和洗腦的「功效」。在信息封閉和控制的前提下,偽民族主義,泛訛詐恐嚇,是中共駕馭中國國內輿情的兩大魔法。偽民族主義就是打着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反對分裂獨立,反對霸權或抹黑中國的旗號,來掩蓋其維護獨裁專制統治的真實目的;泛訛詐恐嚇,就是嚇唬忽悠民眾,新疆西藏要暴動,香港要獨立,病毒是美國投放的,我們一定要堅決反對,等等。多少年來,中共對內地民眾玩弄這兩大洗腦魔法,已經到了駕輕就熟,爐火純青的地步,堪稱屢試不爽。要破除中共的洗腦魔法,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在中國推動信息的開放自由透明,推動正常理性的公民社會。

問題十一:對俄羅斯侵烏戰爭,中共到底意欲何為,普京的最後命運,將對中共有何影響?

有人可能會問,習近平是否會耍滑頭,一開始跟普京說中俄關係「上不封頂」,現在一看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形勢不妙,就會拋下普京不管了?在這個問題上,習近平還真是進退兩難。一方面,習近平與普京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兩大獨裁者彼此抱團取暖。如果普京垮台了,那習近平自身的安全也就懸了。

但另一方面,習近平袒護俄羅斯的政策本來就不得人心,加上美國和西方又盯得緊,只要中共敢於軍援普京,就會遭到滅頂制裁。現在中國經濟已經全面疲軟,如果再遭西方全面制裁,那就真不好辦了,壓力山大。習近平和中共頑固派暫且應還不敢直接軍援俄羅斯。

目前習近平所最希望的,就是普京保住權位,但烏克蘭不依不饒,誓言收復所有領土,普京如果撤回開戰前的位置,在俄羅斯國內也不好下台。所以普京也是進退兩難。一年前,普京對烏克蘭貿然出手,等於是向美國和西方愚蠢暴露出自身軟肋,被美國和西方抓住機會實施暴打,普京和俄羅斯的處境異常艱難被動。烏克蘭之戰的結果,不僅將決定普京的命運,也將決定習近平的命運,並影響中國和中國人的前途。這場戰爭有望在今年決戰出最後結果,並重塑人類文明和世界發展走向與格局。

問題十二:中國社會目前和近期未來的主要矛盾是什麼,中國向現代文明全面轉型的大趨勢可以異化和逆轉嗎?

中國社會目前和近期未來的主要矛盾,是中國人民追求現代文明發展進步,與習近平及中共頑固派瘋狂倒行逆施之間的矛盾。這個矛盾屬於剛性對抗性質,目標相反,無可調和。中國人民只有早日將習近平集團掃除出歷史舞台,現代文明和發展的曙光才會真正降臨華夏大地。

中國向現代文明社會轉型為什麼如此艱難,異化和反動勢力為何如此猖獗肆虐,志士仁人們為何要為之付出畢生的精力,甚至流血犧牲?有三大因素至關重要:首先,現代文明並非中國文化原創自產,而主要通過外來引進,學習,仿效。這個先進文明本土化的過程充滿了複雜,抗體,和異化因素,需要全民族從上至下的普遍共識和通力合作,否則就會遭遇巨大困難挫折。第二,中國有3000年自己的傳統文化,本來就匱乏思辨,革新,和超越能力,在遭遇外來先進文明過程中更是感到困惑迷惘。於是對現代文明的態度本能地半推半就,尤其不願意放棄思想價值,和制度文化上的舊有形態。而思想價值,和制度文化,又恰恰是現代化轉型成功的最關鍵領域和前提。於是中國的現代化努力總是難以取得真正成功,

第三,中國文化中的極端民粹和保守勢力,最早試圖通過「義和團」的形式和力量與現代文明抗衡,結果自然是自不量力,一敗塗地。無奈情急之下,又從西方搬來了「洋義和團」主義和實踐,也就是西方文化中的社會與共產主義思潮,及蘇聯那樣的共產國家樣板,認為這應屬於「師夷之長技以制夷」的高招,一定可以有效對抗主流現代文明。但問題是馬列主義並不屬於西方文化中的「長技」,而是比較邊緣化極端化的野路子而已。其表面上雖然可以西裝革履,但本質上仍與土產「義和團」的檔次別無二致,必定失敗並遭時代淘汰。

習近平及其中共頑固派,愚蠢地把永固中共的江山和政權作為最高執政目標,凸顯對歷史的無知,對現實的不解,和對未來的誤判。一個專制王朝,一個獨裁政黨,一個特殊利益集團,什麼時候可以永遠存在掌權,什麼時候可以永遠對人民指手劃腳?對此歷史難道還沒有充分作證和提供教訓嗎?真正永存的,只有人民的權益和國家。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總統林肯有了他那句傳世名言: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才能永續於世。為此,中國社會和人民應對最終邁向全面現代文明充滿堅實信心,這一光明前景絕不會以習近平統治集團目前的瘋狂倒行逆施為轉移。

2023年3月於嶺南東江

作者:唐龍(中國政論家和投資家)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07/1874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