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胡鑫宇遇害案昭示五件事

作者:

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致遠中學15歲學生胡鑫宇案引發全網關注。(網頁截圖)

2月2日,失蹤一百多天後又「現身」的高中生胡鑫宇,被江西上饒警方在記者會上定性系自縊死亡,屍體發現地是原始第一現場後,網絡輿情洶湧,很多人都表示「不信」官方拙劣的說辭。根據網友們的分析和諸多披露的內情,胡鑫宇遇害案的真相我們大致可以還原。

首先胡鑫宇在一次體檢中,因為血型等原因「配型成功」,成為某個急需器官移植的權貴的供體。也因此,胡鑫宇在中考失利的情況下,依舊被致遠中學錄取。而從胡鑫宇失蹤後,校方的反應和監控的被篡改,都說明致遠中學極有可能處於器官供應鏈的重要一環。

成為目標的胡鑫宇入校後,很快被暗中灌食了抗排異的藥物而不自知,但從其生前日記中所寫「口渴」、「吃麵包吐了」等字句,以及其家人反映其進入致遠中學後的40多天裏性情大變,出現失眠、怕光、嘔吐等症狀,說明其被摘取器官已經進入了倒計時。因為在做器官移植手術前16天到10天左右,器官供體和受體要同時服用一種抗排異的藥物。

1月15日,網絡大V宋祖德也曾在一篇呼籲禁止器官移植的博文中提到,在器官移植前,如果供體被人偷偷下藥,吃了抗排異藥物,有可能會導致失眠、怕亮、噁心、嘔吐、煩躁、抑鬱等症狀。胡鑫宇的症狀與此相同,這表明受體已經迫不及待要移植器官。這再次說明致遠中學不簡單,可以在本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暗中給胡鑫宇下藥。

在下藥成功後,胡鑫宇於去年10月14日突然失蹤,在其失蹤後,校內校外地毯式的搜尋皆找不到一絲痕跡,而這完全不符合邏輯。唯一的可能就是其被某些人有意隱藏起來。就在幾日前,宋祖德爆料稱,在胡鑫宇失蹤後當日就已遇害,器官被摘取後連夜送到了上海的手術台上,而且「買零件的人出的價格非常高,幾個億呢!」

筆者推斷,如果真的有「幾個億」,這不僅僅是用於購買器官的,更多的是打點上上下下的「封口費」。而收到這些封口費的人員應該包括致遠中學的相關負責人、中間聯絡人、負責偵辦此案的當地警方和上饒警方乃至江西公安廳某些官員、各級相關官員、公安部、央視等媒體,以及摘取器官的醫務人員或非法從業人員等。

因為有了封口費,我們就不難理解當地警方是如何的無能,不僅無視其所在中學的種種異常,無視監控被篡改,無視民間提供的任何質疑,生生讓一百多天裏生不見人死不見屍。而且終於在屍體已經腐爛,看不出器官移植的模樣後,胡鑫宇被以「自溢」的方式重新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警方也非常配合的一錘定音。

至於鞋帶能否承受人體、為何胡鑫宇身上衣服被反穿、為何屍體腐爛後DNA卻能如此快速檢測出結果、為何不公佈屍檢報告和錄音筆內容、為何胡的父母和親人等要被沒收手機並被軟禁等警方理應回答的問題,江西警方一概忽視,反正結論就是「自殺」,愛信不信。

整個案件過程是否如此,待到他日真相大白時,可以印證。而胡鑫宇遇害案對外昭示的五件事,讓人不寒而慄:

一、印證中共國存在巨大器官買賣產業鏈。

從配型到下藥,再到摘取器官聯合警方媒體掩蓋真相,胡鑫宇遇害案再次印證了中國大陸有一個巨大的器官買賣產業鏈,且涉及範圍極其廣泛。而對於中共這樁血腥的買賣,中共媒體以及海外早已披露了不少令人恐怖的信息。

如2022年12月9日,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發佈了這樣一條信息,該信息內容是國家衛生健康委醫療應急司司長郭燕紅在當日舉行的第六屆中國-國際器官捐獻大會暨「一帶一路」器官捐獻與移植國際合作發展論壇上透露的。其稱:「今年1-10月,我國已經完成了17141例器官移植手術,比去年增長了9.18%。其中,肝移植是5123例,比去年同期增長了7.9%;腎臟移植10734例,比去年同期增長了10.53%;心臟移植596例,較去年同期減少了1.81%;肺移植是688例,比去年同期增長了8.52%。」

2022年還是在疫情期間,中共就完成了器官移植的增長,那麼,這些被移植的器官來自哪裏呢?中共敢明言嗎?是否這個數字中就包括移植了胡鑫宇器官的權貴呢?

二、在中國每個人都是不安全的,都可能成為器官移植產業鏈覬覦的對象。

胡鑫宇遇害案之所以引起網民們的關注和對警方的質疑,一個重要原因是這個罪惡已經觸及人們的底線,每個人都切身感到了自己並不是安全的。一位網友這樣寫道:「中國人原本以為只要不反抗政府,和不買房,不生娃,選擇躺平、等死基本上可以躲避大部分共產黨的迫害,或者可以讓這些迫害來的晚一點。但是如果發現自己身上的器官,都是行走的寶藏,那自己基本連躺平的資格都喪失了。」

換言之,每個年輕的女子不僅僅可能是鐵鏈女,是唐山女,每個中國人都可能是胡鑫宇,因為你並不知道你的器官何時成為了別人覬覦的對象。正如宋祖德所言,「如果一個小胡他們得逞了,將來還會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事發生,他們會肆無忌憚,膽子會越來越大!」

三、再次實錘印證中共警方勾結不法之徒牟利不虛。

二十多年前,曾聽一個大連的朋友說過警方是如何與黑社會勾結的,需要移植器官的警察是如何從死刑犯上摘取器官的,當時聽得我是不寒而慄。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中共軍方地方醫院器官移植數量暴增,而多方爆料顯示,供體來源正是慘遭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人們十幾年的沉默中,普通人也逐漸成為中共器官移植的受害者,而中共警方、醫院、監獄等與不法之徒勾結牟利,早已不是秘密。胡鑫宇案中江西警方拙劣的表演就是明晃晃告訴民眾:我就是黑幕的參與者,我就是在光天化日下撒謊。

四、再次說明「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是空話,人民只是中共的「人礦」而已。

江西警方一錘定音胡鑫宇遇害案,再次讓中共高層多次所言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不過是句空話,連人民基本的生命權都無法保證、甚至明知黑幕卻意圖掩蓋的政權,是一個怎樣的政權還用說嗎?

雷洋案,到鄭州水災、徐州鐵鏈女、唐山打人案,再到胡鑫宇案;從三年疫情極端封控到無預警放開,導致眾多人員死亡,中共以一個個血淋淋的事實在告訴中國人:你們只是中共的「人礦」而已,只配被中共利用。

五、民眾不信官媒,不信中共,中共陷入塔西陀陷阱,中共危機加劇。

從民眾對胡鑫宇遇害案的反應可以看出,現在的中共官媒無論說啥,人們都不再相信,還紛紛留言或諷刺或質疑。可以說,民眾不信官媒、不信中共已成常態,中共早已陷入塔西陀陷阱,而按照習近平早前的說法,陷入這個陷阱的那一天,「就會危及黨的執政基礎和執政地位」。

無疑,中共政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中,而「解體中共」乃是民心所向。無數人在期盼中共倒台的那一天儘早到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204/1862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