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恆大總裁被抓:下一個會是許家印嗎?

近日,許家印在高管會議上確認:恆大的前總裁柯鵬已被警方帶走調查。但許家印特意強調:柯鵬的事情與公司無關,純屬「個人問題」。 柯鵬是恆大的「二把手」,許家印的「頭馬」,如此緊密的關係,難道真是許家印一句他的「個人問題」能掩蓋的嗎?

一年前的中國新年,恆大總裁柯鵬發了一條朋友圈,內容是「感恩所有的關心與支持,祝福大家新的一年一切順利」。

這條朋友圈,表面上在給朋友拜年,實際上是在「報平安」。自2021年恆大暴雷以來,「恆大總裁柯鵬被捕」的消息已傳了不止一次。他不得不發條朋友圈證明自己沒事。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今年的新年來臨,柯鵬發不了朋友圈了。近日,許家印在高管會議上確認:恆大的前總裁柯鵬已被警方帶走調查。但許家印特意強調:柯鵬的事情與公司無關,純屬「個人問題」。

柯鵬是恆大的「二把手」,許家印的「頭馬」,如此緊密的關係,難道真是許家印一句他的「個人問題」能掩蓋的嗎?

2023年初,恆大前總裁柯鵬被警方帶走調查

1

柯鵬與許家印相識,有些戲劇性。

柯鵬的本業是記者,並不懂房地產,恆大員工也稱:「柯總的最大本領是借錢。」2008年,恆大出現了嚴重的資金短缺問題,市場上瘋傳「恆大撐不了多久了」。身陷破產傳聞的許家印,一邊在香港和大佬打牌借錢,一邊要應付媒體,向市場解釋恆大沒問題。

28歲的柯鵬借着採訪許家印的機會,得到了對方的賞識。兩人具體聊了什麼不得而知,但從柯鵬入職恆大後負責的公關來推測,他應是在採訪時給恆大提了幾條應對負面輿情的建議。

許家印就坡下驢,把應付記者的活全交給了柯鵬,自己專心和香港大佬打牌去了。三個月後,他從香港帶回了5億美元,恆大轉危為安。

2010年後,恆大與高漲的房價,一同翩翩起舞,賬上的現金越來越多。許家印起了多元化經營的念頭。玩足球、賣冰泉、投資文娛產業......隨着商業版圖的擴大,恆大急需補充管理人才。這時,許家印想起了柯鵬,試着讓他兼管文娛投資,效果不錯,文化公司被他經營得有聲有色,實現了盈利。

2015年,柯鵬突然接任廣州恆大俱樂部的董事長。球迷們非常不理解:「一個搞公關的記者,懂足球嗎?」

許家印不需要柯鵬懂足球,他懂資本就好了。柯鵬來俱樂部,根本不管賽場上的事。他全身心投入到了資本市場,僅用了7個月時間,就把「廣州恆大」推到了「新三板」上,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隻「足球股」。

藉此,柯鵬在恆大內部一戰成名,他在許家印眼中,不再是只懂和媒體打交道的記者,而是懂管理、懂資本的全能型人才。

2

2016年,許家印委以柯鵬重任,將恆大最重要的深圳分公司交給他去管理。

深圳公司在恆大內部有點特殊。眾所周知,恆大起家於廣州,一直「眼饞」深圳市場,但深圳房企林立,恆大做了好幾年都不溫不火,被圈在幾個小項目中。這時,深圳公司的老總王忠明給許家印指了條路:嘗試接些深圳的「舊改」項目,單個產值至少百億。

王忠明是個神秘人,他公開身份是恆大深圳公司的老總,實際上也是投資人。他與許家印的關係,非一般的上下級,更像合伙人,他前前後後投了恆大200億元。所以,王忠明的深圳分公司有點像不聽號令的諸侯。

在柯鵬接任深圳老總之前,王忠明已開始佈局「舊改」,拿下了不少項目。但不知道為什麼,項目都沒做完,他就把位子讓給了柯鵬。柯鵬到任後,一邊拿更多的「舊改」項目,一邊瘋狂融資。他擅長「借錢」的名聲,即是在此時傳開的。

根據2021年的財報,恆大在深圳有62個「舊改」項目,如果全部完成開發,價值不下萬億。

想撐起一個萬億規模的銷售額,自然需要龐大的啟動資金,柯鵬不找總部要錢,他自己單借,借到的錢還和總部五五分賬,更令許家印對他刮目相看。僅2020年,深圳公司就借到了558億,並提出2021年要力爭再借500億。兩年功夫,柯鵬為恆大「貢獻」了1000個億的負債。

對比一下2020年,深圳分公司的銷售額:301億,掙錢的速度趕不上他借錢的速度,兩者相差257億,這是純負債。深圳分公司發獎金,不按銷售業績,按借錢的多寡,誰借到的多,誰獎金高。很多人年底分到了五倍的年薪。

柯鵬被帶走調查後,許家印命令把他管理深圳分公司期間,所有的《效績考核表》都整理出來審查一遍。這個動作是否是許家印在與柯鵬做「切割」,表明自己對柯鵬的所作所為毫不知情?目前不得而知。

3

其實,許家印對柯鵬在深圳的表現相當滿意。2020年,正式提拔他做恆大地產的總裁,進入恆大核心層。

如果說,任澤平是「地震前的老鼠」,帶着千萬年薪,趕在暴雷前全身而退了;那柯鵬就是守家的忠犬,恆大暴雷後,他非但沒有辭職,還敢用個人名義借錢,加倉恆大的股票!內部員工說他把身家性命全押在恆大身上了,理財、股票、債券一個沒少,全買了。

2021年底,為支持恆大汽車,柯鵬不惜借高利貸入股,結果自然是血本無歸。債主跑到恆大總部要人,鬧得很難看。許家印發了很大的火,兩人關係破裂。從此,柯鵬失勢,不再來公司上班。

其實,惹惱許家印的不是柯鵬借高利貸炒股,而是柯鵬瞞着他幹了一些事兒。比如去年7月,恆大物業被曝出134億現金被人挪用了,許家印要求柯鵬等5名高管辭職並承擔相關責任。

兩個月前,某曹姓知名財經大V在社交媒體上稱「先柯鵬、後老闆」,劍指許家印。當時,柯鵬還未被捕,這位曹先生未卜先知,至於靴子會不會落到許家印頭上?就要看他是否能完成「保交樓」的工作了。

而「保交樓」是許老闆最後的「救命稻草」,裏面牽扯着千千萬萬個家庭,他們拿血汗錢買了恆大的房子。如果許家印交不出房子,千萬個家庭破產,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帥真商業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125/1859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