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純鈎:「國十條」自打嘴巴,民間抗爭進入新階段

作者:
新政策並非建基於科學認知,也不是從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新政策之遠因,是動態清零已經無以為繼,政府錢袋子空了,所有非人性防控措施都被病毒打殘,民間怨聲載道,經濟民生不堪重負;近因是一兩個星期以來爆發的白紙革命,民間抗爭遍地開花,再頑固堅持下去,只是為中共自己掘墳,為及早止蝕,唯有作出大讓步。

昨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佈進一步優化落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稱為「國十條」,這是在各省市放鬆管控的混亂狀態之下,急急補鑊的糾偏之舉。官方的公佈文本措詞低調,沒有歌頌習近平的英明領導,也沒有強調政府在防疫工作上取得巨大成就。

新政策並非建基於科學認知,也不是從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新政策之遠因,是動態清零已經無以為繼,政府錢袋子空了,所有非人性防控措施都被病毒打殘,民間怨聲載道,經濟民生不堪重負;近因是一兩個星期以來爆發的白紙革命,民間抗爭遍地開花,再頑固堅持下去,只是為中共自己掘墳,為及早止蝕,唯有作出大讓步。

新政策不能體現習近平的英明偉大,也不能體現政府的高瞻遠矚,只是證明三年來防疫政策的失敗,證明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低能。既然如此,有什麼好自吹自擂的?

民間方面,至今未見歡欣鼓舞的民情,沒有人敲鑼打鼓去「喜迎」解封。大多數中國人三年來備嘗苦頭,有人重症枉死,有人重病延誤醫治,有孕婦路旁產子,有為隔離車禍喪命,也有因火災無辜喪生;即使沒有大悲劇發生,也有人賣樓賣車,有人斷供跑路,有人失業失學;即使勉強捱過這段苦日子,其間也忍飢挨餓,每日搶菜捱貴价,被困家中如坐監,與大白爭吵受氣,總之全國上下幾億人,都過了三年不堪回首的日子。

現在解封了,政策會不會顛三倒四還不知道;突然全面放開,病毒會不會大流行也不知道;三年來暴力防控打殘經濟,未來收入不穩定,日子如何過下去也不知道;共產黨不容反抗,往後如何清算,如何更嚴酷壓迫民眾更不知道。總之對過去一肚子氣,對未來憂心忡忡,面對如此現實,如何開心得起來?

本來,地方政府或許有心去組織人敲鑼打鼓營造一點喜慶氣氛,但三年折騰早已人困馬乏,政府政策一日三變也一肚子怨氣,勉為其難去組織活動喜迎新政策,不但自己冇癮,找來的人也意興闌珊,大家都省一點氣力,好好休息幾天更實在。

新國十條頒佈後,消費市場或許緩一口氣,但前景堪憂,人人都要為未來的苦日子留點救命錢,只有極少數人才敢放開手腳作報復性消費。經濟恢復豈是易事?捱不到頭而執笠的中小企,早已耗盡力氣,要再投入市場也是三五年之後的事了。中小企倒閉成風,隨之而來失業者眾,大家都在苦悶與彷徨中,要準備應付未來的惡劣環境,因此,即使消費緩一口氣,也不會再見到從前的榮景。

中共靠嚴厲防控措施,維持了三年的表面社會穩定,近期民變蜂起,根基已動搖。一旦社會解封,管控不到位,又給普遍民怨發泄提供新的空間。人員流動方便串連,新的想法新的抗爭形式更容易流行,白紙革命打開了政治議題的缺口,而社會經濟的低迷,又為未來的社會不穩添柴加火。

新十條頒佈後,全國大面積解封,專家已預期奧密克隆會有新一輪爆發的高峰。三年來政府靠暴力封控將大流行竭力掩蓋起來,解封後病毒長驅直入,整個中國卻成失防狀態,一旦疫情大爆發,以巨大人口基數比例,重症與死亡數量,也難免以十萬百萬計,到時政府如何應付,這又是另一個問題。

政府應付得不好,醫院人滿為患,重症者失醫,死亡人數上升,這些新仇舊恨,都會算到中共頭上,到時民怨不但不會消減,反而會更洶湧澎湃。

中共為維持習近平一人的英明偉大,把中國人推到災難深重的深淵中去,頑固死守了三年,造成無數人間悲劇,中國人付出的慘重代價,就只是供奉習近平一人的獨裁地位。這種荒謬的現實,如果還不能打醒中國人,還不足令他們深切思考自己的處境,深切反省共產黨的獨裁體制,那就沒有人可以打救他們了。

中國人有很多劣根性,我們哀其不幸,恨其不爭,但我們也要相信,時代永遠是往前走的,一百年前魯迅們眼中的中國人,五十年前大饑荒中的饑民,與今日受過現代教育﹑開了眼界的知識分子,畢竟還是不同的。

全面解封後,疫情引起的民間痛苦會減輕,但因三年防控造成的經濟枯竭與民生凋蔽,卻不是短期內可以解決的。今後民間抗爭會以其他議題集結,而經過白紙運動啟蒙的中國人,也會依此路進,將矛頭對準中共獨裁體制,這是可以預期的。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209/1839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