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習推「紅旗渠精神」 歷史真相如何?

作者:
不無諷刺的是,大陸媒體2011年曾報導,目前紅旗街的水費早已不是主要的收入來源。因為紅色旅遊收入年平均在1200萬左右,而水費最多也不過300多萬。顯然,沒有中共的洗腦教育,紅旗渠的收入註定一落千丈。而面對這樣一個短命的工程,習近平卻在參觀完後指出,紅旗渠「記載了林縣人不認命、不服輸、敢於戰天鬥地的英雄氣概」,「要用紅旗渠精神教育人民特別是廣大青少年,社會主義是拼出來、干出來、拿命換來的,不僅過去如此,新時代也是如此」。

2014年6月23日凌晨,河南省林州市紅旗渠的總乾渠趙所段發生40米決口,下沖的洪水將附近的趙所村淹沒,大量民房被沖毀,農田被淹。圖為被洪水淹沒的村莊。*

在延安膜拜毛之後,習近平率新常委又來到了河南安陽林州市(原名林縣),參觀了另一個「紅色教育基地」紅旗渠紀念館。對於紅旗渠這個名字,很多中國人並不陌生。善於創造各種「精神」而被譏諷為精神病的中共,早在1971年就拍攝了一部紀錄片《紅旗渠》,大肆炫耀所謂的「紅旗渠精神」。去年在中共推出的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第三十六集中,亦重複着中共的謊言。

按照中共洗腦片的說辭,紅旗渠是上世紀60年代,當地人民為解決靠天等雨的惡劣生存環境,在中共政府支持下,在太行山腰修建了引漳入林的水利工程。在耗時10年,削平了1250座山頭,斬斷了264座山崖,鑿通了211個隧洞,架設了152座渡槽後,總長度達1500公里的紅旗渠終於修建成功。洗腦片稱,這座「人工天河」紅旗渠解決了林縣60多萬人口、54萬畝耕地和40萬頭大牲畜的用水問題,因此被稱為「生命渠」、「幸福渠」。

無疑,從紅旗渠修建的規模,所花費的人工看,的確令世界震驚。美聯社就曾給予這樣的評論:「紅旗渠的人工修建,是毛澤東意志在紅色中國的典範,看後令世界震驚。」注意,是毛的意志,而非人民的意志。

2016年,大陸媒體曾刊登文章,談及毛的前秘書李銳對紅旗渠的看法。文章稱,李銳在撰寫的《論三峽工程》一書中,曾談到了紅旗渠。李銳說:紅旗渠「缺乏統一規劃,盲目建設」,「林縣紅旗渠和其它引水,沒有考慮上下游全河水量平衡」。充其量,紅旗渠不過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時代的政治產物,也因此,其實際的效用註定是短命的。

的確,紅旗渠建成20年後,工程就遭到破壞,而且出現了極為嚴重的老化現象。一方面,周邊其他缺水地區也紛紛效仿修建水渠,如位於漳河上游的山西,遠比下游的林縣地理位置優越,於是一口氣修建了上百個水庫,這導致流到下游的水越來越少,林縣再度出現嚴重缺水現象,1990年至1992年間,漳河上下游百姓出現數次械鬥,影響極其惡劣。還有一些人,跑來將渠壁生生砸爛、炸毀,導致盤陽村被淹。後來紅旗渠雖然進行過搶修、維護,但紅旗渠的斷水危機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最長的一次斷流超過70天。

另一方面,修繕工程成了豆腐渣工程。2008年,當地投資修繕紅旗渠,但沒想到的是,在技術遠超修建時的今天,質量卻沒有絲毫保證。原本計劃排水、清淤、鑿毛、清洗渠牆、渠底,結果無良承包方一樣都沒幹,直接用渠底混濁的污水將沙石、水泥和淤泥一起攪拌成混凝土,用於施工,這直接導致日後紅旗渠出現漏水坍塌。

更為重要的是,紅旗渠當下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無水可引。按照專家們的說法,「如果現在無水可引,還修它幹什麼?」潛台詞大概是紅旗渠廢掉就廢掉了。可以說,紅旗渠的短命不過是中共修建的眾多水利工程的縮影。

不無諷刺的是,大陸媒體2011年曾報導,目前紅旗街的水費早已不是主要的收入來源。因為紅色旅遊收入年平均在1200萬左右,而水費最多也不過300多萬。

顯然,沒有中共的洗腦教育,紅旗渠的收入註定一落千丈。而面對這樣一個短命的工程,習近平卻在參觀完後指出,紅旗渠「記載了林縣人不認命、不服輸、敢於戰天鬥地的英雄氣概」,「要用紅旗渠精神教育人民特別是廣大青少年,社會主義是拼出來、干出來、拿命換來的,不僅過去如此,新時代也是如此」。

剛剛在延安暗示要走毛的路、透出不祥之兆的習近平,說出「敢於戰天鬥地」這樣的話也並不奇怪,因為毛就是「與天鬥,與地鬥」且樂在其中,只是習要弘揚的紅旗渠精神的實體紅旗渠早已作廢,這無疑說明其精神並不可學,而習一意孤行,要繼續弘揚,是否又一次預示着其結局與紅旗渠相同呢?實在是不祥之舉。

此外,習稱要用紅旗渠精神教育老百姓,尤其是青少年,言辭中透露出的冷漠讓人不寒而慄。習真的不知道,這個好大喜功的工程背後,隱藏着多少林縣人的血和淚嗎?

此前中共官方資料顯示,修紅旗渠參與者有10多萬人,直接死亡為60多人,砸傷300多人。而在洗腦片中,中共承認共有81名幹部和民工死亡,年齡最大的60歲,最小的只有17歲。至於如何死去的,中共是絕沒有膽量公佈的。

真實的情況是,時任林縣縣委書記、後任安陽地委副書記的楊貴,為了趕進度,強逼老百姓不論男女老少皆如牛馬般勞動,導致傷亡者眾多,而且還出現了羞辱女性的場面。

按照縣委指示,無論男女老少,不分大閨女小媳婦,一到現場,一律脫光上下里外衣服,只准穿一條小褲衩。如果有女子不脫者,幹部一發話,幾個青年就立即圍住她,把其按到地上強行將里外衣服扒光,再去抬大筐運石頭。很多女人不得不忍受這樣的屈辱。而且,即便寒冬臘月也是如此,誰不跑着干就只好凍死。

對於那些身體贏弱、勞動效率不高的人則罰跪罰站罰餓。罰餓就是連自己的口糧都不讓吃,還跪在天寒地凍或酷暑的陽光下,故此有很多民工或死於低血糖、心力衰竭和多種營養不良,或凍死或中暑。

1976年,在毛死後不久,林縣老百姓曾自發組織起來集會高呼:「打倒法西斯獨夫害民賊——楊鬼!血債要用血來還!千刀萬剮楊鬼以平民憤!」

如果習推廣紅旗渠精神是繼續以犧牲老百姓為前提的,這樣的精神有什麼值得學的呢?不過是中共繼續洗腦國人的手段罷了。而有意或者同樣被欺騙的習,弘揚本應隨着紅旗渠壽終正寢的紅旗渠精神,暗示要走毛的路,無疑是在逆歷史潮流而行,是在逆天而行,其結局堪憂。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031/1823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