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20大後 習近平第三任期嚴峻形勢甚過之前

中國已經比習近平十年前上任時要更加難以駕馭,內部矛盾也更多。從共產主義黑箱到棘手的經濟問題,從對內的全面控制到對外的四處樹敵,習近平第三任期面對的嚴峻形勢遠超過第二任期。

中國已經比習近平十年前上任時要更加難以駕馭,內部矛盾也更多。

幾周後,中國共產黨的官員們將在人民大會堂召開20大會議,預計習近平將獲得史無前例的第三個任期,其權力可與毛澤東媲美。

但是從共產主義黑箱到棘手的經濟問題,從對內的全面控制到對外的四處樹敵,習近平第三任期面對的嚴峻形勢遠超過第二任期。

共產主義黑箱

中共每五年舉行一次黨代會,也是展示中共高度機密運作的典型例子。「政客」(Politico)報道說,中國公眾對這黨代會的了解基本上是只知道會議地點,以及中共國家媒體提供的各種暗示。

在今年10月召開的20大之前,黨媒透露的信息包括,黨代會可能會批准對憲法的一個修正,但具體內容是謎。習近平2017年已經通過在19大上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的兩屆任期限制。

圖為2022年8月31日,北京一處核酸檢測站旁的公告板上展示習近平的宣傳海報。(Jade Gao/AFP)

其次,會議程序是不對公眾開放的,甚至連成果——包括批准一份概述黨在未來五年優先政策的工作報告——往往得在會議結束後幾周才傳出。

習近平已經把自己的名字寫進了歷史書。中共在去年11月通過一項中央委員會決議(中共《第三個歷史決議》)預告了習近平的第三個任期,該決議將他奉為對中國日益增長的財富和權力至關重要的關鍵人物,與毛澤東和鄧小平相提並論。

但不同的是,習近平主持的是一個由四十年經濟發展提供動力的、越來越有侵略性和擴張性的一黨專制的國家。

習思想意識形態

最新一期中共理論旗艦刊物《求是》刊登一篇署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文章,強調「社會主義沒有滅亡」,要「把革命工作做到底」。

這是習近平於2018年1月5日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研討班上講話的一部分。

但在10月二十大前在《求是》發出,這篇文章是在為樹立習近平思想提前定調以及搭台唱戲。

習近平一直推進「國進民退」政策,並認為「東升西降」,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跟美國及西方越發對立。

北京「社科院中國歷史研究院」課題組最近更是發表一篇萬字長文,試圖為明清「閉關鎖國」政策「平反」,被解讀為是為習近平的「內循環」乃至「中美脫鈎」政策造勢。

對國家的全面控制

習近平不斷增長的權力使他能夠深入到中國社會曾經被認為不可觸及的角落,這些目標之一是中國新一代的富裕精英,他們被稱為「富二代」。

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在2021年8月的一份聲明中說,他強調減少社會不平等——這是他的「共同繁榮」倡議的一部分——包括「調整過高收入以促進社會公平和正義」的舉措。

習近平在2021年8月呼籲中國最富有的人應該「更多地回饋社會」之後,他的消除不平等運動將矛頭指向了中國曾經自由自在的科技行業和其背後的億萬富翁。像騰訊和阿里巴巴這樣的中國科技巨頭公司已經為習近平的共同繁榮計劃捐贈了數十億美元,以顯示企業對習近平經濟議程的服從。

與美國的碰撞路線

喬治‧華盛頓大學埃利奧特國際事務學院中國政策項目創始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說:「習近平不會改變(其對美)路線,當然也不會朝着更自由或合作的方向發展。」

「我預計會有『更多相同的情況』出現:更多的國內壓制,更多的對外強硬態度,可能還有侵略。」

「習近平和中國在對外方面可能會變得更加肆無忌憚——進一步鞏固與俄羅斯的事實聯盟,與美國對抗,試探和試圖破壞西方的決心和美國在全世界的聯盟,利用中國的力量對付其亞洲鄰國和台灣,並繼續擴大中國在全世界的軍事足跡。」沈大偉補充說。

拜登政府還沒有公開評論習近平第三任期的影響。

「政客」網站說,美中關係的紛爭狀態,在經歷貿易緊張局勢、中國大陸對台灣的軍事恐嚇以及美國對新疆種族滅絕的指控之後,拜登極不可能像2017年習近平獲得第二任期時那樣祝賀習近平的第三任期。

經濟領域令人擔憂

但是,當習近平在黨的第二十次代表大會上獲得中共對其第三個任期的確認後,中國面臨的一系列挑戰——許多都與習近平自己的政策有關——讓人無暇去慶祝勝利。

中國青年人的失業率在7月上升到19.9%,是從2018年開始計算這一比率以來的最高值。「政客」說,對於一個依靠提高生活水平作為其合法性的關鍵支柱的一黨制國家來說,這是一個令人驚醒的消息。

習近平標誌性的COVID-19清零政策所導致的大規模城市封鎖,激怒了公民,並加劇了失業。同時,作為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之一的房地產行業,由於房地產開發商拖欠債務,促使住房建設急劇減少,整個行業正在陷入困境。

國外四處樹敵

習近平還面臨着中國境外的嚴重阻力。北京的不公平貿易行為和將國家支持的間諜活動武器化,為其軍工企業提供動力,這些都使中國與合作夥伴的關係陷入困境。其次,中共在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以及2020年對香港實施的嚴厲的《國家安全法》的影響,加上最近對台灣不斷惡化的軍事恐嚇,都加劇了國際上對中國(中共)威脅的緊張感。

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5月時表示,中共治下的中國是「對國際秩序最嚴重的長期挑戰」。

北京不肯理會這些批評,中共駐華盛頓特區大使秦剛7月警告說,美國的說法和質疑正在把美國和中國推向「一場新冷戰」。

甚至在歐洲大陸,中國和歐盟之間的關係在過去的兩年裏出現了裂痕,原因是北京努力在經濟上扼殺立陶宛,以報復其與台灣關係的加深。

對中共在亞洲日益咄咄逼人的軍事態勢及其對貿易夥伴使用經濟脅迫的意願的擔憂,在從澳大利亞到韓國的印度-太平洋地區播下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中共)威脅論。

習近平對這些問題的管理失敗,加之對其個人崇拜的擔憂,這引發了中共內部反對其第三個任期的傳言。

西安大略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國際關係教授陳仲禮(Alfred Chan)說:「未來五年需要在中國進行大量的危機管理,習近平的主要優先事項將是經濟增長、政治社會穩定,以及外部政治和國家安全。」

下一步可能是什麼

習近平可能會在20大上任命其信任的人士頂替11名政治局委員,包括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外交部長王毅和副總理劉鶴等。按照規定,超過68歲的政治局委員需要退休,所謂七上八下。

中共高層人選的任命向來充滿內部異議。

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主任程立表示,在習近平的第三個任期內,他將有更多的跟班,而那些被他提拔到最高層的人,將反過來讓他的勢力更大。

「政客」預測說,中共高級官員可能會要求習近平象徵性地犧牲他的一個頭銜,或者公開指定一個繼任者,作為再任的代價。

但是,習近平沒有指定一個明確的繼任者,外界認為,這是一種警鐘。「如果我們沒有得到任何線索,如果沒有人看起來會承擔這種職能,那就有點奇怪了。」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凱里‧布朗(Kerry Brown)說。

「如果習近平喪失履行職務能力或死亡的話會怎樣?對於一個厭惡風險的實體來說,黨把它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這是很有風險的。」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918/1804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