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老蕭雜說: 這個夏天,永遠不要再見

作者:

對於立秋,期待多時。季節交替之際,必須說幾句什麼。

苟居京城二十年,這個夏天似乎最為酷熱。他地亦然吧。

這個猛悍的夏天,由着性子地燥熱,瘋魔着,衝撞着,炙烤着,攪得人心煩亂。

季節把「二逼」刻在臉上,人也跟着二逼。跟夏季萬物葳蕤一樣,二逼繁茂人間。

這個夏天,發生了諸多的事情。魔幻劇集中上演,或驚悚,或莫名,或怪誕,或虛妄。

以光着膀子橫逛的姿態,都二逼得沒了分寸、沒了節制,二逼得雄赳赳、氣昂昂。

概言之,這個夏天是二逼化的存在。

這個令人抑鬱的夏季,是二逼們的黃金季。踩着大眾的煎熬、難耐和隱忍,二逼們的二逼氣質得以表演性張揚。

而二逼們睥睨一切,無不留下一地雞毛。

二逼們演繹的每一場舞台劇,對應的皆是眾生之苦、平民之艱。

二逼風格,二逼行為,本來是一個另類存在。在這個夏天,二逼儼然成了一種主流和時尚,成了一種具有規範性的正確——越二逼就越有范兒、越有氣場。

如若有人不肯隨二逼起舞,倒可能成為眾多人眼裏的二逼。

二逼也出現逆生長的現象。

我在這個夏天的自畫像,是一條匍匐在牆根的土狗,吐着長長的舌頭喘息,目光空洞無望。

掙扎於一個二逼化的季節,便一天天數着時日,苦等季節變換。

二逼般的夏季就要過去了,二逼般的人和事並不會隨之而去。

它們雖不能絕跡,卻是可以盼望其收斂些的。誰能肯定地說,繼續二逼下去,不會有撞牆翻車之虞呢。

就要換季了,有所期待,才有別於行屍走肉。

但願從今秋開始,天佑眾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老蕭雜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814/178914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