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林保華:習近平內外豐碑 雄安鬼城和斯里蘭卡

作者:
全亞洲最大的高鐵站,面積66個足球場大,結果每天來回雄安與北京只有一班車(北京與天津則有50幾班)。結果交給河北省管理,從中央級一下掉落到省級以下的地級。不過在計劃推出時,引爆當地炒房風潮,雄安的房價1天之內從3千元1平方米人民幣漲到5萬元,一度直逼北京、上海等大城。在這一波撈取最大利益者當然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習家軍人馬。如今淪為鬼城,接火棒者哭都哭不出來。

習近平的「千年大計」,經濟特區「雄安新區」。

中共或正在舉行北戴河工作會議,這個會議所達成的交易結果將為不久後的中共二十大定調。由於習近平的強勢個人獨裁,中共黨內又沒有對獨裁者的彈劾罷免制度,因此即使習近平已經四面楚歌,仍然可能在爭議中過關。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習近平這十年的內外政績,不是靠做秀就可以迷人耳目。1980年代以來中國經濟的成長是改革開放的結果,是外國外資援助中國的結果,尤其是加入WTO以後對中國優待的結果。然而中共當局忘恩負義,反咬國際社會,讓全球看清中共的真面目,引發圍堵反制。中共不但不反思檢討,還往極左道路走下去,自然也要嘗到苦果。其中帶有習近平標記的內外政策,就有兩個豐碑。

改革開放以來,鄧小趙紫陽創造深圳特區,江澤民朱鎔基創造浦東特區,到了溫家寶想複製出天津濱海特區已經力不從心,不知天高地厚的習近平居然搞了個雄安特區,要作為首都北京的副都而被習近平定位「千年大計」。結果一大堆硬件上去以後,後繼無力就淪落為「鬼城」。全亞洲最大的高鐵站,面積66個足球場大,結果每天來回雄安與北京只有一班車(北京與天津則有50幾班)。結果交給河北省管理,從中央級一下掉落到省級以下的地級。不過在計劃推出時,引爆當地炒房風潮,雄安的房價1天之內從3千元1平方米人民幣漲到5萬元,一度直逼北京、上海等大城。在這一波撈取最大利益者當然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習家軍人馬。如今淪為鬼城,接火棒者哭都哭不出來。

習近平標記的對外工程就是他上任不久推出的「一帶一路」。一方面把中國的剩餘產品推銷到參與國家,一方面通過借貸搞基建控制這些國家。目前約有70個國家與國際組織接受中國援助,習近平則被形容為「大撒幣」。英國金融時報估計,中國在一帶一路投融資金額高達8380億美元。由於這些國家多為窮國或獨裁、腐敗國家,因此難以償還債務,目前要求中國減免協商的規模暴沖至1180億美元,雖然中國可以掠奪當地資源或控制當地政治經濟,但是還是免不了陷入龐大的海外呆賬危機。迄今為止接受中國此類援助貸款的國家包括巴基斯坦、阿根廷、白俄羅斯、埃及、蒙古、尼日利亞、土耳其、烏克蘭斯里蘭卡等。這些國家的信評大都被穆迪和標準普爾等機構評為「垃圾級」,這意味着其主權債務違約風險很大。

雖然一帶一路是習近平推廣中華帝國朝貢體系的重要戰略部署,但是因為太過急功近利,不顧接受國家的實際情況強力推銷,最後導致害人害己的下場。其中斯里蘭卡是其中的表表者。斯里蘭卡是位於南亞次大陸最南端的島國,在印度洋具有重要戰略地位,是插入印度的一個釘子,所以中國傾全力修建港口,斯里蘭卡還不起債就把港口租給中國99年,自然實現了中國的原來目標。豈料即使如此,斯里蘭卡還是度不了這場金融危機,外債總額510億美元,欠最大債主中國55億美元,因而宣告破產。中共達到目標以後不願再施以援手,只以少量糧食應付,在能源枯竭、糧食缺乏下,最後引發民眾暴動,總統逃亡外國。這對接受中國「一帶一路」國家是一個警鐘,也必然引發他們對中國的離心離德。目前這些國家轉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助,然而這個組織已經不願意充當傻瓜來收拾中國丟下的爛攤子,而是要求這些國家進行結構改革,意味着不但要有清明的政治,也要清除中國的影響力。看來中國將是人財兩失,因為中國的外匯已經給習近平揮霍,而本國經濟滑坡,哪來的錢繼續給習近平玩?

這兩個帶有鮮明「習記」的偉大豐碑,連累中國經濟進一步下滑,地方政府債務危機更深,連公務員都要減薪,有些提款機居然只能存入而提不到現款。因此在黨內高層會議上,習近平不會輕易過關,但是結果如何,還要繼續觀察。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802/1783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