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赫:中共為什麼巨資購買空客客機?(圖)

作者:

中國南航、國航和東航公佈購買歐洲空中巴士客機的超級訂單,共計292架A320NEO客機。圖為空中巴士生產的A320neo。

北約戰略新概念首次將中共鎖定為「系統性挑戰」的次日,中共再行「飛機外交」。7月1日晚,中國南航、國航和東航公佈購買歐洲空中巴士客機的超級訂單,共計292架A320NEO客機、目錄價格372.57億美元(因空客給予較大幅度的價格優惠,實際價格將顯著下降)。這既是三大航空央企史上最大的單筆飛機訂單,也是中國三年來首批大型噴氣式客機訂單。現今中國經濟起伏不定,航空公司損失慘重,中共用意何在?本文作三點解讀。

第一,拉住歐盟

北約30個成員國,絕大部分是歐洲國家。歐美對華政策,雖有一致性,但步調尚不一致。《北約2022戰略概念》在出台過程中,對華戰略是有分歧的,因為「一致同意」的決策機制,只得將中共視為「挑戰」而非「威脅」,推行「建設性接觸」策略。中共看到了美歐間的縫隙,就想把這個縫隙大大地拓寬。怎麼拓寬呢?兩個辦法。

一個是對歐示弱。2020年底,中歐搶在拜登就職之前達成投資協議,一度走近。但中共錯誤判斷形勢,來年3月與歐盟圍繞新疆問題展開制裁戰,導致歐洲議會凍結協議;再加上霸凌立陶宛,尤其俄烏戰爭中明里暗裏都支持俄羅斯,致使中歐漸行漸遠。中共也感到形勢不妙,試圖挽回,先派外交部中東歐國家合作事務特別代表霍玉珍訪問中東歐八個國家,碰了一鼻子灰;又派特使吳紅波(前聯合國副秘書長)出訪比利時、塞浦路斯、捷克、法國、匈牙利、德國和意大利等,放低姿態以圖修復中歐關係。吳表示,北京在很多事情上「犯下錯誤」,從處理COVID-19疫情到戰狼外交,再到經濟管理不善;雖沒有直接談到烏克蘭戰爭,但他也有發出信息——旨在向歐洲人保證,相對於美國而言,他們是歐洲首選的合作夥伴。

另一個就是經濟誘惑。這次與空客的訂單,雖然之前有長期溝通、談判,但偏偏選在北約峰會結束之後立即公佈,其意圖再明顯不過了。中共判斷,中歐資源稟賦的差異決定了中歐經貿關係的互補性,短期內不會改變;而從2020年初開始,中國就超越美國,成為歐盟最大的貿易夥伴;過去6年,中國始終是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況且當前物價飛漲,歐洲更加離不開中國商品。

第二,敲打美國

這張訂單,直接打擊了空客的「老對手」——美國波音(此兩家壟斷了全球大型客機市場)。

彭博社說「對美國波音公司在中國民機領域主導地位造成了很大影響」。對此,波音公司聲明,「作為與中國航空業有50年關係的美國最大出口商,地緣政治差異繼續限制美國飛機出口,這令人失望。」波音表示「會繼續敦促中美兩國政府進行富有成效的對話,以幫助訂單和交付能夠迅速恢復,因為波音對華飛機銷售歷來幫助數以萬計的美國人就業。」而這正是中共期望的。

長期以來,中共打「商業牌」,以此牽制美國政府對華政策。以波音為例。1972年,尼克遜訪華,美中關係解凍,中共向美國示好的舉動之一,即是訂購10架波音707。2018年11月,波音向中國交付了第2000架飛機。根據「新財富雜誌」今年3月的報導,2012年至2020年,波音來自中國內地的銷售收入總計為837億美元,占波音同期總收入7790億美元的10.74%。2015年、2017年、2018年,中國大陸甚至超過歐洲,成為波音除美國外第二大收入貢獻地區。不難想像,50年裏,波音一直是改善美中關係的主要鼓吹者之一。

但是,波音只是中共手中的一個棋子而已。波音最近一次從中國獲得客機訂單還是2017年10月(包括260架737系列、40架787系列和777系列飛機)。此後,中美貿易戰開打,波音客機在中國顆粒無收,中共轉購空客客機(2019年與空客在法國簽下300架飛機訂單)。

不僅如此,(與空客A320NEO競爭的)波音737MAX機型發生兩次墜機事件後,2019年3月中共第一個宣佈停飛該型飛機;而今737MAX在全球復飛已經一年多了,中共也只是「已經接近批准737MAX復飛」(波音首席財務官Brian West今年5月11日語)。另據彭博社報導,由於交付方面的不確定性,波音公司最大的中國客戶中國南航已經從其機隊採購計劃中剔除了100多架737MAX飛機。

中共的企圖,就是打疼波音,迫使其向美國政府施壓。中共專家公開說:波音如果真想從中國市場獲利,不如充分動用自己強大的政府關係部門,為中美間建立政治信任多做一點工作。

第三,蠶食空客

這筆最新大單有助於鞏固空客在華市場地位。空客方面表示,截至2018年末,中國現役空客民用飛機數已超過1700架,向中國交付的飛機總數占空客交付總數的近四分之一;截至2022年5月底,中方航空公司擁有的在役空客機隊總數超過2070架,包括噴氣式客機和直升機等多型產品。

事實上,截至2020年末,中國現役空客飛機數量佔國內民航市場51%,中國已超過美國成為空客單一國別最大市場。要知道,20世紀末,空客在全球的市場份額接近50%,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僅為30%,中國市場長期是空客全球市場的薄弱環節。空客是怎麼「逆襲」的呢?除了國家間政治之外,空客自身也是付出了巨大代價的——以技術換市場。

舉例而言。2006年10月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中方與空客簽署了訂購150架A320系列飛機的框架協議和訂購20架A350寬體飛機的意向書,成為當時中國民航史上最大一筆飛機訂單。代價之一,空客與中國相關方簽署了在天津共建A320系列飛機總裝生產線的協議,這是當時空客在歐洲以外的第一條生產線。據統計,從2009年交付第一架A320開始到2021年底,天津總裝製造基地累計交付了555架A320系列飛機,幾乎年均50架。

而這次最新大單簽約前一周的6月24日,空客與蘇州工業園區以線上方式簽署框架協議,建立空客蘇州研發中心。

中共誘使空客這麼幹,是為了建立自己的「大飛機」產業。在毛時代,就想造噴氣式客機,上馬運-10,幹了十年下馬了。2007年3月,中國宣佈啟動大飛機工程。成立商飛公司,瞄準波音737MAX和空客A320,研製C919客機。C919的首架原型機本計劃於2014年首飛,2016年交付航空公司使用。但中共相關產業基礎、技術太差,一再延期。今年5月14日,首架交付的C919大飛機才首飛成功。這就使中共非常依靠對空客技術的榨取來支援C919的持續改進。

結語

中共巨資購空客客機的企圖,各方不是看不明白。對各相關方來說,關鍵是如何認清中共本質的問題。如果對中共存有幻想,甚至還想與狼共舞,而不是找到有效的防止方式,那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例如,撇開國家間政治不談,即是從空客自身利益而言,屈從於中共的「技術換市場」策略也是有風險的。據空客官網介紹,截至2022年5月,A320NEO系列共收到來自130多家客戶的8000多份訂單。如此看來,中共這筆最新大單,也不過是錦上添花。但是,如果中共的大飛機一旦羽翼豐滿,空客的市場地位又將如何呢?之前的高鐵案列已經把戲演過一遍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06/1771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