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楊威:與北約敵對 中共高層再誤判

作者:

6月30日,北約峰會落幕,北約正式通過了新的戰略概念,首次明確列出,中共的野心和強制政策正在「挑戰我們的利益、安全和價值觀」。(北約官網)

6月29日,北約峰會正式通過了新的戰略概念,首次明確指出,中共的野心和強制政策正在「挑戰我們的利益、安全和價值觀」。中共與北約敵對的言行導致了嚴重後果,中共緊隨俄羅斯之後,被正式列為北約的敵手。中共高層的誤判再次弄巧成拙,北約及其印太盟友正加強合作,中共落入不能再糟的戰略境地。北戴河會議和二十大的內鬥應該又增添了新的爭論話題。

中共誤以為俄羅斯有實力對抗北約

2月4日,北京冬奧會開幕當日,普京習近平面對面會談,當時俄軍已經陳兵烏克蘭邊境,外界十分關注習近平是否會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中共送給了俄羅斯新的石油和天然氣大單,中共的聲明稱,習近平希望「雙方積極參與全球治理」,「相互堅定支持」,「密切在國際事務中的協調配合」。克里姆林宮的聲明稱,「會談的重點是雙邊議程和經貿合作」,但隱晦地提了一句俄烏危機,稱「工作午餐期間,兩國領導人就國際形勢和地區問題,特別是圍繞俄羅斯聯邦提出的安全保障問題進行了討論」。

習近平和普京私下裏估計談到了可能的俄烏戰事,外界認為習近平要求普京在北京冬奧會期間不要開戰。中共一再否認,但北京冬奧會剛一結束,俄軍就發動了戰事。

中俄的聯合聲明稱,「雙方反對北約繼續擴張」。中共之前表達過類似的觀點,還可以算作對國際事務的某種看法;但與俄羅斯發表共同聲明的性質就大不一樣了。俄羅斯是北約的敵人,俄羅斯即將開戰之際,中共就準備拉偏架,等於直接與北約為敵了。

中共領導人應該高估了俄羅斯的實力,又看扁了北約,誤以為俄羅斯完全有能力對抗北約,至少可以令北約手忙腳亂,歐洲可能不得不有求於中共,美國甚至都會對中共放軟。中共高層急於擺脫國際困境,把可能的俄烏戰爭視為一大機遇,進一步放大了誤判。

2月24日,俄軍正式開戰後,中共媒體迅速進入挺俄貶烏的宣傳模式,一面替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辯護,一面煞有介事地幫俄軍吹噓,似乎很快就能拿下基輔,烏克蘭不堪一擊,甚至編造烏克蘭總統已經逃離的消息。

世界各國紛紛譴責俄羅斯入侵,中共不但拒絕譴責,中共外長王毅還說與俄羅斯的關係「無上限」;中共駐美大使秦剛在美國電視節目上面對質問,稱「不要天真」。中共一度沒有意識到誤判的嚴重性。

北約復活中共仍心存僥倖

俄烏戰爭前,德法等國首腦相繼趕赴莫斯科斡旋,美國還明確不會出兵,令莫斯科產生了某些誤判,也令中共領導人繼續誤判,認為北約一盤散沙,拿俄羅斯沒什麼辦法。然而,在美國領導下,北約早有應對計劃,幫助烏克蘭成功挫敗了俄軍的閃電戰。

3月8日,拜登和習近平通話。拜登直接警告,「向俄羅斯提供物質支持,將面臨後果」。新華社的聲明沒有承諾不支援俄羅斯,也沒有承諾參加外交斡旋,還用「一個巴掌拍不響」表明姿態。

烏克蘭的抵抗意志令世界刮目相看,俄羅斯軍隊則令外界大跌眼鏡。4月6日至7日,北約各國外長會議同意進一步加強對烏克蘭的支持。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對媒體表示,由於北京拒絕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作出譴責,這對整個北大西洋聯盟構成了「嚴峻挑戰」,「我們必須首次考慮到中國(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以及其強制性政策如何影響我們的安全。」

當時的北約外長會議邀請了烏克蘭、格魯吉亞芬蘭瑞典,還有澳大利亞、日本、新西蘭和韓國參加。北約不但迅速復活,還很快着眼於印太地區的合作,中共非但沒有解套,反倒被進一步套牢。

4月份,俄軍被迫從基輔周邊撤離,戰爭形勢發生逆轉,中共才意識到自己陷入了更大的麻煩。

4月26日,美國與40國官員在德國舉行軍事會議,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直言,「我們希望看到俄羅斯被削弱到這樣一個程度——無法再入侵烏克蘭」。

4月28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繼續稱,北約「不斷製造對抗、製造事端」;「搞亂了歐洲」。中共也一直反對制裁俄羅斯,不斷把自己擺在北約和歐洲的對立面。

中共假意變調毫無用處

4月30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忽然刊登了對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的專訪,庫列巴說,「歐洲當前出現的最大不穩定正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造成的」。這一立場與中共完全相反,但中共黨媒卻沒有刪改,甚至沒有迴避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說法。

中共擔心引火燒山,但仍心存僥倖,以為假意變調就可以矇混過關。

4月28日,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首次出訪亞洲,沒有順道訪問最大貿易夥伴中國,卻直接去了日本。5月9日,習近平趕緊與德國總理朔爾茨通話,試圖挽回影響。新華社聲明稱,習近平強調,「烏克蘭危機將歐洲安全再次推到關鍵十字路口。要全力避免衝突激化、擴大化,導致不可收拾的局面」;「歐方要拿出歷史擔當和政治智慧」,「尋求以負責任方式推動解決問題」。

然而,德國政府的聲明僅以三句官話敷衍了事,透露了對中共的冷淡。此時,中共領導人才意識到不妙。中共曾不斷試圖分化歐美,但關鍵時刻卻選擇支持俄羅斯,觸及了歐洲的安全底線,中共看到俄羅斯難以支撐後,不得不假意變調,但已經無濟於事。

中共特使低調訪歐樂玉成變替罪羊?

中共在俄烏戰爭上押錯了寶,中歐關係很快陷入低谷,美歐空前一致,中共內部應該進行了檢討。5月下旬,據稱中共派出特使低調前往歐洲,進一步放軟話,試圖修復中歐關係。

到底是誰派出了訪歐特使不得而知,但中共內部似乎很快拋出了替罪羊。中共外交部原副部長樂玉成忽然轉任廣播電視總局副局長,實際等於降職了;廣播電視總局雖屬國務院正部級直屬機構,但顯然與外交部不是一個等級。不排除此類調動涉及中共外交部的部長之爭,但樂玉成主管中俄關係,2月4日還參加了習近平與普京的會談,更可能是背鍋了。

樂玉成緊跟習近平,高調宣稱中俄關係「無上限」,最初評估時,樂玉成應該也認定俄羅斯有實力對抗北約,可以輕鬆拿下烏克蘭,幫中共解套,還可能為中共製造新的國際空間。事與願違後,中共內部總得有人為此負責,樂玉成被當作替罪羊應該順理成章,誤判都算在樂玉成身上,不但保住了習近平,也保住了中共外長王毅。

中共外交部可能暫時消停了一點,但中共高層似乎不願承認失敗,很快又掀起了波瀾。

中共配合俄羅斯軍演推動北約「東擴」至印太

5月21日,美國總統拜登訪問韓國、日本;5月23日,拜登在日本和12國首腦共同宣佈建立印太經濟繁榮框架。5月24日,美、日、澳、印舉行四方首腦會談。

中共領導人看到進一步遭遇圍堵,應該很不甘心,中共外交部除了謾罵卻無計可施;於是,中共軍隊上場了。5月24日,中俄轟炸機聯合出動,先後穿越了對馬海峽和宮古海峽,中共艦艇也配合俄軍艦隊,在日本和韓國海域頻繁活動。

中共海軍、空軍的大動作,應該只有習近平下令才行,其它政治局常委無法插手。中共軍隊代替外交部對外出擊,升級了與美國和美日同盟的對抗,無形中也威脅了韓國。俄烏戰爭之際,中俄加強軍事合作,等於再度叫板北約。日、韓、澳、新受邀參加北約峰會,也就順理成章了。

中共在西太平洋挑動軍事對抗升級,頗似俄羅斯陳兵烏克蘭邊界,中共戰機還騷擾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偵察機,各國勢必警惕。日本應該最緊張,日本與中俄的島嶼爭端至今沒有解決;中共若進攻台灣,很可能同時攻擊美軍駐日本基地。韓國同樣緊張,1950年的韓戰就是中俄同時支持發動的;如今俄羅斯開戰,中共支持俄羅斯,自己也躍躍欲試,還慫恿朝鮮頻射導彈,挑動朝鮮開戰的風險無疑也變大了。

日、韓應該很願意與北約合作,聯合對抗中、俄的威脅,在美國的牽頭下,北約「東擴」到了印太。北約的新戰略概念明確表述,「印度太平洋對北約很重要,因為該地區的事態發展可以直接影響歐洲——大西洋安全。我們將加強與印太地區新老合作夥伴的對話與合作,應對跨地區挑戰和共享安全利益」。

文件還稱,中共「惡意混合的行動和網絡操作,及其對抗性言論和虛假信息,以盟軍為目標並損害了聯盟安全」;中共「試圖控制關鍵技術、工業部門、關鍵基礎設施、戰略物資和供應鏈」,「它利用其經濟影響力來建立戰略依賴關係,並增強其影響力」;「它試圖顛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包括在太空、網絡和海洋領域」;「中俄羅之間的夥伴關係和他們相互加強合作的企圖,削弱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違背我們的價值觀和利益」。

中共挑戰美國、挑戰印太國家,又挑戰北約,如今得到了北約的正式回應。北約文件稱,「作為盟友,我們將負責任地共同努力,應對中共所帶來的系統性挑戰」;「防止中共的脅迫策略和分裂聯盟的嘗試」;「捍衛我們共同的價值觀和基於國際秩序的規則,包括航行自由」。

結語

中共高層嚴重誤判,支持俄烏戰爭,與俄羅斯進一步合作,盲目地樹敵北約,「如願」地成了北約的敵手,把北約引到了印太地區,中歐開始步入對抗。西方七國集團(G7)峰會也更加一致地針對中共。

中共升級軍事對抗外,也很想組建聯盟,但金磚國家論壇顯然不是中共真正能支配的,金磚五國中的印度、南非又受邀參加了G7峰會。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堅決反對」北約的新戰略,但也只能謾罵「北約才是世界安全穩定的『系統性挑戰』」;並再次稱北約「搞亂歐洲、搞亂亞太」。

中共高層不願承認自己誤判,把樂玉成當作替罪羊後,似乎並未真正吸取教訓,還在四面出擊。

6月28日,美國政府宣佈制裁五家中企,它們涉嫌為俄羅斯的軍事和國防工業基礎提供支持,應該給中共又敲了一記警鐘。

幾個月的時間裏,中共面臨的國際環境很快落到了不能再差的地步,即將開始的北戴河會議,中共高層的誤判估計會成為新的爭論題目;到底誰該為此負責,可能直接影響二十大的人事安排。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02/1770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