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還嫌敵人不夠多?中共戰狼外交又下一步臭棋

近日傳出多起中國與東盟國家的爭端,據日媒報道,中國擬將南海設為「內水」,越南外交部重申越方對南海的主權聲索,呼籲在國際法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基礎上解決爭端。菲律賓外交部長另透露,中菲聯合探勘南海能源的會談已完全終止。學者認為,中國在南海擴權將把東盟國家推向美國民主陣營。

2022年3月20日,在南中國海有爭議的南沙群島的人造永暑礁上的建築物。

近日傳出多起中國與東盟國家的爭端,據日媒報道,中國擬將南海設為「內水」,越南外交部重申越方對南海的主權聲索,呼籲在國際法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基礎上解決爭端。菲律賓外交部長另透露,中菲聯合探勘南海能源的會談已完全終止。學者認為,中國在南海擴權將把東盟國家推向美國民主陣營。

台灣中央社援引日本《產經新聞》報道,中國政府擬將南海設為「內水」,日本對此向聯合國大陸棚界線委員會(CLCS)提出異議。越南外交部發言人黎氏秋姮23日宣稱,越南已在2020年3月30日向聯合國遞交的公函明確表態,依照國際法與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肯定越南對西沙和南沙群島的主權,以及對南海相關海域的國家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

而針對中國19日在西沙海域進行軍演。黎氏秋姮指出,中國「嚴重侵犯越南對這個群島的主權」,違背「南海共同行為宣言(DOC)」的精神,使局勢複雜化。不利於中國與東盟(ASEAN)之間的「南海行為準則(COC)」當前談判進程,越南堅決反對,要求中國不讓類似行為再度發生。

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林廷輝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指出,中國采直線基線劃設西沙群島內部水域為「內水」,包含日本、美國等其他國家擔心中國可能在南沙群島,仿照他對西沙的劃法,劃設類似領海基線,進而主張整片南沙群島內水域視為中國的「內水」,阻止他國行使無害通過或自由航行與自由飛越的權利。

林廷輝說,根據國際海洋法公約及中國國內法規定,一旦劃為「內水」,各國船舶不分軍艦、民用船舶,經過或通過這個海域,都要經過中國同意,這會影響各國在此的航行便利和權利。

林廷輝提到,美國奧巴馬政府自2015年後,不斷以軍艦繞行西沙群島水域,告訴中國這樣的領海基線劃法不對,不能主張為中國的「內水」,美國力勸及建議中國在西沙群島,應回到正常基線、自然基線,簡稱低潮線法劃設領海基線,就不會造成這一海域以直線基線所包覆形成「內水」。

中國在南海海域的人工島上建設民用和軍事設施。(美聯社)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宗鼎,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認為,日媒這則新聞報道應是誤傳,因為按中國最近一次、2021年8月向聯合國大陸礁層委員會提的照會聲明,最多只看見中國可能把南沙群島視為中國的遠海的群島、在洋中的群島。在這樣的基礎下,南沙群島會擁有領海基線里的內水,領海基線以外十二浬則為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海域等海洋權利聲索範圍。

資料圖:2020年7月7日,日本自衛隊訓練艦與美軍航母在南海聯合訓練

黃宗鼎指出,中國還沒有、也不太可能會去把南海設定為領海基線以內的所謂「內水」的權利聲索,因為這會非常嚴重。事實上南海有許多公海航道,「內水說」等於是主張一個封閉的南海,未經中國同意不得進入,這明顯是對國際法的錯誤認知或誤傳。

保主權!菲律賓宣告終止與中國聯合探勘南海能源會談

綜合媒體報道,菲律賓外交部長洛欽(Teodoro Locsin)23日表示,2018年,中菲簽署聯合探勘能源合作備忘錄(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希望擱置主權爭議,合作開發菲律賓在南海專屬經濟區(EEZ)的石油和天然氣。但三年過去,探勘計劃未能實現。反觀中國在南海動作越來越多,包括片面宣佈南海禁止捕魚令、中國海警隊持續騷擾甚至侵犯菲國海域管轄權,令杜特爾特政府相當不滿。

洛欽23日宣佈已遵照總統指示,如要以犧牲主權為代價,菲律賓無法達成開發離岸能源的目標,中菲兩國聯合探勘南海能源的會談已經完全終止。

菲律賓外交部長洛欽(Teodoro Locsin)23日宣告終止與中國聯合探勘南海能源會談。(法新社圖片)

林廷輝說,這顯示杜特爾特親中政策的失敗,他2016年上台後,2018年跟中國商討在南海進行中菲合作開發,但受憲法規定,菲律賓所有天然資源不能跟他國共享。最終因雙方猜忌,或在價碼和經濟方面談不攏而破局。

林廷輝分析,「六月底即將換新政府,菲律賓政府認知這情勢,所以在以改變雙方約定狀態下,由舊政府處理比較不會給新政府負擔、壓力。接下來小馬科斯政府在南海可能採取比較強硬作法,來力抗中國在南海對菲律賓權益的侵害。」

黃宗鼎也認為,杜特爾特政府卸任前,宣佈停止中菲聯合探勘南海能源的會談,是對後任的小馬科斯政權的尊重。問題比較大的是,小馬科斯上台會怎麼做?

黃宗鼎指出,有菲律賓人預判,巴拉望島西側海域早開採的malampaya氣田大約會在2027年枯竭,更可能提前在2024、2025年小馬科斯執政中後段,就會發生能源短缺的現實。本來杜特爾特已預見這個問題,且特別重視,希望以開採禮樂灘的sampaguita取代,如今計劃破局,若屆時malampaya枯竭,而新油田無法即時應對油氣短缺的狀況,這對菲律賓經濟、內政將造成嚴重問題,因此小馬科斯可能被迫在南海油氣田開採時,對中國採取更強勢的態度。

林廷輝提到,過去東盟國家以經濟往來優先,不希望在中美選邊站。但近年中國在南海擴權,杜特爾特親中政權失敗,讓馬來西亞、越南等東南亞國家了解,如果採取親中政策不會有好結果和實際利益。近年中國在南海驅趕台菲合作研究科學調查船、對馬來西亞油井、越南測量船進行騷擾,在西沙附近水域對越南船舶騷擾。中國的強硬作法,造成東南亞國家不安,而轉向尋找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的軍事協助以抗衡中國是必然的。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25/1766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