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由記者被警察按頭下跪看唐山的法治生態

作者:
在陷入輿論風暴的敏感時刻,面對前來採訪的官媒記者,唐山警察居然還敢如此囂張,如此無法無天,這說明什麼?我想至少說明三點:第一,唐山警察平時對待普通百姓一定比這次對待前來採訪的記者更囂張更霸道,暴力執法的事也更多;第二,唐山警察之所以如此敢於如此無法無天,視法律為無物,歸根結底肯定是因為當地政府在為他們撐腰,有無法無天的政府,才會有無法無天的警察;第三,政府無法無天,警察無法無天,必然伴隨着官黑勾結、警黑抱團。

唐山當局對外來人員已實行嚴格管控,外省的媒體記者來唐採訪受到種種限制,甚至被辱罵、搜身、打壓。(視頻截圖)

「摟着我的脖子,極其粗暴地按着我的頭,把我按到地上跪着,雙手反扣在背後。然後有四五名警察圍着我,開始搜我的身,把我手機充電寶等物品全部搜走扣押,並且讓我待在一間訊問室內不准出去。後來我出示了記者證,警察又去核實我的記者身份。一開始對我暴力執法的那名警察還來到我被扣留的訊問室,對我破口大罵,『你還是電視台記者,你太沒素質太沒文化了』。」

這是哪部電影中的畫面嗎?非也。這是6月11日發生在唐山機場路派出所的真實一幕,被警察按頭下跪,遭遇暴力執法的是貴州廣播電視台《百姓關注》欄目記者張巍瀚。

6月17日,張巍瀚在微博發佈視頻,講述了自己在唐山採訪的經歷。

他說,6月10日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發生後,他於11日坐火車前往唐山進行採訪。11日晚,他在唐山火車站準備出站時被工作人員攔下,工作人員稱,「必須提前48小時向當地社區報備,社區同意接收」才可出站。他等到半夜,發現一出口通道無人把守,才終於出了站。

張巍瀚說,6月12日,他前往事發燒烤店進行採訪,在路邊看到有人來送花,也有人在燒烤店門口播放哀樂並小便。放哀樂的男子在燒烤店店主報警後離開。出乎意料的是,隨後趕來的警察沒有去追放哀樂的男子,卻把自己帶走了。

在機場路派出所,張巍瀚自述被當地警察多次辱罵,並遭遇暴力執法,本文開頭的那一幕就是當時發生的。

在被不同部門的警察多次搜身檢查、做了兩次筆錄、並被檢查了手機上的微信聊天記錄後,晚上9點多,一名唐山市路北區公安分局宣傳科的警察趕來,將張巍瀚帶離了機場路派出所。

「在整個過程中,從我被抓到派出所到我最後離開,沒有任何的書面單據、證明、回執單這些文件。直到現在我都不清楚,我當天被抓到派出所這事算是怎麼回事,是被調查,還是去作證,還是其它?我更不清楚,我有沒有留下什麼案底或者記錄檔案。沒有一名警察給我做過解釋和說明。」

無獨有偶。鳳凰網的記者在唐山也被警方關了8小時。警察篡改了他的口供,硬說他是去唐山蹭流量、賺錢,還把手機里的視頻全刪了,威脅他不許在唐山再拍了,這事可大可小,隨時可以抓進去。

這兩起警察暴力執法事件,不僅屬於知法犯法,而且至少還涉及非法拘禁、人身傷害和侵犯採訪權,本身就很惡劣,但更令人震驚的是,首先,它不是發生在平時,而是發生在唐山因為燒烤店打人事件已經聲名狼藉,當地政府高調錶態要從嚴從快依法嚴懲,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之際,也可以說是唐山正被架在輿論上熱烤,全國人民都盯着它的時候。其次,它針對的並不是無權無勢的平民百姓,而是官方媒體前來採訪的記者。

在陷入輿論風暴的敏感時刻,面對前來採訪的官媒記者,唐山警察居然還敢如此囂張,如此無法無天,這說明什麼?我想至少說明三點:第一,唐山警察平時對待普通百姓一定比這次對待前來採訪的記者更囂張更霸道,暴力執法的事也更多;第二,唐山警察之所以如此敢於如此無法無天,視法律為無物,歸根結底肯定是因為當地政府在為他們撐腰,有無法無天的政府,才會有無法無天的警察;第三,政府無法無天,警察無法無天,必然伴隨着官黑勾結、警黑抱團,長期以來,唐山黑惡勢力為何無法無天,為何會發生燒烤店打人這樣的惡性事件,也就不難理解了。

總之,由記者被警察按頭下跪,不難看出唐山的法治生態。可以斷言,不從根本上改變這種生態,掃黑除惡的口號喊的再響,陣勢擺的再轟轟烈烈,到頭來都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而不解體中共,要改變唐山的法治生態可能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21/1765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