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傳中共監管出手抑制外企高薪 學者:中國貧富差距過大成習政權隱憂

中共監管機構警告外資銀行不要對僱用的高層「過於大方」,甚至要求降低現金薪酬,否則不符合共同富裕原則。有學者認為,該動作是二十大前維穩政策一環,避免薪資引發社會矛盾和危及政權。這反映中國貧富差距懸殊,面臨巨大壓力。

位於北京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

中共監管機構警告外資銀行不要對僱用的高層「過於大方」,甚至要求降低現金薪酬,否則不符合共同富裕原則。有學者認為,該動作是二十大前維穩政策一環,避免薪資引發社會矛盾和危及政權。這反映中國貧富差距懸殊,面臨巨大壓力。

台灣中央社引述彭博13日報導指出,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今年在上海及北京召見多間外資金融機構高層,討論有關高層薪酬問題。監管機構要求外資金融機構詳細匯報高層的薪酬待遇方式,並表示不要對高層過於大方,因為這不符合共同富裕的時代背景。監管機構還要求外資金融機構降低現金部分薪酬。

據該報導指出,出席者包括瑞士信貸集團、高盛及瑞銀集團的高層。中國證監會、瑞銀、高盛、瑞信和摩根士丹利的發言人對彭博的查詢均不予置評。

彭博報導,過去2年監管機構也曾向中國本土銀行要求減薪及減開支,此次直接介入外資銀行有關人力資源決定的舉措,非常罕見,顯示監管機構想將外資及本地銀行的監管看齊。這令外資銀行在嚴格封城防疫之外,面臨挽留人才的挑戰。

台灣政治大學財政學系教授黃智聰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指出,薪資高低順着市場供需調整,中國政府以行政命令、法律管制本土、外資企業的薪資,基本上是違反市場規則,若外媒報導為真,中國大陸可能真的面臨到很嚴重的所得分配差距擴大、貧富差距懸殊的壓力,為了達到習近平所想要的「共同富裕」政策,可能在某種情況下中國政府要加以管制。

一名騎着三輪車的婦女在北京經過顯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屏幕。(美聯社)

學者:降低高管薪資官員二十大前交政績

黃智聰舉例,北大、清華畢業生月薪可領約一萬五千元人民幣,工作二、三年可能調高至二萬多,高階主管可月領十幾萬、二十幾萬人民幣,外商CEO年薪則可能達二、三百萬,甚至千萬人民幣。

黃智聰說:「如果讓民眾知道,哇!那個CEO年薪上千萬人民幣,哇太高了,我們就只有一個月領三千人民幣!如果明白將高管、CEO薪資降下來,中國官員說我有在解決這問題,平息民怨。中國政府應該也會睜一眼閉一眼,你只要讓我對民眾有交代就行,接下來習近平二十大要開會,過程是不是順利?民眾的想法是很重要的。」

黃智聰指出,中國很多外資、本土企業高階主管、CEO,不只負責中國部門,還掌管亞洲業務、亞太總部,責任重大,一般比照派駐歐美國家CEO薪資。但站在中國政府角度,從報稅資料發現員工薪資差距太大,不符合習近平宣示的所謂「共同富裕」目標,必須作薪資管制。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副教授吳建忠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也提到,中共「共同富裕」目標,不容牴觸,過去有過類似傳言,指中國政府干預薪資,外媒揭露這樣的訊息,時間點很特別。

吳建忠指出,習近平當然想消除共產黨認為會不利社會經濟的因素,尤其近年他提倡共同富裕政策,想要企業、富豪響應。

吳建忠說:「我認為最重要理由是因為習近平最近在疫情清零政策被罵的滿頭包,俄烏戰爭站錯隊,中美貿易戰又被打擊,在這些背景下,當然是要提醒這些外資銀行在提出報告時,要有政治意識,不要唱衰中國,破壞二十大的勝利召開。」

北京地鐵站外,一名男子站在宣傳習近平和中國經濟成就的政府宣傳廣告牌附近。(美聯社)

吳建忠提到,該政策可能引來後座力,過去不管外資、台商,被外派到中國工作,不論待遇、分紅、紅利都會比在本地,如台灣、美國更高。「現在若要實施「共同富裕」,對外資無論挽留人才、或吸引人才,可能都會遭遇非常大的問題,可能背後會帶來外資加速離開中國大陸市場。「

分析:外商會設法應付共產黨的要求

黃智聰提到,預料外商只要做到中國共產黨對人民有交代就差不多了。中國政府也知道管控薪資是二面刃,會傷害企業在中國發展。

黃智聰說:「中國大陸他沒有搞清楚為什麼薪資高?基本上他應該這樣想,薪資高代表我這國家人才是好的、我這國家市場是吸引人的,高階主管才會有那麼高的薪資。可是共產黨想法跟一般西方世界想法不一樣,外資到中國大陸經營時,肯定會遇到不同的意識型態,造成水土不服的情況。」

此外,黃智聰提到,在中國,企業被要求捐款也是常有的事,「他要你捐款,是自願性捐款,但你要識相一點,要自願性捐款,理論上很多企業在中國經營的時候,都會面臨當地官員明示、暗示的壓力。在中國大陸很多事情要靠關係,外商本土企業都跑不掉,如果知道這潛規則,肯定要捐的。」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5/1762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