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才隔了一天,中共黨媒就被聯合國打臉

—贊中共人權?聯合國人權高專辦:中共錯誤引用

5月23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到訪中國。5月25日,北京當局罕見地在議程之外,安排了習近平與巴切萊特的視頻會面。中共央視報導稱,巴切萊特欽佩中方保護人權。巴切萊特辦公室隨後澄清說,中共官媒錯誤引用或錯誤形容了她的言論。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資料照。

5月23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到訪中國。5月25日,北京當局罕見地在議程之外,安排了習近平與巴切萊特的視頻會面。中共央視報導稱,巴切萊特欽佩中方保護人權。巴切萊特辦公室隨後澄清說,中共官媒錯誤引用或錯誤形容了她的言論。

央視竄改巴切萊特發言遭聯合國人權高專辦打臉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5月23日抵達廣州,在為期6天的行程中,預計到訪新疆烏魯木齊和喀什兩個城市。

巴切萊特訪華第二天,眾多國際媒體公佈了中共當局打壓維吾爾族的新證據「新疆警察文件」,裏面有包含數千份與新疆集中營有關的秘密文件和照片。5月25日,習近平與聯合國人權高專巴切萊特通過視頻會面。

據中共官媒央視報導,習近平稱,中國人權獲得前所未有的保障,人權問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理想國」,不需要對別國頤指氣使的「教師爺」,「更不能把人權問題政治化、工具化,搞雙重標準,以人權為藉口干涉別國內政」,等等。

央視報導稱,巴切萊特「欽佩中方在消除貧困、保護人權,實現社會經濟發展所做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

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公室發言人伊麗莎白‧斯羅塞爾(Elizabeth Throssell)在發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中說,巴切萊特確實「讚揚了中國在消除貧困方面取得的成就」,但在人權方面,不是央視報導的那樣。巴切萊特當時說的是,「我們將討論敏感、重要的人權問題,我希望這次訪問將有助於我們共同努力,促進中國和全球的人權。」

斯羅塞爾還告訴美國之音,巴切萊特說,「中國在多邊機構中可以發揮關鍵作用」,並不是央視英文字幕稱,巴切萊特「讚揚了中國在維護多邊主義方面發揮的重要作用」。

許多人權組織擔心,中共試圖控制信息傳遞以及人權高專訪問本身,這些誤導性的報導就是例子。

習近平突會巴切萊特引發關注

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公室5月25日發推文表示,「與習主席和高級官員的會晤,對於直接討論中國和全球人權問題和關切非常有價值。為了使發展、和平與安全能夠永續:必須以人權、正義、無例外地包容所有人為核心。」

根據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公室此前公佈的行程,巴切萊特並沒有與習近平視頻會面的安排。

美國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對此略感驚訝,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這充分說明,習近平感覺壓力非常大,尤其是最近幾年中國人權的惡劣紀錄在全世界受到充分關注,中國的形象、習近平的形象在全世界跌到新低,習近平應該知道這種情況,覺得非常重要來進行回應。」

楊建利對習近平老調重彈的「空話」、「概念」毫不意外,不過,聯合國高專巴切萊特沒有提出具體問題、切入重點,讓他感到驚訝、甚至憤怒。

他認為,巴切萊特向習近平提出具體問題,比如近日曝光的「新疆警察文件」是真的假的?他們的罪行是什麼?為什麼要關這麼多人?要集體槍斃他們?讓習近平回答這些問題,他就沒辦法概念來、概念去。在他看來,巴切萊特讓訪華行程恐被利用,成為中共的面子工程。

人權高專17年首訪華外界擔憂淪為中共工具

巴切萊特訪華是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自2005年以來的首次,但她至今沒有就新疆問題進行正式表態。

維吾爾人人權項目的高級項目官員彼得‧歐文(Peter Irwin)對美國之音說,「中國(中共)有近三年的時間為這次實地訪問打好基礎,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認為這次訪問特別有用的原因。他們有一個明確的計劃,要損害她的辦公室的工作,向世界其它地方呈現另類現實。」

此外,巴切萊特訪華前未與人權組織和民間團體會晤、聯繫,也引發眾多國際人權組織的擔憂,她此行恐無法看到中國人權的實際狀況,反而會被中共利用,成為中共惡劣人權紀錄的外宣工具。

美國羅斯-豪曼理工學院新疆問題專家葛羅斯(Timothy Grose)對德國之聲表示,他在很大程度上認同其他人權活動家和散居國外的維族人的觀點——「聯合國的訪問表演成分居多」。

此外,彭博社報導,一位參與了巴切萊特與習近平視頻對話的外交人士透露,巴切萊特認為此次旨在「促進、保護和尊重人權」,而不是進行調查。如果對此次行程期待過高,就反而會導致「失望」。

前律師:聯合國人權高專難獲真相

據德國之聲報導,「人權觀察」組織中國區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巴切萊特接觸的每一個人都會為中共當局知曉,而且這些人也會主動告訴當局曾經和巴切萊特交談。我認為我們可以合理地預期:當局要麼對這些人進行報復,要麼進行監視。」

對此,原北京律師宋美英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向大紀元表示,聯合國人權高專即便去了新疆集中營,也難以獲得真相。宋美英因為修煉法輪功,2010年至2012年期間,被中共當局非法勞教兩年。在她被關押在北京市女子勞教所第一大隊期間,當時負責「攻堅轉化」的副隊長孫樹銀親口告訴她,不要指望獲得國際社會關注,並給她舉了個例子。

有一年,某國際社會組織來勞教所「參觀」,警察早把「不聽話」的人轉移了。這些人在勞教所警察「陪伴下」,參觀一圈走了。孫樹銀說,這個國際組織突然「殺了個回馬槍」,很快又折回勞教所。門衛警察立刻通知他們,他們用對講機通知彼此,很快就行動起來了,繼續把有可能向國際組織喊話的人轉移走。

宋美英也有過類似經歷,幾次單獨被帶往勞教所後面的農田裏,或是花棚中,回到監室後才知道有國內的一些機構來勞教所參觀。她認為,勞教所對待國內參觀團尚且如此嚴密,國際組織更是要做到密不透風。很多人確實因身陷牢獄,又擔心家人被中共威脅,放棄了反抗,因此巴切萊特等人即便去新疆集中營,也不會有什麼收穫。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記者夏松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27/1753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