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疫情下的北京 街道小區空蕩蕩

北京疫情升溫,按下暫停鍵。雖然官方否認封城,但北京至少4個區已經封鎖,要求居家辦公。超過90個地鐵站封站,昔日人潮熙攘的商業街也關閉了,大街上空空蕩蕩,只有偶爾路過的幾個行人。

2022年5月12日,北京一名男子走過空無一人的商業街。

北京疫情升溫,按下暫停鍵。雖然官方否認封城,但北京至少4個區已經封鎖,要求居家辦公。超過90個地鐵站封站,昔日人潮熙攘的商業街也關閉了,大街上空空蕩蕩,只有偶爾路過的幾個行人。

2022年5月13日,北京2名男子站在空蕩蕩的街頭。(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3日,北京一名女子走下街邊的樓梯。(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3日,北京一位市民騎着自行車在空無一人的馬路上。(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3日,北京一位市民騎着電動車在空無一人的馬路上。(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3日,北京一名防疫人員走過馬路。(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3日,昔日繁華的北京商務中心,如今空無一人。(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3日,北京一位市民騎着自行車,在空無一人的商務中心馬路上。(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一個商業購物中心關閉,外面有幾個的孩子在玩耍。(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一名女子站在旅遊區空無一人的街上。(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往日繁華的北京中央商務區,一名女子走過空無一人的路口。(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一名女子走過空無一人的中央商務區路口。(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一個公園門口有人員值守。(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一個公園門口,警衛站在告示牌前,上面寫着遊客必須持48小時核酸證明入內。(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一名女子帶着面具口罩,騎自行車上街。(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民眾擔憂封城,湧入超市購物。(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民眾擔憂封城,湧入超市購物。(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北京民眾擔憂封城,湧入超市購物。(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2日,一名防疫人員坐在封閉的小區門口。(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1日,一位外賣小哥將東西遞給封閉圍牆內的民眾。(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1日,北京一個小區封閉,大門上鎖。(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1日,北京一個小區封閉,一名男子從小孔里遞熱水壺。(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0日,北京一家蘋果專賣店關閉。(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0日,昔日繁華的北京太古里購物商業街關閉。(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0日,北京太古里購物商業街關閉,一名男子獨自站在電梯上。(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0日,北京太古里購物商業街關閉。(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0日,北京太古里購物商業街關閉,一名防疫人員在工作。(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0日,北京太古里購物商業街關閉,一位大爺獨自坐在路邊。(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封控措施日益升級,多區大範圍拉人隔離。北京通州居民張女士5月14日對大紀元抱怨說,當局封控「每次都是先斬後奏」,「不給老百姓說『不』的權利,一點尊嚴都沒有,一點人權都沒有」。

「我感覺自己像個待宰的羔羊,稀里糊塗地就被隔離,被封控」,張女士說,「5月14日早上11點左右,大白拍門要給貼磁卡,一開門就會報警,說是上層要求,他們只是執行任務。」

張女士說,她居住的單元5月5日已開始封控,居委會說是有一個陽性到訪者,但官方沒有通報,信息完全不透明。「同單元的一位大爺在微信群里說,他活夠了,要拉走的話他就從樓上跳下去」。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6/1749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