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韓國新總統上台,會是另一個川普嗎?

作者:

雖然尹錫悅贏得了一場勝利,但兩者間的差距其實相當之小,只有約0.8%。折合選票,尹錫悅僅僅多出26萬票而已。

因此,各國媒體也大多將這場選舉視為韓國自1987年以來,競爭最激烈的一場總統選舉。

但某種程度上,這種激烈代表了韓國選民遲疑又矛盾的心情。

畢竟,尹錫悅和與文在寅同黨派的李在明,想從兩個都不滿意的候選人中選出一個相對能夠接受的,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這種情況在中國,可能不太容易被理解。

因為很多中國人對現總統文在寅存在一種片面認識。

國內的輿論場域中,文在寅是一個正面評價遠高於負面評價的總統。許多人受到文在寅自傳的影向,感慨於他和盧武鉉之間深厚的兄弟情誼。

文在寅形容他與盧武鉉關係的那句「願為江水,與君重逢」甚至成為了一句類似於「高山流水」的名言,他將間接迫使盧武鉉自殺的李明博朴槿惠送進監獄,同樣收穫了一大票國人的支持,認為他有一種為兄報仇的俠義精神。

換句話說,很多人在用看金庸的方式看待文在寅。

但是,現實政治不是武俠小說。韓國民眾最關注的不是總統的私德如何,而是他治理國家的水平如何。

就像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是一位和平主義者、一個公認的好人,哪怕最反感他的美國人也沒法抨擊他的道德,可他治國的能力不足。所以,多數民眾在選舉中,毫不猶豫地將票投給了里根(Ronald Reagan)。

在治國這一層面上,文在寅執政五年交出的答卷,恐怕難以獲得高分。

總的來說,韓國民眾對文在寅政府的不滿,可以歸結到三個大方面:內政、外交和社會文化

內政上,文在寅政府最大的問題是遏制不住飛漲的房價。

彭博商業周刊》在2021年7月採訪了48歲的教師張美京。在過去幾年中,她一直希望在首爾找到一套公寓,以便她和丈夫以及兩個女兒能搬出目前狹窄的租住房。

可是,她等來的只有不斷攀升的房價。文在寅沒有如承諾的那樣,讓房價降下來。她說:

「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笑話,因為我相信了文在寅和政府關於冷卻房價的說辭。我感覺就像被人在背後捅了一刀。」

四年前,她投票支持文在寅,並對他寄予厚望。現在,只剩下失望和憤怒。

張美京的態度,是數百萬韓國人的共識。2021年7月23日發佈的韓國蓋洛普調查中,51%的受訪者表示房地產政策的失敗,是反對文在寅的最大原因。

文在寅競選時,承諾要解決韓國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這種差距的標誌性產業就是房地產。

為了抑制房地產價格的不斷增長,文在寅政府對擁有多套住房者的財產和資本收取額外稅款,並進行貸款限制。

可政策的結果是極大抑制了銷售。銷售不足,又擠壓了供應。供應不足,推動了價格上漲。

同時,文在寅對精英私立學校進行遏制的政策,又刺激了對優秀公立學校附近的住房需求,「學區房」的價格節節攀升。

根據國民銀行數據,佔據韓國人口一半左右的首爾都市圈,公寓平均價格過去五年中翻了一倍,在2021年7月達到11億韓元(95.3萬美元)。一個中位數收入的中產家庭需要不吃不喝17年,才能買得起一套房子。

顯然,文在寅的政策完全失敗。

房地產上遭遇徹底失敗,貧富差距的緩解也就無從談起。

於是,遙不可及的房價、固化的社會階級、新冠疫情期間不斷反覆的經濟形勢,令韓國成為世界上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國家之一,甚至在2021年首次出現了人口下降。

大批從學校畢業的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對未來充滿焦慮。

物質方面的問題,讓一些人絲毫沒有結婚或生育的想法。31歲的便利店員金高恩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

「我們是遭到背叛的一代。我們被教育說,只要努力學習和工作,就能得到一種體面與穩定的生活。但這一切都沒有實現。無論我們如何努力,都看不到成為中產階級的機會。」

這是無數韓國年輕人共同面對的問題。

對此,尹錫悅表示將解決經濟問題,帶領韓國走出新冠的陰影,並提議撥款400億美元,幫助受新冠疫情影向的小商戶和自由職業者。

事實上,沒人知道他上台後是否真能解決問題,韓國民眾對於信誓旦旦的承諾已經聽煩了。但所有人都清楚,折騰了數年的文在寅政府肯定無法解決。換一個領導者和政黨上來,說不定還有希望。

所以,變革就成為必然。

外交上,文在寅政府在朝韓問題與中韓關係上的糢糊,也招致了不滿。

文在寅在朝韓關係上,是尋求協商解決的溫和派。

他與金正恩會面過三次,朝韓關係在他的推動下實現破冰。

但是,他的友善態度,並沒有阻止北韓核武器的擴張計劃,韓國民間不滿他對朝妥協的聲音不絕於耳。

尹錫悅是文在寅柔和政策的堅決反對者。

他堅持認為,在北韓完全無核化之前,韓國應該保持制裁。他認為保持朝韓和平的核心在於自身力量,推崇「先攻思維」

「除非有力量支持,否則和平沒有意義。只有當我們獲得了先發制人的打擊能力,並表明我們願意進行打擊時,才能避免戰爭。」

尹錫悅還提出,應該重新加強在文在寅執政期間被縮減的韓美聯合軍事演習,以對北韓形成威懾。

這非常合那些批評文在寅對外軟弱者的胃口。

同時,文在寅對於中韓關係的立場始終呈現出「戰略糢糊」。

他在2017年,曾對中國做出「三不一限」表態:不增加「薩德」的新部署;不參與美國主導的導彈防禦系統;美日韓安全合作僅針對北韓,不形成軍事同盟;限制現有「薩德」的使用。

文在寅的意圖很清晰:希望在政治上的最大親善國美國與貿易上的最大合作國中國之間,保持一種平衡。

不過,文在寅這種試着左右逢源的策略,並不太受歡迎。韓國民間,親美反華是一種輿論趨勢。

尹錫悅的態度向應了這種輿論。

他認為要表現出「戰略清晰度」,批評文在寅的「三不一限」,表示部署「薩德」和開展美日韓安全合作都是韓國的主權自由。

這種態度鮮明的立場和對抗思路,又為他贏得了一部分支持的聲音。

2021年5月,文在寅和拜登會面。圖片來源:Wikipedia

社會文化方面,文在寅政府治下韓國社會的男女權鬥爭,已達到一種駭人聽聞的程度。

我們在之前的《超半數男青年反對女權,韓國政壇颳起「李俊錫旋風」》一文中談到,越來越多韓國年輕男性患有「厭女症」,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男女權矛盾,恐怕都難以與韓國相比。

根據民調機構Reakmater2021年的調查,20多歲的韓國男性有76%反對女權,30多歲男性中有66%。全部韓國男青年中,58.6%反對女權主義,極端反對的高達25.9%。

文在寅的基本立場是支持平權,站在女權主義一側。他在2018年曾呼籲在韓國開展更廣泛的「MeToo」運動,以打擊性騷擾行為。

但是,當文在寅的下屬安熙正被指控性侵犯時,文在寅卻沒有第一時間站出來譴責他,致使他後來同時受到反女權和女權雙方的指責。

尹錫悅與文在寅不同,他是一位立場鮮明的反女權者。

他不認為韓國存在「系統性的基於性別的結構性歧視」,呼籲廢除性別平等部,譴責該部人員將男性都視為「潛在的性犯罪者」,認為國家出生率低是女權主義阻礙了男女之間的關係發展。

依據韓國三家廣播公司的調查,20到29歲的男性,有59%投票給他。30到39歲的男性,則有53%。而20-29歲的女性群體,支持尹錫悅的只有34%。

很多人都將尹錫悅這種反女權姿態視為選舉策略。女權主義團體「Haeil」的成員李藝恩表示:

「選舉中,反女權主義情緒被廣泛用來爭取選民。這甚至是主要策略。」

因此,縱觀尹錫悅當選的主要原因,我們可以發現,他的競選方式更像是一種順應,順應民眾對文在寅政府的不滿,以趕走文在寅政府為目標。

尹錫悅本人在近期一次競選演講中,也說過類似的話:

「人民把我放到了現在的位置上,我的任務是把無能和腐敗的共同民主黨趕下台。」

實際上,很多韓國民眾亦可能並不在乎尹錫悅徹底反對文在寅政府的策略,到底會產生什麼後果。

他們只是受夠了文在寅政府,所以用選舉的方式選一個反對者上來,以此表達自己的不滿和抗議。

然而,這種為了反對文在寅政府,選擇一個代表性反對者上台的方式,真的能引領韓國走向光明嗎?

韓國的未來

韓國未來的一些趨勢,我們現在已經能明確地感受到。

比如外交層面,尹錫悅的立場非常明確。

他不願像文在寅那樣,勉力維持與北韓的關係,在中美之間糢糊不清。

他希望全面倒向美國,加入美國為首的五眼情報聯盟,並建立美日韓三國軍事同盟。這顯然會對中國造成巨大威脅,而日本對此會採取何種態度,還未可知。

無論如何,按照他目前的表態,短期之內,朝韓關係以及中韓關係的緊張,基本無法避免。

朝韓之間的衝突、關於「薩德」的部署、東亞地區的矛盾,在之後頻繁登上新聞的情況,可以想見。

當然,與這些外部問題相比,更大的影向在於韓國內部。

《激進的20歲:韓國民粹主義與政治》一書的作者金乃勛在談到這次大選時,認為韓國的情況和2016年的美國大選有些相似。他說:

「尹錫悅本人有問題,但他的狂熱支持者,如『新男子團結會』,在他勝選後會更加大膽。這才是最大的擔憂。」

新男子團結會是一個極端反女權主義團體,率先發起了反對性別平等部等運動,類似的極端團體還有很多。

尹錫悅的當選,很容易使這類團體更加興盛,甚至讓整個韓國踏入極端主義的旋渦。

但是,包括金乃勛在內的一些人懷疑,政客們不會關心和擔憂這點,反而可能反向吸取教訓。

既然討好極端群體能夠獲得選票。幫助他們勝選,那為什麼不去爭相討好他們呢?

這很危險。

文在寅政府在任期間,雖然在房地產政策和外交等方面飽受詬病,但起碼文在寅是一個節制而有着嚴肅政治家形象的人。

他執政期間沒有被爆出巨大醜聞,他本人沒有侮辱某一性別、其他種族和其他國家。

並且,由於他對包括音樂、電影等文化產品輸出的支持,韓國在國際流行文化上影向力很大,國家的總體形象不錯。

而這一切,都是在一個正常框架下完成的。

他領導下的國家有好的地方,也會出現種種問題。可能有一些問題處理得不好,導致矛盾尖銳,但終究不至於滑向深淵。

但是,尹錫悅上台後,我們不知道他是否還能保持節制。

他的表態與行為,似乎相較於為社會問題提供切實可行的方案,更像是在煽動矛盾和對立以贏得某一部分人的支持。

當然,從宣傳上看,尹錫悅並不想引發撕裂和矛盾。

勝選之後,尹錫悅在國會圖書館舉行集會上表示:

「這是一場激烈的競爭。現在競爭已經結束,是我們為人民與國家團結起來的時候了。」

敗選的李在明,在祝賀尹錫悅的演講中也說:

「我真誠地請求當選總統帶領國家克服分歧和衝突,開啟一個團結與和諧的時代。」

毫無疑問,他們都明白當下韓國的撕裂與內部矛盾在不斷加深,亦表態希望未來可以「團結」「和諧」。

可是,尹錫悅的其他言論與韓國內部矛盾越來越大的現實貌似告訴人們,這大概只能是一種希冀。

在尹錫悅的領導下,韓國或將繼續走向一個更加撕裂而非更加團結的未來。

參考資料

Factbox: Where S.Korea」s conservative president-elect Yoon Suk-yeol stands on the issues. Reuters.2022-03-10.

Amy Gunia. How South Korea」s Yoon Suk-yeol Capitalized on Anti-Feminist Backlash to Win the Presidency. Time.2022-03-10.

Choe Sang-Hun. Yoon Suk-yeol, South Korean Conservative Leader, Wins Presidency. The New York Times.2022-03-09.

Choe Sang-Hun. Yoon Suk-yeol helped prosecute presidents. Now he wants to be one. The New York Times.2022-03-08.

Park Chan-kyong. South Korean ex-mayor jailed for sexual harassment in fresh blow to President Moon Jae-in」s Democratic Party. SCMP.2021-01-29.

Sam Kim. Soaring Home Prices Stoke Anger Against Korea」s President. Bloomberg Businessweek.2021-07-28.

Yim Hyun-su. Is Yoon Suk-yeol the South Korean Trump? The Korea Herald.2022-03-02.

Yoonjung Seo. South Korea elects opposition conservative Yoon Suk Yeol to be next president. CNN.2022-03-10.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明白知識er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313/1720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