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關鍵原材料價格上揚 大陸二十多家車企漲價

今年以來,大陸車企比亞迪、小鵬等近20家車企陸續宣佈漲價,上漲幅度從千元(人民幣,下同)到萬元不等,多家車企表示「目前車企主要的成本壓力來源於原材料漲價」。

據《經濟日報》3月3日報導,新能源汽車的動力電池價格佔整車成本近一半。目前,從上游鎳、鈷、鋰等資源,到碳酸鋰、氫氧化鋰、六氟磷酸鋰等關鍵原料,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紛紛上漲。

2021年初,動力電池中的主要材料碳酸鋰電池級碳酸鋰僅為5萬元(人民幣,下同)/噸,目前價格已突破46萬元/噸,價格上漲超過8倍;六氟磷酸鋰從10萬元/噸上漲至50多萬元/噸;電池級鈷從20多萬元/噸上漲至55萬元/噸;硫酸鎳從2萬多元/噸上漲至4.1萬元/噸。

持續上漲的原材料價格,給動力電池生產企業帶來巨大經營壓力。去年11月,比亞迪宣佈電池產品漲價20%,國軒高科以及鵬輝能源隨之跟進,寧德時代也不得不上調了部分電池價格。

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紛紛上揚,讓電池生產企業和主機廠不堪重負。

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副理事長董揚認為:「此次原材料價格上漲幅度過大,單靠產業鏈的某一環節很難消納全部上漲。」而因為大陸的新能源市場前期是由財政補貼而成,市場不會接受新能源汽車價格明顯高於同等級傳統汽車。因此,新能源整車漲價空間極小。如果電池漲價幅度超過新能源整車企業可承受的程度,極有可能出現兩年前新能源汽車產銷量下降的局面。

對於原材料上漲的原因,董揚表示「首先是供需失衡,原材料產量增加的幅度跟不上新能源汽車增長的幅度。」

其次,部分原材料主要依賴進口,相關行業缺乏國際定價權。再有,原材料供應商、中間商利用行業景氣度存在聯手資本炒作現象。

董揚表示:「汽車產業是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新能源汽車將成為汽車產業的主流,動力電池將成為萬億元級的大產業,但新能源汽車及動力電池生產的重大波動,會給社會經濟發展帶來不穩定因素。」

中國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秘書長許艷華也表示如果上游礦產資源無所有權、關鍵原材料沒有定價權,動力電池製造業就會淪為「辛苦而不賺錢的組裝工」,新能源汽車產業也難以實現高質量發展。

另據億利汽車知識網2月19日消息,小鵬P7全系上漲4300元~5900元不等;一汽-大眾旗下ID系列兩款車型全系上漲5400元;極氪001車型全系上漲8000元;比亞迪旗下秦、宋、漢、元系列車型也將有3000元~7000元不等的漲幅。

價格漲幅最大的是哪吒汽車旗下的哪吒U Pro400輕快版、400行業定製版和500行業定製版上調1.3萬元,漲幅達到10.59%;漲幅最小的是上汽飛凡的兩款車型ER6和MARVEL R,價格分別上調了1000元和2000元,整體漲幅不到1%。

另外,中共當局再次下調對新能源汽車補貼也加大了汽車行業的負擔。

中共財政部、發展改革委等四家部委在2021年12月31日發佈的《關於2022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稱:「2022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在2021年基礎上退坡30%。」

補貼的連年下調令大陸新能源市場經歷淘汰,新勢力車企已從當初的百餘家到如今只剩十餘家。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304/1716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