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剛剛,豐縣把金融圈給炸了

金融圈,罕見地站了出來,對豐縣城投債表達了某種集體性的厭棄。2月16日,一家金融行業自媒體ratingdog(人稱發債狗)梳理並公佈了豐縣城投債情況,文章瞬間刷爆了金融圈。

豐縣的事情,才剛剛開始。

目前,江蘇省調查組介入豐縣八孩女子事件。

01

金融圈,罕見地站了出來,對豐縣城投債表達了某種集體性的厭棄。

2月16日,一家金融行業自媒體ratingdog(人稱發債狗)梳理並公佈了豐縣城投債情況,文章瞬間刷爆了金融圈。

這篇名為《豐縣有哪些城投債》的文章幾乎全是實打實的數據圖。

要知道,這個公眾號的日常畫風都是這個樣子的——

在這個節骨眼上,這樣一篇文章,讓一眾圈內人士看得「淚目」。

這是屬於金融民工們無言的默契。

這一次,「金融行業和人士走在了維護弱勢群體道路的前列」。

除了轉發至朋友圈「略盡綿薄之力」以外,他們說已還付諸實際行動。

「做非標的朋友們早就已經行動起來了,某信託發行的豐縣經開信託計劃,好幾家代銷方已經從產品櫃枱下架了」;

「二級狗已經抵制某州股票了,是良知也是規避風險」;

《豐縣有哪些城投債》數據圖

該公眾號的日常畫風

甚至有網友分享了自己投資經理擲地有聲的一句話——

「跌到10塊錢我們也不買!這是氣節問題。」

信託行業知名自媒體「國潮說」也寫了相關文章,對讀者們發起預警,要注意此類政信信託產品。

02

當然,除了表達立場,金融圈其實也是在集體規避風險。

因為,人們赫然發現,這個人口不到百萬的小縣城,竟然有着不堪重負的債務!

2021年,豐縣實現財政預算收入33億元,但其債務餘額就高達123億元。

在經濟學上,地方政府債務率的計算公式如下:

債務率=地方政府債務餘額/(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

這一數據反映了地方政府的償債能力。而在國際上,通常會把風險警戒線定在80%-120%。

財政部於2015年也提出,「擬將債務率不超過100%的水平作為我國地方政府債務的整體風險警戒線」。

如果簡單計算一下豐縣的負債率,可以發現已經達到了372%的驚人水準,幾乎是風險警戒線的四倍。

如果再加上地方的隱性債務,豐縣的寬口淨負債率已經爆表——

足足衝到了971.46%。簡直是負債界的天花板。

這是什麼概念?

前幾年被稱為「最牛貧困縣」的湖南汝城縣,斥資4800萬大修廣場,債務率也僅為336%。面對豐縣,望塵莫及。

數據一經曝光,不知道有多少投資人會對豐縣信託產品心裏打鼓。

信心這個詞瞬間就會變成奢侈品。

那些由信用所「背書」資產很可能會貶值。這時還不減持,難道等着踩踏嗎?

更多的奇葩事件正在被接連被爆出——

2015年,豐縣城投為了發債,請來天衡會計師事務所(現5A級事務所)對報表進行審計。

結果,事務所始終沒法找到豐縣6億多的土地整理支出依據在哪裏,不得不給出了一個「非標意見」(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要知道,事務所給出「非標意見」,是非常罕見的情況。

背後的真實意味,不用我說你也懂的。

為此,豐縣城投卻將事務所告上法庭,要他們退回18萬的預付款。

這一系列騷操作,把會計圈的朋友都看傻了。

因為一個董某,整個豐縣經濟都受到波及,各種陳年舊賬統統都被翻出,不知道誰會哭暈在廁所里。

這種影響,涉及到無價的信用,損失難以估算。

後續,豐縣的財力運轉到底會何去何從?

鶴崗已經「財政重組」了。

債務高的小地方,未來都是艱難的。

03

在這場風波中,受到影響的不僅是城投債,就連恰巧跟豐縣產生交集的企業們,也被牽連了。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有網友對豐縣乃至徐州的上市公司、特色品牌和特產等都做了一個集合。

信息流傳開來,網友們都按圖索驥,翻出了自己的「豐縣造」。

例如,在豐縣有代工廠的林家鋪子,被喜好水果罐頭的網友一頓嫌棄;

在豐縣僅僅是設有一個製造基地的雅迪,也開始被網友們冠上「晦氣」的形容詞。

充滿創造力的網友甚至還現編了一段脫口秀——

「我買了台電動車,它總是自動拐彎,尤其是女孩子坐上去的時候,它就會拐。

我一看生產地:哦,徐州豐縣啊,難怪。」

對這些勤勤懇懇埋頭幹活的企業來說,這真是太無辜了,簡直是無妄之災。

要知道,為了打響名聲,這些企業每年都要花費大量的廣告費。

單論雅迪,這家財大氣粗的企業,為了在2018年的世界盃出鏡2分鐘,就付出了2000萬美元的贊助費。

如今,僅僅是因為這個姓董的男人,這些品牌的名聲受到影響,怎一個倒霉了得。

冤有頭債有主。

我建議,這些企業,不妨現在就對董某進行索賠。

豐縣八孩事件中,也是一個新啟示——

今後上市公司的異地投資需要越來越謹慎,尤其要做好民間社會調查。

畢竟,新時代的網友們,已經學會了用消費表達態度。即便是「誤傷」,也有人願意一擼到底。

用錢投票,是他們最後的倔強。

04

八孩女事件,把豐縣所屬的地級市也推向了輿論聚光燈下。

這兩年,作為江蘇的區域性中心城市,徐州的經濟增長較快。2021年,徐州GDP達到8117億元,同比增長8.7%。

在未來2-3年,徐州躋身萬億級城市俱樂部,是沒有懸念的事情。

對於經濟相對不發達的蘇北而言,徐州之前經常被認為是「蘇北榮光」。

經濟的較為繁榮,也體現在飛漲的房價上。

近五年來,徐州的房價從5788元/㎡,一路上漲至1.5萬元/㎡,漲幅高達160%。

但徐州的野心不止於此。

就在前段時間,徐州還提出要對標省會城市和國家中心城市,做到「徐州之於淮海經濟區,如同上海之於長江三角洲」。

在這樣一個高目標的刺激下,本可以期待徐州的後續發力,帶動整個蘇北地區發展。

但現在……

實在是太遺憾了!

目前,江蘇省調查組介入豐縣八孩女子事件。

全民目光聚焦之下,豐縣經歷着一場史無前例的嚴峻拷問。

希望,在江蘇省調查組的徹查之下,大家能看到一個滿意的交代。

同時,徐州和豐縣都需要痛定思痛。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後海二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220/1710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