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特色:我在醫院的手術室,聽過世界上最多的黃段子

「手術里開黃腔,是性騷擾嗎?」。很少有人公開討論這個問題。因為開黃腔這件事在手術室過於普遍,普遍到每一個年輕醫生在進入外科之前,都已經把這當作一個默認的「規範」。

「手術里開黃腔,是性騷擾嗎?」

很少有人公開討論這個問題。因為開黃腔這件事在手術室過於普遍,普遍到每一個年輕醫生在進入外科之前,都已經把這當作一個默認的「規範」。

甚至,有人說:「就因為覺得手術室葷段子聽着噁心,才不學外科的」。

手術室的「潛規則」

沒有一項指認是空穴來風。

陳鳳(化名)是一名正在二甲醫院消化內科輪轉的實習護士,她對丁香園表示,在手術室輪轉的過程中,「十台手術,至少有三台里充斥着葷段子。」

輪轉的四個月里,她跟着帶教老師上了差不多七八十台手術,時常會遇到醫生們說葷段子的場景。每當手術室里來個年輕的實習生,幾位手術醫生便不斷把性話題往新人身上引,新人只能默默低着頭,一語不發。而帶教老師也見怪不怪,並不插手。這一幕,在陳鳳看來很刺眼。

對這個數值的預估,廣東某縣的三甲醫院中醫科醫生萬曦(化名),在回想起她外科輪轉的日子時,給到了更高的比例:「能佔到80%。」

在做這件事的,不止傳統觀念里的男性。萬曦還告訴丁香園,「說實話,女性講葷段子現象也存在,甚至可能會比男性的更露骨。」

丁香園評論區也有讀者留言,談起親身經歷。

圖片來源:丁香園評論區

受害者,卻大多是女性。

2018年,西南醫科大附屬中醫醫院在《中國衛生產業》上發佈研究結果,顯示女性護理人員被性騷擾的發生率遠高於女性醫生。多位醫生同樣表示,護士(尤其是實習期護士)常常會成為手術台上被開玩笑的對象。

這些護士大多20歲左右,在等級制度森嚴的醫院,她們無力發聲,只能默默承受。

開她們玩笑的人,則多為35~50歲的中年男性,他們幾乎都有一定的資歷和職稱,專業能力較強。當他們把黃色笑話說出口時,或許是迫於威嚴,或許出於奉承,許多人會附和他們。

在浙江某私立醫院從事人事工作的呂女士(化名)表示,來做手術的外院專家經常講黃段子,「醫院裏的主治醫生,為了迎合主任級別的醫生,就只能嘻嘻哈哈地附和他們,和他們一起說。」

相比之下,年輕人很少開黃腔。在一線城市三甲醫院工作的男醫生王家帥(化名)說,「快退休的老同志很愛開黃腔,但年輕人很少開。我個人認為老醫生可能快退休了,也就沒什麼顧慮了。」

開黃腔,能算性騷擾嗎?

手術室里的葷段子,就像是湖底的水草——湖面風平浪靜,湖裏卻暗流涌動。

不如,我們先來看看浮出水面的一件。

2021年,網友「不包子的紅豆包」在微博爆料,她被知名大V、皮膚科醫生林某清性騷擾,林私信詢問她露骨的私人問題。

圖片來源:「不包子的紅豆包」微博截圖

最初林某清不承認,甩鍋給助理,後來他認下是自己所為。根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林某清後被醫院正式解聘。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微博截圖

但林某清後來的回應卻和對他的指控形成強烈反差:「如果這個也算性騷擾,那很多醫生都是屬於性騷擾了,在手術室、醫生辦公室、醫療群、飯桌等,那大家都可以被抓了。」言外之意,言語騷擾在他的概念里並不算性騷擾,在手術室等地也常有發生。

那事實上,「手術室開黃腔」算不算性騷擾呢?

答案是,算。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丁香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31/1702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