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名家:救救孩子 解散教師工會

家長、納稅人和政治家們得求着老師上課,這是何等的荒謬。芝加哥十分之九以上的教師都不願上課的事實告訴我們,我們擺放在孩子們面前的人,品質低劣。


救救孩子 解散教師工會 芝加哥十分之九以上的教師都不願上課的事實告訴我們,擺放在孩子們面前的人,品質低劣。(Klimkin/Pixabay)

這事始於芝加哥,91%的工會教師投票支持罷工 ,拒絕做他們領了薪酬該做的事——教課,這讓人難以置信。之後,工會罷工傳播到了馬利蘭、新澤西和加利福尼亞。

自由民主黨人、芝加哥市長洛里‧萊特富特(Lori Lightfoot)斥責芝加哥教師工會 「拿孩子當人質」。她說得對。

那麼,她為什麼不宣佈緊急狀態並解散工會、從工會恐怖分子中解救孩子們呢?或是撤銷合同?因為工會已經違反了合約。如果她做了,她將會是一位英雄。

總統拜登一直在談論他和他在華盛頓的自由黨同僚是多麼地關心「那些孩子」。啊哈,他已經正確地表明關閉學校沒有健康原因。但是,在工會這場最近的鬧劇中,我們的學齡兒童遭到虐待,他卻什麼也沒做。或許是因為教師工會 捐獻的數以千萬計美元的競選經費,超過90%都落入了民主黨的腰包。

現在是讓總統里根(Ronald Reagan)再現的時候了。在他擔任總統的第一年,即1981年,里根總統解僱了數千名非法罷工 的航空調度員,打斷了拒絕上班工作、置公共安全於風險之中的激進工會的脊樑。多虧里根的大膽決定,那場工會試圖強加於我國運輸系統的浩劫得以避免。

我再說清楚一點:正如第一波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已經告訴我們的那樣,沒有任何健康或安全的理由讓教師和學生不出現在課堂。

幾乎是無可辯駁的證據顯示,關閉學校對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傳播沒有任何正面影響。許多研究顯示,將學生留於家中能增加病毒的傳播,因為學生和教師不是在學校,而是在感染傳播更快的社區中。

《全球健康期刊》對90項研究的系統回顧發現,「和成人相比,開放教育設施可能更不易讓兒童和青少年感染更高風險的SARS-CoV-2(中共病毒學稱)病毒。相反,兒童和青少年在家庭和社區環境中感染病毒的風險比在學校高出兩倍以上。上學可以是一種保護因素,在上課期間相對隔離的環境中,減少孩子們接觸社區的機會。」

但是,學校關閉在情感和教育上對學生的進步可能是破壞性的。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發現,上學年,學生的數學平均落後了5個月,閱讀落後4個月。

另一份來自俄亥俄州立大學的研究發現,「全部為遠程教學 的學區,其考試成績的下降幅度比該學年中大部分時間都是面對面教學的學區高出最多三倍。」

左派熱衷於談論社會公正與收入不平等,然而,受學校關閉負面影響最嚴重的都是貧困、少數族裔和成績在學業成績中位數以下的學生。對於上進心強的學生,遠程學習,效果還可以;但對那些最需要上學校的學生、成績不佳的學生,網上學習基本上就如同於不上學。

怎麼辦?是全民反對邪惡教師工會帝國的時候了,它已經成為我們教育系統的蛀蟲。家長、納稅人和政治家們得求着老師上課,這是何等的荒謬。芝加哥十分之九以上的教師都不願上課的事實告訴我們,我們擺放在孩子們面前的人,品質低劣。

解決辦法是什麼?首先,如果教師罷工,置學生不顧,他們應該被解僱,並從此禁止在公立學校教書,就像是那些非法罷工的航空調度員一樣。

其次,這是美國進行學校選擇的時刻。亞利桑那州州長道格‧杜西(Doug Ducey)已經正確地簽發的一個州行政令,宣佈如果任何學區關閉,他將把教育資金直接撥發給家長,以便他們能將孩子送往開門授課的私立、宗教或家庭學校就讀。

有一點是清楚的,將學校的政治控制權交給工會已經給我們的孩子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傷害。他們(工會)就是傷害我們孩子健康和身心的病毒。但如果我們,作為公民和選民,允許這種綁架行為繼續,那我們就得對傷害負責任,這點也是真的。如果我們一直選舉屈從於激進工會的政客,我們就該受責備。

我們需要英雄般的里根再現來結束這個悲劇,現在就結束。

放過我們的孩子吧。

作者簡介

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一名保守與自由注意倡導組織FreedomWorks的高級研究員,激發繁榮委員會的共同創立者。他的新書名為「哥斯拉:政府的無情膨脹如何使美國陷入貧困」。

原文:Save the Children, Fire the Teachers Union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20/1698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