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美媒:美中防疫一弛一張,兩種價值觀和制度的激烈碰撞?

作者:

西安之後,河南禹州、安陽再遭封城,多個城市局部被封,1400萬人口的天津也在封城陰影籠罩下。封城引發的次生災難以及人道危機讓國際社會和越來越多中國人反思中國的清零政策。

與此同時,美國的抗疫方式及每日新增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病例也讓國際輿論,尤其讓許多中國人感到萬分不解。

中國官媒稱「美國抗疫從失敗走向失敗」,社會民不聊生,醫院不堪重負,正在形成「一場真正的人道主義災難、更是人權災難」。美國疫情猖獗已近兩年,美國人民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美中抗疫是兩種無法交集的平行空間,背後有怎樣的價值觀和制度的衝突?「不自由勿寧死」與「好死不如賴活」,你到底要哪個?

美國資深媒體人魏碧洲認為,美國人的生活儘管受到影響,但都是基於他們自己的意願和選擇。人們的生活、每天的安排並沒有受到政府的強迫。何況很多媒體沒有弄清數字背後的意義就對數據斷章取義,這是對美國疫情的誤解。

魏碧洲說:「就整體情況來講,美國人本身生活重要的核心:上班、上學、買菜、購物,等等這的確當然受到影響,絕對無可否認的。但是這影響完全是個人自願的,沒有人強迫你說今天不准買菜,沒有人強迫你幾點鐘去買菜。學校上課與否和家長之間的溝通都是在密切進行的,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跟學校反應的。所以從很大一部分程度來講,的確受到影響。美國的經濟也受到影響。可是呢,都是按照個人、自己的意願在做的。美國這邊自己的聯邦跟地方之間有權力上的制衡和衝突,這個是已經早就存在的事情,所以遇到任何事情都會產生聯邦權力和地方權力的分割,每個州的民情風俗都不一樣。總體來講,不管地方或者是聯邦都是在尊重個人選擇的情況下所一個出發點。即使要強制戴口罩、打疫苗都會收到憲法和法律上的挑戰。至於剛才提到的數字性的東西,現在兩年下來了,媒體對於報道這件事情幾乎已經開始產生麻痹了,並沒有自己把這個數字或者背後的意義去說清楚。」

前美國沃爾特•里德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認為,中國政府用行政手段清零的做法無異於把人當作動物,忽略了人的自救能力和人道損失,缺少了秩序和人們正常的精神狀態的一個社會不能稱之為正常持續發展的社會。

林曉旭說:「其實人類過去根本就不敢想像呼吸道疾病能夠從行政手段上清零,這是做不到的一件事情。更何況現在COVID病毒傳播力這麼強,這其實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中國政府現在清零的做法實際上是中國政府基於他們多年的動物防疫的經驗推到人這邊來。因為從動物防疫的角度來說,並不考慮這個動物是否有自我救助的能力,也不需要考慮藥物到底有多大的副作用,也不用考慮他們會不會精神崩潰。這麼多有可能染病的豬、雞,你把它遷到一個地方馬上隔離起來,作為一個飼養主單方面就可以決定的,一夜之間就決定把雞捕殺。就是只要你考慮了經濟,我願意承受多大的損失。政府做決定很簡單,或者說飼養主做決定很簡單,只要下定決心做,我願意承擔一定程度的損失,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把這樣一套模式推向社會,帶來社會性的、次生的人道災難就會非常嚴重。你完全忽略了人們自己的能力,而且從科學角度上來說,也完全排斥了自然感染帶來的自發免疫力,人們通過其他不同的手段能夠帶來的自救的、提升自己免疫力的能力。而且整個社會的運作也不完全依賴於科技,或者醫學技術方面的發展,某個疫苗、靈丹妙藥的出現。整個社會的運轉需要正常的社會秩序、正常的謀生手段、還有人們自足的渠道、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人們正常的精神狀態,這一系列都要到位,整個社會才能正常持續的發展和生存。」

魏碧洲認為,中美抗疫的方式不同,不能簡單用「價值觀」不同來概括,更多是基於對人的尊重不同。美國政府相信老百姓有自主選擇、作出判斷的能力,因此美國政府更多地就是提供疫情的可靠信息,而不是強制每個人每天應該在哪裏、應該做什麼。

魏碧洲說:「這就是根據對於人的尊重不同。實際上全世界大概只有中國在搞清零政策了,每個國家都在認真思考(與病毒)共存這個議題。一直是這樣的,小兒麻痹症、肺結核,我們都是與病毒共存的結果,並沒有因為這個樣子把小孩子全部鎖起來。在美國來講,基本上以尊重人為主,國家政府提供足夠的信息,這個病該怎麼治、這個病會怎麼傳染,它提供足夠的信息,然後老百姓自己去做選擇,沒有人讓你去做什麼、不做什麼。我們今天去超市買菜,人很少,並不是因為政府不准你買菜,或者規定這家今天買,那一家後天買,沒有這樣的政策。是個人自己意識到我去超市可能會排隊,可能會遭受感染,所以我今天不去,或者少買一點。是這種自律的情況下讓我們看到,不管是經濟生活減慢也好,或者是生活重心慢慢改變,這完全是自己吸收報紙、電視、網站各種諮詢之下,大家做出來的選擇。」

林曉旭擔憂,中共的抗疫方式反映出其對社會個人的長期洗腦之下,只把人當作一個數值對待。

林曉旭說:「中共希望把老百姓洗腦以後讓他們覺得他們真的是在戰時狀態,對病毒進行戰爭。這其實是很荒謬的,人即使是連人這個層面的敵人都不一定能消滅掉,更何況是微觀的病毒呢?病毒有自己的流行規律,就像大海嘯,該來的時候,你能夠說『我戰勝海嘯』嗎?所以很多事情是非常荒謬的,在共產主義無神論的思想下,長期渲染,人們已經被剝奪了人性的基本判斷,包括因為疫情給很多人帶來的不必要的摧殘,喪失一個基本的悲憫之心,才會說出這樣的話。所以這裏面確實牽扯到基本的道德價值觀問題。很多老百姓在中國長期洗腦之下,認為人只是一個數值,只需要從功利的角度去看。」

(美國之音記者曉歌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3/1695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