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北明:普京現象

作者:

提要:

一,全力復興東正教

二,信仰和價值

三,思想資源

一,全力復興東正教

1999年末,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突然宣佈辭職,時任總理的普京根據俄羅斯聯邦憲法規定出任代總統。普京對這一突如其來的變化並不情願,他形容這是「相當沉重的負擔」,普京解釋他的選擇說:"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推理,但同時,我也必須考慮另一種邏輯。命運為我提供了在最高級別為國家工作的機會,如果我說,不,我要去賣葵花籽,或者去做私人律師,那就太愚蠢了。我畢竟可以在以後做所有這些事情,所以我決定這必須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事情都是往後推。"(Biography/Acting President oftheRussian Federation/ Vladinir Putin-personal Website)2021年12月11日播出的一部紀錄片《俄羅斯,最近的歷史》(Russia, Latest History)中,普京回憶說1990年代他曾兼職做出租司機賺取外快。據此判斷,在突如其來的變化面前,他關於「買葵花籽或作私人律師」的猶豫是可信的。知難而退不是普京的性格。最終,在上個世紀最後一天,1999年12月31日,他就任俄羅斯聯邦代理總統:他接過了葉利欽留下來經濟衰敗、金融寡頭壟斷、政治崩潰、無政府主義盛行、社會混亂、道德崩潰的爛攤子,站在了本世紀的大門口。

七天之後,他就以代總統身份發表了一封公開信,稱讚東正教在俄羅斯歷史及現實中的獨特作用。那天是2000年1月7日,俄羅斯東正教聖誕節,信是他向俄國東正教會發出賀信。

上帝的國策:東正教回歸為國教

蘇聯當局自戈爾巴喬夫開始,就為信仰的回歸打開了綠燈:戈爾巴喬夫的「新思維」滲透其治國理念,而他的「道德立場」(戈爾巴喬夫語)和言論更與基督教信仰一拍即合,這導致信仰禁忌在蘇聯開始打破。葉利欽主政後,乾脆下令東正教堂歸宗,並開始對斯大林時期毀壞和教堂進行維修或重建,俄羅斯傳統價值隨着重新響起的教堂鐘聲開始復甦。然而將慘遭打壓共產黨無神論打壓74年的東正教正式恢復名譽的,是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總統普京。

自普京向俄國東正教會發出聖誕節祝賀的第一封賀信,他逐步開始採取一系列的措施恢復東正教在俄羅斯社會的實際地位:簽署文件,從國家基金中撥款200萬盧布修建克里姆林外圍的幾個大教堂(2005年,聖母升天大教堂、聖三一大教堂群、聖約翰教堂);要求軍中設立神職人員,並建立武裝部隊主教堂(the Main Cathedral of the Armed Forces);與全俄東正教各教會主教進行商議,並決定給予中小學以自願原則開設「俄羅斯宗教」課程的權利(2007年);開放提供傳播東正教的其他渠道,如與媒體和廣播協議,設置相關的欄目。(王正泉:普京與東正教,《百年潮》2008年第8期)

目前俄羅斯東正教的復活節、俄歷聖誕節、其他東正教節日,均被定為國家法定假日,而俄羅斯東正教復活節等重要慶典則以國家級別規格舉行,由電視台實況轉播。東正教在這個前共產黨國家俄羅斯再度成為國教。

有意味的是,俄羅斯東正教沒有干預政治,俄羅斯政治卻伸手拽住了東正教:在共產主義信仰瓦解之後,歷屆總統選舉都有東正教會的參與,總統就職儀式亦有正教首領到場見證,全俄正教大主教阿列克謝二世還曾當選為杜馬議員。這意味着信仰得到尊重,神職人員地位提升,信眾身份得到國家認可。

國務中的宗教事務:執政20年,聖事600次

自出任俄羅斯總統,每年俄羅斯東正教重要的教會活動,普京都撥冗親自參加,即便 大陸出訪也不例外。這是蘇聯政權解體後,俄羅斯呈現給全球人類的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也是普京不同於其他各大國領袖的行為方式。

在宗教現場活動中,普京經常並非旁觀者或站台者,而是參與者。東正教儀式的嚴格與繁華在新教和天主教中獨樹一幟,普京對所有儀式和規矩謹遵不怠。2002年8月赤塔市祈禱儀式中,他按照東正教儀式向沙俄將軍聖骨行聖禮;2003年7月高爾基市的索洛夫聖人成道百年紀念大典,他親吻了這位聖者木乃伊面頰;2006年1月東正教聖誕節,酷寒五十多度,他前往東薩哈共和國雅庫次克市大教堂,親自點燃了的慶典的蠟燭並參加聖誕禱告、聆聽主教祝詞;同年4月莫斯科耶穌救贖大教堂復活節慶典,他前去參加並聆聽主教阿列克謝二世的佈道;2007年4月東正教復活節,他出席祈禱儀式,親吻復活節彩蛋……。(王正泉「普京與東正教」,《百年潮》2008年第8期)。

他還領導並參與的東正教建設活動:2015年3月(11日),他召開監事會、董事會和社區委員會會議,商議出版《東正教百科全書》事宜;2017年5月(29日),參觀巴黎的俄羅斯東正教精神文化中心,2017年5月31日,參觀俄羅斯東正教舊式教會的羅戈日斯卡婭-扎斯塔瓦(Rogozhskaya Zastava)精神中心;2018年8月23日,他向第三屆國際東正教青年論壇致意;2019年1月(31日)他出席紀念俄羅斯東正教地方議會成立十周年和牧首登基的聚會……。2021年5月(2日)他向莫斯科和全俄羅斯的基里爾(Kirill)牧首,也就是2009年2月1日就任的俄羅斯東正教的總主教,致以東正教復活節的問候……等等。(俄羅斯普京總統官方網站)

如果不分巨細,普京參與的東正教會活動可以羅列很長的單子。據北明依據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官方網站的記錄,進行的不完全統計,普京自2000年就任總統以來,截至到本年度(2021年)5月2日東正教復活節,他所參與的與東正教有關的各類活動包括賀信、致意、會面、參觀、出席或參與全俄羅斯各地重要的宗教慶典、祈禱、紀念儀式等等,次數多達近600次,確切是596次。以普京當政前後20年為計,平均每年30次,每月1次。除了政教合一的國家,這是世界任何一國首腦都沒有的記錄。如果再加上他以個人身份參加的教堂活動,這個記錄則要大幅增加。

彌合分裂的東正教:「它將在普京傳記中一大字標題出現」

普京對俄羅斯東正教有一項極為重大的貢獻:他以精誠之力,彌合了俄國東正教八十年的分裂局面,使之恢復為一個整體。

布爾什維克革命的重大惡果之一就是,以其壓倒性的存在分裂了俄羅斯東正教會——十月革命成功之後,俄羅斯神職人員開始逃離本土,起初在白軍控制的南部一個城市斯塔夫羅波爾(Stavropol)建立分離式教會,隨着紅軍推進,教會輾轉到歐洲,最終在美國紐約建立了總部。1927年,俄羅斯本土的莫斯科牧首,簽署了效忠斯大林掌控下的無神論蘇維埃政權的聲明,此後,海外的俄羅斯東正教會切斷了與莫斯科的所有聯繫,世界最大的東正教會就此一分為二,互不承認。

蘇聯解體後,普京於2001年和2003年兩度訪美期間,撥冗拜會海外俄羅斯東正教會領導人拉夫爾(Metropolitan Lavr/ Laurus),邀請他歸國考察,並帶去了俄羅斯本土東正教會領袖、莫斯科牧首阿列克謝二世(Patriarch Alexy II)的邀請信。2003年,莫斯科東正教會收回效忠蘇維埃的宣言,承認這是一個「悲慘的妥協」,至此,普京的第二次美國走訪產生效果,紐約與莫斯科兩大教會中心恢復了中斷的聯繫。

四年之後,2007年5月16日,紀念基督復活的日子,被斯大林炸毀後於1991年重建的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燭光輝映,鐘聲繚繞,肅穆莊嚴,俄羅斯海內外東正教會在那裏舉辦了合併統一儀式。兩位宗教領袖,莫斯科東正教會牧首阿列克謝二世和紐約俄羅斯俄海外東正教會領袖拉夫爾共同簽署了恢復教規關係協議的「聖餐法案」( theAct onCanonical Communion)。俄羅斯東正教作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正教會自主教會,終於擺脫共產主義無神論環境下產生的分裂局面。

這是俄羅斯舉足輕重的歷史事件,其意義,從宗教角度看超出了宗教,從政治角度看超越了政治:「普京不僅是一個相當成功的管理者,而且是一個團結教會的人。……它將在普京的傳記中以大字標題出現。」這是俄羅斯宗教社會學權威人士、《俄羅斯日報》宗教雜誌主編馬克·斯密爾諾夫(Mark Smirnov)的相關評論。普京則認為,這是「劃時代的事件」,是一個「真正的國家」所具有的「巨大道德意義」。(俄羅斯:東正教會歷史性的統一水到渠成 Russia: Orthodox Churches Poised For Historic Reunification by CLAIRE BIGG,自由歐洲電台2007年5月16日https://www.rferl.org/a/1076512.html)

Signing the Act on Canonical Communion is the event affects all Russians, is of historic proportions, and has a huge moral significance(簽署聖餐法案是一個影響所有俄羅斯人的事件,具有歷史性的意義,並具有巨大的道德意義),MAY17,2007 CATHEDRAL OF CHRIST THE SAVIOUR, MOSCOW(2007年5月17日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圖片和說明文字源自普京總統官方網站

國家最高獎章:鎖定耶穌「第一使徒」

就在本集節目撰稿上機的11月20日晚間,俄羅斯傳來來消息:普京簽署總統令,並在克里姆林宮聖嘉芙蓮大廳舉行儀式,將俄羅斯聯邦最高國家獎章——「聖安德魯第一使徒勳章」(Order of St Andrew the Apostle the First-Called)授予全俄東正教現任牧首基里爾(Kirill,註:世界基督教三大派,天主教的統一領袖的稱謂是教皇或教宗Pope,東正教統一領袖的稱謂是牧首Patriarch,新教沒有統一的首領)。表彰他為促進俄羅斯精神和文化傳統的發展做出的傑出貢獻。

聖安德魯(Saint Andrew,漢語又譯做聖安德烈)是基督耶穌十二使徒之一,根據《聖經·約翰福音》,他生於加利利海邊城鎮,是耶穌的第一個使徒。希臘神學家奧利金(Origenes Adamantius)考證說,他傳導的地區是小亞細亞沿黑海一代,因此他被神學界確認為是俄羅斯的守護聖人。俄羅斯聯邦的這一最高勳章,始設於1698年沙皇俄國時期力主學習西方,力行改革的彼得大帝,以紀念耶穌這位第一個使徒和俄羅斯的守護聖者。該勳章只授予一個等級,只頒發給最傑出的平民和軍人。此獎在蘇共統治時期被廢除,但在蘇聯解體七年後的1998年,此獎設立的第三百年,重新恢復。

俄羅斯聯邦的最高國家獎章以基督耶穌使徒的名字命名,說明這個國家深厚的宗教信仰傳統,普京簽署總統令,把此獎頒發給當代東正教大主教,顯示了普京的治國方略的重點所在是精神、文化與價值,不是物質、功利與實惠。

11月20日是俄羅斯東正教牧首的華誕日。普京選擇在這一天頒獎,賦予了這一國家級別的活動以人情與愛的暖意。以下是普京頒獎詞全文,他全力復興東正教的國策,在他的頒獎詞中可見一斑:

牧首陛下,請允許我在您75歲華誕之際向您致以誠摯的問候。

您選擇了精神和道德服務的之路,您追尋它,帶着尊嚴、智慧和對我們人民與俄羅斯命運的責任的深刻理解。

顯然,教會經歷了順利和艱難的時期,但目前,它的聲音又獲得了重要的意義;它正在受到重視和信任。在很大程度上,這是您個人努力和不懈的牧養工作的結果,是您真誠地關心將和平、正義、愛和相互理解的理想,注入人們的心中的結果。

在您的深思熟慮的精神指導下,教會正積極參與社會生活,解決當前的社會問題,實施關係到整個國家的大型項目。

您卓有成效的牧養服務不僅在俄羅斯而且在國外,都贏得了最高的評價,並且在我們廣大國家的數百萬信徒中贏得了尊重。

我還想指出,您對促進我們人民的傳統價值觀,保護我們的歷史和文化遺產,做出了巨大貢獻。

今天,在我們與新冠病毒疫情作鬥爭的時候,您發出的、在威脅面前團結起來的呼籲,激勵着俄羅斯東正教神職人員、志願者和所有踐行幫助病患、提供護理和精神支柱的仁慈使命的人們。

牧首陛下,我非常榮幸地讚頌您的功績和為我們祖國的利益所做的工作,並授予您俄羅斯最高獎項——聖安德魯第一使徒勳章,您是一位特別受人尊敬的教育家和基督教信仰的傳教士。

再次祝賀你的生日。祝願你身體健康,在你的崇高服務中取得成功。(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2021年11月20日,普京簽署總統令,並喺克里姆林宮聖嘉芙蓮大堂舉行儀式,把俄儸斯聯邦嘅最高國家獎章——"聖安德魯第一使徒勳章"( Order of St Andrew the Apostle the First-Called)授予俄東正教現任牧首基里爾曬( Kirill),表彰佢為促進俄羅斯精神同文化傳統嘅發展作出嘅貢獻。圖片選自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二,信仰和價值

受洗與朝聖

人們忘記了問一個問題,如此親身參與東正教活動的俄羅斯總統普京,是東正教徒嗎?當我們注意到參加一些祭奠儀式的普京在胸前劃十字的時候,同樣的問題浮現出來:這個前克格勃職員竟是東正教徒嗎?答案是:是的。而且嬰兒時期就受洗了。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我是北明。這一集我們考察普京個人的信仰和他的價值觀。

普京出身寒門。1952年10月7日他呱呱墜地,1953年3月5日斯大林死亡。二人在世交叉的時間只有150多天。斯大林死於蘇聯鋼琴家尤金娜那張舉世聞名的唱片下的時候,普京還在母親的襁褓中咿呀蹬踹,普京是在後斯大林時代的陰影中成長的。斯大林強行無神論,民間卻暗地我行我素,普京的父親是黨支部書記,普京的母親卻和斯大林的母親一樣,篤信東正教。而普京本人和斯大林一樣,幼年的影響來自母親。母親在普京出生不久,就背着黨支部書記的父親,跟同樣篤信東正教的鄰居大嬸一起,把小普京帶到教堂受了洗。

囿於大環境,普京一直迴避自己的東正教徒身份。1990年柏林圍牆倒塌,東西柏林統一,在前東德為KGB效力的普京述職回到列寧格勒(聖彼得堡)。他退出克格勃,脫離蘇共,後轉入市政府部門供職。

1993年,普京剛好過了40歲,那年他作為代表團正式成員訪問以色列。行前,母親把四十年前為他洗禮的十字架給他戴上了,囑咐他到以色列聖墓教堂取靈氣。母親一樣,兒子不同:斯大林終生違背母親意願和教誨,拒絕成為神父;普京相反,他在以色列鄭重地踐行了母親的囑咐,戴上的十字架至今沒有摘下來。

同年,普京再赴以色列,這一次是私人身份,並帶領全家專程到耶路撒冷朝聖。

懺悔與讀經

這位俄羅斯最高政治領袖,在私人領域奉行東正教徒的生活方式。定期到教堂做禮拜,謹遵正教各種聖禮聖事。

普京就任總統後,除了立即公開向東正教發出聖誕節賀信,還做了一件事,是私事,舉世關注:聘請莫斯科修道院大司祭、俄羅斯東正教會主教、深受歡迎的作家蒂洪(Tikhon,世俗名Georgiy Alexandrovich Shevkunov)做他的私人懺悔神甫,這位神甫也是傳聞中普京的精神顧問(spiritual adviser)。

此事國際社廣為認知,普京和蒂洪二人不置可否。對普京而言,這是個人與上帝之間的事,與他人和公眾社會無關。普京雖然是世界頭號公眾人物,他在私人事務上一貫低調,他不認為有必要將個人信仰生活中的細節做公開表述。蒂洪則在一次被問及他與普京的特別關係時回答說:「如果你願意,你可以相信,但它們肯定不是我傳播的。」("Putin and the monk". FT Magazine.25 January2013)

事實上,早在九十年代末期,蘇聯解體七年之後的1998到1999年,普京任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局長,那時,莫斯科修道院就是普京經常光顧的地方。(Putin’s Rumored Confessor Denies Contracting Coronavirus:https://www.themoscowtimes.com/2020/04/24/putins-rumored-confessor-denies-contracting-coronavirus-a70093;「Putin's God Squad: The Orthodox Church and Russian Politics」 BYPETER POMERANTSEVON9/10/12 AT News Weekhttps://www.newsweek.com/putins-god-squad-orthodox-church-and-russian-politics-64649)此外,普京經常攜同蒂洪進行國際旅行,也是國際輿論有目共睹的事。

懺悔是東正教的重要聖事和聖禮,在俄羅斯文化中舉足輕重,縱觀俄羅斯文學史,幾乎沒有任何一部俄羅斯名著不涉及懺悔意識。從十七世紀開始,懺悔在俄羅斯就不僅是一種文學題材,不僅是人物自傳的主要內容,甚至成為一種政治工具。美國紐約州立大學俄羅斯文化與宗教項目教授娜迪亞絲·基森科(Nadieszda Kizenko)前不久(2021年4月)在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新書,專門回顧和討論懺悔聖事在俄羅斯歷史和文化中的現象及意義,書名就是《有益於靈魂:俄羅斯帝國的懺悔史》(Good for the Souls: A History of Confession in the Russian Empire)。她認為俄國「法律法規、神學論文、藝術表現和過去的書面懺悔,以及當今的實踐創新,都表明懺悔在現代俄羅斯宗教和政治文化中獨特而持久的重要性。」懺悔作為東正教的一種聖禮,是每個東正教徒自我救贖的必修功課。而對普京這個現任總統和前克格勃職員,專門聘請私人懺悔神甫,不僅是為了謹遵正教聖禮,這一聖禮作為自我救贖的方式,對他具有特殊的精神與心理上意義。

普京雖然對此不事聲張,但是在就任俄羅斯總統的當年,也是聘請私人懺悔神甫的當年,2000年的10月,他接受法國記者採訪,回憶了自己的信仰來歷並總結說,東正教給他帶來內心平靜的道德基礎,他說:「我對我同俄羅斯東正教的關係感到驕傲。我認為,這是很大的榮幸,這把我同自己的人民和人民的文化聯繫在一起,這給我以某種內心平靜的道德基礎。」

即便日常生活,在蘇聯解體後百廢待興的繁忙公務中,普京常乘飛機旅行公幹,他依然在飛機上放置了聖像等聖物,並放有一本《聖經》,飛行時間夠長時,他在天上讀《聖經》。(同上)

價值與信念「沒有東正教,就沒有俄羅斯」

普京帶領俄羅斯回歸東正教,目的是重建這個民族的精神支柱和道德準則。普京的核心思想是:蘇共解體後的俄羅斯必須尋找自己的改革良方,既不能回到列寧、斯大林時代,也不能照搬西方,而要接續自古以來俄羅斯傳統價值。

他下面這些言論直擊俄羅斯民族特有的精神氣質,重圓俄羅斯舊夢,開啟了這個民族被馬列主義十月革命所踐踏和關閉的神聖之門。

進入千禧年的之前的最後一天,1999年12月30日,普京登上俄羅斯罪最高政治舞台,旋即像全俄羅斯發表題為《千年之交俄羅斯》的演講,分析人類現代化趨勢和國際大勢以及俄羅斯面臨的困境,並在此基礎上提出:俄羅斯人的傳統價值是俄羅斯社會團結的立足點,他強調要把「普遍的人道主義價值觀與傳統的俄羅斯價值觀有機的統一」是「俄羅斯的新觀念。「一個國家必須要有一些基本的、極為重要的價值觀,即我們的愛國主義,我們的文化,我們的宗教。」「不管什麼人在我們國家掌權,都將利用東正教的基本原則」;「如果沒有東正教的信仰與文化,俄羅斯或許無法成為一個國家。」

此後,他的基本價值理念日益清晰,我們順着時間順序大致瀏覽一下:

2000年1月7日,在給全俄東正教會發出的第一封賀信中,他強調東正教應成為「國家和全體人民的道德準則和精神支柱」,他稱東正教「有助於俄羅斯社會的穩定與和諧,有助於國家精神道德的復甦」。

2002年2月,接受美國記者採訪,他說: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沒落之後,「任何東西也不可能像宗教那樣在人的心靈中有效地代替一般人性的價值觀」。

2005年1月6日,他向全俄羅斯東正教信眾表示節日祝賀時說:東正教在俄國社會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東正教使俄國人保持了民族傳統的歷史,東正教在俄羅斯的復興和強大中功不可沒。

2008年1月7日,普京在聖誕節向俄東正教信徒表示祝賀時說:「這個節日讓我們回歸固有的精神價值觀,它使我們百萬人聯合起來。這種價值觀在俄羅斯歷史上扮演了特別的角色,它根植於我們民族文化中。」

他強調:「在俄羅斯復興的偉大事業中,東正教起著特殊的精神作用」;東正教「是國家和全體人民精神世界的核心」;「俄羅斯的文化首先是建立在東正教基礎上的。俄羅斯之所以強大,正是因為它擁有永遠的價值——東正教傳播下來的價值」。(以上轉引自王正泉「普京與東正教」,《百年潮》2008年第8期)

2007年普京針對俄羅斯東正教海內外兩派教會的和解表示祝賀,他說:正教是俄國社會的重要支柱,協議的簽署對重構俄羅斯人的道德和精神意義重大。

2009年3月11日在國務院和總統與宗教組織合作委員會聯席會議上關於國家機關與宗教組織在年輕人的精神、道德和公民教育方面合作的講話中,談到蘇聯時期和1990年代形成的道德真空對年輕一代的負面影響時,他說:「宗教組織在維護我們年輕人的精神健康和道德價值觀方面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社會道德的來源在於我們國家的宗教傳統及其人道主義趨勢。「

2013年7月23日,慶祝羅斯洗禮1025年,他發表講話:

"羅斯的洗禮是一個偉大的事件,它確定了俄羅斯和烏克蘭在未來幾個世紀的精神和文化發展。我們必須記住這種兄弟情誼,保護我們祖先的傳統"。

2014年7月18日在紀念拉多涅日的聖謝爾蓋(St Sergius of Radonezh)誕辰700周年儀式上,他說:不幸我們生活在困難時期。無論是在國際舞台上還是在我們的精神和道德生活中,都有很多很多的問題需要我們去克服。但我們只有遵循拉多涅日的聖謝爾蓋制定的理念,才能在這方面取得成功。牧首和我回顧了他今天早些時候的話,他對團結和愛的呼籲。他說,只有在團結和愛中我們才能找到救贖。

2018年1月24日,他向參加第26屆國際聖誕教育讀物的與會者致意,強調道德價值和人類的未來:道德價值觀和人類的未來是論壇議程上的主要議題。我相信,它將為你們有意義的討論定下調子,並確定關於與這個國家的教育發展和培養新興一代有關的迫切問題的辯論的主要載體。這些是不變的精神和道德理想以及愛國主義和公共精神的傳統,幾個世紀以來將我們的國家團結起來,提供重要的指導,幫助國家在進步的道路上向前走"。

2018年4月8日,在祝賀東正教和所有俄羅斯人慶祝復活節時,普京說:

"復活節這個偉大的節日象徵着生命、善和愛的勝利,具有巨大的道德意義。它喚起人們的信仰和希望,激勵人們行善和幫助鄰居。它將人們聚集在精神價值和理想的周圍。這些春天的日子充滿了歡樂,幫助我們抓住了我們長期以來的傳統和習俗的重要性。

2018年普京參加在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舉行的神聖的復活節儀式。圖片來自塔斯社/俄羅斯四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2019年10月18日普京在第23屆世界俄羅斯人民理事會上,向莫斯科和全俄羅斯牧首基里爾、第23屆世界俄羅斯人民理事會的與會者、組織者和嘉賓致以開幕問候:文明目前正面臨着最嚴重的人口挑戰,許多國家正在經歷一場真正的危機,基本的道德和家庭價值觀的破壞性貶值,這些價值觀在幾個世紀和幾千年來一直定義着社會的生活。我堅信,俄羅斯自信的前行,它的主權和國家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對精神價值的保護和加強,以及對俄羅斯和我國其他民族的保護和增殖。……當然,我們還需要結合國家和公眾的努力,並保持與俄羅斯東正教和俄羅斯其他傳統宗教的合作"。

2021年1月7日聖誕節的向東正教徒和所有慶祝聖誕節的俄羅斯人致以問候:

"這個美好的節日用愛和善意的光芒照亮了世界,給數百萬人帶來了歡樂和希望,並引導他們走向永恆的精神價值。……至關重要的是,俄羅斯東正教會以及其他基督教教派要不斷關注社會的道德健康問題,關注加強家庭制度和培養年輕一代,並真誠地關心保持民族間和宗教間的對話"。

2021年10月21日普京在瓦爾代國際論壇會議上,針對全球化趨勢和世界秩序的急劇變動表示:「……我們面臨的危機是觀念上的,甚至與文明有關。……我堅信為真正的價值觀而奮鬥、以各種方式維護價值觀是十分必要的。」「在現代脆弱的世界中,在道德、倫理和價值觀領域的堅實支撐的重要性,正急劇增加。」(以上引自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普京執政20年的言論足以證明他的價值源自俄羅斯的東正教,直抵人的道德精神。他從俄羅斯的宗教傳統中,尋找現代俄羅斯社會道德的來源。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專題節目《北明非常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6/169239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