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蘇聯時期的「精神病」歷史

把自己不喜歡的人弄進精神病院,這個操作在全世界都有很長的歷史了,所以,在各國都有一個長盛不衰的話題,就是萬一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如何證明自己不是精神病。

而系統性、開創性的把一大批人送進精神病院,還要首推當年的蘇聯

事實上,在1940年代後期,斯大林領導下的克格勃就對「精神病療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早在那個時候,他們就發現,「精神病」這個東西在日後會有奇妙的作用。

在蘇聯的早期,對持不同政見的人主要的措施是給他們找個罪名關進勞改營,最著名的古拉格勞改營就是那時候產生的。

但隨着蘇聯的體制越來越僵化,社會上暴露出來的問題也越來越多,於是反對當局的人數也多了起了,這時候,蘇聯的當政者發現,單純把他們送去勞動改造已經有點來不及了。

1959年,當時的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提出了一個創造性的理論:在蘇聯這個幸福的國度里,絕對不應該也不可能出現持反對dang和政府的人,所以,那些過着幸福生活還反對的人,就一定是精神狀態不正常的。

赫魯曉夫這就是在告訴蘇聯人,過着這麼幸福的生活還瞎折騰,那你可就是有精神疾病的症狀了。

蘇聯領導人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在克格勃如日中天的時候,蘇聯的精神病監獄也應運而生。

最牛B的是,作為一個以德服人的國家,蘇聯的精神病監獄並不是簡單粗暴的把人關進去,他們還有一套完整而科學的體系。

列寧格勒,有一個心理神經學研究所,這裏是真正搞關於精神病科學研究的。

在莫斯科,還有一個法醫精神病學研究所,這裏名義上是專門研究社會類精神問題,其實就是如何用精神病的病理,把一個持不同政見的人確診為精神病。他們還給這種操作起了個高大上的名字:「精神療法」。

這樣,他們就可以把「病人」關押起來,並在他們的身上實施各種「治療」。而且這一切還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為「病人的切身利益」,也是為了「全社會的共同利益」。

右一安德烈·斯涅涅夫斯基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蘇聯著名精神病學家安德烈·斯涅涅夫斯基研究出了一種「呆滯型精神分裂症」。他認為確實有一種精神分裂症會讓一些人反抗政體。

按照蘇聯科學家的說法,那些得了「呆滯型精神分裂症」病人的主要特徵就是對現行體制不滿或表示抗議。從病理上說,是因為病人「無法把握現實而轉向對體制的不滿」。

而且,這是一種「漸進性的精神分裂症,病情會由重到輕,惡化的過程有快有慢,並且在極度惡化之前病人身上並沒有預兆」。

也就是說,不管你有沒有症狀,都可以被判定為精神病,一旦被認為是精神病,即使你沒有症狀,他們也可以說你是早期患者,可以說是相當厲害了。

蘇聯精神病院

正是在這套理論的帶領下,全蘇聯有幾百家醫院參與到「精神療法」的體系里。

到1960年代後期,蘇聯人民對當局的反抗又進入了一個新時期,還出現了索贊尼辛和安德烈.薩哈羅夫種人,他們不僅有一套理論,還有超強的社會活動能力,這時候,「精神療法」的任務就更加艱巨了。

當時的克格勃的負責人是安德羅波夫,他後來接替伯格日涅夫成為蘇共總書記,他又提出了一個偉大的計劃:對「持不同政見者和他們背後的帝國主義力量」發起復興式的總攻。

1969年,安德羅波夫提出,要一次性全部清理掉反蘇維埃的異見人士,因此他頒佈了一條法令:「防止精神病人危險行為措施條令」。

這個法令授權所有的精神科醫生,只要是有人符合某些在政治上描述的條件,就可以確診為精神病患者,就可以把他們都關起來。

這還不是最厲害的,最厲害的是,安德羅波夫當局還鼓勵醫生們主動去「尋找」得了精神病的政治犯,醫生甚至還可以對某些精神病搞「釣魚診斷」,也就是在醫學上給政治犯們設一些「精神病的陷阱」。

於是,世界精神病診斷史上的奇觀出現了,蘇聯的精神科醫生的變身成了警察和法官,只要有需要,他們就可以把一個正常的人判定為精神病患者。

根據「政治用途精神療法國際聯盟」的資料顯示,整個蘇聯時期至少有20,000人因為政治原因被關進了精神病院,不過很多歷史學家認為實際的數字比這個要高很多。

被當成精神病關進監獄的有蘇聯物理學家安德烈.薩哈羅夫、詩人約瑟夫.布羅茨基、作家和人權活動家彼得·格里戈連科,文學批評家,翻譯家瓦萊麗塔爾西斯還有女性活動家,詩人娜塔莉亞·戈班耶夫斯卡婭等人。

1989年時,蘇聯總共還有1020萬人在「心理性精神疾病診療所」註冊登記,一般認為,其中至少30%是「被」精神病的人。

1991年12月25日,蘇共中央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辭職,次日最高蘇維埃宣佈蘇聯停止存在。一個生於不義的政權,也必將亡於恥辱。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老魚觀潮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3/1691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