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聯想事件引「混戰」 司馬南和《財經》互攻

2015年6月29日,聯想控股(03396.HK)首日於港交所掛牌交易。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左)及執行董事兼總裁朱立出席首發式。(余鋼/大紀元

針對上月中共六中全會前後發生的「司馬南炮轟聯想」事件(下稱聯想事件),沉默近半個月的大陸主流媒體終於介入混戰。曾由胡舒立創辦的《財經》雜誌進場發聲後,迅速被司馬南反攻。

《財經》暗批司馬南:有一股妖風

12月5日,《財經》發表社評「提振企業家信心,挖歷史舊賬之風不可長」。

文章開篇坦承中國面對經濟下行壓力,認為「搞好經濟的關鍵在於搞好企業」。接着搬出中共副總理劉鶴近日在官媒撰文支持企業發展的言論:「不搞殺富濟貧、殺富致貧」。

文章接着列出民營企業家顧慮和擔心的因素,挑明「民營企業家還深受一些別有用心的社會輿論導向的困擾」。

另一方面,文章又為當局對民企的強監管辯護,稱「總有一些以帶節奏為能事者有意無意間將這種規範和監管解讀為對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的打壓」。

然後文章又調頭再攻前邊的「別有用心」者。文章就當局提出的所謂「共同富裕」,批評「一些別有用心人士」,「將其解讀為對改革開放路線的改弦更張,甚至幸災樂禍不懷好意地將其解讀為要以民營經濟為代價來實現均貧富」。

文章稱,「近來又有一股妖風欲將社會輿論的焦點引向當年企業改制時期的所謂歷史問題,大有對產權改革興師問罪甚至反攻倒算之勢,其勢洶洶」,「動輒以人民利益代言人自居,一時間又弄得人心惶惶」。

文章批評:「重新炒作國企改制和產權改革的所謂歷史問題,無異於攪皺一池春水,並有混水摸魚之嫌。」

《財經》由胡舒立創刊於1998年,現隸屬財訊傳媒集團,總編輯為王波明。2007年1月8日《財經》曾發表重頭報導《誰的魯能》,揭露山東國有企業魯能集團借「轉制」之名,悄然將這個超大型國企「私有化」,其高達738億人民幣的資產,被以三十多億元人民幣廉價收購。儘管《財經》沒有點名,但隨後有外界報導稱背後實際收購人是曾慶紅之子曾偉。2009年,胡舒立從《財經》出走後創辦了財新傳媒。

司馬南間接反攻:吁黨媒、官媒進場助攻

12月6日,司馬南隨即在毛左網站「崑崙策」以薦文方式回應《財經》。該文來自一個自媒體的作者「事無事」,文章題為「《財經》開始台妖風了」。

文章搬出據稱是「中科院世家出身」的教授張捷對「聯想事件」的系列評論,稱張捷的評論讓大家開始反思:為什麼那個時代的中科院那麼困難?

公開資料顯示,張捷現為中信改革發展基金會研究員、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兼職教授、北京量躍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其祖父、外祖父、父親均為中科院院士。

前述這篇文章抱怨稱,此前已介入混戰的鳳凰衛視,12月4日就「司馬南炮轟聯想」事件的討論節目中,主持人的刻意引導、偏袒聯想,沒讓張捷教授說上幾句話。

文章又狠批《財經》前述所發的文章,「借着國家領導人劉副總理的大旗,兜售自己的私貨」,還指《財經》是「偽造劉副總理的文章內容」,《財經》本身就是台妖風和攪混水,云云。

文章還稱,「聯想有沒有涉嫌國有資產流失,是個法律問題,法律的追訴期有20年」,又公開呼籲「黨媒、官媒」進場。

或是高層默許之戰?

聯想事件始於六中全會召開前一天的11月7日,一直到開完會的21日,司馬南在B站連發七個視頻,矛頭直指聯想集團及其領軍人物柳傳志、楊元慶等人。聯想被質疑賤賣國有資產、為泛海控股量身定做,一半高層是外國人,高管天價年薪,資不抵債有爆雷風險等等。其中,司馬南指中科院在2009年以低價將聯想股權出讓給盧志強的泛海集團有限公司,流失約13億元人民幣,而盧志強是泰山會的成員。

泰山會由柳傳志、史玉柱馬雲等中國商界最有權勢的一群人組成,在今年1月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開始被中共當局打壓時,泰山會宣告解散。

對於司馬南的指控,聯想至今仍未有任何正面回應,但在引起網絡左、右派的辯論。在11月底之前,大陸主流媒體,特別是官方媒體,基本上對司馬南挑動的這股輿論風潮保持沉默。海外親共媒體如多維網,則連發評論力挺聯想。

向來立場極左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曾於11月22日發文,一方面稱「司馬南的質疑是樸素的,有公眾意見的基礎」,另一方面又說「倒過來追究聯想是否導致了國有資產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謹慎」,「有不少民營企業和股份制企業都有所謂的類似原罪」,「如果反過來追究,甚至形成一個運動,將會對中國民營企業家的積極性造成打擊,增加他們的不安全感」。

大陸財經自媒體「雪貝財經」11月28日發表《起底司馬南背後的流量機器和變現之謎》一文,起底司馬南身後是以四月網創辦人饒謹為首的左派勢力在運作。文章稱,這是一次將「愛國」與民粹作為議題實現商業公關目的一次奇襲。

12月4日,新浪網轉發自媒體作者向聞的文章。作者質疑,司馬南長期撕咬聯想為何堅決不肯向官方舉報?還披露,司馬南幕後團隊曾求攬聯想危機公關業務遭拒。

司馬南被稱為「大五毛」,他早年曾多次公開讚賞薄熙來王立軍,被廣泛認為是薄的人。司馬南還被稱為「反美鬥士」,不過網民曾質疑他已經移居美國。

但與此同時,和眾多中國大的民企創始人一樣,柳傳志是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掌權時期發跡的,聯想集團一直被指與中共軍方關係密切。

司馬南所指控的「中科院股權被賤賣」,涉及江澤民、朱鎔基時期的市場化股份制改革所帶來的國有資產流失。這被認為是江掌權時期搞高層權貴利益均沾、瓜分全民財富的產物。江澤民之子江綿恆1994年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被指是早期紅色權貴用「混合制」來竊取國有資產的模式。

就司馬南高調挑戰聯想,分析人士認為,這應該上是獲得「某方面」的默許甚至是暗中支持。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此前對大紀元表示,司馬南幕後的饒謹團隊能造出相當規模的聲勢,說明饒謹團隊在中共控制最嚴的文宣系統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的,如果沒有黨內一定勢力的支持,他們不可能做到這樣的規模。

唐靖遠還說,司馬南攻擊的其實是聯想早年那種國企改制的政策。於是這些過去將國企資產化公為私的,就成為潛在的「挖社會主義牆角」的罪人。「從這個角度看,司馬南團隊精心運作的攻擊,更像是得到了體制內派系勢力的支持,通過翻舊賬的方式在對當時的政策制定者及執行人興師問罪。」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番司馬南挑起風波之前,今年8月,中共當局高調提出「共同富裕」、「三次分配」後,毛左寫手李光滿在自媒體上發的文章8月29日被各大黨媒網站集體轉發。文章聲稱中共「正在進行一場深刻的變革」,點名說螞蟻、滴滴等等是大買辦資本集團,要對其進行清理、整治。

但有轉發該文的《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9月2日突然發文唱反調,痛批李光滿「嚴重的誤判和誤導」。隨後李光滿的文章被官方降溫,原因不明。隨後李克強、劉鶴先後公開發聲安撫民企。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海鍾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07/1680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