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為養老,我一個北京二環土著,跑去成都討生活

最近,我有一個新發現:

身邊30歲左右的年輕人已經在為養老做準備了。

有人努力攢錢買房,以防老了之後流落街頭;

有人從996的互聯網大廠降薪跳槽到小公司,為了給自己的晚年續命;

有人害怕孤獨終老,打算跟朋友生個孩子。

有人焦慮,有人躺平,關於未來,沒人能給我們答案,因為我們的經歷已經遠遠超出了前人的經驗。

朋友@不吃桃子

的爸爸告訴她,自己幾乎沒考慮過養老,就是幹了一輩子,突然退下來,有點不習慣。

而她自己卻從25歲就開始考慮55歲的生活了:

年紀大了干不動了怎麼辦;

退休金太少怎麼活 ;

不生孩子一時爽,晚年住進養老院被欺負怎麼辦。

關於這些問題,每個年輕人都在努力尋找解決方案。

草帆,27歲,

北京

產品經理,月薪3w


關於在北京買房,打工人的態度有兩種:一種是一定會在北京買房,另一種是肯定不會在北京買房。而我屬於前者。

剛畢業的時候,我完全沒想過要買房。

我是985的碩士,校招時拿了很多offer,最後選擇了其中一家答應解決戶口的互聯網公司,同學們基本都拿到了戶口,別人有的我也得有。

我媽對我的選擇很不滿意,在我畢業那年的生日放出了狠話:「不考體制就是下等人。」

如果說之前多少還扯點遮羞布,那麼現在就直接把我定義為冷血自私35歲必將失業的不孝女了。如果說養孩子是放風箏,我這個風箏已經被放得太遠,我媽收不了線了。

工作很辛苦,幾乎每天都要加班,但我去宜家買了床單、裝飾燈和薰香蠟燭,認真裝扮了自己的出租屋,第一次在只有自己的小屋裏一邊喝酒一邊刷劇的時候,我很為自己的獨立而感到開心。

但這種滿足感沒有持續多久。

有一次我在家加班到兩點,出去上廁所的時候,看到主臥的小姐姐在廚房裏煮泡麵。

她看見我笑了笑,問我要不要一起吃。

我問她為什麼這麼晚還沒睡,她說自己失眠很久了,因為再找不到工作她可能就沒錢交房租了。

原來她體檢查出了高血壓糖尿病,被原單位逼退,因為過不了入職體檢,跟現公司簽的是勞務,但這一次,就連勞務合同都沒人跟她簽了。

我嘴上安慰她說都會好起來的,回到房間後卻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靜:

「我現在賺得是還不錯,那以後呢?如果將來我老了失去勞動能力,豈不是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第二天我就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她覺得我終於長大了,感到很欣慰。並表示如果我買房家裏可以補貼我30w。

我簡單諮詢了幾個中介,預估自己至少還要攢70w。

我下載了記賬的app,開始每天精打細算,初步的計劃是每個月攢1w。

開始我很不習慣生活質量的下降。想當年我日記本套、護照套都要買lv的,現在每月購衣份額只有一件。

原本加班後都跟同事出去吃大餐。現在每天在公司餓到8:30吃免費宵夜,這樣每天硬性支出只有午飯20+4塊交通費。甚至坐5元一位的公交車都覺得心在滴血。

這居然成為了我快樂的源泉。

後來我交了男朋友,男朋友是北京人,有房有車,但這不會影響我的目標。換句話說,我可以不結婚,但一定要買房。

萬一老了沒錢,至少還能躺在自己房子裏。而且就算是撿破爛,做鐘點工,每天也能吃上熱饅頭吧。

豆豆,31歲,北京

新媒體編輯,女,月薪2w


朋友們都說我現在過得是退休養老生活。

上班有閒心聽歌,下班有精力跳舞,晚上回家還有腦子看懸疑片。

 alt=

最讓人羨慕嫉妒恨的是,每天六點半下班後跟朋友聚餐,別人都是一邊往嘴裏塞飯一邊回工作微信,只有我的手機安靜的像斷網了一樣。

三個月之前我還是一個每天被迫007的卷王。從業界top公司減薪小一萬跳槽到現在這家小公司時,很多朋友都不理解,畢竟沒有人真正了解我過的是什麼生活。

別人007也有法定節假日,但我已經連續半年沒有休息了。

最忙的一次從早上五點到晚上十二點,在床上都保持着同一個姿勢工作,別說吃飯喝水了,連拉開窗簾的時間都沒有。

因為一整天沒動靜,室友以為我出事了,敲了敲門聽到我的聲音才回屋。

更多時候是作息紊亂。半夜三點被叫起來改ppt,下午三點剛吃上第一頓飯,就被leader劈頭蓋臉一頓罵,打開剛合上的電腦趕緊繼續改。

沒多久我的身體就出現了異樣。

開始是掉頭髮,後來家裏的吸塵器都被堵的壞掉了。然後就是連續幾個月臉色發白、牙齦出血、四肢無力。

最後去醫院一檢查,醫生說我是因為太久沒見到太陽:「缺鈣缺到牙快掉了。」

我突然覺得,再這樣下去可能會猝死,就趕緊辭職了。我選擇下一份工作的目標只有一個:壓力小。

現在的我雖然賺得比之前少了,但是每天都能按點上下班,固定時間吃飯,中午還能睡一個小時。對我來說,就夠了。

我後來也面試過別的公司,有接過非常誇張的offer,問題我也知道自己水平不值得這個薪水,它給我這麼多就是要買我的下班時間和周末時間,一個人當兩個人用。

換算時薪,這裏還是上游水平。

很多大廠對外吹自己福利多好多好,冷暖自知罷了。

如果想要養老,至少得先能活到老吧。

Cherry,36歲,上海

商務主管,女,月薪5w


我特別害怕孤獨終老。

年輕的時候只想瘋狂談戀愛,超過35歲之後就特別想安穩下來,但是同齡的或者比我大的男人孩子都有了,比我年輕的又不夠成熟。

我是吸渣體質,交了七任男朋友,最後都是因為發現對方出軌分得手。

但我也是幸運的,我一直沒什麼經濟方面的壓力。

剛上大學的時候家裏就給我在浦東買了套房,後來正式上班又給我配了一輛mini。

雖然平時我都一個人住,但只要放假我就會回爸媽家,與其說是陪他們,倒不如說是希望他們陪陪自己。

爸媽都是獨生子女,他們總說:「我們要是哪天不在了,你就一個親人也沒有了。」

我也着急,但我知道這個年紀去相親就是「自取其辱」。

其實我現在有一個曖昧對象。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洗車店,他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眼睛就直了,我也覺得這人看着還算靠譜,就給了他微信。

他也是上海本地人,今年41歲,兩年前離了婚,有一個兒子歸媽媽帶。我雖然對他有好感,但並不想當後媽。

他對我的攻勢從來沒有停止過。

我喜歡香水,他就每次見面換着花樣地送我。我喜歡吃黑魚子醬,他就吃遍了全上海的日料,然後帶我去他覺得口味過關的店一起品嘗。

最讓我感動的是,他這個年紀還願意為了我一句「想吃阿大蔥油餅」而在烈日下排四個小時的隊。

我跟他商量過了,他願意跟我結婚生個孩子再離婚,他覺得到時候我不會願意跟他離婚。

而我的想法是,合適的老公太難找了,但我可以先生個孩子。等我老了,總有孩子來看我,陪伴我。

有了孩子,就算住養老院也沒人敢欺負我

波子,男,32歲,北京

創業,月薪3000


下個月,我跟女朋友的古着店就要在成都開張了。

可能很多人不理解,我一個在二環胡同里長大的北京人,為什麼要跑到成都去開店。

原因其實很簡單:我想安度晚年。

嚴格意義上說,除了戶口之外,我跟一個北漂也沒什麼區別。

我爸過去是做生意的,我五歲之前家裏還有保姆,但是他後來投資失敗,連家裏的房子都賠沒了。

因為生意失敗一蹶不振,我爸再也沒有工作過。

所以我的青春期就是不停的搬家,從和平里搬到三元橋,然後搬到常營。

好在我媽還有點積蓄能交房租,他們現在在東五環某小區3000/月的合租房裏。我爸天天什麼也不干就知道買彩票,最後還得靠着我媽幾千塊的退休金過活。

我也幫不了他們,因為我自己都自身難保。

剛畢業親戚就給我安排了個國企的工作,主要就是陪退休的老頭吃喝玩樂,不忙的時候三點就能下班,每個月三千也勉強能活。

但是我受不了裏面的勾心鬥角,而且覺得上班耽誤我玩樂隊,就給辭了。從此之後我就全靠女朋友養。

她在鼓樓有一家古着店,我偶爾也會去幫幫忙,但其實就是坐在門口跟朋友抽煙和吹牛。

唯一能讓我認真起來的只有排練,哪怕每次都因為意見不合吵得不可開交,哪怕每次都要倒貼錢。

 alt=

前年突然有個綜藝節目找到我們,我們決定參賽,雖然這種行為違背了搖滾樂的初衷,但我們都窮怕了。

正如大多數朋友所料,這節目不僅帶火了我們樂隊,也帶火了我女朋友的古着店。因為演出費上漲,再加上女朋友的古着店線上流量大增,我們終於攢到了一筆錢

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把那個不到10平米的老店關掉,拿着這筆錢回女朋友的老家成都開店。

表面上是因為北京租個店面一個月至少一兩萬,成都也就十分之一。其實是我覺得自己沒法在北京養老。

我希望能在成都攢點錢,補貼爸媽是一部分,等我們老了也可以住養老院。

買房就算了,辛苦一輩子買一個鋼筋籠子實在不值得。

寫在最後

這可能是70、80後很難理解的一種行為。

這屆90後已經開始,為三十年後的養老生活未雨綢繆了。

有人存錢買房,有人想「拼」個孩子,有人從一個城市搬去另一個城市,還有人手機里好幾個和朋友間開玩笑的「養老互助群」。

但無論如何,你都不用太焦慮。不管你怎麼選擇,總能找到一種適合自己的養老方式。

人的晚年不會必然是一片漆黑,更不只有面對衰老的恐懼和孤獨,誠實而從容地老去,你照樣有很多積極的、溫柔的可能。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毛豆實驗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119/1673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