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上海45歲程式設計師心酸:精通技術 連個面試機會都沒有

最近,一條留言,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熱議。11月1日,有網民留言稱,「我是一名軟件開發人員,今年45歲,精通各種技術體系……而我辭職回家半年後再回來尋找工作機會的時候,卻發現連個面試機會都很難得到。」

近年來在網絡上,35歲現象一直都是熱議的話題,這份留言再次戳中了部分人的痛點。

45歲程式設計師自曝求職遇阻

上述網民自稱Mary,其留言如下:

我是一名計算機專業出身的軟件開發人員,今年45歲,精通 java的各種技術體系,包括微服務、大數據等技術,並能應用到實際工作中,幫助所在公司提升、改造所使用的技術框架,業餘我還考取了PMP項目管理證書、系統架構師證書,成為所在公司的系統架構師、核心技術骨幹。

我對計算機理論的理解也隨着實踐的增多越來越深刻,我感覺我的職業生涯進入一生中最好的時刻。

在我兒子讀初二上學期時,我辭職回家陪伴兒子。半年後,當我再回來尋找工作機會的時候,卻發現連個面試機會都很難得到,更別提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了。

現在國家鼓勵延遲退休,我覺得,40歲以上的有經驗的專業技術人員此刻正是自身職業發展的黃金時期,他們找工作時不能被年齡限制了。

對此留言,有網友認為,「類似情況又何止發生在程式設計師身上呢?」「很多卡35歲,是一種人才浪費和年齡歧視。」

也有人認為,求職者不被企業接受,也需要從自身查找原因。

實際上,政府網站上並非第一次出現類似留言,前段時間,一位48歲男子寫給上海市政府的失業求助信也曾引發熱議。

寫信者王先生(化名)自稱高學歷,曾任職外企高管,但失業三年求職無門。他和妻子育有兩子,「一直在申領政府發放的微薄的失業金,加上偶爾掙到的諮詢費及家裏有限的儲蓄勉強度日」。王先生還表示,「我們這些人的退休年齡被延遲到65歲,那就意味着我這樣的大齡青年至少還需要工作十多二十年才能正常退休。」

網傳截圖顯示,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回復稱,已安排王先生所在松江區就業促進中心與其對接。今年4月12日,松江區就業促進中心將該信息反饋至其戶籍地街道社區事務受理服務中心,並安排就業援助員和職業指導師進行跟蹤對接。此外,相關單位還協助王先生辦理求職登記、宣講部分就業扶持政策;指導其完善簡歷;還為其推薦了四個崗位,包括銷售管理崗、城市合伙人等。

據紅星新聞,松江區就業促進中心相關負責人表示確有此事,王先生已於今年4月找到工作,在松江區就業促進中心推薦的一家民營企業任市場部副總。松江區就業促進中心為王先生推薦了四家公司,王先生面試了三家,最終選擇了其一。「總體來說,他當時應該還是比較滿意的,跟他的求職意願比較接近。在求職過程中,他對自我的定位也在不斷地調整。」

但工作了一個月左右,王先生離職了,「做了一個月,他還是覺得不合適,所以沒做了。我們了解下來,可能還是跟企業文化有關係。他覺得這樣一種氛圍還是不適合的。因為(他當時就職的)是一個民營企業,而他原來就職的崗位,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好吧。他接下來想找的崗位,是公共關係這一塊的。」

該負責人還表示,該中心幫助的35歲以上的求職者「比較多」,今年,就業援助員和職業指導師已幫助了六十多例求職者,但像王先生這樣寫求助信給市長的情形,尚屬首次。

職場「35歲現象」怎麼破?

今年10月,前程無憂發佈的《2021中國重點大學應屆畢業生求職狀況報告》顯示,受訪的211或是985高校畢業生中,有79%將「最願意工作的企業」首選投給了國有企業。

多數學生青睞國有企業和政府機構這類較為穩定的工作,不是沒有原因。

據證券時報此前報道,35歲的確是大多數人職業生涯最大的轉折點,各大求職網站的招聘信息也能印證這一點,不少崗位的年齡限制是35歲甚至30歲以下。

脈脈數據研究院發佈的調查顯示,大型互聯網企業員工平均年齡從27歲到33歲不等,平均年齡在30歲以下(含30歲)的公司佔大多數。

具體來看,老牌BAT中,阿里巴巴屬於「中年」的代表,員工平均年齡31歲;騰訊最年輕,員工平均29歲。

而以字節跳動、美團、滴滴為代表更晚成立的互聯網巨頭中,字節員工平均年齡僅為27歲,是名副其實的「後浪」。

為什麼35歲更容易令職場人焦慮,而不是30歲或者40歲呢?客觀情況來看,根據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20歲至34歲,平均每周工作時間在45小時左右,35歲之後開始下降,就業人員平均工作時間會隨着年齡增加而下降,這也是不少企業在招聘時候設置35歲為門檻的重要原因。

從主觀因素分析,大多數人35歲後,面臨着上孝父母,下教子女的情況,在有限的精力下,需要平衡工作和生活。從招聘網站的數據分析報告中也能看到,大多數企業招聘35歲以上的員工成本更高,不僅是精力不如年輕人,思維的固化也會影響企業尤其是一些對創造性要求高的企業的招聘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近日在一則訪談節目上也談到互聯網大廠生存現狀:「我問到一個在互聯網工作的學生,問他在現在在哪兒工作。學生跟他說他現在挺好的,現在已經呆了三年了,是老員工,已扛過一輪又一輪的末位淘汰。」節目播出後不久,「大學教授說在大廠入職三年已是老職工」衝上微博熱搜。

戴建業認為,互聯網公司剝離年輕人對單位對城市的歸屬感,讓人感到很有壓力。

此外前不久,有網友建議放寬公務員報考35歲年齡限制,浙江省公務員局則回應,「對於2022年應屆碩士、博士研究生(非在職人員),放寬到40周歲以下」。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115/167185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