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張菁:中共深化事業單位改革的背後

作者:
中國官民比例1:26,這個數字「比西漢時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即使是同『改革開放』初期的67:1和10年前的40:1相比,吃皇糧者所佔總人口的比重也是史無前例的」。

近日,有陸媒報道,自2020年4月中共《深化事業單位改革試點工作指導意見》下發以來,包括黑龍江、內蒙古、江蘇在內的幾個試點省、市都已完成了「深化事業單位改革任務」。

其中,黑龍江全省共精簡事業單位2735個,收回事業編制8.3萬餘名;中省直精簡事業單位902個、佔比62.7%,收回編制1.3萬餘名、佔比10%;市縣精簡事業單位1833個、佔比8.8%,收回編制7萬餘名、佔比8.5%。

內蒙古自治區事業單位整體精簡比例約為35%;自治區本級精簡佔比44%,壓縮掛牌機構80個,減少內設機構375個;盟市級事業單位減少35%左右,旗縣級事業單位減少30%左右。

在江蘇省試點地區,市級層面事業單位總量由1366家減至763家、精簡比例為44.1%,收回事業編制9564名、精簡比例為20.6%;縣級層面事業單位總量由789家減至429家、精簡比例為45.6%,收回事業編制3517名、精簡比例為24.9%。

從以上各省、市數據來看,語焉不詳。究竟是精簡比例大的任務完成的好,還是比例小的實際精簡的人員多,最終達到的具體目標是什麼,如:原來的機構編制是什麼樣的?依據什麼精簡編制?精簡下來的人員怎麼安排的?從官媒的報道中無法得到答案。

對於中共年年喊精簡,人數卻越減越多的現象,很多網友已經表示「不信」了:「你們的精簡轟轟烈烈,幾千幾萬的,我就問一句,最終有沒有哪怕一個人被精簡下崗的?」;「木有用,很快會回復到原有水平並增加,在供養人不能決定被供養人的命運的時候,任何的改進都是徒勞的」。

公務員和事業編制是財政撥款供養的人群,也就是千千萬萬的納稅人在供養他們。納稅人關注的是花費是否減少,而非編制是否減少。

僅從黑龍江省數據看,「中省直精簡事業單位902個、佔比62.7%,收回編制1.3萬餘名、佔比10%。」

問題來了:「為什麼精簡了62.7%的事業單位,卻只收回了10%的編制?」

報道中稱:「省委編辦撤併省、市、縣編制10名、6名、4名以下「小散弱」及「空殼」單位累計800餘個。」

原來,大量的這種「小散弱」和「空殼」單位長期存在,一直在由納稅人供養。在此次轟轟烈烈的精簡運動中,才作為政績被撤消或合併了。但是之前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空殼單位」,為什麼能夠長期存在,這些問題不但無人追究,現在反而成了黑龍江省編辦的工作成績。中共慣於「將喪事當做喜事辦」的招數於此可見一斑。

還有就是編制雖少、但外包人員多。正像一位網友披露的,「整個事業單位30多號人真正有事業編的一共5個人,另10多個編內人員在所謂的精簡後都被分流到其他編內崗位了。剩下差不多二十七、八個人基本都是外包人員。」

這些外包人員雖然「待遇很低,還不被重視」,但外包花費的也是財政撥款,這也是現在中共各級政府玩的一個花招,幹活的人數不少,花費的外包費不少,但在外界看起來,事業編制的數量卻少了許多。

而面對內蒙古、江蘇高達35%、44%的精簡比例,一眾P民才恍然大悟,竟然可以精簡這麼多單位,原來以前養了這麼多吃閒飯的,難怪中共治下中國民眾苦不堪言。

網上有一個消息,中共的一個縣,就有52個局機關,如:公安局、司法局、人事局、民政局……物價局、技濫局、經管局、頁監局、商務局……藥濫局、發改局、檔案局、信訪局、漁土局、對外貿易局、公共事業局……等等,還沒包括法院、檢察院、縣人大、政協等各種機關。

全國大大小小的縣,每個縣裏都不會缺失以上任何一個相關的局機關。而供養這些機關的各種開銷卻背負在早已苦不堪言的老百姓身上。

這些事業編制和公務員不但享受着對普通百姓而言猶如神話般的「免費醫療」,而且退休時,更是拿着在老百姓看來屬於天價的退休金,而老百姓辛辛苦苦交一輩子養老保險,退休時也拿不到幾個錢,更何況那些沒有退休保障的農村人口。

根據黑龍江省的數據推算,中省直收回編制1.3萬餘名、佔比10%,那麼推算出現有編制13萬;市縣收回編制7萬餘名、佔比8.5%,推算出現有編制82萬,所以黑龍江省目前總事業編制為95萬名。黑龍江總人口3100萬,事業編制95萬,暫且估算公務員人數與事業編人數相同,也是95萬,那麼明面上總共有190萬吃財政飯的。不包括外包臨時工等等,計算出來的供養比竟達1:17。

《自由亞洲電台》2018年的一篇文章曾提到,為了維穩,2016年年中,中共內部曾發指示,要求不准在公開文章和新聞報道中出現「官民比」、「吃皇糧人口」、「國家和地方財政供養人口」之類的話題。

文章還提到,2005年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任玉嶺透露,中國官民比例1:26,這個數字「比西漢時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即使是同『改革開放』初期的67:1和10年前的40:1相比,吃皇糧者所佔總人口的比重也是史無前例的」。同年,中共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撰文表示,中國官民比1:18。

李克強曾表示,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可憐的中國人民,拿着如此低的收入,供養着如此眾多的鐵飯碗公務人員,不但背負着沉重的負擔,而且並無任何質疑的權力。中共開始進行事業單位深化改革,想必是百姓的負擔已經到了無法承受的極限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14/1659274.html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