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水太深!北京的飯局和騙局,看完驚呆了

還有一類人你沒法說人家是騙子,只能誇人家是「裝家」,超級能裝。「裝家」不騙,而是通過演技讓老闆們覺得他是大人物,人脈廣闊,根基深厚,值得結交,有事肯定能辦。達到這個目的是要水平的,演技要好,擺譜擺得到位,能在不動聲色間征服老闆,讓老闆拿錢來投靠,然後再拿着老闆的錢運作事,一方面滿老闆的願,一方面壯大自己的根基。

 

 

騙子

北京大了,什麼樣的人都有,北京的飯局上有一類人是純騙子,常愛冒充國家重要部委的司局級幹部,以號稱能幫人辦事為由頭騙錢。如果騙子騙術高一點,對所冒充對象的周邊情況熟悉些,能哄得一些剛認識的老闆上當,真給騙子送錢辦事。

還有一類人你沒法說人家是騙子,只能誇人家是「裝家」,超級能裝。「裝家」不騙,而是通過演技讓老闆們覺得他是大人物,人脈廣闊,根基深厚,值得結交,有事肯定能辦。達到這個目的是要水平的,演技要好,擺譜擺得到位,能在不動聲色間征服老闆,讓老闆拿錢來投靠,然後再拿着老闆的錢運作事,一方面滿老闆的願,一方面壯大自己的根基。

「裝家」

我見過一個「裝家」,其真實身份是中央頂級單位後勤部門的一個芝麻小官,估計就是管管供暖這類的小事。這位「裝家」官小譜大,在飯局上一坐,氣質平靜中藏霸氣,風範隨意中顯智慧,說他是多大幹部你都覺得像。

我親眼見過一個湖南老闆初次和此「裝家」見面,即被征服。湖南老闆問「裝家」在哪兒高就。「裝家」答在中央為首長服務。老闆來了興趣,接着問具體在什麼部門。

「裝家」沒急着正面回答,反問道,你們現在的省長是誰?老闆答是某某啊。「裝家」想了想,從名片夾里掏出一張名片道,是這個人吧,上個月我還見過他,又請我去湖南玩,實在沒時間啊。老闆見「裝家」很隨意就拿出省長的名片秀,立刻很崇拜,背看着就駝了下去,恭敬地向「裝家」要電話。

我跟湖南老闆不熟,跟「裝家」倒見過多次,自然不會點破玄機,再說裝家真沒說假話,中央工作,省長名片,都是真的啊,至於你要把他想成是大高幹,那是你的問題。

後來聽說,湖南老闆跟「裝家」跟得很緊,花錢主動積極,給「裝家」送了不少錢,辦了不少事。老闆很熱情,「裝家」很歡迎,只是真實能力有限,給不了老闆想要的回報,讓老闆無比鬱悶,又無話可說。

湖南老闆嫩啊,有張省長名片就了不起啊,省長去中央辦事,跟煤老闆去能源部辦事差不多,遇到人多的場合,名片肯定是群發嘛,閒雜人等拿一張有什麼稀奇。當然老闆嫩是一回事,「裝家」裝得特到位也是真的,那譜擺得太像大領導了。

當代北京飯局,純騙子已經很少了,「裝家」是主流,「裝家」的數量也大,水平有高有低,手段不盡相同,目的和騙子近似,忽悠老闆拿錢找他們辦事。

除了那位中央供暖處領導把省長名片當道具,我還見過教育部收發室負責人被隨行的托介紹成機要處負責人。其實他們不算狠角色,畢竟還要秀演技,還要雲山霧罩地自我吹噓,對於有些功成名就的資深「裝家」,根本不用秀演技,光是那范就能把老闆鎮住。

「裝爺」

有位資深「裝家」,我認識他兩年,都沒搞清楚他在哪兒高就,但絕對相信他有料。因為他不管到那兒,外面永遠有兩輛好車等着,掛的車牌不是警衛局的,就是政協的,司機都是正兒八經的正團級以上軍官,車裏佈置得也超有派,副駕駛拆了,供他坐後座時能舒服地擱腳。

這樣的資深「裝家」和那些沒有底蘊,只有演技,辦不了大事的「裝家」不同,資深「裝家」能鎮住你,也能真給你辦成大事,當然你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如果請資深「裝家」幫你跑些ZF項目,利潤分成很可能是他七你三。

京城最牛的「極品裝家」大概數"高老大"了,他應該稱得上是「裝爺」了,超級能裝的大爺,能鎮住超級大的老闆,能辦超級大的事,比如拿地,搞機場建設、隧道建設之類的超級大項目。

「裝爺」聊起家史時,說父親是村長,就他這麼一個兒子。小時候父親常教育他,要時刻牢記自己的身份,別跟一般小孩們一塊玩,得端着勁,記住,你是村長的兒子。

受家庭教育影響,「裝爺」從小就愛裝大爺,後來成為「裝家界」的傳奇人物。傳頌甚廣的一件事發生在1998年,裝爺當時還是在位的領導,正和一群各省來的高級幹部,在人民大會堂等着接受某領導人接見。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遮眼看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07/165629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