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聰明的投資人正在逃離中國

投資界有一個術語,叫「中國除外」(ex-China)。

投資界有一個術語,叫「中國除外」(ex-China),顧名思義,除了中國以外,處處可行。新興市場投資人傳統上都是向中國投錢。而新興市場(中國除外)基金讓他們向除了中國的其它新興市場投資。最大的新興市場(前獨裁國家)依次是巴西、印度和墨西哥。

2020年3月16日,紐約市華爾街的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前的喬治‧華盛頓雕像。

2021年,一些最大的投資公司終於承認了在中國投錢的風險,比如中國對蓬勃發展的科技行業的打擊、財務上的黑箱作業、搞國際投資的空殼公司和北京去債務化的操作。更不用說中國(中共)對民主和人權的長期威脅,它看似無形,可是在投資人不注意的時候早晚會被咬一口。

2021年初的一份政府文件顯示,在華投資排名前20的機構在中國有2.3萬億美元的資產,其中最大的投資機構是黑石,在華投資超過2550億美元。

9月6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億萬富翁索羅斯(George Soros)的一篇評論文章,題為「黑石的中國錯誤」。他說,「黑石(對華的天量投資)危及美國及其它民主國家的國家安全利益,因為那些資金將幫助習主席的政權,而這個政權對內壓制、對外囂張。」

警鐘是2020年秋天敲響的,當時馬雲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募股(IPO)被取消,而那是預計史上規模最大的IPO。作為中國最富的億萬富翁,馬雲曾公開批評「當鋪心態」運作着的中國金融系統。有時他耍些反體制的態度,像在搖滾樂隊裏穿着鑲金屬飾釘的皮夾克給他的僱員唱小夜曲。

馬雲是中國共產黨(CCP)黨員,不過他的反建制主義,不太可能和金融監管機構大佬或專制的習近平總書記合得來。就這樣馬消失了三個月,幾乎可以肯定他至少受到脅迫。當馬雲回來時,他成了從前那個自己的一個低調的影子,更接近中共認為的企業家應該的樣子。

但是投資人注意到了,而且不贊成中共的做法。那個月,他們懲罰中國資產,增加了在其它地方的投資。早在2020年11月,雖然還是不足2億美元,五隻主要的中國除外新興市場基金(ETF)就創下一年新高。ETF是一種結構化的證券,用於跟蹤特定類型的資產,在這種情況下是與新興市場相關的資產。

2020年12月,這一數字增至2.77億美元。2021年初至8月,這些新興市場(中國除外)ETF的總資產增長了442%,達到15億美元。僅在8月份,這個總資產就飆升了41%。

流入新興市場基金(迄今為止中國在其中權重最大)的淨量從2021年上半年的平均每月40億美元下降到7月份的6.96億美元。

這一下,媒體粉墨登場了,國際頂級投資機構的一些分析師也搖旗吶喊,中國增持了,什麼意思呢?投資中國吧,包賺。美國對華最大的投資機構黑石在它8月17號的研究報告中稱,投資者們應該把他在多元化全球投資組合中的中國頭寸翻番或增加三倍。我寫這篇文章時,上證綜指比標普500指數的表現高出約3%。

但是,像黑石這樣的投資集團在中國有利益捆綁,中共政府支持的投資人完全可以從那時起操縱股價,至少在短期內讓黑石的預測成真。

要想長期操控股價就沒那麼容易了,中國和香港的指數很能說明問題。在過去三個月,香港恒生指數下跌了11%。在岸滬深300指數下跌8%。但是,新興市場(中國除外)明晟(MSCI,摩根斯坦利國際資本)指數持穩。所以出問題的不是新興市場,而是中國。

想投資多元化,又避免給中國投錢還有其它方式。自由100新興市場基金(ticker FRDM)着眼於個人和經濟自由。人生+自由指數(Life+ Liberty Indexes)的創始人陶(Perth Tolle)在電子溝通中表示,「我們是唯一一隻自由加權的新興市場基金,自然地,我們從未持有過中國股票。」這隻基金的資產從2020年底的3000萬增加到今年8月31日的8700萬美元。

這樣,投資人有了選擇的餘地,自己的錢是來支持自由而不是助長獨裁的。當自由尚存的時候,最聰明的人正在,也應該這樣做。一旦中共通過資本家達到了它控制全球的目標,又有資本主義貨幣撐腰的時候,現有的自由將無存。

許多保守派都抨擊過華爾街的在華投資,敦促通過相關法律,以防那些投資化身為套在我們脖子上的絞索。索羅斯現在來了,他在文章中寫道,「國會應該通過立法,授權證券交易委員會限制資金流向中國」。

中國風險在明顯積蓄,其中一些風險正在紐約和華府製造。聰明的投資人看得明白,他們的錢如涓涓細流,開始流出中共。那些大量的傻錢應該跟出來,不然,為此付出代價的就是我們的自由。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915/1647035.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