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拜登必須反對塔利班打壓人權

作者:
投降的阿富汗軍隊、美國支持者和前政府僱員立即遭到血腥的報復——野蠻人是不會遵守《日內瓦公約》的。塔利班的鎮壓將持續到過渡期之後,只要塔利班掌權,對基本人權準則的徹底無視就會繼續下去。塔利班統治下的每一個人,無論是否是穆斯林,無論男女,無論是阿富汗人還是外國人,都因行使基本人權而面臨嚴厲的懲罰。

2021年8月16日,美國總統喬‧拜登在白宮就日益惡化的阿富汗危機發表講話

在8月16日關於阿富汗局勢的講話中,拜登總統說:「我一直明確表示,人權必須是我們外交政策的中心,而不是邊緣。」他說得對,基本人權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是法律和國家的核心價值。

這與最近有意支持塔利班的中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拜登必須帶頭維護所有阿富汗人民的權利,特別是那些面臨迫在眉睫的死亡的人。

除了逃往喀布爾機場的人群所面臨的混亂和暴力之外,塔利班統治下的人權狀況同樣令人嚴重關注。拜登撤走駐阿少量美軍的決策,讓四千多萬阿富汗人民落入了世界上最殘酷的伊斯蘭政權之手。

投降的阿富汗軍隊、美國支持者和前政府僱員立即遭到血腥的報復——野蠻人是不會遵守《日內瓦公約》的。塔利班的鎮壓將持續到過渡期之後,只要塔利班掌權,對基本人權準則的徹底無視就會繼續下去。

塔利班統治下的每一個人,無論是否是穆斯林,無論男女,無論是阿富汗人還是外國人,都因行使基本人權而面臨嚴厲的懲罰。塔利班掌權後的第一個行動就是在其媒體上宣佈:「阿富汗被征服了,伊斯蘭教獲勝」,並升起了一面白旗,上面用黑色字體寫着伊斯蘭教的信仰。一名塔利班指揮官本周宣佈,該組織將以伊斯蘭教法進行治理。毫無疑問,塔利班將通過極端的伊斯蘭教法進行統治,正如它在1996年至2001年期間所做的那樣。

這意味着政府將使用嚴厲的強制手段,迫使人們遵從塔利班宗教精英所宣稱的伊斯蘭教義。這些規定將涵蓋生活的方方面面,從男性的剃鬚習慣、女性的着裝和活動,到允許討論的話題和研究課題,以及西方國家認為的刑事、民事、繼承法和家庭法律等問題。

在塔利班的伊斯蘭教法下,阿富汗人民將被剝奪宗教自由這一關鍵權利。當然,那些脫離伊斯蘭教皈依其它宗教的人,如果不迅速改變宗教信仰,將會被處死。但剝奪宗教自由也意味着信仰、言論、出版、結社、集會、婚姻、教育、職業以及其它領域的國際性權利,都將受到塔利班的宗教法典的制約。

阿富汗人民將沒有權利制定他們賴以治理國家的法律,因為塔利班的宗教人士聲稱,要實施嚴格的伊斯蘭律法,而不是他們所蔑視的民主制定的法律。正是這種不承認人類在解釋和應用伊斯蘭教法中的作用的做法,使塔利班超越辯論、批評和問責的範圍。改革幾乎沒有可能,在宗教的外衣下,這個新的法律體系將叛教和褻瀆神明法隔絕於批評和節制之外,這些法律將帶來嚴厲的體罰,甚至死刑。

本周,一名婦女因為沒有穿遮蓋全身的罩袍而被當街射殺,這只是一個開始。伊瑪目被要求列出15歲以上女孩和45歲以下寡婦的名單,她們將作為戰利品分發給塔利班聖戰分子。所有女性出門都將由男性監護,據報導,已經有商店禁止無人陪同的女性進入。

女子學校正在關閉。正如學者法拉納茲‧伊斯帕哈尼(Farahnaz Ispahani)指出的那樣,擔任要職的婦女現在發現自己被列入塔利班的報復名單。女性時裝廣告模特的臉被遮住。如果塔利班真的允許婦女工作,那麼她們的職業也將是有限的。塔利班發言人扎比胡拉‧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堅稱,「不會歧視婦女……但要在伊斯蘭教的框架內。」這意味着所有婦女都將受到一致的壓制,而不是說她們不會受到壓制。

基督徒、印度教徒、錫克教徒、什葉派穆斯林哈扎拉人,以及其他一些人(他們的領導人出於對性命的擔憂,要求我在此不提),這些人的總數不到總人口的1%,將遭受宗教迫害。西布倫‧西曼托夫(Zebulon Simantov)是阿富汗境內最後一名猶太人,9月,在喀布爾唯一的猶太教堂過完贖罪日之後,他將搬回以色列。隨着他的離去,猶太人在阿富汗生活兩千多年的歷史,也將走向終點。他可能是唯一被容忍的非穆斯林,因為其他人都被認為是叛教者或多神教者,而且塔利班可能害怕以色列。

「國際基督徒關注組織」的馬蒂亞斯‧佩爾圖拉(Matias Perttula)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我,阿富汗大約有1萬至1.2萬名地下基督教徒,他們大多是從伊斯蘭教皈依的。除了意大利大使館的一個小教堂外,他們沒有正式的教堂。最近阿富汗的基督徒在推特上的推文顯示,他們感到自已被「扔到了狼群里」,有些人收到了死亡威脅電話,「我們知道你是誰,我們要來找你。」

在喀布爾機場,一位恐懼的天主教徒母親,懇求教宗幫助她和她的五個孩子在意大利尋求庇護,她的丈夫上周失蹤了,有報導稱聖戰士行刑隊挨家挨戶地搜捕基督徒。整個基督教社區處於大規模屠殺的危險之中。

西方援助人員,無論是否是基督徒,都在逃離這個國家,因為他們也面臨着巨大的風險。2010年,塔利班聖戰分子槍殺了基督教非政府組織「國際援助團」(International Assistance Mission)醫療隊的10名成員,當時他們正騎着馱馬穿越山脊,為偏遠村莊的村民提供眼科保健。扎比胡拉‧穆賈希德(塔利班發言人)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上解釋說,「醫療隊被殺是因為他們『為美國人做間諜』和『宣揚基督教』。」

西方媒體的記者正成群結隊地逃離。教師、持不同政見者、非政府組織活動家、LGBTQ等群體也明顯處於危險之中。事實上,如果沒有基本權利,每個人都有被任意逮捕和懲罰的危險。例如,在圖書館、筆記本電腦和手機上有非伊斯蘭小冊子的阿富汗人就必須非常小心。

1999年,阿富汗情報部門逮捕了紅十字會的穆斯林僱員賽義德‧阿卜杜拉(Sayed Abdullah),對他施以殘忍的酷刑,因為在他私藏的500本書中,搜出了兩本《聖經》。他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透露,被折磨後,他的一條腿需要支架,腎臟、聽力、視力和記憶受到損傷。

塔利班的伊斯蘭教法統治對人權來說是災難性的。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和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主張開通由美國保護的人道主義走廊,幫助阿富汗人逃離。除此之外,拜登總統應該利用政府宣傳工具,揭露塔利班的暴行,並領導西方盟國向塔利班政權和任何與其結盟的政黨施壓,包括中共。

原文:President Biden Must Oppose the Taliban’s Current and Future Crackdown on Human Right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尼娜‧謝亞(Nina Shea)是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是該所宗教自由中心(Center for Religious Freedom)的主任。她曾擔任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委員12年,擔任國際人權律師已有三十多年,謝亞女士從事學術研究,並在美國外交政策中,為促進個人宗教自由和其它人權提出政策建議。她主張為那些因宗教信仰和身份而受到迫害的人辯護,並主張採取外交手段制止國外的宗教鎮壓和暴力,無論是來自國家行為者還是極端組織。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7/1638673.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