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懸在空中的習近平與大禍臨頭的中共

作者:
 我的看法是,中共基層官員在消極抵抗習近平的政策,沒有具體政策誰也不盲動,誰也不妄議中央。沒有基礎官員和老百姓支持,習近平就仿佛懸在空中,落不了地。也就是說,中國仍然行駛在鄧小平的軌道上,儘管已經關閉了動力系統,但並沒有脫軌。

有人說,習近平是中共領導人中最有權勢的,他手中的權力甚至比毛澤東都多。也有人說,習近平的權力固若金湯。還有人說,他的個人崇拜很成功。我想問一個問題,如果明年二十大上,中共推選一個新的領導人,中國人會怎樣?是否有活不下去的感覺?應該沒有,應該很平靜地接受新的領導人。這就是習近平與毛澤東和鄧小平的區別。也就是說,習近平並沒有贏得中國老百姓。在老百姓眼裏,習近平無非是中共一個領導人,儘管他的能力比不上江澤民胡錦濤,他很強勢,思想保守,身上有深深的文革烙印。沒有贏得民眾,這對獨裁者而言無疑是很大的危機。

  習近平一直想武統台灣,在他的任內實現國家統一。軍機天天圍繞台灣飛行,軍事演習也不斷。但你看看民間,有多少老百姓為戰爭憂慮,或者說為戰爭而準備。今天的中國老百姓基本上還沉浸在歲月靜好中。

  再說說一件大事。8月17日,習近平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說,要進行第三次分配。什麼意思?簡單地說就是要殺富濟貧,讓先富起來的人捐錢。據說,第三次分配是源自經濟學家厲以寧的觀點。厲先生認為,第一次財富分配是由市場按照效率原則進行的分配。第二次財富分配是由政府按照兼顧效率和公平原則,側重公平原則,通過稅收、社會保障支出等這一收一支所進行的再分配。第三次財富是在道德力量的作用下,通過個人資源捐贈而進行的分配。

  但習近平又不敢把話說得太明白。他說: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徵,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的富裕,是人民群眾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數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要分階段促進共同富裕。要加強對高收入的規範和調節,依法保護合法收入,合理調節過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要清理規範不合理收入,整頓收入分配秩序,堅決取締非法收入。

  習近平這一繞,老百姓沒聽懂,心裏想無非是要發展慈善事業,要富人捐款捐物。你看,習近平即將展開的一盤大棋居然沒有喝彩者。大家比較一下毛澤東為發動文革,他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多麼直白。但習近平要殺富濟貧居然社會沒什麼反應?問題在哪裏?

  我的看法是,中共基層官員在消極抵抗習近平的政策,沒有具體政策誰也不盲動,誰也不妄議中央。沒有基礎官員和老百姓支持,習近平就仿佛懸在空中,落不了地。也就是說,中國仍然行駛在鄧小平的軌道上,儘管已經關閉了動力系統,但並沒有脫軌。

  習近平 一是文字遊戲,老百姓理解不了。二是迫害官員,官員動輒得咎,不如躺平。

  我們先說說中共的文字遊戲。中共歷來採取內外有別的兩套話語體系忽悠中國人和世界。對內,大講中國的國情,中國人口多、底子薄,民主不能急要慢慢來。對外,大講普世價值,似乎中國是一個融入世界的文明國家。看透中共的文字遊戲也不難,那就是看事實。中共歷來嘴上說的是不做的,做的是不說的。比如習近平天天把人民掛在嘴上,什麼人民至上、人民是江山,但現實中,人民就是被割的韭菜。拆你房子時,說拆就拆。你上訪有黑監獄伺候,你起訴,法院不受理。中國人最後也懶得聽你怎麼說,而是看你怎麼做。由於凡事都要忽悠,所以,習近平的想法就很難直截了當地表達出來,老百姓不明白他想幹什麼。

  資深媒體人顏純鈎指出,習近平的最大噩夢,不是西方的外交圍堵,不是疫情反覆,甚至不是台海或南海戰爭,習近平的最大噩夢是國庫空虛,入不敷出。最近一項數字顯示,第二季度全國三十一個省市的財政收入,除了上海為正數之外,全部都是負數,連廣東福建浙江這些傳統的收入大省,都入不敷出,其餘的長期靠中央搭救的省份就不用說了。這是暫時的個別現象嗎?顏純鈎認為不是。在政府大力打擊私企,嚴格管控網絡巨頭,政策全面左轉之下,外企大規模撤出,外貿死火,失業攀升。加上疫症綿延,水災蹂躪,再加上整治幹部私企,官民紛紛躺平,如此等等,經濟下行已成常態。日前中共召開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提出「合理調節過高收入」,中央口袋空了,要向民間打主意。各個民企巨頭已先後捐出巨款,這還不夠,中共還要向高收入人群開刀,以「共同富裕」的理由劫富濟貧。這些錢搶到手,真的會給窮人嗎?當然不會,這是為未來的緊日子籌措政府開支。真的那麼照顧窮人,他們紅二代百億千億身家,為何不拿出來「共同富裕」?

  習近平由於權力來自於中共的傳承,所以他一直底氣不足,說話喜歡繞彎。不如毛澤東的「不許放屁」乾脆,也不如鄧小平「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實在。習心裏想搞文革,也想學毛澤東在天安門上接見紅衛兵,但他的「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絕大多數中國人就沒聽明白。

  再說官員。習近平最不放心的就是中共官員,下手最狠的也是他們。他知道官員的屁股都不乾淨,所以凡事都以貪腐說事,一抓一個準。說起來,現在的官員也蠻可憐的,上吊的上吊,跳河的跳河,服毒的服毒,總之,東窗事發一定要把自己給弄死。因為他們也有自己的算計。不死就要被刑訊逼供,灌辣椒水,坐老虎凳,遭電擊,他們受不了,最終還得招,並且吃了的還要吐出來。死了,一死百了,至少給家人和情人、私生子還留條活路。再說,辦案的也盼着官員死,否則會攀出更多的人。就暗示官員,死了算了,你看多麼藍的天啊,你一直往前走,不要朝兩邊看,你就會融化在藍天裏。

  有的官員到北京出差都會擁抱以往他們愛理不理的黃臉婆,甚至一陣狂啄,然後羞愧地說:不好意思,沒控制住又搞出了一個私生子。原配一聲嘆息說:可以理解,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說吧,存摺藏在哪裏?閒話少敘,言歸正傳。現在官員難當,可為官不聊生。努力工作吧,說你亂作為,目無王法;發牢騷吧,說你妄議中央;說實話吧,說你兩面人。現在不做事相反平安無事,於是中共官員集體躺平,任你起高樓,任你宴賓客,任你樓塌了。

  我們說,習近平是要搞極權主義,但極權主義必須要有廣大民眾和官員擁躉。我們可以比較一下納粹德國。當時,德國歷經一戰戰敗,希特拉將替罪羊指向猶太人。又通過國家資本主義發展經濟,絕大多數德國人是狂熱支持希特拉的。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是受到廣大民眾瘋狂崇拜的。「毛主席的話兒,句句聽,毛主席揮手我前進。」但今天習近平得到了民眾的崇拜了嗎?儘管中國也有很多粉紅和愛國賊,但他們只是發泄民族主義情緒,與意識形態無關,甚至與習近平無關。

  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就像一壺溫吞水,始終達不到沸點。習近平干着急。民眾不理解和官員不作為,這台大戲又能如何演下去呢?相反,現在越來越多老百姓懷念江澤民、胡錦濤、朱鎔基溫家寶,儘管他們出身草根,但他們比紅二代還是能幹許多。沒有朱鎔基的國企改革和分稅制,哪來習近平的四處炫富大撒幣;沒有溫家寶的黃金十年,又哪來習近平炫耀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呢?誰是習近平的真正的同盟軍呢?或許就是習家軍,但那些酒囊飯袋又能幹什麼呢?

  有時,我感慨習近平生錯了時代,這個時代註定不是他的時代。看看上海浦東機場長長的赴美留學的人流,看看還計劃疫情過後到世界各地旅遊的民眾,習近平的極權主義和紅色帝國只能是自說自話。人拗不過時代,這個世界上就不可能人定勝天。西方人有宗教信仰,敬畏自然,不做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傻事,但習近平咽不下這口氣,非要革命理想高於天,逆天而行,結果只能是登高跌重,輕則骨斷筋折,重則一命嗚呼。

  習近平如果明智,明年二十大上全身而退,繼任者再重啟改革開放,中共這條百年老船或許還能再撐一些年頭。如果繼續這樣瞎折騰胡鬧下去,不僅自己大禍臨頭,而且耄耋之年的中共也不得不兩腿一蹬,到那世去了。

責任編輯: 葉淨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5/1637889.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