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程曉農:阿富汗——「大國泥潭」換埋誰?

作者:
為結束這場曠日費時的戰爭,2009年12月奧巴馬宣佈,6個月內向阿富汗增兵3萬,但仍未徹底剿滅塔利班。這些人兵來為民,兵走為匪,販毒為生,造反為業。2011年美軍在巴基斯坦找到了賓拉登,把他擊斃。然後美軍主力開始逐步從阿富汗戰場撤出,到2015年主要的部隊撤軍完畢,駐阿富汗的兵力從數萬人減少到2千人。最近最後一批美軍即將撤離阿富汗,塔利班立刻於8月15日進入首都喀布爾,重新奪取了政權。客觀地講,讓美國輸得太慘的,其實不是塔利班,而是原阿富汗政府。

隨着美國撤出阿富汗北京正準備干涉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填補美國和北約軍隊離開後留下的真空。中共準備通過其「一帶一路」倡議進入美國之後的阿富汗。(大紀元製圖)

美國的阿富汗撤軍引起了美國國內和國際上的一片批判聲,在中國則出現了關於阿富汗是「大國泥潭」的議論。為什麼一個小小的阿富汗,會成為讓蘇聯和美國先後陷入的「大國泥潭」,中共會不會前仆後繼?世界上三大國,前兩個都試過了,阿富汗又是中共那「一帶一路」計劃的歷史通道,中共將把阿富汗納入「一帶一路」的重要中轉國嗎?這是最近的一個熱門話題。

一、拜登阿富汗撤軍的國際影響

美國從奧巴馬時代到川普時代,一直在醞釀從阿富汗撤軍,最後在拜登手裏實現了撤軍目標。但拜登卻把可以有計劃、有步驟的撤軍搞砸了,引起了廣泛的國際國內批評。

川普總統在任時準備了從阿富汗有條件、有步驟、有後援、有保障的撤軍方案,但被拜登擱置一旁。拜登實施的是混亂的突然撤軍,既未與德國駐阿富汗軍隊協商,也丟下上萬美國公民和其他西方國家的人不管,又匆忙中把大批精良武器留給了塔利班,令美國國內和國際輿論大嘩。除了英國表示不滿,德國因自己的軍隊和國民在阿富汗來不及安排撤離而內部互相指責,美國的親民主黨媒體也紛紛出面批評。

更值得關注的是,這次撤軍暴露出了嚴重問題。美軍長期資助原阿富汗政府及其軍隊,從薪資到武器,從訓練到掃盲,花費了大量資金,結果美軍前腳走,這個政府及其軍隊立刻就地瓦解,不是兵敗如山倒,而是兵散如雪崩。塔利班進軍各地,在許多地方根本就沒遇到抵抗,原政府軍不是紛紛逃散,就是繳械投降。

對這種局面,拜登當局上任已大半年,為什麼事先毫無察覺?其中留下的疑問,不僅引起對美國的阿富汗政策的檢討,也讓美國盟友們對美國的國際運作能力產生了擔憂。雖然美國出兵阿富汗是小布殊任內的決策,但阿富汗局勢難以收拾,美國歷任行政當局早有共識,甚至對美軍撤離後塔利班勢力會捲土重來亦有預估,但拜登收拾殘局的手法如此拙劣,出乎國際社會的預料。與此同時,中國國內傳出一片幸災樂禍之聲,而塔利班此前去天津拜見中共外長王毅,最近又重申它與中共關係緊密,更是讓人們懷疑,是否中共將填補美國在阿富汗留下的真空?

二、美蘇冷戰的阿富汗「泥潭」

阿富汗並非善地,不是因為它強有力,而是因為它是個大國泥潭,也有一種誇張的說法指阿富汗是「大國墳場」。一個國力極弱的國家,如何會成為「大國墳場」?其實,說阿富汗是「大國墳場」,是指大國一旦陷入其中就難以順利地拔出腿來,並非指阿富汗自己能打垮大國。

50年前阿富汗是美蘇冷戰和中蘇冷戰的前沿。1973年阿富汗出現了一個蘇聯支持的左派政權,蘇聯想通過扶持這個政權去削弱中共的盟友巴基斯坦。1978年這個政權內部發生軍事政變,政變上台的領導人不太聽蘇聯的話,被蘇軍特種部隊殺了;與此同時,阿富汗的反政府武裝開始壯大,新的阿富汗傀儡政權無力對付反政府勢力的游擊戰,請求蘇聯出兵。然後蘇聯便派出大批軍隊進入阿富汗,打擊反政府勢力。

在美蘇冷戰的背景下,美國積極扶持阿富汗抵抗蘇聯佔領軍的民間力量,為他們提供反坦克導彈和地對空導彈,中共則提供常規輕武器。此外,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也幫助阿富汗的抵抗力量,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支持下,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從1979年到1992年訓練了10萬聖戰者游擊隊,在穆斯林國家招募了不少志願者到阿富汗打擊蘇軍。其中有一個沙特阿拉伯人本·拉登,他的組織後來演變成反美的「基地」組織。中共也派了軍事顧問到阿富汗,協助訓練聖戰者,還在中國為阿富汗抵抗組織開設訓練營。

蘇聯為了入侵並佔領阿富汗,1979年12月在塔什干組建了陸軍第40集團軍,轄空降兵、摩托化步兵、坦克、自走炮、防空導彈、高射炮、空中突擊、航空兵等部隊,軍力達10多萬人。這場與阿富汗聖戰者的戰爭讓蘇聯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戰死1萬4千人、傷殘5萬3千人,還損失118架戰鬥機、333架直升機、147輛坦克、1,314輛裝甲運兵車、433門大炮和牽引車、1萬3千輛卡車。難以取勝又負擔沉重的蘇聯最後於1988年5月撤軍,1989年2月完全撤出阿富汗。因此有人稱,阿富汗是「蘇聯的越南」。

三、911後美軍陷入阿富汗「泥潭」

十年蘇阿戰爭期間,阿富汗因連年戰事而殘破,大批受過教育的精英外流,貧困的民眾種植鴉片和販售毒品維生,阿富汗鄉村成為世界上最落後的未開發地區之一。由於該國古老部落之間宗教上和族裔間的敵對情緒,內部矛盾持續,紛爭不斷。

1994年發源於阿富汗坎大哈地區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運動的組織塔利班開始興起,逐漸發展為具有政治和宗教影響力的武裝團體,最終在1996年攻陷首都喀布爾而獲得政權,1997年改國名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實行伊斯蘭統治。但反對塔利班的阿富汗其他部族組成了「北方聯盟」,佔據了部分地區。塔利班對恐怖主義組織,特別是本·拉登的基地組織,提供庇護和協助。

2001年發生9·11事件以後,美國與其盟友開始支持反對塔利班的勢力,同時出兵阿富汗,直接打擊塔利班武裝,於是塔利班政權垮台了。最初美軍的目的是逮捕賓·拉登等恐怖組織成員,並懲罰塔利班對他的支援。後來發現,阿富汗的情況比想像中要複雜得多。某種程度上與蘇軍的命運相似,美軍可以憑藉軍事上的優勢取得戰術上的成功,卻無法改造阿富汗社會,而塔利班勢力仍然在阿富汗的偏遠山區四處活動,時不時發動恐怖襲擊。

2001年末阿富汗主要的反塔利班勢力在德國波恩集會,回國後建立了政府,2004年10月選舉出民選總統。但阿富汗仍然極度貧窮,軍閥割據,政府腐敗。設在德國的《透明國際》組織2016年有一份報告指出,國際社會為阿富汗政府提供的援助資金,有八分之一被高官私吞。

最近剛垮台的這個阿富汗政府主要依靠塔利班的死敵「北方聯盟」的支持,「北方聯盟」是居於阿富汗北方的少數民族(塔吉克族、烏茲別克族等)組成的軍閥聯盟。大批北方的少數族裔加入反塔利班的軍警隊伍,而軍閥的管理層則任軍警的指揮官。塔吉克人在全國人口中佔25%,在軍官中的比例達到41%,在警官中達到43%。這支最近突然間消失的阿富汗軍警力量,其實不是為中央政府和國家利益服務,而是聽命於部族軍閥的指揮。原阿富汗政府的名冊上有軍警35萬人,但真正點卯能看到人的僅25萬人。阿富汗軍方長年吃空額,而軍警選這份工作純屬「混飯吃」,沒有任何忠誠,毫無紀律,只關心蠅頭小利。他們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五分之四是文盲。這樣的部隊自然暮氣沉沉、訓練不足、不堪戰事,卻熱衷於把美援裝備和物資(比如汽油)賣給塔利班賺錢。這就是為什麼美軍剛撤退這支政府軍就作鳥獸散的原因。

為結束這場曠日費時的戰爭,2009年12月奧巴馬宣佈,6個月內向阿富汗增兵3萬,但仍未徹底剿滅塔利班。這些人兵來為民,兵走為匪,販毒為生,造反為業。2011年美軍在巴基斯坦找到了賓拉登,把他擊斃。然後美軍主力開始逐步從阿富汗戰場撤出,到2015年主要的部隊撤軍完畢,駐阿富汗的兵力從數萬人減少到2千人。最近最後一批美軍即將撤離阿富汗,塔利班立刻於8月15日進入首都喀布爾,重新奪取了政權。客觀地講,讓美國輸得太慘的,其實不是塔利班,而是原阿富汗政府。

四、塔利班政權依然四面楚歌

阿富汗位於西亞,東面和南面是巴基斯坦,西面是伊朗,北面是前蘇聯的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只有東北部有一條狹窄的瓦罕走廊通向中國邊境。阿富汗的鄰國中,西面和北面都是潛在的「敵人」。伊朗是阿富汗歷史上的統治者,而伊朗以什葉派為國教,與遜尼派塔利班敵對,因此伊朗不是阿富汗的友好國家;北面的三個國家不但宗教上與塔利班對立,而且也是阿富汗國內反塔利班武裝部落「北方聯盟」的同族,再加上是蘇阿戰爭時期蘇軍的後方,因此與塔利班既有宿仇,又有新恨;巴基斯坦對塔利班一向既保護又支持,但巴基斯坦自身的經濟實力每況愈下,無力滿足塔利班統治阿富汗所需要的經濟資助。

阿富汗能夠憑藉自己的經濟條件復甦嗎?上個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美國社會科學界出現過一個「現代化理論」流派,認為全世界各國都早晚會走上西方式的現代化道路。這個流派的看法後來逐漸衰落,因為事實證明,能成為現代化國家的,在亞洲比較多,在非洲比較少,總有一些國家會陷入內亂、族裔鬥爭、腐敗和混亂。如果說,非洲一些落後國家的開化程度比較低,總是無法成為現代化國家,這可以理解,那麼,在亞洲其實也有這樣的地方,阿富汗就是一個例子。

阿富汗的城市裏有受過教育、比較願意擁抱現代文明的民眾,但鄉村也有大量沒受過教育、在族裔戰爭中長大的人們,而後者人數更多。那些住在偏遠地區、曾經充當反對蘇聯佔領軍的游擊戰士的人,這輩子只會開槍、搶劫,這成了他們的謀生方式,也成了塔利班勢力的社會基礎。就像中共當年在大陸造反一樣,一大批農村的窮人被煽動起來打仗,動搖了國民政府。中共是用階級鬥爭觀點去洗腦煽動這樣的人,而塔利班是用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去煽動同樣的人,兩者本質上一樣。塔利班和中共一樣,只相信「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仇恨現代化;但塔利班與中共也有不同之處,不是追求蘇聯模式,而是想恢復古老殘酷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統治。今後,阿富汗的族裔對立和武裝衝突,不會因塔利班奪取政權而消失。現在「北方聯盟」的人是逃散了,但他們是帶着武器回家鄉的,接下來,他們與塔利班之間還會繼續內戰。

五、阿富汗將成為中共勢力範圍?

塔利班與中共走得很近,它奪得政權後會如何謀求生存呢?會不會對中共產生高度依賴?中共是否因此會努力把阿富汗變成自己的勢力範圍呢?

關鍵在於阿富汗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阿富汗的內戰不止,經濟復興就沒有希望。何況,阿富汗根本就沒有經濟復興的條件。多年來阿富汗經濟主要靠三個來源,一是西方援助,佔國民總收入約四分之一;二是鴉片種植,據《美國之音》2008年1月2日的報道,站GDP的一半以上;三是有限的出租礦山收入。塔利班之所以能在美軍打擊下長期生存,就是因為它大力發展控制區內的鴉片種植並從中獲得大筆資金。

阿富汗的鴉片在伊朗和巴基斯坦境內提煉成海洛英,大量銷往歐洲。其鴉片經濟收入中,種植者獲10%、製毒者獲15%,販毒者獲33%,而42%的收入是交給塔利班的保護費。2001年以來阿富汗已成為世界上的製毒販毒中心之一,全球90%的罌粟產自該國,它的大麻產量也是世界第一。如今西方的援助結束了,毒品銷售能支撐阿富汗經濟嗎?只要歐洲國家繼續吸毒,阿富汗的毒品經濟就能生存,但它只能養活塔利班那幾萬人,卻無法支撐阿富汗數千萬民眾的正常生活。

如果說,今後阿富汗這個「大國泥潭」里還會陷入新的大國勢力,那最可能的就是既想「崛起」、又鼓吹「一帶一路」的中共。塔利班政權肯定想從北京拿到大筆援助,所以才對中共頻頻示好。然而,對中共來說,塔利班政權在地緣政治方面的利用價值非常有限,因為阿富汗的鄰國都是中共試圖拉攏的對象,如果中共利用塔利班去擾亂西亞地區的穩定,只會給自己製造新的地緣政治困境。

目前中共的財力困窘,它會急於背起養活阿富汗這沉重包袱嗎?中共若要把桀驁不馴的塔利班納入囊中,就得承擔長期大量金援的重擔,而這是個無底洞。阿富汗雖然有一些有色金屬資源,但礦石外運極為困難,在崎嶇山區里沒有現代公路,靠毛驢無法從事工業活動。何況中共對塔利班仍然心存忌憚,至今不肯在通往阿富汗邊境的峽谷里修築高速公路,生怕交通便利之後,塔利班的影響力會滲透進新疆地區。

事實上,中共和俄國都會把塔利班政權視為一個麻煩製造者,是必須時刻防範的對象。而歐洲國家現在對大量阿富汗難民(包括逃避塔利班的和趁機擺脫貧困的)重新湧入歐洲心存警惕,預示着阿富汗這個麻煩製造者下一步可能造成什麼樣的新麻煩。中共和俄國都非常清楚,阿富汗各種勢力的腐敗和阿富汗經濟已無可救藥。蘇聯以前是吃過大虧的,俄國絕不會重犯上次的錯誤;中共並非不懂蘇聯的教訓,看來中共更感興趣的是利用美國撤軍在宣傳上逞口舌之利。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5/1637666.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