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北京"上東區"名媛媽媽圈:哈佛耶魯才有討論價值

這是京城最神秘的組織,裏面的媽媽各種無所不能!

大家總說,海淀家長不配有夢想。

因為他們要在清北這個中國教育高地競爭,覺得人生太過殘酷;每周從北京的東頭把孩子送到西頭上一次培訓班,認為這是對他們最大的考驗;一年開車不過跑個30000公里,就能痛苦到不堪忍受。

呵呵呵,我笑了。這也算個事?

那些把海淀家長說成教育焦慮綜合徵晚期的人,你沒見識過北京曼哈屯-順義老母親的人生。

只有她們的生活,才真的叫「不配有夢想」。

順義媽媽,她們一般只活躍在自己的私密小圈子裏。

我第一次聽說順義媽媽群,是在一個很有社會影響力的朋友的飯局上,當時聊的話題很高端,比如「幹細胞治療是否能讓人長生不老?」

多高科技的醫療大主題!當我正在如痴如醉被洗腦、顛覆三觀,重新認識自己低端人生的時候,他突然小聲地問我,你知道順義媽媽群嗎?

啥?不知道!

然後這位朋友用很訝異的表情斜着眼看我半晌,他根本不相信我沒聽過。

這是京城最神秘的組織,裏面的媽媽各種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無可阻擋!你居然不知道?這不科學。

我沒有反抗,只能默默把手機藏在桌下,用搜索更新了下自己的認知黑洞

耶魯人類學博士曾說:每個城市都有一個「上東區」,那是精英階層居住、社交和購物的專屬社區。

順義媽媽就生活在北京的「上東高地」,以「後沙峪」為中心,日常覆蓋全中國,各類假期…那就覆蓋了全球…半徑無窮大的京城最積極上進最愛奮鬥的女性群體。

而順義媽媽群,就是這些女性日常社交互助,充滿友愛但有絕對門檻的高端線上小組。

在這裏,你能看到全球最新的某款限量版包包,也能聽到對最新款智能跑車的專業理性分析,她們還研究最前沿的醫療科學,哪裏整容最美什麼能延緩衰老。

當然,這個群組裏參與最熱烈的宏大話題,永遠都是和「雞娃」相關。

這波「雞娃」操作,帶着厚重的「上東區」基因。

舉個簡單的例子吧。

假如你是一個順義媽媽,只穿越了一個京城給孩子找補課老師,那你都不好意思在媽媽群里說話。

因為你開口問的問題就很LOW,你一抱怨就會被一群媽媽追問:你為什麼對孩子的教育那麼漫不經心?你這樣隨便散養,是要墮落成老母親嗎?

因為真正的順義媽媽,她們的戰鬥永遠都是世界大戰。

當海淀父母還在為了再清北奮鬥而自覺很苦逼的時候,她們主要的研究方向是,如何避開和印度國高智商娃們的直接競爭,讓自己的孩子能夠在藤校國際生少得可憐的名額中,彎道超車獲得顯性優勢。

你看見過下午四點,某京城最高端的私立學校的校門口嗎?

200米的狹窄馬路停滿了豪車,寶馬奔馳和賓利,邊上可能還挨着輛法拉利。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國際車展臨時倉庫。其實都是接娃放學的老父老母。在這裏騎三輪送快遞,那都需要最好的技術和最強大的心臟

你覺得這是代表的財富中心?NO,這是代表了京城國際教育的高地。

有時候看到表面現象,你會覺得,有什麼了不起,只要有錢,買棟房回歸家庭再加上全職看娃,拼點關係進一所名校,你也能隨隨便便成為一名順義媽媽。

那我只能說,這思路挺清奇的,你根本不懂順義媽媽的實力。

真正的順義媽媽,她們成為一個全職老母親之前,都曾經橫行職場、風雲叱咤,半數以上都帶着世界五百強企業光環。她們的學術水平,也是橫貫中西。Wharton、Harvard、Yale名校全球覆蓋,英美留學海歸佔大多數。

真正的順義媽媽,沉默的時候端莊優雅、大方得體,一開口飈英文,基本都持平CCTV國際台主播水準。

我曾經有一個朋友,為了當一名順義媽媽,就撞了京城「上東區」的牆。

整個事情是這樣的。

她娃在公立上學,天天幾十張卷子覺得很苦逼,就覺得國際教育很自由,誤入私立搬家到順義。

後來發現私立學校教學太隨意,對待孩子和藹可親就是不知道學了啥,為追求更好的教育質量,選定一所老牌國際教育名校,純英文教學,外籍孩子比例超高。

就衝着它傳說中的教學質量邦邦硬,辦學時間長老師有保障,這個活動能力很強的媽媽開始為成為著名國際學校轉校生家長開始了奮鬥。

拖欠了一堆人情,輾轉了各種關係,拼儘自己所有的資源,終於找到了這所名校董事然後是主席,最後她終於接通了招辦主任的電話。

招辦主任電話里一開口,我這個朋友就跪了。

好歹也是互聯網前三強公司的中層,經常也去國外出個差,英文長練沒丟下,水平超越大學6級,補着1V1外教的口語,平日出門旅遊也自覺是橫行天下。

但是,這次對話讓她產生了深深地無力感。

招辦主任是個正經的英國人,端正的倫敦腔,母語一飈就像龍捲風,教育名詞七拐八繞,這個奔着名校搬家順義的老母親,當時腦海里只剩下四個字母的單詞反覆在腦子裏循環播放:

「what?what?what?」

招辦主任是真得很用心和她聊了半個小時,但基本都是單方面輸入,最後,她終於聽懂了一句校方結論,大致的意思是:家長英文能力弱,以後老師家訪就沒法做啊。

這次對話徹底杜絕了她進全英教學的國際學校的想法,娃努力,父母面試語言水平不過關,面試就是個瞎,「對不起,爹媽給你的奮鬥之路上當絆腳石了。」

海淀家長想要進好名校,也就是提前買房置地,多出點體力穿越個京城,養一個牛娃就算是萬事具備,只要靜待花開。

但是順義媽媽可以嗎?你就算有飛機駕照能管理千人團隊,也得提高自身素質勤學苦練。如果您沒個英語專八,雅思8.5,還是不要給娃的奮鬥路上添堵了,您還是專心地去當一名海淀家長吧,至少可以拼娃不拼爹和媽。

海淀的娃不容易,順義的娃更艱難。

很多家長覺得,國際學校就意味着不追求成績,沒有考卷沒有壓力,就以為孩子可以天馬行空的思考,就可以逃避掉公立教育的嚴厲,讓孩子能夠自由自在的長大。

抱歉,這位家長,你真的是誤會了國際教育。

國際學校里拼娃,拼的更激烈。

選擇公立學校的孩子狂補英文保持狀態就基本能不掉隊,但選擇國際教育的娃除了應付各種英文考試、國外大小考,還要狂補中文和數學,各門才藝之外,體育為必選項。

曾經有一個高管媽媽,因為工作忙竟然耽誤了孩子美高申請的資料提交時間,這種就會被群鄙視,不配稱為一個合格的順義媽媽。

要知道,每個真正的順義媽媽,都是甘特圖能手,項目管理資深專家。她們深諳,如何通能過項目管理,設計出一個完美方案,最大程度上提升時間利用率,提高教育效率,以及,更大的增容教育項目的種類。

一個自稱普通順義媽媽給我發了一張給娃做的日程表。

6月17號放假之後的時間表,版權歸家長所有。

她說,這個有點凌亂,我給你介紹一下吧。

現在國際學校流行游泳,她的娃就參加了這個體育項目。然而游泳練出來是很難的,所以必須要天天堅持訓練,周一到周五早晨各種練。

然後,下午的時間寫作業,作業之外就是各種加餐補課。

順義媽媽補課就要全北京最牛的老師,每周兩次從東邊開1.5個小時到軍博補語文,一次開2個小時到四季青橋補數學。這樣還不行,在線還要加報一個大語文,就為了補上中國文明、歷史積澱。

她家娃,四年級考SCAT,一種很小眾的考試。你不知道也不用自卑,國內培訓機構知道的都不多。

這個考試只考兩科,一個語言一個數學。主要用在約翰霍普金斯的天才營的錄取上。也就是說,參與選拔的你要考到一個分數,你才有交錢參加的機會。

六年級孩子就開始考托福。請注意,不是托福Junior哦~

所以前兩天,海淀家長還把劍橋網站報名刷到癱,順義媽媽也就一笑而過。

她們拿出了自己製作完成的針對國際學校娃的詞彙量達標表格:

我什麼也不想說了。

這個普通順義媽媽說:自己人生也沒什麼太大追求,沒想過當什麼哈佛媽媽耶魯爸爸,所以她兒子5歲才開始去美國夏令營,一開始很隨意的上上一周走讀營,到了7歲就開始獨自一個人夏令營呆三周,12歲才擱到美國上四周。

當海淀的家長把黃莊當成朝聖的「麥加」,從通利福尼亞趕到中關村,穿越個京城給娃上培訓班就敢說自己去「朝了個聖」,順義媽媽早已步入更高層的台階,帶娃全世界跑着去比拼,奔赴英美頂級私立中學搞冬夏集訓。

為啥是英美兩地奔波?因為沒確定孩子未來是去英國讀還是美國讀啊。

順義媽媽JS,從四年級開始,每年都會帶着兒子到英國私校名校考試,因為這是升英國制頂尖高中的必須流程;如果你等到7年級再計劃,就等於沒有機會。

但是,她為了給兒子保留更多選擇,美國的夏令營也是一個都沒錯過,從波士頓到紐約,NASA的營遍佈着她娃的帥氣的身影。

她養得這個娃,不僅學術成績遍刷英美的超級學霸,還擅長游泳、網球和街舞。

水平一般,專業級別,請多多指教。

真正順義媽媽,必須是世界級的教育專家。

她們不僅了解最前沿教育理念,還要熟悉全球名校錄取法則,她們盤點美高TOP就像海淀家長盤點公立名校一樣,她們對各種考試的熟悉程度,足可以隨便進一家留培機構當高級課程主管。

有一個順義媽媽,原是頂尖時尚品牌的中國區主管,後來生了兩娃,就轉入全職媽媽行業。

她家孩子在北京國際教育高地的牛校讀書,錄取率百分之十,多少人幼升小要打破頭也進不去的學校,她覺得風氣不好。

後來轉到一個純英文教學最好的國際學校,她覺得抓得不緊。作為一個特別有追求的老母親,她決定自己上。

所以,從娃小學二年級開始,每年假期,包括寒暑假、春假、聖誕假,都是她看學校的季節,美、英、澳的學校都要看,必須到現場看。

現在盤點下,基本已經看了50個以上的學校,研究資料裝訂了好幾沓,每個學校都從課程到食堂、老師到同學研究了一個透徹,說起來全部如數家珍,超越各種國際教育展講座水平。

在順義媽媽群邊開培訓班是毫無意義的,只要是在地球上,一切空間距離對她們來說根本就不是個事兒。

還記得前一段時間男子花樣冠軍陳巍的媽媽嗎?

帶着孩子往返於12個小時開外車程的俱樂部;每次上課的時候還要認真記筆記,給兒子當陪練。這個擱在順義就叫「普通媽媽」。

曾經有一個順義媽媽,經過研究發現女子高爾夫運動目前比較冷門,青少年組競爭池子小不算激烈,相對就容易出成績,比賽如果能進全美排名前100的話,基本就可以躺贏名校了(miki粥這裏跟大家說,不要隨意扎堆做升學參考)。

然後,她就開始了帶娃練球之路……

女子高爾夫球要想出成績,也是每天都要練,堅持不懈的練。

你知道北京的這個戶外指數經常發揮不大穩定吧,順義媽媽就帶着孩子去郊區。

郊區道遠不說還經常高速大堵車,媽媽就要先跟老師請好假,每天兩點多鐘就得從城裏往城外走,然後練兩個小時再趕回來。

到了冬天,北京的冬天是打不了高爾夫的。所以,這個媽媽一年起碼有三個月會呆在海南,就是為了孩子練球。

十三四歲孩子就開始打比賽,要出成績了,這個順義媽媽就全程跟,當司機、當保姆、當助教,和教練溝通。你知道吧,好的教練還都是說外語的。

這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兒啊!我聽完這個故事非常震撼,腦子裏只剩下最土味的一個詞兒配得上她的堅毅,那就是「數十年如一日」。

在順義媽媽群里,你可以GET到各種入學法門,了解全球最小眾的運動的前世今生,你甚至會知道每個海外的學校里正在發生着什麼…

這個世界上關於教育,關於爬藤和升學的內容,只有教育專家不知道的,沒有順義媽媽們找不到的。

所以,Lacrosse,你聽過嗎?

順義媽媽是這樣一群永遠在自我UP的媽媽。

孩子學古箏,媽媽會先苦學半年,幫孩子探路培養興趣,做娃練琴路上的人肉糾錯機;學書法,順義媽媽就給娃找書畫大家,自己行書楷書隸書小篆通通學一遍,臨帖一眼就知好壞;

孩子學游泳,媽媽就給學校組社團,自己還研究並精通了各種游法和教法,為了給孩子樹立榜樣,報名北京游泳比賽,還得了業餘組中年冠軍,之後順便去美國考了一個ASCA(美國游泳教練協會的國際牌照)。

有一個順義媽媽,為了讓孩子學琴,領着孩子托關係遍尋名師。

大師對家長要求高啊,她當場毫不猶豫拍胸脯保證,就算世界末日,學琴都要每周風雨無阻。

每次學琴,她都在旁邊錄像,回來跟孩子細扣動作。孩子大了,就帶着去世界各地參加鋼琴比賽。這樣死磕到底的人生節奏,她一直堅持到了送女兒去國外讀書。

這十來年間,她自己抱着試試看的心態考了下鋼琴十級。

聽完順義媽媽各種雞娃奮鬥的故事,我心裏默默流淚。比起她們,我要敢稱自己「佛系老母親」都對不起佛祖。

我從來沒有為娃奮鬥過,培訓班能在線絕對不出門,鋼琴要陪練那就不要學樂器,至今英文還處於四級嚴重退化水平,用英文給娃讀繪本都得用語音校對APP。

對不起,我必須承認,和她們比較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實打實的渣媽!

但是,以上所有的一切,對順義媽媽而言,都不算是真正的考驗。

不管是花時間當司機、花精力搞教研,還是花光所有智商UP自己,陪娃滿世界考試歐美打怪名校副本玩升級,她們都不曾有半分的埋怨和焦慮。

對她們而言,真正帶來教育焦慮感的,從來不是距離的遠近或者時間的長短,她們也不太考慮自己的付出和家庭的成本。

她們只擔心的是自己所做的每一個決策,是否能給孩子帶來有價值的反饋。

她們一直害怕的,是在自己和孩子賭上了一切之後,才發現選錯了方向。

自己可以沒有夢想,但是娃的努力不能泡影。

我有一個朋友,在某超級外企做到中國區總裁,兒女一雙,絕對的人生贏家。

沒娃之前,那是標準硬核女強人。孩子上了學,就開始各種糾結,公立轉私立,民辦轉國際,學校就全京城挑了一大圈。

選了國際教育路線之後,就開啟了順義媽媽的日常。陪娃今天上海蘇州,明天崇禮北海道,游泳、滑雪,打棒球…各種體育賽事跑遍,用她的話說,不是在比賽,就是在比賽道路上。

兩個孩子國際學校一年也就50萬,其他課外班夏令營加起來業五十萬。整個家庭在教育上每年投入超百萬,她雲淡風輕地說,這不算太痛苦的。

對她來說,最痛苦的事,就是做教育投資永遠不能預測結果,太多時候都是錢砸進去了,「看不出什麼特別大的成果」。

她順應國際學校潮流項目,幾年前給孩子選了游泳。

你知道吧,我們讓娃學游泳,就算游出狗刨也不沒多在意,但在人家眼裏,那就是一項要出成績必須艱苦訓練的項目,每周必須至少6天,最好每天都游。

結果練了數年,她家孩子校隊一直穩定保持第五,想衝刺四小強參加接力賽參加不了。

孩子特要強,到了比賽,就很不甘心坐在看台上鼓掌,只能跑到一樓泳池旁邊扒着窗戶猛瞅自己同學比賽接力,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媽媽的心都破碎了。

真正給這些家庭帶來巨大痛苦的,就是「再好的項目,學不出來就相當於無。但是有些體育項目砸下去的時候,你根本不知道孩子發育跟不上,練了幾年,花錢花時間,最後結果還是拿不到名次。」

這一場競賽,是無論家庭如何投入,孩子如何熱愛和努力,就因為天賦體質衝擊不了名次,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我問,既然競爭那麼激烈,為什麼當初還要選游泳啊?

她說,剛開始學的時候也是當興趣培養的,可一旦走上這條路,就覺得考不出成績又不甘心。

這個媽媽對我說:我們等到放假游泳訓練就要停了。但很多媽媽還是執着堅持每週遊,就為了校隊集訓營報不上名,這所著名國際學校的家長還到學校鬧過了好多次。

很多「愛好」,都因為愛,所以耗上了。

我也有點難過,為什麼都這麼痛苦了,媽媽們還前赴後繼選擇走上這條雞血之路?

她想了好一會才回我:

「你在這樣一個群體裏,只能被大家推着走。不然,你就出局。」

如果你沒走進順義媽媽群,你永遠不知道這個世界,競爭有多麼慘烈。

在某國際學校某班開學第一課上,老師打開鋼琴,讓新同學隨意彈奏一曲。全班21個同學排好隊上台演奏蕭邦貝多芬莫扎特,輪到第21個女孩,她有點尷尬地說自己不會,因為她從小學的是大提琴。

什麼叫真正的學無止境?她們選的這條路,讓孩子從小就直面真實的全球競爭,敢懈怠就馬上出局貫穿始終,邏輯就是這麼簡單。

蕭伯納說過:「如果鎖鏈會帶來敬重,那麼給人套上鎖鏈比去掉他們的鎖鏈更加容易。」

我已經不想再寫下去,寫那些小學就熟練使用四國外語牛娃的媽,是如何在我面前捶胸頓足,遺憾自己家庭太過普通,無力給孩子更好的資源。

站在人生的巔峰,你還是能感覺到她那種撲面而來,無法遏制的焦慮。

配圖來自教育紀錄片《世界的孩子》我在美國讀高中

住精英薈萃的社區,送孩子去最好的私校,家裏騁了好幾個保姆,自己貌美又才華出眾,這些理應給人帶來自信和冷靜的事,反而使人越來越焦慮。

這和那些生活在美國社會頂層的「上東區」的媽媽們的感受異曲同工。

而這種內在的關聯,讓你確信人類有一些絕對的共性,那就是社會地位越高,擁有的選擇就越多,但更多的選擇,也往往是焦慮的源泉,因為「作為母親的你要為孩子作出最好的決策。」

所以耶魯人類學博士說,做母親這件事的堅強與脆弱,在每一個核心城市的「教育高地」都會被無限放大。

高度競爭的環境、對完美主義的追求,讓每個媽媽們都會陷入一種神經質的狀態:

她們頻頻反思,疑慮重重,幾近刻薄的自律與自省,殫精竭慮的籌謀;她們用一絲不苟,充滿非凡的計劃性,朝着明知不可得也要嘗試的方向努力,再努力。

在前赴後繼的戰鬥中,我們發現,熱衷爬藤的金字塔頂端的媽媽主要來自兩類家庭:

一類人受過良好的名校教育,比如獲益於學校品牌、校友關係,得到了更好的人生際遇,希望自己的孩子走這條路;另一類覺得沒有在好的學校上過學,孩子一定要進名校,賺得錢就是希望給孩子多一些機會。

有學歷或者有錢,放眼全世界,媽媽的追求都殊途同歸。

我幾乎是流着莫名其妙的眼淚,寫到了這個故事的尾聲。淚水裏有同情、有自卑,有更多說不清的高低氣壓交錯的複雜情緒。

我心裏由衷的心疼這些媽媽(就算會被她們鄙視),也仰視這些媽媽(就散被海淀家長嘲笑),但我知道,我沒資格做一個這樣的媽媽。

每個順義媽媽都說,自己痛並快樂着,她們興致高昂地前進着。

她們很慶幸在奮鬥的路上,自己不是孤身一人,卻又恐懼不是孤身一人,因為她們知道今天每一個深感共鳴的戰友,都是未來一個潛在的競爭者。

最後的最後。

有一個順義媽媽,她思慮再三,很猶豫地對我說:「我有的時候會覺得,哈佛其實不適合中國的孩子,就是因為他名氣太大了。你進了哈佛,出來不幹個牛逼的事兒,你都覺得對不起自己,但是這種心態其實對孩子來講特別的不合適。」

那一刻,我竟然在想,教育也許可以因人而異,但您作為順義媽媽卻不能中場休息啊。

不談理想,一生奮鬥。

此文獻給所有奮鬥在雞娃路上的媽媽們。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Miki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5/1637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