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驚動聯合國!90年代山西鈷輻射滅門慘案始末

作者:
這是一個真實的事件,事件發生在上個世紀90年代的山西,由於工作人員的失職和疏忽,致使141人在鈷輻射中受到嚴重傷害,多人在核輻射中死亡,上百人留下了終身後遺症,6名國家工作人員被抓,4人被宣判有期徒刑。事件還驚動了聯合國,並被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收錄在冊,以警示後世核放射的危害,告誡世人要科學、合理、和平地使用核能。

這是一個真實的事件,事件發生在上個世紀90年代的山西,由於工作人員的失職和疏忽,致使141人在鈷輻射中受到嚴重傷害,多人在核輻射中死亡,上百人留下了終身後遺症,6名國家工作人員被抓,4人被宣判有期徒刑。事件還驚動了聯合國,並被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收錄在冊,以警示後世核放射的危害,告誡世人要科學、合理、和平地使用核能。今天就由筆者給讀者們揭露90年代山西鈷輻射滅門慘案的始末吧!

噩夢的開啟

1992年11月19日,冬日的中午,和往常一樣,靠泥瓦匠手藝謀生的忻州市南關鎮南關村村民張有昌與工友們一道在工地上打井施工,沒多久,張有昌從水井中挖出一個長約2-3厘米的鋥亮金屬棒,張有昌覺得很好看,於是撿起來隨手裝進了自己上衣口袋中。

不到三個小時,張有昌感覺渾身噁心、難受,不停嘔吐,就連中午吃的飯菜全部吐了個乾淨,工友見狀,誤以為張有昌是食物中毒,於是便勸他回家休息。張有昌見此只好向老闆請假,暫時回家休息一下,到下午接着再來上工。

回到家裏後,張有昌的症狀不僅沒有任何好轉,反而情況不斷加重,此時,身懷六甲的妻子張芳便勸老公張有昌去南關鎮上醫院檢查一下,可張有昌去了鎮醫院後,醫院也查不出個所以然,只好給他隨便開了點藥,囑咐他回家好好休養。

張有昌回到家裏後,病情越來越重了,牙齦出血,臉上、後背上起了可怕的紫色的水泡,頭稍稍扭動一下,一綹綹頭髮就開始大把從頭上掉了下來,妻子張芳嚇得不輕,急忙喊來了公公張明亮和張有昌的哥哥張有雙,讓他們趕緊送張有昌到忻州市人民醫院就診。

就在當年11月19日張有昌入院的第一天,忻州市人民醫院經過一通檢查後也沒有查出張有昌的病根。此時,張有昌不僅沒有好起來,病情還在持續加重,陪護的大哥張有雙也開始出現了面部發紫,嘔吐不止等與張有昌相同的症狀。

對於二人莫名其妙的症狀,醫院方面也是一頭霧水,受限於醫療條件,起初,醫院懷疑這是一樁嚴重的傳染病事件,於是便將張有昌和張有雙進行了隔離治療,以防傳染病外溢。在忻州市人民醫院隔離觀察將近一周內,二人的病情愈發嚴重。

期間,張芳因為懷孕四個月,就沒有在張有昌的身邊陪護,全程主要是由張有昌的大哥張有雙與哥倆的父親張明亮陪護,這無意中讓張芳和肚子裏的孩子都撿回了兩條命。

面對哥倆突如其來的病重,張家人心急如焚,於是張有昌的老丈人張丑寅和哥倆的父親張明亮在同年的11月24日那天,就背着兄弟倆人去了位於省會太原的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求診治療。

醫院初步診斷是食物中毒,後來又經過醫生們的檢查和反覆論證、討論,張有昌、張有雙兄弟二人的病情被診斷是「放射性」疾病,醫院得出這個結論後,不敢馬虎和懈怠,於是按照國家的規定趕緊將該情況立馬上報給了省衛生廳,可山西省衛生廳在接到報告後,卻立馬將其否決,理由:是山西沒有放射源,忻州也沒有放射性物質,哪兒來的放射病一說?

可怕的鈷60

然而,就在醫院向省衛生報告過程中,醫護人員也竭盡所能給張氏兄弟治療,可張有昌的病情愈發加重,情況極度惡化,脫髮、咽喉腫痛、呼吸困難、全身出現血斑,伴隨化膿。此時張有昌渾身上下沒有一塊皮膚是完好的。

找不到病因就無法對症治療,躺在醫院裏乾耗着也是一筆不菲的花費,張家人商量一番後,決定回老家靜養,希望期間能出現哥倆康復的奇蹟。但張家人終歸還是沒有等來他們所期盼的奇蹟。

災難到來後,12月2日,張有昌病故;7日,張有雙去世;10日,張明亮死亡!短短八天之內,父子三人相繼死亡,全家男丁盡數滅門!如果說,這是一部日記,恐怕這應該是世界上最悲慘的日記之一了。

此時,懷有身孕的張芳全身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皮膚紫紅,脫髮嚴重等跡象,全家人完全陷入了無盡的絕望。

而就在白髮人送黑髮人之前,彌留之際的張明亮拉着兒媳張芳的手,把僅有的積蓄全部交給了她,眼含着淚地說:「孩子,拿着這些錢,一定要去北京的大醫院把病治療,把孩子生下來,這是我們張家的血脈啊!」,言訖,恨恨地閉上了雙眼。

張家男丁突如其來的死亡消息,很快就像瘟疫一樣在整個南關鎮傳播開了,南關村人心惶惶,傳言沸沸,街坊鄰居嚇得紛紛避開張家,投親靠友離開了村子,鎮上的大小商店全部關門停業,學生不敢上學,工廠不敢開工,大棚內的蔬菜爛在了地里,沒人敢要,一瞬間,整個南關鎮,整個南關村幾乎都變成了一座死城、空城。

巨大的恐慌和混亂引起忻州市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很快,市防疫部門進駐南關村後經調研認為這是一起傳染病事故,應立即將所有與張家有過接觸的人員全部隔離。

而就在南關鎮進入戰備管控狀態前,張丑寅早已帶着閨女張芳連夜坐火車馬不停蹄地直奔北京。

原來,張家男丁相繼死亡後,張芳在當地醫院一番檢查,發現體內的白血球急劇減少,情況非常危急,倘若不及時治療,隨時都會危及生命,但醫院卻無法查出病根,自然就無法治療了。

現在張家男丁慘遭可怕病源的滅門,如若不趕緊去北京醫治,不僅自己的恐怕難逃一劫,肚子裏的孩子也怕是在劫難逃了。於是,張芳與父親張丑寅商定後便決定連夜乘火車去北京。

1992年12月17日,父女二人輾轉千里來到了北京人民醫院(現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在醫院,張芳接受了全方位的各種檢查。很快,經過精準查驗,張芳身體的各項指標都極不正常,很多指標都已超過正常人體所能承受的底限,白血球也只有正常人水平的十分之一,此時的張芳就每走幾步路都會氣喘吁吁,情況非常危急,治療已是刻不容緩,北京人民醫院根據她的病情初步判斷是放射性病,於是當機決斷立刻給張芳治療。

而張芳所在北京人民醫院的血液病科室是該醫院的強項,中國首例骨髓移植就是在這裏完成的,醫院不僅積累了豐富的臨床治療經驗,並且還聚攏了國內例如陸道培博士等血液病領域的一批頂尖級專家團隊。況且輻射病雖然致死性很強,但並非是不治之症,只要早發現早就醫早治療,還是能從很大程度上治癒的,因此,此時的張芳儘管身體已經是非常羸弱了,在如此強大醫療資源下,治癒的可能性依然非常高。

為了本着慎重的醫學態度給張芳的病情作出準確的定論,院方邀請了當時隸屬於國家衛生部的「工業衛生實驗所」的相關專業技術人員前來一道會診。經過權威檢測,張芳竟然是被核輻射元素鈷60大量照射所致!至此,釀成張家滅門慘案悲劇的罪魁禍首鈷60終於被科技人員給挖了出來。

一時之間,院方與工業衛生實驗所倍感震驚,於是火速按規定將情況上報到了衛生部門,並提供了科學的論證,強調事態的嚴重性。衛生部也認為此事非同小可,立馬向中央進行了詳細的匯報,中央責令山西省立刻查清,不得再度發生次生放射污染。

山西省人民政府接到中央指示後,立刻作出全面部署,並牽頭成立了聯合專案調查組,以查明鈷60放射源案件的來龍去脈。

很快,在聯合專案調查組的溯源之下,一樁國家工作人員玩忽職守釀成141人傷亡的驚天大案漸漸浮出了水面。

冷漠的責任心

1973年,山西忻州科技局為提高農作物產量,開展研究「農作物輻射育種」的新項目。所謂「輻射育種」就是指利用電離輻射方式,以誘發生物基因突變,從中選出優良變異個體,再通過一系列育種程序,培育出新品種。

「輻射育種」其實在我們的生活中並不鮮見,比如滿株開花的「一串紅」,花開六瓣的「萬壽菊」,半米高的黃瓜等等都是經過「輻射育種」後改良的品種,「輻射育種」的方式有X射線、紫外線、中子及質子等,當然,也包括鈷60。

這看起來讓人倍感恐懼,事實上,近年來興起的所謂「太空育種」就是利用太空中強烈的宇宙射線和微重力環境來誘發種子的基因突變,從而實現品種改良。因此,從本質來講,「太空育種」實質上就是一種「輻射育種」,唯一最大的區別就是廣義上所說的「輻射育種」都在地球上進行,而「太空育種」是在太空當中。

按說,「輻射育種」對於農業未來的發展有着積極作用,因此,忻州科技局當時聯繫了上海第二機械部尋求技術合作,很快,雙方達成了合作意向,此後上海第二機械部陸續向忻州科技局提供了一些鈷60的輻射裝置。

這裏要說明的是,由於鈷60本身具備非常強的放射性,往往三十米之內就能對人體臟器造成嚴重損傷,因此,為了避免鈷60的核泄漏,工作人員便採取安全措施,將鈷60裝置封閉進了試驗農田的特殊水井之中。

多年以後,由於種種原因,這批鈷60裝置被轉給了當地的環境監測站,1991年,環境監測站要改擴建工作場所,於是決定將這批廢棄物用的鈷60裝置轉移給山西省放射性廢物庫。可在對方前來回收時,由於工作的疏忽和懈怠,把原本有6個鈷60棒,錯誤地登記成了5個,結果有一個鈷60被遺漏在了現場的井中。

1992年,環境監測站自認為輻射裝置已經被清理乾淨了,於是就找來了當地施工隊進行改擴建,而張有昌就是這個施工隊裏的一員。當張有昌在施工中從井裏發現了一根獨特的鈷60棒,覺得很是好看,便隨手揣進了自己的兜里,沒想到這根小小的鈷60不僅要了他和大哥張有雙、父親張明亮的性命,而且害了一大批人。

事實上,除了張家三名男丁全部不幸死於這場事故,還有一個叫魏美榮的人也慘遭不幸。在當年的11月19,魏美榮因為左腿被摩托車撞傷,與張有昌同住一個病房,而當時張有昌裝着鈷60的外套正掛在魏美榮頭頂上方的床頭上。不知不覺中,魏美榮被鈷60強烈照射,他的身體也開始出現強烈的嘔吐和不適,皮膚全身上下開始紫紅化膿,很快,魏美榮被確診為重度放射病,雖經全力救治,病情稍有好轉,但卻終身落下的病根無法治癒,並持續在後半生中痛苦地折磨着他。

而事態的嚴重性還遠不止如此。據調查人員查證,從11月19日,張有昌把鈷60揣進外套口袋中,一直到27日,他在山西省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住院期間,期間長達8天的時間裏,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帶着鈷60從忻州市人民醫院,到山西省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輾轉兩家醫院,多個公共場所,大量的核輻射污染了上百人。

更可怕的是,直到11月27日,張有昌在山西省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住院的第一天,鈷60圓棒從他的外套中掉在了地上後,陪床的父親張明亮看見了便用手直接撿了起來問張有昌:「這是你的嗎?」,此時的張有昌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能勉強點了點頭,父親張明亮又問:「你還要不要?」張有昌搖搖頭。張明亮於是就把這個「東西」隨手扔進了病房的垃圾桶里!

而這個「東西」就是調查人員苦苦尋找的危險物質鈷60!

讓人難以理解的是,當調查人員順藤摸瓜查到了醫院的垃圾清理工翟金元身上時,根據翟金元的講述,醫院每天的垃圾他都按規定,準確無誤送到了垃圾處理廠,可當調查人員趕到垃圾處理廠進行了全方位的排查後並沒有檢測到任何放射源。

因此,偵查員對翟金元的話充滿了懷疑,可翟金元卻始終一口咬定自己投遞垃圾是循規蹈矩,沒有任何問題。調查人員認為在這個翟金元的身上存在着很大的貓膩。眼見調查陷入僵局,調查組便讓院領導出面找翟金元私下談談。院領導出面找來翟金元後,開門見山將事態的嚴重性告訴了翟金元,並勸告他不要因小錯鑄成難以挽回的大錯,翟金元被嚇得一身冷汗,連忙向院領導袒露了實情。

原來,缺乏責任心的翟金元並沒有按照醫院的規定,把醫療廢棄垃圾送到垃圾廠銷毀處理,而是為圖方便擅自做主把部分垃圾扔在了通往垃圾廠的晉祠公路旁。問題的癥結終於被解開,調查組立馬奔赴現場探測放射源,很快就找到了鈷60。至此,一樁國家工作人員嚴重失職的案件得以告破。

而在善後統計工作中發現,由於張有昌長達8天隨身都攜帶着鈷60,因此,與張有昌有過接觸的醫生、護士、病人、工友等都遭到了鈷60的放射性污染,被輻射污染的總人數前後累計高達141人,而在這141人,張家三口男丁全部死亡,其餘人都不同程度遭受到鈷60的放射性污染身體受到極大損傷而被迫入院治療,災難帶來的後遺症在他們的身體內持續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1992年的山西鈷輻射事件共計造成了141傷亡,但張有昌的妻子張芳由於同張有昌接觸時間較短,再加上治療及時,因此,她不僅幸運地撿回了一條性命,還保住了肚子裏的孩子。張芳肚子裏的孩子由此成為世界上首例因輻射而降生的嬰孩。

張芳生下女兒後取名「張京生」。女孩長大後,除了智力與正常人存在差異,其他方面與正常人基本無異。張芳無疑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說她幸運是因為僥倖躲過了死神的追殺而活了下來;說她不幸是因為張家男丁在此次事件中全部離世,只剩下母女二人相依為命。

然而,對比張芳,很多與張家素不相識的人,卻無緣無故遭受到了鈷60的放射性摧殘,後半生不得不活在生生的痛苦之中,這些,又該找誰算賬呢?

因此,案件偵破後,公安機關將忻州科委負責具體管理鈷60的賀某某、山西省放射環境管理站的陳某和李某、中國輻射防護研究院的韓某某、卜某某以及白某某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獲歸案。

1994年7月28日,經山西省忻州市檢察院以玩忽職守罪向忻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追究以上6人的刑事和民事責任。同年11月28日,忻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以違反危險品管理規定肇事罪,判處陳某有期徒刑3年,賀某有期徒刑2年,韓某有期徒刑1年零6個月,白某有期徒刑1年,卜某和李某免於刑事處罰。並判決山西省科委(後改為科技局)、忻州市環境監測站、忻州地區科委共賠償所有受害者近80萬元。

由於1992年的山西鈷輻射事件性質太過於惡劣,影響太過於廣泛,受害人數太過於龐大,此案經判決後消息很快傳遍了全世界,震驚聯合國,聯合國旗下的國際原子能機構為了避免人類再度上演如此不幸的巨大悲劇,遂將此案例收錄在冊,以警示人類要和平、合理使用核能,否則就會付出難以承受的慘重代價。

教訓和反思

發生在1992年的山西鈷輻射事件至今已過去了29年,29年,對於一個國家,一個民族都是滄海桑田,更別提那些曾經在鈷輻射事件中慘遭不幸的人們。他們當中或許有的已經離世,有的尚在人間,但無論怎樣,鈷輻射給身體留下的嚴重後遺症以及給每個家庭所帶來的陰影和不幸,卻不是時間可以抹平的。

這些,足以在一個個受害人,一個個受害家庭的身上打下深深烙印的慘劇,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卻因為山西科委,忻州環境監測站等個別國家工作人員責任心的缺位和漠視,致使原本極度危險的鈷60竟然在改擴建中,被漏在了事故現場,才使得後面衍生出了一幕幕人間悲劇。

寫到這裏,說了這麼多,只是想告訴大家,核能對於人類來說,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了,它能造福全人類,提高人類的生活水平和品質;用得不好就有可能發生上述的案例,甚至爆發毀天滅地的災難。因此,和平、科學、合理地使用核能,是全人類必須遵守的行為準則,否則,一失足成千古恨,悔之晚矣!

另一方面,和平、合理、科學地使用核能關鍵在於人,更在於使用、保管者的責任心。倘若以一副麻木不仁的心態和馬馬虎虎的態度來對待核能的使用和開發,必然會釀成滔天大禍,而這種禍患一旦釀成,卻不是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國家所能承受得起的。因此,用好核能,就必須要具備對人民,對歷史,對民族,對國家高度負責任的態度。唯有如此,人類方能在地球,這個唯一的家園中生存下去。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歷史偵查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4/1637191.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