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黑山天價高速公路:中共的好買賣,黑山的災難?

黑山馬泰舍沃——世界上造價最高的公路之一穿過黑山的群山,在高聳的橋樑上跨過深谷,到達目的地:一個小村莊外的泥濘田野,村子裏有幾十座房屋,許多是空的。

中國建造的新高速公路穿過黑山山脈,耗資近10億美元。

黑山馬泰舍沃——世界上造價最高的公路之一穿過黑山的群山,在高聳的橋樑上跨過深谷,到達目的地:一個小村莊外的泥濘田野,村子裏有幾十座房屋,許多是空的。

米爾卡·阿季奇(Mirka Adzic)是馬泰舍沃小村莊的居民(這個村莊的人口約15人),她說她很高興家附近很快就會有一條現代化的高速公路,這樣她就不必再走險峻的山路,那曾是通往外界的唯一途徑。

但是,雖然她很喜歡這條中國建造的新高速公路——耗資近10億美元,經過六年充滿危險的建設,預計將於11月開通,比計劃晚了兩年——但她不太能理解為什麼要修這條路。

她靠丈夫在修建這條公路的中國建築公司當司機賺取的微薄收入來養家餬口,令她感到困惑的是,她的國家是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卻為一個龐大、最先進的工程項目投入了這麼多錢。黑山現在背負的中國債務占政府年度預算的三分之一以上。

高速公路的盡頭在偏遠的小村莊馬泰舍沃附近,米爾卡·阿季奇(中)就住在那裏。

感到不解的並非阿季奇一人。黑山新上任總理茲德拉夫科·克里沃卡皮奇(Zdravko Krivokapic)去年年底接管了2014年與中國簽署公路和貸款合同的政府,他將這條高速公路描述為一個「狂妄自大的項目」,「沒頭沒尾」,給國家財政帶來了嚴重壓力。

它還使中共陷入巴爾幹地區錯綜複雜的地緣政治鬥爭中。黑山於2017年加入北約,激怒了中共的親密朋友俄羅斯,在面臨北京的沉重債務和追求與西方形成更緊密的結盟之間,黑山如今正在努力尋找平衡。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於2013年宣佈了黑山高速公路這項龐大的基礎設施項目,被譽為「一帶一路」倡議的早期勝利,這條公路將中國和時任總理米洛·久卡諾維奇(Milo Djukanovic)的龐大野心結合在了一起。

但是在去年選舉後,久卡諾維奇的政黨30年來首次敗選,這條高速公路已成為眾矢之的,批評者稱之為浪費與貪污,是偏離經濟現實的野心膨脹之舉。

黑山總理茲德拉夫科·克里沃卡皮奇將這條高速公路描述為一個「狂妄自大的項目」,「沒頭沒尾」。

「我還沒有證據,但這一切都指向腐敗,」新任總理克里沃卡皮奇在黑山首都波德戈里察接受採訪時說。「從經濟方面來看,這條高速公路可能並不符合成本效益。」

根據最初的計劃,這條由中國承建、長25英里的路段將成為連接亞得里亞海沿岸港口城市巴爾和塞爾維亞邊境的100英里高速公路的一部分。這條路線將保障黑山這個只有60萬人口的國家成為巴爾幹地區的交通樞紐,並促進該國北部貧困地區的經濟活動。

但隨着這條公路在一片無人居住的森林中間逐漸中斷,而且沒有資金用於延伸,該合資項目引發的猜測激增,人們懷疑中國在巴爾幹地區的目標以及前政府簽署該項目的動機。

負責安全事務的副總理德里坦·阿巴佐維奇(Dritan Abazovic)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不反對中國」,中國「只是想在該地區存在」。但他質疑為僱用一家中國公司,從中國獲得巨額貸款的做法是否明智,該公司引進中國工人然後「將所有錢帶回中國」——這是中國基礎設施企業在海外工程的典型做法。

這條新公路耗資近10億美元,經過六年危險性的建造工作,預計將於11月開通。

阿巴佐維奇3月訪問布魯塞爾,呼籲歐盟在中國貸款的再融資上提供幫助:「對中國來說,他們做成了一項好買賣。而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場災難。」

主持這筆交易的久卡諾維奇從1990年開始統治黑山,直到去年他的政黨在選舉中失敗,他將新政府的抱怨斥為「政治噪音」,並在接受採訪時堅稱中國無意干涉黑山的事務。

在久卡諾維奇漫長的職業生涯中,他通過周旋於呈鼎足之勢的國家之間而獲得成功,首先與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領導下的塞爾維亞結盟,然後與來自俄羅斯的富有投資者結盟,包括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大亨。後來,他轉向美國,為了讓黑山加入北約,美國不計他的過往,與此同時,他也主動接觸中國,中國提供了美國和歐洲銀行都認為不明智的貸款。

他於2006年領導黑山獲得獨立,這是最後一個宣佈獨立的前南聯盟共和國。

儘管久卡諾維奇已失去權力,但他仍然擔任禮儀性的總統職位。在他的描述里,外界圍繞着中國建造高速公路的爭吵是其所謂俄羅斯在黑山建立影響力陰謀的又一個事態轉折。新政府中沒有親莫斯科議員,但出於對久卡諾維奇的敵意,他們普遍支持新政府。

根據最初的計劃,中國修建的這段25英里長的公路只是擬議中的100英里高速公路的一小段。

久卡諾維奇說,通過攻擊中國的高速公路,這些議員幫助俄羅斯實現「阻止北約和歐盟在該地區擴張」的野心。

由於多次改變效忠對象,久卡諾維奇在黑山得不到信任,尤其是他領導的政府對高速公路項目諱莫如深。「有時候,他們似乎是在建造火箭基地,而不是公路,」黑山研究機構MANS的德揚·米洛瓦茨(Dejan Milovac)說。MANS專注於反腐敗工作,長期以來一直對這條公路持批評態度。

2014年與國有的中國進出口銀行的貸款協議已經公開,它顯示中共可以在違約情況下扣押財產,就像在斯里蘭卡所做的那樣——在斯里蘭卡拖欠中共貸款後,中共佔有了該國的主要港口。但幾乎所有與黑山公路有關的其他文件都被列為機密。

當久卡諾維奇首次提出這個想法時,包括美國工程和建築巨頭貝克特爾(Bechtel)在內的幾家外國公司都表達了興趣。貝克特爾提出了一個規模較小、成本更低的項目,但輸給了中國路橋集團一個規模更大、成本也高得多的提案。

克林頓政府的巴爾幹特使羅伯特·蓋爾巴德(Robert Gelbard)回憶說,他曾建議久卡諾維奇不要僱用這家中國公司,他告訴他,波蘭最近取消了與另一家中國公司的高速公路合同,正在起訴這家公司的工程質量不佳。

在公路開始建設時,這個巴爾幹國家的時任總理米洛·久卡諾維奇。

久卡諾維奇說,中國路橋集團公司之所以被選中,僅僅是因為它提交了「最佳投標」。該公司拒絕讓員工接受採訪,其北京總部也沒有回應書面提問。

然而,這筆資金給黑山帶來了嚴重的麻煩。進出口銀行為該項目提供的貸款以美元計價,這令使用歐元的黑山更易受到外匯市場變幻莫測的影響。利率設定為每年2%,遠高於歐洲貸款機構對基礎設施貸款的通常收費。

黑山新任財政部長米洛伊科·斯帕伊奇(Milojko Spajic)表示:「顯然,這是一筆可怕的交易。」他最近與歐洲和美國的銀行達成了一項所謂的互換協議,以0.87%的利率將中國的美元貸款有效地轉換為歐元。黑山上個月為中國的貸款支付了第一筆款項,斯帕伊奇說,黑山不會違約。

2012年,由一家英國公司牽頭為黑山交通運輸部進行的一項研究警告,由於山地地形,建設成本將異常高昂。即便如此,它的成本估計也遠低於中國路橋集團為修建這段25英里但難度特別大的高速公路收取的逾9億美元的費用。

更早的時候,在2007年,巴黎的一家工程公司路易斯·伯傑集團(Louis Berger)進行了一項可行性研究,警告說,擬議中的高速公路沿線的交通流量「不足以」從「純財務基礎上」證明投資是合理的。但它補充說,「在決定是否繼續擬議中的項目之前」,應該考慮「社會、政治和經濟」因素。

據研究組織MANS稱,近2.8億美元(即支付給當地分包商的總金額的一半以上)被一家名為Bemax的黑山公司獲得,該公司的正式所有者是一位曾經的咖啡館老闆,在進入道路建設行業之前,沒有任何工程工作的經驗。

Bemax在波德戈里察的總部。這家黑山公司獲得了近2.8億美元。

國會議員內博伊沙·梅多耶維奇(Nebojsa Medojevic)稱,Bemax實際上屬於久卡諾維奇的親密顧問、前駐莫斯科大使米蘭·羅琴(Milan Rocen)。久卡諾維奇對此予以否認,稱他「當然」問過自己的顧問,並得到保證這些說法都是假的。羅琴本人斷然否認擁有Bemax公司。

「我們拿這個開玩笑,」久卡諾維奇說。「這只是政治對手的猜測。」他還說,腐敗指控「與我的實際情況毫無關係」。

新政府表示,它希望完成這條高速公路的全部建設,最好是由歐洲而不是中國提供資金,而且不會讓它擱淺在空曠的森林中。

隨着這段路的完工,許多中國工人已經離開。仍持懷疑態度的人似乎對整條高速公路能否建成表示懷疑。

「黑山太窮了,他們沒有足夠的錢接着修路,」來自中國中部河南省的沈偉(音)站在一個幾乎空無一人的工地宿舍外嘲笑說。「我只想回家,」他還說。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7/1633805.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