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青少年打疫苗出了問題誰負責?

作者:
很多家長並非沒有懷疑,但卻無可奈何,畢竟孩子要上學,自己要上班掙錢養家。但與這些相比,生命更為可貴。如果無法選擇躺平,那就運用智慧去抗爭。一位網友出的主意或許可以借鑑,那就是拿一張「保證書」,上邊寫上「聲明對某某員工/學生因打疫苗出現的任何後遺症負完全責任」。誰讓你打你讓誰簽字。估計沒有一個領導敢。如果越來越多的人這樣做,中共的疫苗推行計劃將會受到前所未有的阻力。

多倫多病童醫院(The Hospital for Sick Children)周四報告,出現至少五人接種了輝瑞或莫德納疫苗後﹐患心臟炎症

德爾塔變異毒株從南京、張家界蔓延至全國多地,引發新一波疫情之際,中共大陸多家體不久前刊發了題目為《7月「科學」流言榜:青少年不打疫苗因副作用大?》的文章。文章證實,從7月份開始,包括北京在內的全國多地已啟動18歲以下人群的新冠疫苗(中共疫苗)接種。據不完全統計,除北京外,廣西、湖北、黑龍江、湖南、安徽、福建、江蘇、廣東等地均已明確了12至17歲未成年人新冠疫苗(中共疫苗)接種,且大部分地區都將從7月開始為15至17歲人群接種,8月開始為12至14歲人群接種。

在文章作者看來,如此「利國利民」的好事,卻有流言稱「新冠疫苗對成人有效並不意味着對青少年也有效,甚至對青少年副作用會更大,不應接種」。是以,文章重點「駁斥」了這個「流言」。不過,文章並沒有足以讓人們相信沒有副作用的論據,而是籠統地說:「根據臨床試驗積累的數據和專家評審論證,充分證明疫苗對3至17歲人群是安全的,誘導產生抗體的能力非常強」,而且,「接種疫苗後,絕大部分人可以獲得免疫力,從而有效降低發病、重症和死亡的風險」。

請問,既然有臨床試驗積累的數據和專家評審論證,那麼請公佈試驗數據和專家論證過程,請公佈所有專家的名頭和說辭,讓廣大的家長們自行判斷是否要給孩子打。如果不敢公開試驗數據和專家論證內容,那國人有理由懷疑疫苗的安全性。

除了這一點值得懷疑外,近期網絡有視頻披露的兩個案例,也讓知情的民眾裹步不前。一個是8月初,江蘇無錫江陰中學一名學生在體育館打完疫苗後,出現臉色發白出虛汗、接着抽筋的不良反應,救護車趕來的時候人已經不行了。另一個是8月8日,揚州市江都區郭村一中學生在當地接種點打疫苗後,當場昏倒,後經搶救無效死亡。由於當局下令封鎖打疫苗後產生的不良反應數據和案例,是否有更多類似情況我們不得而知,但絕不會只有這兩個案例。對此,中共當局能否回應誰來對出現不良反應,乃至失去生命的學生負責?中共除了掩蓋、封殺,還會幹什麼?

在中共當局公開自我打臉,違背自己的打疫苗「遵循「知情、同意、自願」原則,反而下達指令,強制各級單位、學校打疫苗的暴政下,作為保護孩子最後屏障的家長,在下決定前,一定要多了解下國際最新資訊和當下真實情況:

一、近期,在南京、揚州等地的新一波疫情業已出現重症和危症病人,而且絕大多數人都是打過兩次疫苗的,這足以證實中共疫苗的效用有限,其對於防止感染、防止發病、防止傳播,甚至防止重症都已失效。對於打過疫苗的成人的效用尚且如此,對於青少年而言,能有多大效用?

二、青少年打疫苗後出現死亡的案例在其他一些國家早已經出現,如7月5日,新加坡一名16歲青年在接種第一針輝瑞疫苗第六天後突然昏迷,之後心跳停止。6月13日,美國一名13歲男孩在接種完第二針復必泰疫苗後,出現疲勞、發燒等多種反應,後在睡夢中過世。而美國疾控中心曾證實,年輕人打疫苗後,少部分人會出現急性心肌炎症狀。

此外,筆者還在一個多月前看到一則美國聽證視頻,視頻中女孩的媽媽正在陳述女兒作為疫苗志願者,在打完第一針後就出現了多種不良反應,包括下肢癱瘓、口齒不清、思維混亂等。女孩的媽媽邊說邊抽泣,痛心曾經活潑可愛的12歲的女兒,如今只能在輪椅上度日。

不妨想一想,作為號稱保護率、效用遠高於中共疫苗的輝瑞等國外開發的疫苗,尚且有如此難以預料的副作用,中共疫苗有多少可信度呢?而且最新信息顯示,輝瑞和復必泰若碰到德爾塔,保護力都大幅下降,後者從原有的95%下降至僅有64%。這也意味着,即便青少年打了中共疫苗,中共疫苗也難以保證具有可信的保護力。

三、根據英國《每日郵報》8月10日的一篇報導,新研究表明,男孩接種疫苗後患上罕見心臟併發症「心肌炎」的可能性高了整整14倍。這項發表在「JAMA Cardiology」上的新研究基於對15名接種輝瑞疫苗後患心肌炎的青少年進行分析,調查結果與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數據相呼應,表明十幾歲男孩的風險高達9倍,所有15人在接種疫苗後幾天都開始出現胸痛跡象並持續長達9天,不過最終沒有人因嚴重心肌炎需要重症監護,也都在5天內出院。但波士頓兒童醫院的醫生警告說,接種疫苗後心肌炎的長期風險「仍然未知」。

四、根據英國《衛報》8月10日的報導,「牛津疫苗小組」負責人波拉德教授(Andrew Pollard)向國會議員提供證據時表示,疫苗並沒有阻止新冠肺炎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傳播的這一事實,意味着先前「達到人群整體免疫力是神話般的想像」。波拉德教授指出,「德爾塔病毒株仍會感染已接種疫苗的人,這確實意味着在任意時刻、仍未接種疫苗的人都有可能感染病毒,我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完全阻止這種傳播」。

五、無論是哪個國家的疫苗,都是試驗性疫苗。早在6月,歐美mRNA疫苗的發明者馬龍(Robert Malone)博士在福克斯電視「塔克秀」上說:「政府對COVID-19疫苗的風險不夠透明。」「沒有足夠的數據支持在年輕人和青少年中打疫苗是安全的,他們不應該被逼着去打疫苗。」他所指的是18-22歲人群。不幸的是,在這個人群中風險評估根本就沒有做。「我的意見是這些人群有權自己決定該不該打疫苗,更不用說這些疫苗是試驗性疫苗。」

六、5月25日刊登在BBC網站上的文章《新冠疫苗:應該小孩子接種嗎?》中認為,兒童很少受到病毒的影響,即便感染,也大多症狀輕微,甚至無症狀,這與年紀大的人形成強烈對比。文章援引《柳葉刀》上發表的一項針對七國的研究估計,在大流行期間,每100萬兒童中,死於中共病毒的不到2名。

總結以上情況和觀點,那就是試驗性疫苗帶來的副作用和安全性尚不完全清楚,但對男孩會引發心肌炎已有了多個案例;疫苗對很少感染的青少年的保護作用同樣並不清楚,打疫苗和不打疫苗的感染率缺乏對比數據,而疫苗對人們長遠的健康究竟有何影響,同樣沒有數據。因此,在一切都缺乏足夠數據支撐的情況下,讓青少年打疫苗早已在國外引發了爭議,國外許多家長也選擇拒絕給孩子打。

與國外家長們尚有選擇相比,中共當局卻是在下令強迫成人打疫苗後,再次下令各級學校強制學生打疫苗,並說是政治任務。中共當局公然將疫苗接種率與政治任務掛鈎,更令人懷疑中共背後的貓膩,或許保證生產疫苗企業的利潤才是中共不遺餘力推行疫苗的真實原因,其哪裏真正管百姓的死活?

對此,很多家長並非沒有懷疑,但卻無可奈何,畢竟孩子要上學,自己要上班掙錢養家。但與這些相比,生命更為可貴。如果無法選擇躺平,那就運用智慧去抗爭。一位網友出的主意或許可以借鑑,那就是拿一張「保證書」,上邊寫上「聲明對某某員工/學生因打疫苗出現的任何後遺症負完全責任」。誰讓你打你讓誰簽字。估計沒有一個領導敢。如果越來越多的人這樣做,中共的疫苗推行計劃將會受到前所未有的阻力。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3/1632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