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江青喜歡騎馬 毛強調真正的革命家都是喜歡吃辣椒的

作者:
毛澤東不停地吃着辣椒,一口一支,然後在椅子裏舒舒身子,問道:「斯大林是一個革命家嗎?他喜歡吃紅辣椒嗎?一個真正的革命家,一定會吃紅辣椒。……」他喝了口酒又說:「亞力山大大帝肯定是非常喜歡吃紅辣椒的,他是一個真正的偉大的革命家。至於斯大林,肯定他也是吃辣椒的。孫平,你也得吃辣椒,假如你是一個革命家,那就請吃吧。……」

1942年8月28日

今天,從前線來的消息頭一次提到斯大林格勒。德國人到底向伏爾加河推進了,激烈的戰鬥在斯大林格勒的西北部爆發了。

馬海德夫人蘇菲,和毛澤東夫人江青很要好。我經常見到她們在一起散步。蘇菲有很多時間是在江青的住處度過的。

江青喜歡騎馬。

陳伯達是毛澤東的秘書,其貌不揚,戴副眼鏡,略顯肥胖,雙眼深陷,一對耳朵大得不太相稱。根據我的觀察,以及從我的朋友那裏聽到的,陳伯達是一個聰明而有才幹的人。他跟康生不同,愛交際,有很多朋友。他會給人以友好可親的印象。

陳伯達,1904年生,福建人。本世紀二十年代中,在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他具有出色的文才,在三十年代就寫了許多關於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文章,並且在北平教哲學。陳伯達寫過好些書。

1937年,他來到延安。以後一直留在延安,在黨校教課。對毛澤東那樣受過很少教育的人來說,陳伯達是個寶貝,尤其是因為陳伯達對他主子的任何一種思想都能夠「消化」,並且適當的形式表達出來。

1942年8月30日

每當我見到毛澤東時,我注意到他的隨員對當天複雜的事件發表意見,總是儘量表現得高興,大膽,而且帶有幾分天真。在這方面,沒有誰能超過鄧發、任弼時和肖勁光了。

他們這種活躍的舉動,同毛澤東的死板的穩重態度恰成鮮明對照。在這樣的場合下,處在吵吵嚷嚷的人們中間,不管周圍發生什麼事情,他總是靜靜地聽着。

晚上,毛澤東邀請我和阿列耶夫去他那裏。從政治局委員們漲得通紅的臉上可以看出他們剛開過會,而且會開得絕不是很平靜的。這次邀請使我感到不平常,因為沒有通常那種一本正經的正式禮節。

毛澤東除了那種旨在使來訪者生畏的生硬態度之外,還有另一種純粹中國式的風度。這一次,他關切地問起我們的健康和需要,要我坐在通常留給貴賓坐的皮靠椅里,然後親自端來飯、酒和茶。江青搬來了躺椅,他就挨近我們坐下。警衛員遞給他一杯酒,江青塞給他一把花生米。

我們問他,對於日本可能向蘇聯進攻他是怎麼看的,中共對這場戰爭將抱什麼態度。毛澤東心不在焉地回答說:「當然,我們會對日本人採取軍事行動的。」

這個問題顯然觸犯了他。毛澤東臉上掠過一絲笑容,想以此來掩蓋他心頭的惱怒,接着就說起中共當前的任務來。

「凡屬不利於團結的事情都必須消除。我們必須去掉阿諛奉承,嚴厲指責這種不健康的作風。」(這個問題他沒有說明白。)「必須審查人員是否誠實可靠,根據他們的工作情況來對此作出判斷。」

坐在我左邊的是康生。他戴着眼鏡,頭髮向後梳,薄薄的嘴唇緊閉着。我不時看看他,想到他所掌握的大權,以及他在這麼多人頭上耍的威風。

毛澤東突然不說話了,叫人把紅辣椒拿來,我們明白,這就是說正式的談話結束了。毛澤東指指我,一盤紅辣椒便首先遞給了我。另一盤給了毛澤東。

毛澤東不停地吃着辣椒,一口一支,然後在椅子裏舒舒身子,問道:「斯大林是一個革命家嗎?他喜歡吃紅辣椒嗎?一個真正的革命家,一定會吃紅辣椒。……」他喝了口酒又說:「亞力山大大帝肯定是非常喜歡吃紅辣椒的,他是一個真正的偉大的革命家。至於斯大林,肯定他也是吃辣椒的。孫平,你也得吃辣椒,假如你是一個革命家,那就請吃吧。……」

毛澤東夾起一支支辣椒,和着酒吃下去。喝了這麼多的酒,他的頭都能受得住,真叫人佩服。

康生狂熱地談論着毛澤東。他坐不安席,滿面堆笑,大聲地吸着粗氣。

不一會兒,毛澤東的臉就變得像盤子裏的辣椒一樣紅了。

江青一直在放唱片。

王稼祥也來了。現在話題轉到了時局上。

王稼祥和康生嘲笑我們分析他們的情報往往得不出結果,其實無論用什麼標準來衡量,這種情報也難以令人滿意,因為它既不充分又不準確。

約摸一個半小時之後,毛澤東發困了,他在躺椅上打了個呵欠,伸了伸懶腰。江青放了一張平劇唱片毛澤東點頭讚許,並開始擊掌打起拍子來。那緩慢而有節奏的拍子逐漸使他進入了夢鄉。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延安日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08/1630091.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