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重錘下 地產鏈條將無一倖免?大逃亡,61萬中國人尋庇護 全國萬城搞海綿城市

中共全國萬城搞海綿城市,投7.2萬億打水漂;比利時國安局對中國品牌手機示警;全球經濟五缺難解,恐深陷滯脹危機

繼最開始的教育股之後,中國股市迎來了悲情的時刻!有分析指出,服務行業幾乎全軍覆沒,房地產行業也已岌岌可危。中國樓市調控已經走向縱深,地產全鏈條終將無一倖免!

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7月份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降至50.4,不及預期。

一份最新的聯合國報告顯示,近十年來,已有61.3萬中國公民在海外申請庇護,國人開始了「集體大逃亡」。

7月31日比利時媒體報道,比利時國家安全局提請使用中國品牌手機的用戶,警惕潛在的間諜風險。

全球經濟正面臨「五缺」的窘境,恐深陷滯脹危機。

鄭州的一場大雨,讓「海綿城市」工程現了原形。全國有多少城市推廣了這個工程?投入了多少資金?防洪排澇成效是否也如鄭州一樣呢?請看全國「海綿城市」工程的詳細報道。

中國7月製造業PMI降至50.4不及預期

中國國家統計局和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周六聯合發佈的數據顯示,7月份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降至50.4,低於上月0.5個百分點,不及市場預期,製造業擴張步伐有所放緩。

中國重錘落向中介,地產鏈條終將無一倖免?

繼最開始的教育股之後,股市迎來了悲情的時刻!

根據雪球的數據,各種茅全崩!中國平安再跌5%,股價跌破55元;騰訊大跌7%,股價跌破500元;萬科在地板上再跌7%,股價逼近21元;片仔癀、復星醫藥、通策醫療盤中跌停;愛爾眼科盤中暴跌13%、愛美客暴跌17%、隆基股份跌超7%。

服務行業幾乎全軍覆沒。最近一直持觀望態度的資金,開始明白這一次,和以往真的不一樣。從生育、到教育、到樓市,政策力度在全面加深。

上周一股市的一片哀鴻中,晶片半導體逆勢上揚!這基本宣告了服務行業和高端製造業的一次徹底決裂。經濟政策已經從過去一直堅持的以服務行業帶動經濟增長的格局,向高質量發展徹底轉軌。

所以,一個共識是,過往一路狂奔的服務行業,在將來,會受到越來越多的制約。

聯想到最近屢被打擊的互聯網,從螞蟻金服、滴滴出行被查,到在線教育被錘,騰訊音樂被擼,再到平台二選一被禁,平台抽成比例聽工會……。幾乎全部都是對於消費互聯網的遏制。這背後,是互聯網行業的嚴重內卷,已經造成了社會摩擦成本急速飆升。

在過去的很多年,中國的互聯網產業幾乎全部是在商業模式的創新和模仿。這導致國內互聯網很快進入到存量時代,最典型的特徵就是內卷嚴重。一直以來,國內互聯網任何一種新商業模式,所依憑的唯一路徑就是燒錢。誰的錢多誰就獨霸天下,成為稅收性壟斷企業。

中共從金融端控制了從土地開發最終銷售的產業全鏈條。然後,又通過二手房價格管制,控制了收益預期。即打破了地產是最大剛兌的基層認知,又通過制約二手房交易,限制了房地產的流通性。

在7月24日,住建部聯合8部門共同出手整治房地產市場亂象的文件中,立下了三年的軍令狀,而中介正是要大力整頓的事項之一。

接着就有了交費中介費被限制的內部消息。針對這一消息,媒體求證各中介門店,均表示「沒收到」。

無風不起浪。不管會不會出重拳,中介肯定會規範。獨家房源,統一合同,監管備案,價格登記紅線等等都會受到監管。高層不可能讓中介成為樓市調控的博弈對手和制約調控效果的」不穩定因素。「

聯通就是中概股回流的表率和先鋒。在聯通的帶領下,形式很明確,我們可以大膽預測,作為最大的中介平台,貝殼只要回歸,就會被收編,然後再主板上市。

這個意義在於,在此之前,新房是容易控制的環節,因為是計劃經濟,從土地到開發到交易都可控制。

唯有二手房,因為是C2C的市場經濟,所以很難控制。

現在,控制了貝殼,就控制了二手房交易的最大平台,就等於是控制住了二手房交易。也等於是將二手房從市場經濟重新拉回了計劃經濟。

毋庸置疑,關於樓市的全鏈條都已經處在」改革大旗「的籠罩之下,更多的政策將會接踵而來。樓市調控已經走向縱深,地產全鏈條終將無一倖免!

一場大逃亡,近10年61萬中國人海外尋庇護

一份最新的聯合國報告顯示,中共在中國的殘暴統治引發了國人的「集體大逃亡」,近十年來,已有61.3萬中國公民在海外申請庇護。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數據,從2012年到2020年,每年來自中國的尋求庇護者人數從15,362人增加到107,864人。從2012年以來,至少有61.3萬中國公民逃到海外避難。2020年逃離中國的人中,約有70%的人在美國尋求庇護。許多人持有旅遊或商務簽證來到美國,然後申請庇護。

圖:7月19日,眾多港人離開香港前往英國,機場哭聲一片。

印度媒體WION的節目主持人夏爾馬(Palki Sharma)說,中國人擔心自己一旦被認為是中共政權的威脅,「黨就會對你下手」。她繼續說,「中國人正在逃離這個國家,他們正在民主國家中尋求庇護,這是一場大逃亡。」

全國一窩蜂!萬城皆搞「海綿城市」,累計投資過萬億,總計約需7.2萬億投資

鄭州一場暴雨,讓全國都知道了「海綿城市」這個概念。鄭州市在2018年—2020年間,共投資534億打造「海綿城市」,試點規劃區平均每平方公里造價達2.85億元,是高鐵每公里建造成本的2倍以上,然而效果卻引起巨大爭議。

圖:雨後的鄭州

「海綿城市」在全國推廣的如何呢?又產生了了怎樣的效果呢?是否都象鄭州一樣,成了花架子工程,並未起到防洪排澇的作用呢?署名「阜成門六號院」的文章對此做了深入整理和分析。

文章指出,其實不單單是鄭州,最近幾年海綿城市,就像「智慧城市」一樣,成為全國城市建設的普遍潮流(或噱頭)。據住建部統計,目前至少有400個城市開展海綿城市建設,並且幾乎無一不是動輒砸進幾十億、幾百億的投資。

省會城市方面。武漢、南寧、西安、濟南、貴陽都公佈了海綿城市規劃,第一期建設期限一般在三年左右,多數在2017年完工,投資額在111億—214億不等。由於海綿城市是個持續工程,每個城市長期規劃一般到2030年,因此,多數省會城市已投入資金應該超過200億元。

地級市方面,多數城市海綿工程投資額都在50億以上,比如廈門72億、鎮江88億、馬鞍山79.5億;也有的城市規模不大,反而投資超百億,比如珠海133億、衢州125億。

最誇張的是湖北孝感,今年提出了總投資282.4億元的海綿城市計劃,這是地級市中最造價最高的海綿城市投資計劃,整個建設期3年,也就是每年要支出94億之多,對於一個年財政收入只有135億的城市,不禁讓人疑問去哪裏找錢完成這種天價工程。

就連西部乾旱或半乾旱城市,也跟風造海綿城。寧夏固原投資50億;甘肅慶陽曾經7個縣中有5個是國家級貧困縣,投資達65億;西寧投資近55億;年降水量只有80毫米,極其乾旱的格爾木,也花費5億多,建造了2.14平方公里的海綿城市區域。

「海綿城市」這股風也燒到城區面積較小、沒有太強內澇壓力的縣城或縣級市,河北遷安投資24.56億元,四川西充投資78.8億。

現在幾乎可以說,到了全城萬城皆「海綿」,一切皆「海綿」的地步了,哪個城市不搞「海綿工程」,那簡直是out了!

那麼,全國上下為這個「海綿城市」工程,總共花了多少錢呢?

依照有關部委提出的,到2020年全國20%城區建成海綿城市的目標,目前累計投資至少已達1.44萬億。如果實現國家規劃的,到2030年80%以上的城區建成海綿城市的目標,以屆時城市面積5萬平方公里計算,至少需要約7.2萬億投資。

「海綿城市」工程形同花架子,幾乎所有的「海綿城市」依然逢雨必澇

億萬人民的辛苦錢投進去後,海綿城市真的起到了防治雨洪、治理內澇的效果嗎?我們可以看上述海綿城市先進城市(其中常德、武漢和南寧都是住建部試點城市)的效果。

湖南常德城區面積僅85平方公里,卻投資近百億用於海綿城市,可以說投資密度遠遠高於一線城市,一期工程建成後就不斷向外界自詡是「海綿城市典範」,徹底告別內澇,還出版了很多書宣傳「常德經驗」。然而,2019年一場暴雨,3小時降水量僅70多毫米(約為本次鄭州暴雨三小時降水量的五分之一),就造成城區嚴重內澇,很多道路積水1米多深,新華社還專門發了一篇報道。

圖:2019年7月常德內澇,圖片來源:新華網

圖:2019年7月常德內澇,圖片來源:新華網

再來看看武漢的情況。

武漢2019年6月21日,2020年7月初,發生兩次嚴重內澇,其中2020年內澇因持續降雨導致,尚情有可原,2019年內澇是一過性、強度不太大的降雨導致的,則凸顯海綿城市建設效果不明顯。

圖:武漢2019年6月21日內澇,圖片來源:中新網

圖:武漢2020年7月內澇,市民上街捕魚,來源:中國天氣網、視覺中國

圖:武漢2020年7月內澇,市民上街捕魚,來源:中國天氣網、視覺中國

圖:武漢2020年7月內澇,市民上街捕魚,來源:中國天氣網、視覺中國

南寧2020年3月25日、2021年6月10日發生兩次嚴重內澇,這兩次降水量都不是太大,日降水量最大觀測點僅102毫米,但是市內發生數十處內澇,積水最深處超過1.4米。

衢州也是海綿城市建設投資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2020年7月1日、9日發生內澇;西安2019年4月21日、2020年6月17日、2020年7月31日發生內澇……

圖:衢州2020年7月內澇,被淹處不乏海綿城市建設工程覆蓋地帶,圖片來源:衢州傳媒網

圖:2020年8月5日西安多次嚴重內澇,消防官兵積極展開營救,來源:陝西省消防總隊網站

如果在互聯網上搜索一下新聞,上述列舉的幾十個開展海綿城市建設的城市,在工程完工後,在暴雨天氣下,幾乎都發生過內澇。並且,除了2020年武漢內澇外,導致其他內澇發生的天氣狀況,日降水量一般都在100毫米上下,僅僅是東部地區兩年一遇至五年一遇的降水量。

所以,海綿城市根本沒有起到之前所宣揚的削減70%地表徑流,預防二十年一遇至五十年一遇洪澇災害的目標,更不用說防範百年一遇的暴雨。就中國目前的普遍實踐來講,海綿城市是一個投入非常高,收效卻很低的城市工程,除了美化城市環境外,防洪方面作用甚微。

人們不禁要問,海綿城市為什麼不能抵擋暴雨,防治城市內澇?海綿城市儘管不能治理內澇,地方為什麼還要樂此不彼地投入巨資去搞?請看阿波羅網周二(8月3日)的報道。

全球經濟「五缺」難解,恐深陷滯脹危機

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爆發至今逾年半仍揮之不去,變種病毒肆虐各地,疫苗接種率低的東南亞地區尤甚,正激化製造生產和物流等供需失衡問題。

全球「五缺」,即缺晶片、缺工、缺原料、缺貨櫃和缺疫苗,正嚴重阻礙經濟復甦步伐,抵銷了各大央行救市的成效,一旦經濟增長不到位,而通脹又失控,更有拖累全球走進滯脹危機之虞!

全球晶片荒至今仍未解決,供應短缺的情況遍及汽車、手機和其他電子類產品,反映全球半導體業景氣主要指標之一的費城半導體指數(SOX)正逼近歷史高位。

美國商會亦曾就缺工發表報告並提出警告;澳洲農業同樣面對「缺工」問題,當局目標是在年底前,向東盟(ASEAN)10國公民提供3年的工作簽證。

去年下半年以來,國際原物料價格不斷上揚,不只鐵礦石價格創下歷史新高、銅期貨價突破2011年以來的高位。

全球貨櫃需求上升,加上天氣因素,缺櫃和塞港的情況頻現,令運費持續上升。

針對缺櫃和運費上升的問題,美國已就市場是否遭壟斷,及中國是否利用貨櫃生產等關鍵供應鏈設備的寡頭地位,故意推升美國出口商支付的運費等事宜展開調查。

全球多地備受變種病毒困擾,尤其是疫苗接種率較低的東南亞地區影響尤大。高端電子零件生產地日本、南韓及台灣亦面對疫苗短缺,若疫情持續惡化,勢將激化「缺苗」危機。

比利時國家安全局對使用中國品牌手機示警

據比利時《回聲報》和《比利時時報》7月31日報導,比利時國家安全局近日對使用中國品牌手機發出警告,敦促消費者注意潛在的間諜風險,指雖然無具體案例,但手機廠商與中國政府間存在「系統性且深度的互動」。

比利時國家安全局發言人范戴爾(Ingrid Van Daele)稱,儘管沒有發現具體案例,但情報部門希望提請消費者注意使用這些手機時可能存在的間諜威脅。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02/1627476.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