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蘋果泡湯 富士康出事停產 萬眾矚目洪災 習卻來這?人民幣自由兌換?學者怎麼看?

中美AI戰爭 中共有3大問題;中共擬對滴滴史無前例處罰,強制退市

周二,中國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稱,支持上海在人民幣自由使用方面先行先試,可行嗎。

河南水災牽動億萬中國人的心,不過有消息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卻去了西藏,來看看背後的原因。

富士康鄭州廠區積水一米以上,宿舍員工已失聯兩天,生產線估計是全被閹了,短期內難以復產。

中美兩國正在AI領域掀起戰爭,誰能勝出?專家稱,中國有三大短板。

外媒周四(22日)報道,中國監管機構正在考慮對中國叫車平台「滴滴出行」施以「史無前例」的處罰,來看看滴滴前途如何。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川普政府的關稅政策表示了質疑和批評,納瓦羅對此做了回應,並稱」美國財政部是華爾街和跨國公司的全球主義的俘虜「。

今年以來中企違約,尤其是國企違約不斷,隨後多省推出保障基金,被指埋定時炸彈。

上海試點人民幣自由兌換,學者不看好,貨幣國際化取決於改革開放的程度

中國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周二在國新辦記者會上說,央行支持上海進一步完善金融市場和金融基礎設施體系,並支持上海在人民幣自由使用方面先行先試。他指出,上海可以探索在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內實行資本自由出入和自由兌換等等。

不過,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對人民幣自由使用在上海試點完全不看好。

圖: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

「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如果僅在一個國家的某個特區允許人民幣國際化,而其它地區不可能國際化的情況下,那麼大量的熱錢都會經過這個出口外流。」

旅美經濟學者鄭旭光認為,過去十幾年間,中國政府一方面希望推動人民幣成為國際主流貨幣之一,另一方面又擔心由此帶來的一些金融風險,這正是人民幣國際化進展緩慢的主要原因。

「在(人民幣國際化)這個過程中,人民幣像美元一樣可自由兌換是個很重要的條件,而這對北京當局強調的『金融安全』是個較大的風險。這是一個悖論。」

事實上,這項試點的準備工作由來已久。早在上海自貿區於2013年獲批時,中共總理李克強就提出政府在年底前就可以拿出人民幣自由兌換的大致方案。時隔八年後,央行似乎仍然停留在支持在上海試點的狀態。

暴雨侵襲鄭州,富士康泡湯,員工已失聯兩天

發生在中國河南省的洪災對全球蘋果手機最大生產基地鄭州富士康造成影響。富士康在鄭州有三個廠區,分別是鄭州航空港廠區、經開區廠區和中牟縣廠區,雇有數十萬名工人,全球iPhone總產量有一半以上來自這裏。

據陸媒《AI財經社》7月22日報導,離鄭州市區最近的中牟縣廠區受災情況最為嚴重,從7月20日6點開始,園區已經停工。

據富士康中牟縣白沙鎮裝配二科自動機組組長錢娟介紹,中牟區工廠已經停工將近2天。7月21日,積水太深,物資無法運進去,救援現場僅能維持飲用水供應,但是速食不夠分,目前還無法統計具體有多少名員工被困。

廠區人士和家屬表示,從7月20日晚上開始,鄭州中牟縣廠區有員工被困在員工宿舍,大雨淹沒了一樓,停水停電,有人已經將近兩天沒有吃東西。7月22日早上9點,積水一度高達人的胸口,到中午,水退到及腰位置。7月22日上午,幾位救援人員、廠區的產線線長帶領一些同事進入現場救援,用鏟車將員工運至安全地區。

圖:富士康員工乘鏟車脫困

一名員工家屬說,7月22日中午,他的家人已經脫困,但宿舍里還有不少員工滯留。

微博上一位稱是中牟廠區員工家屬的網友對陸媒說,從7月20日晚上開始,她的哥哥和一些工友被困在宿舍,一個宿舍的人只能共用一個充電寶,而這些求救信息還是她的哥哥在信號極差、手機快要沒電的情況下爬上天台才勉強發出的。因為信號中斷,目前已經失聯了兩天。

圖:7月20日傍晚,富士康員工宿舍被淹情況

除了富士康中牟縣廠區,富士康另外兩個廠區鄭州航空港廠區因為遠離市區,受暴雨影響不大,經開區廠區21日已經因斷電停產一天。

萬目矚目河南洪災,習近平卻去了拉薩?

發生在中國中部河南省的嚴重水災仍在持續。儘管河南省會鄭州市的雨勢逐漸減小,但河南省北部的四個城市新鄉、安陽、鶴壁、焦作等其它城市在周三(7月21日)再次遭遇極端暴雨侵襲。就在河南各地傳出老百姓的微信微博求救求生信息的同時,卻傳出一些習近平抵達西藏拉薩的非官方視頻。

圖: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近十年首度到拉薩

境內藏人傳出數張照片和視頻還顯示,習近平已經抵達拉薩。習近平從拉薩朵究倉藏裝店步出,也在八廓大昭寺外,大批侍衛護衛下向尖叫的群眾們揮手,及在一個廣場上發表簡短講話。不過,中國的媒體沒有報道。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代表格桑堅參22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表示,習近平一個多月間連續到藏區,可能說明中共認為西藏問題、新疆問題等少數民族問題,已成為現在急需要解決的問題。習近平這次到拉薩,令人擔心中國政府對藏人會進行更嚴厲殘酷的鎮壓。

彭博:中共擬對滴滴實施「史無前例」處罰,包括罰款和強制退市

彭博通訊社周四(22日)報道,中國監管機構正在考慮對中國叫車平台「滴滴出行」施以「史無前例」的處罰,方案包括罰款和強制退市;官方人員亦已進駐滴滴展開調查。

報道引述消息人士指出,監管機構正在權衡一系列可能的懲罰措施,包括罰款、暫停某些業務或引入國有投資者。滴滴的美國股票也有可能被強制退市或撤回,但目前還不清楚這樣的選擇會如何進行。

上述人士表示,中國的監管機構在很大程度上支持上市的想法,但他們至少從4月份開始就對滴滴的數據安全做法表示擔憂。其中一位人士說,滴滴披露了政府官員乘坐出租車的統計數據,但不清楚是否向該公司提出過這一具體問題。

他們說,監管機構並沒有明確禁止該公司在美國上市,但他們認為滴滴肯定理解官方的指示。

一位參與會議的人士在被問及滴滴為何沒有根據監管機構的建議採取行動時,提到了一句諺語: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納瓦羅:美國財政部是華爾街和跨國公司的全球主義的俘虜

7月16日,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批評川普(特朗普)總統對中國價值3600億美元的出口產品徵收關稅。

耶倫在訪問歐洲一周後表示:「我個人的觀點是,對中國徵收關稅的方式沒有經過深思熟慮,沒有考慮問題在哪裏,也沒有考慮美國的利益。關稅是對消費者的稅收。在某些情況下,在我看來,我們傷害了美國消費者,而前政府談判的交易類型實際上在很多方面並沒有解決我們與中國的根本問題。」

川普的主要關稅設計師之一,彼得‧納瓦羅博士(Peter Navarro)對此做了回應。

在給《大紀元時報》的一封電子郵件中,納瓦羅寫道:「美國財政部是華爾街和跨國公司的全球主義的俘虜,無論誰掌權都是這樣。我經常在財政部與前財政部長史蒂夫‧姆努欽(Steve Mnuchin)作戰——他一直拒絕執行川普的貿易政策。耶倫也不例外,因為華爾街和她有利益關係,她也不知道美國主流製造業的現實情況。」納瓦羅補充說,「拜登需要控制她。」

納瓦羅寫道:「在不公平貿易的世界中,關稅是美國工人和製造商與各種貿易欺詐和血汗工廠勞工競爭的重要工具。」

他在電子郵件中指出,美國的鋼鐵、鋁和一些耐用消費品從關稅中獲得了必要的支持。他寫道:「通過徵收反對不公平和大規模傾銷的關稅,川普政府拯救了美國的鋼鐵和鋁業。」

耶倫暗示高價格是由關稅造成的。關於這一點,納瓦羅回應說:

「當前的通脹飆升主要歸因於四個主要因素:大規模財政和貨幣刺激、瘟疫大流行導致的生產和供應鏈瓶頸、喬‧拜登對石油和天然氣發起的戰爭,以及勞動力市場結構性失衡導致的工資通脹,而這也是瘟疫大流行的結果。

「關稅與通貨膨脹毫無關係。零關係,無可置疑。「

中企頻違約,多省推保障基金被指埋定時炸彈

本月稍早,惠譽信評公佈數據指出,2021年上半年,中國公司債違約金額達到625.9億元人民幣(約合97億美元),創歷史新高。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共有25家中共國企爆發債務違約,高於去年同期的19家,違約金額達366.5億元人民幣,佔整體一半以上。

創紀錄的違約金額,讓投資者深感擔憂。這突顯出信貸條件收緊,以及地方政府越來越不願意為國有企業債務提供擔保。

金融時報》指出,北京在20世紀90年代曾關閉數萬家虧損的國企,度過了經濟衰退期,但中共當局不願意再次這樣做。

報導稱:「習近平將國有企業視為經濟支柱,這與前總理朱鎔基不同,朱鎔基在1990年代採取了『抓大放小』的方式來處理國有企業的失敗。」

負債纍纍的河北省,是第一個建立救助基金的省份,在9月該省推出的300億人民幣的「國企信用保障基金」。

報導指出,截至5月底,河北陷入困境的國有集團「冀中能源」,已從河北省的保障基金領取了150億人民幣,相當於其去年收入的四分之三,用於償還債券本金和利息。

冀中能源的一位高管表示,在未來幾個月內,該企業將再申請150億人民幣的資金。類似的情況,不只出現在河北省。

這些基金的大部分資金,來自地方政府控制的其它國有企業。在河南省,從煤礦到銅加工廠等26家國有企業,為信用保障基金提供了300億人民幣。

河北省國資委的一位顧問說,「政府沒有長期計劃,將不良國有企業變成良好的企業」,「它的首要任務只是助其度過短期資金危機。」

戰場擴大!中美掀起AI虛擬戰爭專家:中國有這3大問題

根據《大紀元》報導,中共在7月8日至7月10日於上海召開第四屆年度「世界人工智能大會」,而美國也在7月13日舉辦「人工智能峰會」。《大紀元》推測,這兩次會議代表中美AI之戰正迅速展開。

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在2019年1月公佈的研究報告表示,AI是全球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戰略制高點,在AI領域上美國與中共都脫穎而出,中共想在這項領域中超越美國,而美國也對此抱持警戒。

《大紀元》的評論家王赫指出,這場AI虛擬戰爭有三大問題,分別是中共的野心能否得逞?這場戰爭是一場「價值觀競爭」嗎?中共能打贏「無人戰爭」嗎?

首先針對中共的野心能否得逞?目前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迅猛,中國去年人工智能產業規模為3,031億元人民幣,人工智能企業共1,454家,僅次於美國的2,257家。被「十四五」規劃綱要圈定為七大數字經濟重點產業之一和事關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局的八項前沿基礎核心領域之一。

但中共仍有3項缺點難以克服。第一是晶片問題,在專用晶片方面,中國與美國差距不算太大,但在通用晶片方面,相當長的時期內中共要自立自強不過是妄想。第二是人才及相應的教育問題,中國在與美國、西方的科技及教育「脫鈎」大勢中,問題將越加突出。第三則是政策和體制問題,中共整肅滴滴等等互聯網科技企業的舉動,使人工智能科技企業難以在中國安心紮根。

再來是中美AI戰是一場「價值觀競爭」嗎?王赫認為,這次的AI戰爭同時也是場價值觀競爭。美國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NSCAI)在3月19日發佈的《最終報告》指出,中共將人工智能視為監視及鎮壓國民的工具,且中共在人工智能方面也是美國的潛在威脅,無論如何美國都不能輸掉這場勝負。

最後是中共能打贏「無人戰爭」嗎?王赫表示,由於軍事科技和軍事思想的快速發展,「無人戰爭」逐步走入現實,通過強大的人工智能和信息傳輸功能,使作戰可以在完全沒有人類參與的情況下,更加高效並快速地進行。中國為追求全球霸權與挑戰美國,正在開發致命性的自主武器系統。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23/162309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