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困在鄭州暴雨中:8人講述了逃生經歷

暴雨之下,多人受困,8人跟《在人間》講述了自身經歷。

7月19日早晨7點40分,K15次列車從山東濟南出發,以每小時不超過120KM的速度向前行駛。下午1點以後,火車駛入河南境內。3點26分,小晨從開封上車,如無意外,3個小時50分鐘後,她將回到汝州老家。然而,下午4點半左右,火車駛出鄭州後,停在距離鄭州15公里的關帝廟小站,此後再未動過一絲一毫。當日,河南全境暴雨。第二天,7月20日,鄭州更是迎來「千年一遇」的強降水,單日降雨量突破歷史極值(建站以來)。16時至17時一小時降雨量達到201.9毫米,單小時降雨量超過日歷史極值。

在鄭州城內,多條路段積水較深,隴海路上多輛汽車被困,積水已至車窗。地鐵5號線隧道積水嚴重,列車停止運行,車廂內水深一度到達人的胸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河醫院區全部停電,急救科室正在全科氣囊人工呼吸搶救危重病人,醫院也在協調將大約600名重症病人向外轉運。鄭州已將防汛Ⅱ級應急響應提升至I級。與此同時,河南32座大中型水庫超限。7月20日晚,鄭州中牟縣緊急發佈通告:上游常莊水庫出現險情,將於今晚(7月20日)泄洪。截至7月21日凌晨3點41分,鄭州罕見持續性強降水已造成市區12人死亡。

暴雨之下,多人受困,8人跟《在人間》講述了自身經歷。以下是他們的自述:

1/8

@小晨被困列車30小時

我19號下午從開封坐K15次列車,準備回汝州老家。3點26分發車,沒想到四五點剛出鄭州站的時候車就停了。當時只是以為雨太大了,等雨停了就可以走,結果到天黑都沒有動靜。我們停在了一個叫關帝廟的小站,原本K15是不會在這個站停留的。這裏離鄭州很近,可是列車系統調度不過來,我們也沒法回去。從停下來到現在,沒人告訴我們該怎麼解決,我們就只是一直等着,到我現在跟你說出這些話已經有30個小時了。

■乘客排隊買飯。

■餐車裏充電的乘客。

聽列車員說,我們車上有大概1330個人。由於相鄰兩個站點只需要幾十分鐘就到了,很多人買的都是站票。沒買到硬座票的小孩都在餐車睡下了,大人沒位置就只能站着或者坐地上。我們已經被困了一夜了,看樣子還要被再困一夜。

我們在車裏還是比較安全的。飲用水很充裕,就是食物緊缺,救援物資杯水車薪,乘客們人擠着人排隊想要買飯,把錢舉起來遞過去也沒用,餐車幾乎處於癱瘓狀態。工作人員也非常辛苦,他們一直在做飯,卻沒有時間吃飯。

車上秩序還行,只是大家的情緒都很不好,有的人手機沒電所以聯繫不上家人、朋友。我的車程是3小時50分鐘,硬座沒票我就買了軟臥,四個人一個房間,輪着充電也剛好夠用。硬座那邊人很多,插座不夠用,充電很不方便,大家都托人把手機拿到餐車充電,餐桌上都是交織在一起的數據線、十幾個手機和充電寶。白天我們也只能靠睡覺打發時間,玩手機還要想着省點兒電。

今天車上有個小孩受傷了,救護車的效率很高,一會兒就到了,帶着孩子和他家人一起走了。救護車可以救走受傷的小孩,但是沒法救走我們所有人。

這次回家我沒有提前告訴家裏人,到現在發生這種情況我也沒敢給家人打電話,很怕他們擔心。希望列車趕緊恢復運行,我想回家。

2/8高女士奧迪A4泡在水裏

雨一直在下。很多人提早下班,想着趁雨還不是很大,趕快回家。我四點多出來,一直到六點多,都困在車裏。

我和老公兩個人,他開一輛奧迪A4。車子開了五百米,雨量刷的一下突然增大,積水本來在公交站街沿下,眼看着往上漲、往上增,淹沒了公交站台。掉個頭就動不了,特別堵。

我家離公司全程走高架,早上出來時,沒感覺到雨下得那麼大;下午出門時,也沒想過。

前面是車,後邊也是車。旁邊有輛車開過,浮了起來。當時只能等着,想着等雨小一些,把車往回倒,找個地方停;沒想着有人來救我們,雨下這麼大。鞏義那邊好多地方坍塌,我們這邊不算嚴重,肯定不會有人來救的。西邊肯定更嚴重,東邊地勢稍微高點。

我在鄭州東站附近上班,升龍廣場南邊有一條商鼎路,那裏淹得特別嚴重。我沒法想像再往前走,到東三環是什麼樣子,那邊的水淹到車頂了。

■路上的積水。

沒多久,車裏開始滲水。水先沒過腳踝,漲得很快,屁股也淹住了,沒法坐,就蹲在車座上。雨滴打在車頂,心情格外焦慮。然後,水淹到了音箱,後座也全是水。

水還在漲。眼睜睜看着一輛寶馬車熄火,我們也跟着熄火。實在不行了,我們才打開車門走了。這時發現,外邊的水跟車裏已經持平。

我穿着裙子,拿上證件,從車上下來,就在水裏泡着。走路全在水裏。鄭州地面沒有一處是乾的。

六點多下車,我們又蹚回公司。公司大堂被淹了,電梯也停了,我們走着樓梯上去。樓里是停水停電。

在手機上訂酒店,附近都滿了,只好住朋友家。

水退下去一些後,我們拿着盆子,將車裏的水舀出來,又把車停在了商場旁邊的台階上。停車的地方離我朋友家不遠,現在應該是安全的。如果我們的車被淹,那水也會灌進商場。

我現在的心情沒有詞語形容。好多人沒地方去,有的地方又不開放;路上的車都泡着;商場和公司附近的超市,基本上都搶空了;住宅區還好,正常一些。

朋友們還在雨中困着,都在驚慌中。我的親戚朋友都打電話、發微信來關心,我跟他們說,平安着,沒事。

我也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今晚肯定睡不着啊。鄭州人應該都睡不着,時時刻刻關注着。

最後我想跟鄭州人說:沒事別出來,好好在家呆着吧。有親朋好友的聯繫下,問問安全不安全。

3/8王先生懷孕8個月的老婆被困車內10個小時

我老婆懷孕8個月了,她今天(7月20日)是開車上班的。

下午4點多,她下班回家,在鄭州中州大道三全路100米向東的地方被困住了,前方是齊腰深的水,她的車打不着火。此地距離我家只有4公里,幸好車停在高處,沒有被水淹到。

她一個人在車裏待了3個多小時後,我先是騎共享單車,後趟河過來陪她。我們打了好多救援電話,但不是打不通就是正在通話中。她的手機沒有一點兒電了,我的還剩下30%。我們沒有任何吃的喝的,她就躺在車裏,精神狀態還好,沒到崩潰的程度,就是手腳一直麻。

我還聯繫了一個朋友的朋友,他會改裝汽車。他說正在趕過來,但是能不能改裝車,也要看水的情況。我一直在等,但他一直沒有趕來,路太難走了。

直到7月21日凌晨2點多,我老婆被困10個小時之後,一個志願者開着越野車趕過來。他說他原本都要放棄了,是沿路一輛車一輛車找過來的。凌晨3點多,我和老婆終於到家。

我問志願者叫什麼,他沒有說,是什麼團隊的也沒告訴我。

4/8開先生帶着未滿月的寶寶來看病

我們本來是全家帶着剛出生十三天的寶寶來鄭州看病的,沒想到遇到暴雨,被困在這裏。

下午3點多,我從醫院裏看窗外,那時候感覺雨不是特別大,地面沒有特別多積水,不過也有可能因為醫院地勢比較高。從醫院出來後就發現,雨比想像中大太多,車子開了幾分鐘開不動了,想着開到一個地勢高的地方把車子停下來,但是沒想到越開越低,水位越來越高,後來車門都開始滲水了,我媳婦就覺得這情況非常不樂觀,讓我們趕緊下車。

我們下了車之後,附近一個餐館老闆看我們抱着一個小孩,就說趕快過來,把我們拉到他店裏。

我們到了店裏,又過了幾分鐘,眼看着車直接就被淹了,路上有五六輛車都在水上漂着。

剛到飯店的時候,一樓還沒有水,十幾分鐘後,一樓就突然被淹了,我們趕緊跑到二樓。

我們暫時也沒有辦法,打了幾個求救電話打不通。我們能理解,因為這個情況肯定好多人都在求救;我媳婦本來準備發一個求救的微博,但是在發的時候她看到地鐵5號線有200多人困在那裏,水還到胸口了,她就覺得我們家這都是小事,他們都這麼嚴重了,然後就說等等再發了,真的沒辦法的時候再發。

晚上,我們一家人和老闆一家人一起吃了點兒餃子。吃飯的時候聊天,還挺樂觀的,我還想着一會兒要是不下了的話能不能能在醫院裏找一個住的地方,後來發現這個雨基本上是暴雨的狀態,一直沒有停過。現在還在下着大雨,天氣預報說應該還會再下5天左右。我覺得醫院裏情況應該也不樂觀,我有一個朋友在兒童醫院住院,說兒童醫院下面的餐廳,還有地下室什麼的直接都被沖塌了。

現在這裏暫時還是有電的,睡覺的話,我老婆、寶寶和老闆的媽媽擠在一張床上,我和我媽躺在地上。

寶寶還很小,有時候會哭鬧。

5/[email protected]小韓希望有人來救我們,我家真的不遠,就在旁邊

我住的地方就與我被困的地方隔一個路口,但是現在都根本回不去。

我現在站在一條街的台階上往下看,我1米8的身高,水可以淹到我脖子。跟我一起在這裏站着的還有三四十個人,他們都被困在了這個路口。

■水中的車輛。

下午4點左右,我下班後回家,出來的時候雨已經很大了,積水過膝蓋了,最深的地方到腰了。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感覺水位越來越高。好不容易淌過水到了地鐵站,上車了又被攆下來,被告知四號線停運了。然後又摸索地走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水很深看不到路也站不穩,才到了這個路口,真的要崩潰了。

然後我就一直在這裏等着,因為已經在這兒待了七八個小時,我渾身都濕透了。今天又穿的短袖,現在只覺得冷颼颼的。

因為已經等了太久了,我感覺我已經很淡定了。晚上8點多,我看到旁邊的一條街上有鏟車把人鏟走,人坐在鏟車的兜里然後被運走了,他們也太幸運了!那時候,我以為我也會獲救的,但是車子來了兩趟,然後就沒有了。今天晚上大概接了四五個電話了,也有救援隊打來的,但是打過來問了地址就沒有消息了。

我在等待的時候,就感覺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現在人已經把這家打印店擠滿了,街上也站滿了人,或者是在別的店裏。我們邊等也會邊聊聊,聊的最多的就是,到底什麼時候能有人來救我們呢?

現在雨還是很大,我真的好希望有人可以來救我們,我家真的不遠,就在旁邊。

6/8博肖遇到過最狠的一次降雨

我是鄭州本地人,這是我18年來,遇到過最狠的一次降雨。

晚上6點多,我出公司以後就覺得雨很大,路上的積水最深的都沒到我腰了。我帶着傘,但是一直趟水也不在意淋不淋雨了。等我艱難地走到地鐵五號線福塔東站的時候,發現地鐵也停運了,然後就一直在地鐵門口等待救援。

門口大概站了一二十人,地鐵站裏面應該也有人。有人坐着,有人站着,有伴的就聊聊天,我沒伴,就自己玩玩手機。等待真是好漫長啊,我看着雨越來越大,水位一直在上漲,也不知道地鐵站會不會被淹。除了地鐵站有燈光,幾乎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清。我的手機還有70%多電,充電寶也快沒電了。

因為剛剛淌過水了,又颳了風,一下子就冷得發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發燒了,頭暈和四肢無力。可能更多的累是心理上的,平時只要地鐵20分鐘就到的家,離我如此遙遠。

中午買肯德基的時候剩了一些,被我當晚餐吃了。不知道旁邊這個便利店有沒有開門,都停電了,也看不清情況。

我家住二樓,家人都還好。爸媽特別擔心我,一直在給我打電話。朋友也一直在給我發消息,都在問我怎麼樣了。

鄭州前幾天就開始下雨了,不過沒有現在下的那麼狠,都是斷斷續續地下。這一次是從昨天晚上開始,一直在下雨,越來越下大。

凌晨1點多,我和地鐵十餘人在工作人員幫助下被轉移到了一個培訓學校,但是地鐵站內還有好多被困人員。我睡在這個藝術中心的一個墊子上,雖然很累但是不想睡覺,又覺得很孤獨,控制不住一直在哭。這是我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身邊沒有家人,特別害怕,就像經歷了一場災難。但我也知道,在我們身後有國家的支持和幫助,我相信我們一定能挺過這次災難。

7/8謝先生出差遇到暴雨

因為工作上的事,我必須來鄭州。前天(7月18日)從武漢出發,一路都是暴雨、大太陽、暴雨、大太陽。

我住在河南省政府對面一家四星級酒店十八樓。第一天沒下雨,從昨晚開始,一直下個不停。

中午12點,我開了一輛特斯拉Model3出去,本來要跟朋友去省博看展覽。開了10公里,感覺有點兒不妙,看導航省博那邊要堵40多分鐘,趕緊往回開。這個選擇是對的,我選擇的路線也比較對,積水剛剛沒過車輪。

省博停車場淹了,我朋友回不了家。他開一輛哈佛越野,底盤高,一開始還說「我的車牛,你的不行」,結果周圍的車都飄起來了,但是電動車竟然沒事兒。

回到酒店後,我就一直待在房間裏。酒店停了幾個小時電,樓下停車場淹了一半,其他還好。河南的朋友跟我說,還是這些年城市建設工程做得多。有一條新聞,專門說鄭州市的海綿城市建設項目已完成107個,可抵禦汛期,但它說的不是降雨,而是黃河泛濫。

回來的路上,酒店催我搬出去。因為政府有個大型會議,房間預定滿了。但因為大雨,好多人沒來。我又可以續住了。

8/8李晃晃我用皮划艇救了一個孕婦

我17號從三亞過來。我們有一個SUV車隊,還有公司的貨車一起。剛到鄭州,就遇到了暴雨。

我喜歡釣魚,車上常備皮划艇。我用它救了一個孕婦。當時,我擔心一艘船支撐不了兩個人的重量,我就在水下推,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但是下水的時候,水流比較急,我的手不小心被什麼東西劃了。

我開車把她送到了醫院,發現左胳膊受傷到了見骨的程度,不能再去救人。

在鄭州,我有一家超市。我把裏面七八萬的貨全部分發了出去,送到了京廣路二七萬達那邊。那裏被困了五十多個人,我送了些被褥,還有他們急需的東西。

現在待在車裏,還能進一些綿力吧。我指派了公司的貨車參與救援;公司里的司機,也組織過來了。

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車子沒有油了。我們已經有三輛車不能進行救援。我們需要柴油。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在人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21/1622131.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