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光誠:「槍聲一響,由偷變搶」 紀念「六四」屠殺32周年的思考

作者:
每年紀念「六四」,悼念「六四」屠殺的遇難者,會讓世人勿忘八九「六四」歷史真相,永記中共的罪惡。然而這還不夠,人民必須探索出更進一步的方法,讓用行動鏟奸除惡成為全球正義之士聯手行動的共同目標。相信只要你我和一切受共產暴政之害的各國有正義感的人們群策群力,不僅僅停留在坐而論道,而是起而行之,就一定能實現剷除暴政的目標。

圖片:1989「六四天安門事件期間,王維林用自己的身體阻擋一隊在天安門附近長安街上的坦克。

距離1989年那場既波及全國又轟動全球的民主運動已經32周年了,中共淪陷區人民至今依然掙扎於共產專制政權的鐵蹄之下。「六四」屠殺過去32年,不幸的是中共劊子手們仍然沒有被追責清算。在此情況下,這片土地上怎麼會出現正常社會人心所向的那種公平正義?!也就是說,從1989年「槍聲一響,由偷變搶」開始,中共淪陷區社會從未停止向深淵滑動,談不到朝正義的方向前進半步,更何談社會實現基本的公平正義、人們持守道德規範!

中共淪陷區社會要想走向「以邪正善惡論是非曲直」,「以是否合情合理,是否具有正當性」等基本常識作為衡量事物的標準規範,必須要等到實現……,或者開始實現轉型正義的時候,才能從根本上真正開始。否則就像是打不好基礎的建築,不會有長久的發展前途。而要實現轉型正義,就必須從源頭進行。不從根本上進行的「轉型」,不單單不徹底,而且必然留下後患,社會早晚仍會走入死胡同,最終導致無法前行。然而,要在中共淪陷區推行轉型正義就無法繞開必須終結中共暴政這一現實問題。在這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上,只有「怎麼做」的問題,而沒有「該不該」,或是「要不要做」的問題。

如果要破除專制體制,國際上的支持非常重要,必不可少,甚至起着決定性作用。但是必須設法解決,如何跳出「政治正確」——「和理非」範圍中,解決問題的束縛。這的確很不容易做到。然而正因如此,中華兒女們才更需要開拓思維、拯救渙散,自己主動組織起來,從破除中共在國內的暴力維穩出發採取行動、奪回主動權,使得國際社會面對現實,認可人民反擊暴政是符合國際法「正當防衛」的基本權利。

縱觀全球,只要以美國為人權盟主的民主國家還停留在想要通過「與中共政權合作解決問題」的層面上,就不存在口頭之外的,對中國人民的真正支持。也就是說,只有當各民主國家內,各不同政黨多數都從內心真正認識到,必須把中共暴政掃進歷史的灰燼世人才能安全的時候,時機就成熟了。其實只要使得他們改變隔岸觀火的心態,明白消滅人類的公敵不只是在幫助別人,更是在拯救自己,足矣。

而要推動這一天的早日到來,我們身居海外者必須首先打破「政治正確」的束縛,把戰略融入政治訴求當中,使得西方的政客們無法迴避中共對內迫害本國人民、對外破壞國際文明秩序,威脅西方國家人民的自由生活這一事實。

實踐證明,影響人民遠比影響政客要容易得多;通過專家(比如蘇聯專家)影響政客,要比通過普通百姓有效得多。當西方國家的人民要求「政客們必須做正確的事情」的聲音足夠高時,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當然,要實現這一切需要有人專門有計劃、有步驟地持續運作,而且不要期望一蹴而就、立竿見影,而是前期只問耕耘,相信春種秋收,作好正確定向後,艱苦努力的思想準備。

每年紀念「六四」,悼念「六四」屠殺的遇難者,會讓世人勿忘八九「六四」歷史真相,永記中共的罪惡。然而這還不夠,人民必須探索出更進一步的方法,讓用行動鏟奸除惡成為全球正義之士聯手行動的共同目標。相信只要你我和一切受共產暴政之害的各國有正義感的人們群策群力,不僅僅停留在坐而論道,而是起而行之,就一定能實現剷除暴政的目標。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6/159774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