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宋永毅:習版《中共簡史》是為文革翻案

作者:
值得一提的是,習版的《簡史》對文革是一個自相矛盾的否定。你看到它在這裏還保留着六中全會《決議》對文革的定性。這說明習近平和《簡史》的編者心裏慌得很。他們當然是要為文革翻案,但他們也知道公開為文革翻案不得人心,甚至不得黨心。他們還保留着《決議》中的這句話,是希望讓《簡史》能夠過關。要注意到,這個地方的寫法是一種表述性的,而其他地方的寫法又和這句話是相矛盾的。

專訪宋永毅:習版《中共簡史》是為文革翻案

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的慶典前夕,今年二月在習近平主導下,中國出版了最新版的《中國共產黨簡史》,裏面的有些內容令海外輿論大嘩。中國政治史學者、對文革有深入研究的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教授宋永毅就在媒體上發表文章認為這是習近平為文革翻案,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以下是本台記者王允就此對宋永毅進行的專訪。

為什麼說《簡史》是在為文革翻案?

記者:您提到,《簡史》是在為文革翻案,但我在這本《簡史》中第六章讀到: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從根本上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錯誤理論。顯然《簡史》是承認文革錯誤的,為什麼您說是在翻案呢?

宋永毅:習近平版本的《簡史》中有關文革的內容有三到四頁,其中只有一處提到了六中全會的《決議》,承認文革是一個錯誤。但在這三到四頁的內容中,又實際上把《決議》的結論給抽掉了。它對這個結論是抽象的肯定,實際上的否定。

它把文革說成是一個探索,是為新時期社會主義探索提供了寶貴的經驗。這個就和整個《決議》的精神完全不一樣。鄧版的《決議》說文革是全方位的、長時期的左傾錯誤,所以它沒有任何值得肯定的東西。

但新的《簡史》把文革說成是「經驗」,它就在邏輯上、哲學上是玩了一個把戲。《決議》對文革用的是教訓,而《簡史》對文革用的是經驗,這個差別大了!它就是有意地混淆。

如果說文革提供了寶貴的經驗,提供了從來沒有過的獨創理論成果和偉大成就,你還怎麼去否定文革呢?

記者:我比較了一下新的《簡史》與2012年的舊版《簡史》,其中一個很大的區別是舊版中提到:對於「文化大革命」的「左」傾錯誤,毛澤東負有主要的責任。但新版刪除了這種說法,而只是提到:發動「文化大革命」,毛澤東主要考慮的是,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尋求中國自己的建設社會主義的道路。您認為,這兩種說法的主要區別是什麼?

宋永毅:《決議》最主要的精神不僅是黨犯了錯誤,並且文革的發動者毛澤東對此負有主要責任。新一版《簡史》中這一條完全沒有了,代替的是毛澤東進行的不懈的探索和鬥爭。而且說毛澤東是出於反腐敗這樣一個動機,人家就會想,反腐敗總是好的嘛。而且你既然說是探索,探索就難免有曲折,難免有失敗,那你怎麼追溯執政黨的責任,追究領導者的責任呢?你看,它在領導責任上進行了翻案。

記者:新版《簡史》還強調了文革中的經濟成就,你對這一點怎麼看?

宋永毅:《決議》在說到文革中有經濟成就時,首先是說到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中國前國家主席李先念曾經有一個講話,在中共批准的黨史中都有記載,就是說文革造成的經濟損失達5000億元人民幣。這是個什麼概念呢?就是從中共建政到文革結束30年,中國整個國民經濟綜合才4800個億。這就相當於文革把這三十年的家當就全部損失了。

當時,中共中央文獻室所寫的《決議》的註解中提到,文化大革命使得中國的科學技術落後世界二十年。實際上是不止二十年了。

值得一提的是,習版的《簡史》對文革是一個自相矛盾的否定。你看到它在這裏還保留着六中全會《決議》對文革的定性。這說明習近平和《簡史》的編者心裏慌得很。他們當然是要為文革翻案,但他們也知道公開為文革翻案不得人心,甚至不得黨心。他們還保留着《決議》中的這句話,是希望讓《簡史》能夠過關。要注意到,這個地方的寫法是一種表述性的,而其他地方的寫法又和這句話是相矛盾的。

為什麼說《簡史》不是真正的歷史?

記者:你在文章中說這本《中國共產黨簡史》不是真正的歷史,為什麼這麼說?

宋永毅:中共黨史一直存在一個問題,就是把黨史等於國史。比如,它在黨史中寫了大量經濟方面共產黨的成就,但寫經濟問題應該是政府工作報告的職責所在,不是黨的職責。實際上這是以黨代政。所以,它在這裏以黨的歷史來取代國家的歷史,就這一點而言,我就可以說,《簡史》不是真正的歷史。

第二,這個執政黨最有名的是歪曲歷史、封鎖信息,你怎麼相信這樣的黨寫的歷史呢?習近平上台後,就連以往的黨史都大踏步地倒退。

此外,中共的黨史常常跟着第一把手走。第一把手換了,它就換一種說法。有些一把手還特別有興趣重修黨史。有兩個人最感興趣。第一個就是毛澤東。延安時期,共產黨的黨史就是完全按毛澤東來定調。現在又出了一個習近平。

記者:這本簡史是今年二月底發行的,而舊版《中國共產黨簡史》是在2012年發行的。為什麼這個時候發行這樣一部新的簡史並且做出這麼多的重大修改?

宋永毅:首先是場面上的原因,因為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但最重要的是取決於主要領導人。共產黨的領導人對歷史比較感興趣的人,一般而言,都有比較大的政治野心。比如斯大林,他當時是全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領袖,他搞了一個聯共黨史,統一對蘇聯的認識,然後他就挺進世界了。毛澤東也是這樣的。現在的習近平也是如此。

實際上你看現在的《簡史》,還有新的黨章,他認為他已經在國內擺平了。他現在就是要統一全黨,以及全國的認識,然後使他成為世界的偉大領袖。《簡史》中對習近平的吹捧,和毛澤東差不了幾條街了。習近平現在正在朝這個方向努力。他現在開始參與學術界的事情了。他前不久給《文史哲》寫了一封信,這都是一些信號。

文革正在復辟嗎?

記者:現在有一些論調認為,文革正在復辟。您贊同這種說法嗎?文革的本質是什麼?

宋永毅:我同意這個說法,但這是一個正在進行時,不是完成時。

回過頭來講,文革的本質是什麼?從這幾個方面來講。第一,毛澤東發動文革是為了改變中共最高領導層的領導結構,把政治局從集體領導改為個人領導。毛澤東在文革中做到了這一點。當時首先講的不是黨中央,而是講毛主席。習近平現在做到這一點了嗎?他可能做到了60%。現在可以看到,政治局沒有集體領導了,政治局的人都要向他匯報。

第二,從全國意識形態來說,很重要的是個人崇拜。文革中這一點很明顯,早請示晚匯報,跳忠字舞等等。現在習近平搞得最多的也是對他的個人崇拜。黨章中對習近平的吹噓和對毛澤東的吹噓相距也不太遙遠了。可以說,習近平也有60%搞成了個人崇拜。

剩下40%還沒有達到,不是習近平不想搞成,也不是御用文人不努力。而是他本身底氣不足。他與毛澤東沒有辦法比。毛澤東畢竟還是打下了紅色中國。

第三,文革是一個群眾性的政治運動,它發動群眾衝擊黨的官僚機構。這方面習近平沒有做。習近平和毛澤東想法不同。毛澤東是想通過下面的群眾來造反,更換班子,從天下大亂到天下大治。習近平沒有這個膽氣。他是要讓下面的人聽話。所以,我說,習近平對文革的復辟還只是一個進行時,而不是完成時。

記者:謝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1/1595774.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