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房地產稅再次提上議事日程 立法程序即將啟動?

自去年底房地產稅被加入中國政府的十四五發展規劃以來,房地產稅再次引起輿論界廣泛關注。近日,財政部等房地產稅的主要執行和推進部門在北京召開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工作座談會,聽取改革意見。這是否意味着已經風聞多年的房地產稅法的立法程序即將啟動?它給中國社會帶來的利大還是弊大?

這次會議的消息是由財政部網站公佈的。參加5月11日這次會議的包括財政部、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委、住房城鄉建設部、稅務總局等四個部門。

在過去半年中,財政部部長劉昆已經三次公開提及房地產稅。最近一次,是劉昆在《經濟日報》撰文《建立健全有利於高質量發展的現代財稅體制》,其中提及「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

這些跡象表明,停滯多時的房地產稅立法工作進入了高潮階段。這似乎讓外界並不驚訝。

中國房地產稅呼之欲出(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房地產稅是利好

「我個人認為,今明兩年,一定會推出房地產稅,因為它決定着中國財富的再分配」,一位多年在北京、深圳等一線城市從事房地產行業、由於安全原因不願具名的專業人士告訴本台。

與這種樂觀估計相一致的是,這位先生認為徵收房地產稅有諸多好處,「城鎮居民中96%的人擁有了個人的住房,這麼龐大的資產掌握在中國人的個體手中,會形成非常穩定的稅源。」

自由至上主義學者、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也認為,應當徵收房地產稅,「沒有理由不收啊,就像富蘭克林說的話,這個世界上唯一不改變的就是死亡和稅收,這兩個是必須的。但怎麼用這個稅收是另外一個命題了。收稅是必然的。」

中國提出房地產稅已經超過十年時間。2011年,上海和重慶試點對個人住房徵收房產稅。但這項工作到2014年底就基本結束了,外界評價說這種試點並不成功。當時有人指出,國家稅務總局已經把工作重點轉向國家層面的房地產稅立法,並將其作為未來稅制改革的重要環節。

多年在深圳從事金融行業的傅以撒認為,當時上海和重慶停止房產稅試點,是因為輿論對此有很大爭議,「因為中國在土地交易的環節里已經徵收了高額的土地出讓金,默認裏面涵蓋了以后土地增值的預期收入的前提下,在持有環節再徵收一筆稅收,法理上是否合適?」

同時,他還強調,試點期間中國房市還沒有進入房產價格暴漲的階段,地方財政嚴重依賴賣地,如果全面徵收房地產稅,有可能打擊房市,影響地方財政收入。

但房產稅試點結束後,中央政府的房地產稅立法長期停滯。2017年,中央政府已經將房地產稅列入五年立法規劃。但2019年,這方面的立法工作明顯放緩,2020和2021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甚至沒有提及房地產稅。

但上面那位房地產業專業人士認為,到現在這個階段,多方面的因素已經具備徵收房地產稅的條件,「無論是技術上對房地產的管控,還是民眾對房地產稅是否徵收的認識程度,都已經達到了可以徵收房地產的基礎了。」

他指出,2018年開始實施的不動產登記制度,正在形成全國性的不動產統一實名登記,這為房地產全國性管控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一名婦女正在觀看上海的一場房地產展覽(美聯社

掩蓋不了廣泛的擔憂

房地產稅被廣泛認為可以起到調節收入、對收入進行再分配的作用。甚至有人指出,房地產稅可以精準打擊持有多套房產的富有階層。

夏業良則對這種效果持懷疑態度。他認為,真正的富人可能並不在乎房地產稅,或者可以通過出租其擁有的房地產,仍然能做到受益大於支出。

真正受影響的也許是擁有兩套或以上房地產的中產階級,「假如說他有兩三套房子,除了一套自住的以外,剩下的房子被課以較高的房地產稅,他就有點受不了了,可能就拿出去賣。實際上對於城市中產階級來說,這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夏業良和那位專業人士也都提到,房地產稅實行的過程中要能關注自己的官員,不能讓他們有空可鑽。

與此同時,房地產稅的徵收也被認為可能對房地產價格造成打擊,影響到銀行資產和以房產來計價的資產。但那位專業人士認為,中國的銀行多數為國家所有,政府對銀行不良資產的調控有充分餘地。

另外,中國推行租售並舉,並大量建設廉租房,對於房地產稅對房產價格的影響可以起到緩衝作用。

還有不少人認為,房地產稅徵收背後的動因是因為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正在斷流,急需拓寬稅收來源。1994年中央和地方財政的分稅制形成以後,各地逐漸形成以賣地蓋房為主的地方財政收入模式,但這種收入近年來逐漸減少,對地方財政形成挑戰。

這種看法反映出房地產稅本身的地方稅屬性,也折射出房地產稅可能造成的地方性差異。

傅以撒擔心,房地產稅實施後,主要打擊的是三線以下的城市,「這些地方在人口減少的情況下,很多人就已經持有很多賣不出去的房子,把這個稅再加上去,情況會更加的蕭條。」

相比而言,他認為,一二線城市,房地產稅只會讓擁有多套房產的人把負擔轉嫁給租戶,其結果反而會造成房產價格上漲。

「最後可能除了北上廣等極少數地方,大部分地方再反覆權衡之後,可能最終會選擇放棄徵收房地產稅。這樣下來,這個稅能徵收到多少,這是很有疑問的事情。」

實際上,去年底中國社科院發佈《中國住房發展報告(2020-2021)》中就建議,現在在一些熱點城市和炒房屢禁不止的城市率先試點開徵房地產稅。這也表明中央政府對不同地方的情況有所擔心。

夏業良則對房地產稅率提出了建議,「中國的房地產稅不能一上來就那麼高,應該是逐步的,隨着中國經濟財富的積累,要給民眾一段時間的適應。」

他強調,一上來就把房地產稅定得太高,可能起不到打擊腐敗、遏制巨富的作用,反而會對省吃儉用買兩三套房子的中產階級形成巨大壓力。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14/1592636.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