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共為什麼嚴打虛擬貨幣

—嚴防資金外逃 中共嚴打虛擬貨幣

作者:
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本質上是去中心化的貨幣,有點類似黃金,現代主權貨幣是信用貨幣,政府可以造出來的,這是數字貨幣的關鍵所在。中共搞的數字人民幣,用了區塊鏈,但保留中央控制和信用貨幣的所有缺點

比特幣為代表的加密貨幣,以其安全、隱秘和分散的特點,在近年引發越來越多的關注,比特幣等主要加密貨幣的價值,都在大幅波動中呈上漲趨勢。特別是近幾個月,在比特幣的帶動下,多種加密貨幣價值飆升,目前總市值已經從原來的幾千億美元,大漲到2.5兆美元。

數據顯示,比特幣單價曾一度突破6萬美元;儘管近日價值有所下跌,但截至5月9日,比特幣單價仍高達5.86萬美元,市值高達1.1兆美元。隨着比特幣和其它虛擬貨幣價格上升,全世界投入所謂虛擬貨幣挖礦行業的資源也大幅度增加。

《中國青年報》2018年曾經報導說,2013年到2018年的5年間,挖掘比特幣的全網總算力增長了24萬倍,已超全球前100名超級計算機總和的10萬倍。

另一方面,加密貨幣的影響越來越讓世界各國及跨國財團和機構不敢小視,很多富豪和金融機構從早期的否定,變成了謹慎觀察,各國政府也開始對這個問題日益重視。其中,中國政府的態度是最激進的,中共不承認市場上的虛擬貨幣,採取措施禁止交易,並推出了由官方自己控制的數字人民幣。而比特幣這樣的虛擬貨幣,因為有安全、隱秘的優點,反而成了中共的心頭大患。中國通信工業協會區塊鏈專委會輪值主席於佳寧認為,中共當局對加密貨幣肯定會有更嚴格的監管,「這是必然的」。

儘管中共當局禁止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交易,但對加密貨幣的挖礦,卻並不禁止。

在比特幣的全球挖礦行業中,中國礦工佔大多數。

根據多位中國學者今年4月6日在《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發表的論文,中國礦工的算力,到去年底已經佔比特幣網路算力的75%以上。

德國之聲引述的一項調研數據顯示,按照在挖礦過程中所消耗的電力計算,在比特幣挖礦所花費的總能耗中,中國佔了七成。

根據2月份在一家中國媒體上發表的研究報告,「全網至少六成算力在中國」。

所謂「挖礦」,以比特幣為例,是指通過計算機投入算力進行運算,在得到證明機制的確認後,就會得到比特幣作為獎勵和交易手續費。根據上面這份研究報告,今年2月21日的比特幣挖礦行業日收入,可高達3.8億元人民幣(合5880萬美元)。

在挖礦過程中,計算機的運行不僅需要消耗大量電能,運營商還需要不斷更新和開發用於挖礦的超級計算機以增加算力,目前市場上不斷推出多種專用集成電路(ASIC)礦機。而挖礦的效益計算公式是:效益=所得加密貨幣的價值-(所用電力+礦機成本)。

虛擬貨幣的中國礦工,主要集中在西部。小礦工大多在西部的山區,這個聽起來挺奇怪的,但仔細一想非常符合邏輯。因為這些地區有很多中小型水電站,因為配電設備不配套,水電很多都浪費了,尤其是夏季山洪暴發,水電站恨不得免費送電給人。電費便宜,因為是山區裏面,氣溫還低,因此大批中小礦工入駐。甚至有水電廠的老闆,乾脆自己當起了礦工。一邊拿着政府綠能補貼,一邊用便宜的電挖礦。

而大的礦場,投資巨大,通常集中在內蒙古和新疆,貪這些地方電力便宜、氣候夠冷。

中國挖礦不但佔比大,礦機製造也發展迅速。

「嘉楠科技」和「億邦國際」兩個比特幣礦機巨頭,在2019年和2020年,先後在美國股市上市。

據陸媒報導,中國的比特幣挖礦專用集成電路和設備供應商「比特大陸」(Bitmain),也已經向台灣的晶片製造巨頭台積電(TSMC),下了目前最高端的5納米晶片訂單,預計將於今年第三季度開始生產。

也就是說,全世界挖礦人最多在中國,用掉電力最多的在中國,挖礦機使用最多在中國,最先進的挖礦機由中國製造,控制比特幣數量最多的也在中國,但比特幣在中國卻是不合法的東西。

在3月份舉行的中共全國人大會上,中共明確提出要「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積極參與資料安全、數位貨幣、數字稅等國際規則和數碼技術標準制定」。

中共希望,包括區塊鏈在內的數字經濟能為中國GDP做貢獻,使中共變成「全球領導者」。這是中共並不禁止挖礦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區塊鏈技術起源於比特幣,是通過加密和分散來管理和保護數據的技術。目前區塊鏈技術主要應用在包括比特幣在內的加密貨幣上。

中共大力發展區塊鏈技術,想要在未來的全球數碼技術中掌控話語權,但區塊鏈技術原本的去中心化概念,正好與中共的極權專制特性相悖,尤其是特別適合用於秘密轉移資金和洗錢等。所以中共正開始着手全力打壓其它數字貨幣。

中共當局最近動作不斷,除了嚴格審查幾大商業銀行及阿里和騰訊等科技巨頭旗下的網絡金融平台外,對加密貨幣的監管也更加嚴格,主要是嚴防國內資金通過加密貨幣洗錢或把巨額資金轉往海外。

4月22日,中信銀行在發佈了一則公告,表示為防範洗錢風險,凡是用於比特幣和萊特幣等交易的該行賬戶,都將被註銷。

此前,中共央行以反洗錢不力的名義,給中信銀行開出了今年首張高達2890萬元人民幣(約合449萬美元)的罰單,一併受罰的,還有14名相關負責人,其主要針對的,就是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洗錢。

截至4月12日,中共央行今年共對金融機構和負責人罰款1.78億元(約合2767萬美元),絕大部分與通過加密貨幣洗錢和跨境轉款有關;而去年全年中國累計反洗錢罰款高達6.28億元(約合9763萬美元)。

中共央行副行長李波在4月18日的博鰲亞洲論壇年會上明確表示,該行正在研究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進行監管的規則。

他首先界定了加密貨幣不是法定貨幣,而是一種加密資產,並強調說,「要確保加密資產不會引發嚴重的金融風險。」

其實早在2013年12月,中共央行等五部委就聯合發佈通知,要求各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不得開展與比特幣相關的業務。2014年4月,包括中國5大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和中國交通銀行)在內的13家銀行,也都宣佈禁止其賬戶用於比特幣和萊特幣等的交易。只不過那時加密貨幣還處於早期階段,不像現在具有高流通性和上萬億美元的市值空間。

中國媒體此前多次報導,加密貨幣被個人和企業用於向海外轉移巨額資產和洗錢的工具,而且這種方式很難追蹤,也很難監管。在今年5月1日開始執行的《防範和處置非法集資條例》中,加密貨幣被列為須要防範和處置的非法集資方式之一。

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具有的高流通性,甚至連股市都無法匹敵。

根據復星集團創始人之一的梁信軍給出的數據,2020年4月時,比特幣的市值只有1,589億美元,為港交所市值45,179億美元的3.5%,但比特幣的年度交易量,卻相當於港交所交易額的3倍。

加密貨幣這種高流通性,為巨量資金跨國轉移提供了非常方便的條件。截至5月8日的最新數據顯示,比特幣24小時流通量高達667億美元,單價為58,580美元,市值高達1.1兆美元。而全球加密貨幣總市值達到2.44兆美元。

根據區塊鏈安全公司PeckShield的2020年年度虛擬貨幣反洗錢報告,去年中國未受監管的跨境流動虛擬貨幣(加密貨幣)價值達175億美元,比2019年的114億美元上升51%,且仍在快速增長。由於加密貨幣的隱秘性和難追蹤特性,單從資金的流出側數據,可能很難判斷這些數據是否全面。

但從全球數位基金管理規模的變化,可較全面地看出傳統資金流入加密資產市場的速度和發展規模和趨勢。

中國通信工業協會區塊鏈專委會輪值主席於佳寧認為,虛擬貨幣具備匿名性、複雜性和跨國性的特徵,所以中國大陸無論洗錢和地下錢莊等黑色產業,還是「跑分平台」等灰色產業,都開始進入加密貨幣領域。

陸媒的報導證實,中國境內資產通過虛擬貨幣轉向境外、以及非法資金通過虛擬貨幣洗錢,不但沒有因當局的嚴控而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據PeckShield對資金流動量的計算,在2020年1月至10月官方開展嚴管之前,每個月從中國國內虛擬貨幣交易所流到國外的比特幣數量,在8.94萬枚至16.69萬枚之間。但到嚴管行動開始之後的去年11月和12月,比特幣流到境外的數量分別增加到23.17萬枚和25.41萬枚,較此前的最高點還增長了近40%。

如果按照比特幣單價5萬美元計算,去年11月和12月,從中國境內單以比特幣的方式流到海外的資金,就分別為105.8億美元和127億美元,涉及金額巨大,而且仍還呈繼續上升趨勢。

在洗錢的流程中,還出現了「跑分平台」,即利用用戶的微信和支付寶的收款碼或銀行卡替別人收款,從中賺取佣金。因是以虛擬貨幣為結算方式,可以很隱秘地進行跨境洗錢。

2019年9月中國杭州查處的一個「跑分平台」,發現僅之前的3個月間,其流轉資金流水量高達500多億元(約合77.7億美元),平均每月可提供「洗白」資金近100億元(約合15.6億美元)。

現在世界上打壓虛擬貨幣的國家不少,比如美國、英國、瑞士、印度等等,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認為,這些國家都是怕虛擬貨幣挑戰自己法定的主權信用貨幣地位。但只有中共,是怕國內的錢跑出去。因為現在中國大陸,越是有錢的人,越是不安全,越需要把資產安全隱秘地挪到境外,虛擬貨幣基本上是最佳方式。

我覺得這個分析很有道理,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本質上是去中心化的貨幣,有點類似黃金,現代主權貨幣是信用貨幣,政府可以造出來的,這是數字貨幣的關鍵所在。中共搞的數字人民幣,用了區塊鏈,但保留中央控制和信用貨幣的所有缺點,大部分西方金融專家都並不看好。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13/1592474.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